十二重台明月光

  •       神威镖局很热闹。
           神威镖局实力平平,却一直因为在吴越王的照顾下,声势煊赫非常。如今总镖头做寿,当然要热闹得很了。吃这口江湖饭,自然要交些江湖上的朋友。神威镖局分局开遍了江南江北十三省,生意几遍全国,当真可以说是朋友遍天下。铁万常又存心借着寿筵之机再多交些朋友,因此大撒请贴,武林中稍有头脸的人物,几乎都接到了一份。
           铁府从八月就开始准备了,此时张灯结彩,喧呼扰闹,门前车马络绎不绝,府内宾客人头攒动,当真是热闹非凡。
           铁老爷子乃是寿星,当然要高坐在明堂上,等待大家祝贺,他儿子铁中英,代他站在门口揖客。
           五湖四海的宾朋都满面笑容,一面打揖,一面说着吉祥祝福的话进了铁府。
           郭敖搔了搔头,道:“我们空手前去贺喜,不是很好吧?”
           柏雍没有立刻答话。
           他刚刚换上一身贺寿用的大红云缎礼服,先仔细整了整衣带,又徐徐将一朵牡丹别上了头上的“一统山河”巾,才曼声道:“当然不是很好,那样我的脸都会给你丢尽的。”
           郭敖瞪眼道:“为什么丢的是你的脸?你当初不还装扮成神威镖局的镖头么?难道不应该给总镖头拜寿?”
           柏雍嘻嘻笑了声,道:“我那时乔装打扮了,谁都认不出来。你看不是有很多人空手进去了么?咱们赶紧跟上去,就混在他们中间好了。”
           郭敖不屑道:“那是江湖上打秋风、混饭吃的,你要混自己混去,我可不奉陪了。”
           柏雍“哦”了一声,忽然拿出一物,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送点礼物了。这……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破烂?还透着一股汗味?你怎么不找点金子啦、银子啦什么的藏在怀中?”
           就见他手中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小册子,皱着眉头,将那册子远远举了出去。那册子年岁甚久,纸面已有些发黄,想来一直被人揣在怀中,不但封面皱巴巴的,而且透出股很浓厚的汗味。
           册子的首页工工整整的写着几个大字:“于公长空知见集”。
           郭敖脸色剧变,大叫道:“你……你什么时候偷去的?”一伸手,向那册子抓了过去。
           柏雍扮了个鬼脸,笑道:“就在刚才你不奉陪的时候。”嘴里说话,身子一矮,将郭敖的来式躲了过去,一面道:“我看你珍而重之地藏着,以为是什么宝贝,哪知就是这么个破东西。我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啊……”他一面躲避着郭敖抓过来的双手,一面将册子打开,念道:“壬午之秋,金张之馆,旁舒清锋,怀心赤县……咦,你的文采挺好啊。”说着,将那册子不住翻弄着。
           那册子上记载的乃是郭敖回思于长空的教诲时所写的文字,平生从未给第二个人看过。此时听柏雍旁若无人地念出来,心下不由大急,连出几爪抓不住柏雍,见他越翻越后,这种隐私被尽数窥探的怒气再也不可遏制,冷哼一声,探出的右手倏然翻出,周围气温骤然降低,只见他五根手指连环弹出,每一弹,便是一道充盈的剑气,割裂而出!
           这一下突如其来,两人相隔又近,剑气咝咝暴响,将柏雍密密麻麻地困住,一齐向中间收拢过来!
           柏雍怪叫一声:“你想杀人灭口!”那郁怒奔发的剑气却全然不停留,宛如晴空雷电,轰然击下。五道剑气相互扣合,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柏雍叫道:“还给你就是了!”一抬手,向郭敖掷了过去。郭敖将这册子看得极重,剑气急速回收,以防伤及那小册子,一面真气激荡,在一瞬间将极刚之力化为极柔,形成一个无形的包围圈,将册子稳稳拖在中间,收了回来。
           这一招乃是从武当剑法变换而来的,精妙绝伦,那小册子丝毫没受到损伤。但郭敖仍然仔细检看了,确信它一点破损之处都没有,方才又珍而重之地收到怀中,依旧藏了起来。
           柏雍微笑看着他,道:“这小册子对你就这么重要?”
           郭敖哼了一声,不去理他。
           柏雍笑道:“其实越重要的东西,就越容易成为桎梏,豁达如你,我本以为已经看得透了。”
           郭敖默然,缓缓道:“看得透就是看不透,谁能真正讲得清楚呢?”
           柏雍大笑道:“你这话说的好,真有几分老和尚的味道,走,咱们去城外的十里铺吃狗肉去,贺就是不贺,不贺就是贺,管他的呢!”说着,揽着郭敖的手,就向外走去。
           外面不是门,也不是路,是一张笑脸。一张能够说得上英俊、谦和、雍容、精干的脸。这张脸正满含了笑容,带着两只高高揖起的手,挡在两人面前。
           郭敖皱眉道:“你待怎的?”
           那人笑容丝毫不减,道:“在下铁中英,人称铁面虎,今日一见,才知两位才是人中龙凤,在下就算是虎,只怕也只是一只壁虎了。”
           柏雍笑道:“你是壁虎,那我们也就只好是草龙纸凤了。”
           铁中英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道:“两位要去哪里?”
           柏雍道:“十里铺有好狗肉,好烧白,我们准备去那里喝酒去。”
           铁中英道:“这里就有好狗肉,好烧白,保证和十里铺的是一个锅里煮的,一个缸里舀出来的。而且出锅绝不过一刻钟。”
           柏雍点了点头,道:“那可实在不用去十里铺了。可是……”柏雍指着铁府里面道:“这里明明堆满了山珍海味,铁兄为什么只请我们吃狗肉?”
           铁中英大笑道:“两位想吃什么,尽管自便,此后铁府随时为两位敞开!”
           柏雍拱了拱手,笑道:“那就叨扰了,走、走,咱们去给老爷子祝寿去,一杯酒就祝愿老爷子寿长一岁,今日不喝够千杯,我绝不离开!”拉着郭敖就向里面走去。
           郭敖道:“你不跟那些打秋风的混在一起的?”
           柏雍笑道:“我已经送了礼了,为什么还要跟他们在一起?”
           郭敖疑道:“送礼?你送过什么礼了?”
           柏雍道:“笨蛋,就是你的剑法啊!有见了剑神神剑,还不赶紧请进来的人么?” 铁家手段真是豪阔,那厅堂连同院中中足足摆了上百桌酒席,几乎全部满座。
           柏雍拉着郭敖在人群中不住穿梭着,这张桌子不好,那张桌子也觉得不好。郭敖浪荡惯了,倒不觉得坐在这张桌上跟那张桌上有什么区别。又走了几十张后,柏雍忽然道:“找到了!就是这张最好!”
           铁家的院子是按照江南庭园的格局布置的,曲池流水,峰峦竹林,全都具体而微、极具匠心地布置在院中。柏雍指着的那张桌子,临清水,对碧山,乃是整个院子中最好的位置,但奇怪的是,这桌上却只坐了一个人。
           那桌上也只摆了几盘素淡的菜色,并不象别的桌上那样山珍海味,层出不穷。当座之人,身着一袭平常的灰袍,静静地坐在那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但周围桌上的来客,脸上都露出种很局促的神色,似乎只是靠近了这人,就会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诱发出内心深处莫名的不安来。
           那人坐姿极为随意,身上更未透出一丝的真气。四周笑语喧嚣,他却看也不看一眼,缓缓举杯。他脸上神色极淡,一如蓝天深处最渺远的一朵白云,悠然卷舒,却自有掩不住的出世之姿。
           郭敖脚步顿住了。他的剑气已明确无误地告诉他,此人乃是他平生仅见的大敌。他并不想与此人同坐,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不愿意将自己暴露在此人的目光下。
           柏雍却全然不管,大咧咧地走了过去,坐在那人对面,一把将那人面前的酒壶抢过来,给自己倒了杯酒,仰头喝了下去,赞道:“果然是好酒,比十里铺羼水的烧刀子好多了!喂,你怎么不过来坐?”
           郭敖走过去,缓缓坐下。
           他的脸色变了。
           对面那人微笑看着他们,在午后眩目的阳光中,他目中神光隔空传来,反耀出两重奇异的光晕,仿佛无法穿透的彩之洪波,随着他心灵的摇曳。两重彩晕氤氲流转,又透出种莫名的妖异感,既华贵又平凡,既亲和又冰冷,正午太阳的光辉都为之黯然。
           这样的眸子,郭敖曾见过一次。
           嵩山万岁峰上。
           柏雍看了那人一眼,又看了郭敖一眼,道:“你们认识?”
           那人依旧微笑不答,郭敖慢慢道:“天罗教新任的教主,崇轩。”
           柏雍一拍桌子,道:“我就说么!看我选的桌子好不好?坐下一谈就是故人。”
           郭敖冷冷道:“我却没有这种故人。少林武当加起来一千多条人命,崇教主要怎么偿还?今日到荆州来,又想杀多少人?”
           崇轩慢慢将酒杯放下,淡淡道:“我从来没杀过人,今日也不想杀。我是来找人的。”
           郭敖道:“找人?你找谁?”
           崇轩嘴角挑起,笑了:“寿筵就要开始,为何不等铁老爷子出来之后再谈?也许一会我要找的人就来了。”
           郭敖冷哼一声,就听堂上一声咳嗽,几个中年镖师簇拥了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走了出来。那老者年纪虽大,但精神极为矍铄,双目中更是精光暴射,四顾如电。才走到堂口,就哈哈一阵大笑,道:“各位远道前来,真是给足了小老儿的面子。说不得,今日要陪各位喝个痛快。”声音也极为洪亮,中气十足。
           立时四面响起一片喧声,众人纷纷离座,向铁老镖师致意。铁万常的记性极好,在人群中走着,一面跟宾客打着招呼,就连矮他两辈的年轻子弟,只要他见过的,都能记得名字。闹哄哄地乱了半日,方才拜见完毕,铁万常带着亲近的几位镖师,依旧回到堂上,坐在了寿星的位置上,宣布开筵。
           来贺众人一齐举杯,铁万常连饮三杯,脸色更是红润,谈笑之间意气风发,不住劝众人喝酒。与会众人都极为高兴,江湖豪客,本就不拘礼数,登时喧呼轰饮之声,响遍了整个铁府。铁万常笑嘻嘻地看着众宾客,似乎极为喜欢这种欢庆的气氛。
           突地,就见迎客的铁中英匆匆走了进来,俯身到铁万常的耳边,似乎要汇报什么紧要的事情。
           此时,郭敖正伸筷去夹灵渠醉虾;柏雍刚饮完酒,酒杯还未仰起的下颚边移开;崇轩伸手抓向酒壶。没来由地,三人同时就觉一丝莫名其妙的寒意袭了过去。
           三人动作同时顿住,一片青翠的树叶从堂上悠悠地飘了下来。
           铁万常的身形倏然僵硬,他还保持着侧耳倾听的姿势,但他的目光迅速呆滞了下去。铁中英脸色剧变,踉跄后退几步,将身后的寿桌撞翻!他的手极力地抬起,抓住胸口,似乎要将什么东西抓出来,但突然一声闷响传来,他一声大叫,仰天喷出一口鲜血,笔直倒了下去!
           众贺客吃了一惊,一齐蜂拥而上。那几位中年镖师离得较近,急忙抢上去扶住两人,却发觉铁万常、铁中英两人已经气息全无,就在这瞬息之间,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杀死了!
           铁万常魁梧的身体上一丝伤痕都没有,铁中英的胸前却一片模糊,经脉尽断,竟似被人用雷霆般的掌力打了一掌。然而,铁府贺客怕不有千人,整个府中水泄不通,铁老爷子身边尽是江湖老手,竟然无一人看出凶手是怎么杀人的!
           那片树叶悠悠落地,覆在铁万常逐渐冰冷的身体上,似乎死神的冥贴,发出讥诮的微笑,召唤着黑夜的到来。
           崇轩叹了口气,起身向门外走去。郭敖的眉头皱了皱,他一时打不定主意要不要拦下他来。
           突然身边柏雍大叫起来:“摘叶飞花,又是摘叶飞花!”
           郭敖脸色一变,低头看去。
           柏雍手中正拈着一片树叶。
           这树叶青翠鲜亮,仿佛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般,而且形状甚为奇特,并非荆州所产之物,正是钱盈舒、杨锋身上的那种。
           难道杀死这三人的凶手,竟是同一个人么?铁万常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而铁中英却经脉碎裂而死,正与前两案一模一样。
           柏雍喃喃:“莫非杀死钱盈舒、杨锋、铁老爷子的,真的是传说中的武功——摘叶飞花、伤人立死?”
           郭敖脸色阴沉。他实在不能想象这么小小的一片树叶,能够杀死铁万常那样的江湖豪客。任何人都能够看出,铁万常的内功已到了相当火候,就算郭敖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轻易取胜,这小小的一片树叶,怎么可能?
           正在这时,柏雍突然咦了一声,道:“背后有字!”
           他将那片树叶翻过来,凑到阳光下仔细看了起来。那树叶背部用针刺了许多小孔,只是下手之人力道拿捏得极为精细,每一针都刚好刺入叶内,却并不刺穿,因此留下的痕迹极为轻淡,就算仔细观察,也未必能看得出来。柏雍擅长奇门遁甲,手掌上的感应之力大胜常人,这次在阳光之下入手查看,便立即发觉树叶背面有字。
           他将树叶举了起来,对着太阳,眯着眼睛仔细看了起来。一面喃喃道:“这字写得可真差……比郭大少差多了……郭大少比我又差多了……嗯,第一个字是朱……朱……厚……煦……朱厚煦是谁?”
           他此言一出,四周的人都是一怔。
           良久,才有人小声应道:“这是七王爷的尊号。”
           郭敖一皱眉:“吴越王?这凶手将他的名字刻在树叶后面,是什么意思呢?”
           柏雍想了想,从袖中小心地取出一个锦盒来,里面并排放着两片树叶,这便是上两案留下的物证,柏雍在吴越王回来之前,暂时接手此案,这个锦盒也就一直带在身上。
           树叶依旧青翠,上面各压着一张指余宽的红纸,上面分别写着:“钱盈舒”、“杨锋”。柏雍将那两片树叶小心地拿了起来,也凑到阳光下仔细地看了半天,道:“钱盈舒先死,然后是杨锋……”
           他摇了摇头,将一片树叶举起,道:“这上面刻着的字是‘杨锋’。”他接着举起另一片:“这上面刻着的是‘铁万常’。”刻着“杨锋”的是杀死钱盈舒的那枚,而刻着“铁万常”的,是杀死杨锋的那张。
           郭敖的脸色变了:“你是说,凶手杀死钱盈舒的时候,同时预告要杀死杨锋;而杀杨锋之时,预告要杀铁老爷子?”
           柏雍微笑着点了点头。
           郭敖的脸色更是阴沉:“那这第三张树叶是什么意思?难道……”
           柏雍直接说了出来:“凶手下一个要杀的,就是他们所说的七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