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啸傲揖八方

  •   荆州。
           荆州最高的是什么?不是城外的画扇峰,也不是城内的掷甲山,而是吴越王府的云湖阁。
           云湖阁高十八寻,每两寻一层,雕着一种怪兽,看去威严且神秘。因为是吴越王的宅邸,寻常百姓不敢细观,但市井传言,这九种怪兽,就是传说中“龙生九子”的九龙子。
           这等僭越的事情,百姓们当然不敢深谈,但吴越王之心,也就路人皆知了。只是吴越王难得来荆州一次,因此,云湖阁的最高顶一直空着。下一层,住的是王府管家钱盈舒。
           钱盈舒是个人才,一两银子可以赚来三百两,识得古董,会选名马,极懂赏鉴乐器,除了不会武功,几乎所有“人才”该会的本事,他都会。所以他虽然有些自狂自大,但吴越王还是让他做了管家,大加倚重。因此他才能住在云湖阁的次高处。
           但钱盈舒自己却觉得他最大的本事并不是走马斗狗,计谋经营,他常常自命为天下第一风流公子,识美人才是他最大的本事。他的确有这个本事,昨日他识得就是春月斋的红云姑娘。
           红云是春月斋最红的红倌人,碧月是春月斋最红的清倌人,红云碧月是亲姐妹,也是荆州附近十三城最负盛名的美人。只是最红的倌人当然也最骄傲,寻常的公子哥儿根本不入其法眼,钱盈舒自命天下第一风流公子,当然不甘落后。于是红云落在了云湖阁的最高处。
           钱盈舒踌躇满志,吩咐下去:“闲杂人等,一律不准打搅。”
           吴越王虽然回了荆州,却一直住在军中,钱盈舒仍是云湖阁的当家主,当家主吩咐下去的,还有谁敢不听从?
           于是云阁高锁,一夜寂寂。
           红日满床,云湖阁上依旧没有动静。钱管家许下的赏红,也不见发下来,府中的丫鬟仆妇们都笑着窃窃私语。钱盈舒虽风流而不下流,下人眼中还是颇有几分亲和的。
           看着日头越来越高,当下几个年轻的小厮由厨子老斧头带领,“砰砰砰”地敲起钱盈舒的门来。
           钱盈舒是“雅士”,睡觉自然是很警醒的;红云是名妓,时间当真可用金子来衡量,也自然不肯多睡。但几人敲了一阵门,里面却声息皆无。
           老斧头笑道:“钱爷昨夜下的本钱可真不少。你们再用力些敲,在这里做客的剑神郭大爷几日没有回来了,钱爷再不去找,回头王爷怪罪下来,可不是你我所能承担的。”
           那些小厮都笑道:“一会钱爷要是怪罪下来,你老可不要推得一干二净。”
           老斧头笑骂道:“几个滑头别的本事没有学会,倒知道推诿了,还不快些上去敲!”
           那几个小厮也都是好事之徒,当下用力敲了起来。哪知那门并没有锁,这一用力,登时“吱呀”一声响,悄然敞了开来。
           小伙子笑道:“钱爷这可太匆忙了,竟然连门都没关。幸亏云湖阁高……”
           老斧头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的脸色突然变了。苏幔低垂中,他隐约看到两人横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心中突然感到一阵不安,急忙抢了上去,将红红的流苏帐掀了开来。
           天下第一的风流公子钱盈舒就躺在苏幔的最中间,他的神色极为平静,脸上含着一丝微笑,头微微侧着,似乎在聆听什么。他的衣服穿得很整齐,连脚上的云头鞋都没脱。红云的头枕在他身上,脸上却一片痛苦,秀美的面容奇异地扭曲着,一双美眸圆睁,仿佛在最后一刻受到了极为残酷的折磨。
           两张脸容一平静一惊恐,形成鲜明的对比,却都已经僵硬、固化,在锦罗绣帐中凝成一幅无比诡异的画面。
           老斧头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几个小厮也都发觉了不妙,一拥抢上来,七手八脚地将钱盈舒与红云抬了起来。
           钱盈舒身上看不到一点伤痕,面容还残留着些许的红润,并没有下毒的痕迹;红云胸骨断折,心肺俱碎,血迹几乎浸透了整张床褥。虽然死状各异,但两条生命,总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只有在众人纷乱的忙碌中,从两人身体夹持的位置,落下一枚青森的树叶。
           凌晨寅时。九月。 杨锋,大盗,天罗教堂主。
           传闻他五岁时就杀了第一个人,十一岁的时候,他同两湖大侠云冲天斗刀,竟然斗到了第三十一招。
           他却没练过任何武功,他凭的就是先天对刀的感觉,凭的就是快、狠!虽然杨锋杀了二十六个人,但云冲天还是没有杀他,因为他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
           但杨锋却觉得这是他的奇耻大辱,因此他远投荒漠,拜了大漠狂刀玉雕为师。三年,他将玉雕刀法的精髓尽数学到了手,在玉雕将血翎刀郑重地传给他,立他为玉刀门第八代掌门时,他一刀斩下玉雕的首级,随即将玉刀门斩杀干净。
           只因为他不想做边陲的霸王。他认为玉雕是在侮辱他。
           然后他一人一刀回到中原,在云冲天的门口,将他一刀斩成两截。随即杨锋的名头传遍江湖。他的行事也就越狠、越辣!只要他看不顺眼,他的刀就会出鞘。
           他喜欢酒,喜欢美人,喜欢享乐,这一切,都需要钱,所以他做了大盗,他只会挥刀,别的什么都不会。
           幸好挥刀就可以赚来很多很多的钱,只要你的刀挥得足够快。
           他不光刀快,而且审时度势。近年天罗教声誉鹊起,他又投诚其中,做了一名堂主。有了靠山之后,他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但杨锋从不怕人报复。只要有人的刀快过他,就算死了又怎样?男儿生着头颅,不就是等着刀更快者来斩么?所以杨锋提着葫芦,一面大口喝着,一面在街上行走。
           他什么都不怕。
           清晨。阳光很好。
           荆州是个好地方,水清物灵,各种鲜花从阳春二月一直开到深秋十月,卖花的小姑娘也就从二月一直跑到十月。九月的秋天,正是菊花开得最好的时候,卖花的小姑娘的脸,也就笑得最为灿烂。
           这一朵一朵的鲜花,会簪在书生的冠上,别在英雄的襟上,插在美人的鬓上,供在富人的堂上,然后换来米,换来面,家中的阿妈跟弟弟就可以饱吃一顿,预备接下来数日的饥饿。
           这是个平常的故事,并不会有人觉得凄恻。
           所以杨锋连看都不看,只自顾自大口喝着酒。小姑娘却跑了上来,怯怯道:“大哥哥,买朵花吧。我的花又香又新鲜,还便宜。”
           杨锋的相貌并不值得恭维,小姑娘很害怕他,但她又不得不上来。荆州盛产鲜花,那么卖花的生意就不会很好。
           杨锋乜斜着眼看了她一眼,突然一阵大笑:“你若是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买你的花,如何?”
           他并不是想调戏这个孩子,只是他很喜欢别人怕他,而年轻的小姑娘们,岂非最怕色狼?杨锋向来喜欢采取最直接的方法。这个方法,如今就最为直接。
           小姑娘却没有害怕,她的眼睛里有了光彩:“真的么?你……你不会骗我吧?”她已很久没有卖出去花了,任何机会她都必须紧紧抓住,否则她就要在饿了两天之后,还要再饿着。
           杨锋冷冷道:“你不相信,那就算了。”他举步跨了出去,小姑娘急忙道:“好……好嘛,我告诉你就是。”
           她有些害羞,轻声说了几个字,杨锋的耳力算是好的了,可也没有听清,他俯下身子,将耳朵凑了过来,道:“你说什么?”
           可能是能卖出花的诱惑太大,小姑娘踮起脚尖,凑到杨锋的耳边说了几个字。
           杨锋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俯下身让他的重心不稳,他的刀就不能完美地挥出,能一斩杀人的信心就降低了。作为第一流的刀手,这实在是很致命的失误。
           他真力运出,想将身子收回来,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力量突然深入到他的心肺间,瞬间,他全身的真气都被打散。而他的刀还没有出手,再也没有!
           他最后看到的是那小姑娘的脸突然扭曲,胸膛却宛如爆炸一般,砰然碎裂,鲜血如散花雨,随后她倒在了地上。
           两具尸体几乎同时摔在地上。
           或者高贵,或者低贱,都一起躺在清晨撒满微霜的泥土中,再也没有分别。小姑娘篮中的鲜花凌乱地散倒在两人的身上。
           满地黄花堆积,就这样和人的生命一起,零落成泥。
           这是荆州最热闹的一条街。
           不久之后,荆州的衙役就赶了过来,将两具尸体搬走。忤作验尸的结果,杨锋尸体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小姑娘胸前肋骨却完全粉碎。在杨锋的衣襟上,发现了一片青青的树叶。 凌晨卯时。九月。
           未时,这两枚树叶都摆在吴越王府的大堂上。这是荆州捕快连夜送来的,吴越王不在府内,捕头们急得焦头烂耳,等他从军中回来。
           刚刚起床的柏雍拉着不想起床的郭敖,兴致盎然的在一旁探勘物证。
           柏雍和郭敖都是王爷的贵客,王爷下了吩咐,他不在府中之时,一切取与,都随二人自便,因此,柏雍说要参与查案,也就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何况此案来得怪异无比,整个荆州的捕头都一俦莫展之时,有了剑神郭敖的朋友代为查探,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柏雍已然换了一身探案的衣服,一袭宝蓝色的英雄大氅,暗绣满日月星辰,动静之际,星光闪烁,再配上腰间正红色撒花缎带,鹿皮及膝官靴,真是英武出众,卓然不凡。
           只见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眼前的树叶,平日嬉皮笑脸,此次却连眉头都一直没有松开过——只因这次的案情太为怪异。
           柏雍突然伸了个懒腰,长叹道:“周大人可今年五十三了,是附近几省著名的捕头。他说死者身上没有伤痕,那便肯定是没有。钱盈舒与杨锋经脉、脏腑全都正常,肤色也正常,并非被人投毒,或者中了劈空拳之类的武功。红云与卖花小姑娘胸前的经脉却尽数断裂,死状凄惨,竟似被人用极强的真力震死的一般。两宗凶杀案都是死亡两人,两人挨得极近,死法却截然不同。尤其杨锋,乃是一流的高手,竟也会这样死去,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我想了许久,也没想出头绪来。”
           郭敖沉静地盯着案上的树叶,道:“所以你觉得线索应该在这两片树叶中?”
           柏雍摇头道:“不是我觉得,而是现场中只能找到这两片树叶!”
           郭敖道:“树叶只是树叶,能说明什么问题?”
           柏雍伸出手去,仿佛想抚摸一下它们,他的手指距离那树叶还有半寸的距离,便不再伸出,他的眼睛突然亮了:“云湖阁高几参天,任何树木都不会生得那么高,为什么却在阁中高处发现了这枚树叶?杨锋死的地方,是荆州最繁华的街道,店铺虽然很多,但树却极少,我看过了,离那里最近的一株树,是在八十四步外。闹市人杂,八十四步外的树叶若是要飘过来,就算不被踩烂,也要沾上尘土。而这树叶却完整青翠,就像刚摘下来的一样。这说明,它有很多话要跟我们说。”
           郭敖一怔,目中也露出了深思的眼色,他等着柏雍说下去。
           果然柏雍道:“第一,是凶手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但我想来想去,却没想出来。树叶只是树叶,尽管在死人身上,它仍然是树叶,我也听不出它说的是什么。”
           郭敖道:“既然有了第一,想必一定有第二。”
           柏雍笑道:“第二,就是……”他拖了长腔,眼睛注意着郭敖的神色,缓缓道:“这树叶就是凶器!”
           郭敖讶道:“树叶是凶器?这怎么可能?”
           柏雍嘻嘻笑道:“郭大少行走江湖,就没听说过一种功夫,叫做摘叶飞花,伤人立死?”
           郭敖动容道:“但那只是夸大之词,从未听谁真正练成过!”
           柏雍摇头道:“我也不愿相信,但是若不是这样的武功,又怎能让杨锋不出刀而死?又怎能不见伤痕、不下毒在闹市中要了人的性命?听说这种功夫乃是寓极霸道于极柔和,击中之人虽立即死亡,但却全身经脉完好,也找不出伤痕来,旁边波及之人,却被透出的狂暴之气侵凌,往往经脉尽断,与这两宗案件正相吻合。若说不是摘叶飞花,那就太过巧合了。”
           郭敖沉吟道:“若这推断真的不幸而中,那我们又如何找出凶手?”
           两人对望一眼,并不说话。
           站在他们周围的荆州府捕快们,目中却都已透出深深的恐惧——摘叶飞花的功夫,已经近乎神魔,决不是小小荆州府衙能够对付的。
           荆州府尹悬赏杨锋头颅告示在荆州城挂了五年,杨锋依旧大摇大摆地在城中喝酒,现在杀杨锋的人出现了,他们又怎敢撄其锋芒?但钱盈舒是吴越王的人,这案件他们不得不查。
           柏雍眼神突地一亮,道:“铁恨!你的朋友,捕神铁恨!”
           众捕快的眼睛也跟着一起亮了起来。号称神捕的铁恨,无论什么黑道高手都束手就擒的铁恨,岂不正是破这案子的最好选择?
           郭敖却摇了摇头:“铁恨自从与我少室山下一别后,就再也不知踪迹了,我们一时到哪里找去?”
           柏雍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拾起桌上两片树叶,随手往旁边的锦盒里一扔,道:“连郭大少也找不到,那只怕没人能找到他了,看来请铁神捕的路行不通,你们只得靠我了。”
           他的话是实话,然而周围人的脸色却随着他这话而黯淡下来。 然而,柏雍“靠自己”的办法很特殊。他并不出去查案,也不再查看捕快们收集的物证,而是和郭敖在王府后花园钓鱼。
           郭敖不想钓鱼,但柏雍非逼着他钓,他就不得不钓了。
           他钓鱼的方法很奇怪,不用鱼竿,不用鱼饵,将鞋子一脱,脚丫子浸到水里,就算是鱼竿鱼饵全都齐全。柏雍说他的脚丫子的味道已够足的了,正有股咸鱼的味道,跟这清溪中的游鱼有些亲戚关系,恐怕效果会更好一些。
           郭敖不想这么做,可是他一连赌输了七次,他就只有这样做了。
           柏雍就躺在溪边的草地上,晒着九月并不暖和的太阳。
           吴越王请他们来荆州喝酒,但他们却宁愿躺在这里钓鱼、晒太阳,因为吴越王的酒喝不得。
           柏雍一看到云湖阁的样子,就看出了这一点。所以这些日子来,他们喝遍了荆州的大小酒巷,却就是不肯喝吴越王的酒。
           沈青悒起初还跟着他们玩,后来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只剩下郭敖两人。柏雍奇怪的法子层出不穷,郭敖想不出来该到哪里去,就由着他胡闹。
           柏雍打了个哈欠,道:“你怎么连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郭敖哼了一声,道:“这样若是都能钓上鱼来,我看天下的渔夫都该一头撞死了。”
           柏雍笑道:“谁说的?你信不信我就可以钓得上来?要不要赌一场?”
           郭敖仰天躺下,将两只手枕到脑后,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道:“我才不跟你赌呢,每次赌都是我输,何况你的彩头老是假的。”
           柏雍道:“这次不是假的了!我们赌藏边乐胜伦宫的恒河大手印如何?传说这大手印乃是印度大神的秘法,具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乃是天下武学的元祖。这样的武功,你不想见识一下?”
           郭敖丝毫不动心,道:“绝对的好武功,但你也绝对不会。”
           柏雍道:“那传言大禹登上天庭之后,向始祖之神伏羲、女娲要求见识天下最强的剑法,于是伏羲用昆明池下的劫灰铸剑、女娲创造出剑奴皇鸾,为禹演练了一招极天人造化的剑法。此招既是天下最强的剑法,也含有天下最强的诅咒,凡见识此剑者,都会立时盲目。你是学剑的,这样的剑招难道不动心?”
           郭敖道:“动心是动心,但明知你没有,我却也无法动多少心。”
           柏雍还要再说,突然溪边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一齐住口,那脚步声一直响到两人身前,就见一个大约十六七岁少女,身上穿了一身荷叶短衣,头上挽了个小小的发髻,赫然正是消失了好几天的沈青悒。
           她笑眯眯的看了柏雍一眼,道:“不久前,我听说你身上有件宝物,但跟了你那么久了,却连影子都没看到,你到底有没有?”
           但柏雍却只是笑笑:“你有没有舞阳剑?”
           沈青悒摇了摇头,柏雍道:“既然你没有舞阳剑,我怎么会有宝物?天下的秘宝神物,都只会在郭大少这样的人身上,你我这样的穷鬼就休想了。”他仿佛很是感慨,说一句话,叹一口气。
           沈青悒盯住他,突然,她转身向郭敖道:“拿来!”
           郭敖道:“什么?”
           沈青悒道:“舞阳剑!”
           郭敖皱眉道:“你难道没听人说过,我身上从来不带剑?”
           沈青悒怒盯着他,眼睛里神色古怪之极。郭敖却微笑看着她。突然,沈青悒掉头怒冲冲地奔走了。
           郭敖转头道:“你真的有宝物?难道这位沈姑娘一开始江上劫镖,不是为的镖银,而是冲着你这宝物来的?”
           柏雍悠然道:“她冲着谁来,我倒不担心,只是沈姑娘的脾气很不好,这么冲出去,只怕有些人会倒霉,那时候,这罪孽不知道该不该算在我们头上。”
           郭敖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柏雍叹道:“我只盼她不要惹到不该惹的人,你知道,荆州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郭敖脸色变得更厉害了起来。
           沈青悒的确爱惹事,这次突然找柏雍要秘宝,也的确很蹊跷。柏雍抬起头来,远远望了出去,道:“荆州城中吹吹打打的,好像在办什么喜事。对了!那是神威镖局。对了!今天是铁万常老爷子的寿辰。对了!我们说好要去喝喜酒的,铁老爷子人很好,可不要失信。对了!你说这丫头是不是还记恨着神威镖局,抢人家的镖银没抢到,就到别人家里去闹事去?”
           郭敖的脸色真的变了,他一跃而起,追了上去。
           柏雍偷偷笑了。沈青悒砸不砸寿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又有热闹赶了。有热闹就有柏雍,这必定是不能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