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麾煌煌曙色重

  •       那人冷笑道:“还不跪地送过来,难道要让本王亲自动手?”
           郭敖上下看了他几眼,暗暗惊骇,道:“本王?你是什么王?”
           那人自悔失口,怒道:“要你多管!快快将那鞠献上来!”
           郭敖大笑道:“别说你只是个王,就算当朝天子驾临,想要我这鞠,那也是想都别想!”
           那人似未想到郭敖竟然如此直言顶撞,脸上一阵激怒,袍袖挥舞,却突然大笑道:“好男儿!不畏本王威严,敢于直言者,你是第一人!不如你归入本王驾下,荣华富贵,任你挑选!”
           郭敖淡淡道:“你有于长空的剑谱么?”
           那人怔了怔,道:“没有!”
           郭敖笑道:“那我为什么要归顺你?荣华富贵,嘿嘿,难道我会看在眼里么?”
           那人点了点头,道:“果然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本王倒错看你了!你去吧。”
           郭敖也不同他多讲,转身向外纵去。从那帐篷中跃起一人,满面都是胡须,头上也结了个冲髻,对着那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阵倭语,那人一呆,大笑道:“本王只顾着爱才,倒忘了那物。你放心,此物对本王也是至关重要,绝不能让别人得了去!”
           说着,斜斜一掌向郭敖击落。郭敖早有防备,身子宛如大鸟般凌空盘舞,躲了开去。那人自重身份,不愿意施展轻功,挥手道:“追!务须将那鞠夺到手!”
           那些截杀柏雍跟武当、天罗十老的武士们立时舍了对手,一起潮水般向郭敖涌去。郭敖心知不宜久战,带了鞠飞速像武当山掠去。
           那人遥遥看着郭敖向武当山紫霄宫奔行,取出一物,道:“传本王兵符,调十万大军,兵会武当山。”
           一人躬身答应了,接过那人手中的兵符,带了几人绝尘而去。旁边有人抬过轿子来,那人跨了进去,随后向武当山追赶。这抬轿之人都是罕见的高手,虽行走山路,但那轿子却是又平又稳,走得极快,远远跟着郭敖等人。
           轿中之人正是当今皇上七弟吴越王。
           此人执掌天下兵马,权倾朝野,手下高手无数,并且近年来多预江湖之事,所图非小。青天寨中,托付三十万镖银与神威镖局的也是此人。却不知如今他微服武当后山,与众多倭人密谋,又是存了何等样的居心?
           吴越王悠闲地御轿行山,大有谢康乐的富贵风雅之气,郭敖柏雍就苦不堪言了。吴越王手下的武士极多,怕不有七八百人,得了他的命令,便是性命不要了也要将鞠抢到手。这些武士的功夫都极高,杀得郭敖喘不过气来。地下、树中不时有倭国忍者窜出,冷不防地便施展偷袭。天罗五老更如影附形,随时都觑了便宜,施展杀手。所幸武当五老见情势危险,也跟在他身边,助他御敌。合六大高手之力,也仅能自保而已。
           柏雍却极为高兴,在人群中窜来穿去。他的身法极为神奇,那么多刀剑飞舞,他总能在间不容发之时,闪了过去。人越多,他便玩得越是兴高采烈。只是这等拼了性命的蹴鞠比赛,牵连的人越来越多,郭敖欲罢不能,又哪里高兴得起来?
           差不多一千多人就这样为了不同的目的翻翻滚滚地抢着那小小的鞠球,渐渐逼近了紫霄宫。 紫霄宫中是一片血海。
           敌人的血、自己的血散了一地。
           这已是传说中的修罗场,再也没有丝毫道教清静修为的气象。清虚道长拄着剑,看着身边重重包围的敌人,重重地叹了口气。
           青微铺果然是个陷阱,等自己率领武当精锐杀到之时,却陷入了魔教天龙部笑仙子宁九微布下的万蛇大阵,弟子们被数万毒虫咬噬,顷刻便死伤百人。清江、清湖、清光师弟在混乱中死于一位紫瞳少年的剑下。自己施展武当最高秘法,用清寥剑音震退了群蛇后,却接到武当山上传下的消息,说魔教率领大军攻入了紫霄宫。此乃武当派的根本重地,列位祖师的遗像遗物以及武功典籍都藏于其中,怎可不救?于是又率众匆匆杀了回来。却不料紫霄宫早已失陷,天罗教天枢部在其中布下重重机关,又有天香部的种种秘毒,杀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武当一千多弟子,到现在只剩了两百不到,难道真是天亡武当,要假魔教之手么?
           清虚道长仰天无语。他的真气已消耗了大半,再也不能运起飞云一般的剑势,斩敌于丈外了。而敌人却重重包围着他们,几有千人。众寡悬殊,这仗还怎么打?
           鬼音娘子抱了一柄镶嵌了骷髅头的箜篌,她的脸庞隐在淡淡的轻纱中,悠悠道:“清虚,你还迟疑什么?难道你还有谈条件的余地么?”
           清虚怅然地望着她。他认识她,三十年前,没有人比他更认识她了。他知道她的本名叫云紫烟,是洛中云家的小姐,也是他出家前的妻子。但世情变幻,今日她居然带着魔教的弟子杀入武当山,要他投靠魔教,做天霜部的堂主。
           天霜就是剑,武当派的剑法,总算还没被人看不起。
           总有一天,我要你屈膝跪在我面前,说我错了!他还记得她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只是现在她还在乎他屈膝不屈膝么?而他真的做错了么?清虚道长极力望过去,想看清楚这雾纱轻笼后的表情。但他什么都看不见。那纱犹如武当山金顶上常年不散的积云一般,将浮世的一切都遮住了,不留下一点印记。
           清虚缓缓闭上眼睛,道:“武当乃是正道,不能与魔教同流合污。”
           鬼音娘子咯咯笑道:“三十年前,你还不是跟我同流合污,睡在一个被窝里?”这句话甚至比她的夺命魔音还具有杀伤力,武当众徒听了,脸色都是一变。
           她猛然将脸上的轻纱拉了下来,厉声道:“正道?这就是正道对一介女子所做的事情!”
           她的面容一片焦黑,上面根本已看不出五官,只剩下模糊的几个洞口,随着她的厉呼一齐抽动。她的眼睛却显得愈加明亮,仿佛腐烂的死沼中闪出的唯一一点水光。山风吹动,衣袂飘扬,她就如暗夜的修罗,在这武当的绝顶狂舞!
           天气渐渐转明,又快天亮了。
           清虚冷冷注视着她,长剑斜斜挑起:“我只恨当初一时手软,没将你斩杀!”
           鬼音娘子身形霍然顿住,两只眼睛充满怨毒盯住清虚。她的全身都在颤抖,她的手猛然在鬼面箜篌上划下,凄声长呼道:“杀!”
           天罗教众一齐暴喝,手中长剑举起,向武当众弟子冲了过去。就在这时,山下忽然传来一片轰轰的闹声,倒如山洪突然爆发了一般。鬼音娘子脸上变色,手臂霍然挥出,将天罗教众止住。猛地南侧山墙被一阵大力推倒,一大群人涌了进来!
           这群人也不顾紫霄宫中有些什么人,大声啸呼着,追着一个小小的藤球发狂一般地大兜圈子。只是这群人的武功实在太高,转瞬之间就将鬼音娘子布下的合围阵势冲散了。
           尤其让鬼音娘子吃惊的是,这之中竟然有天罗教的五位长老! 遥遥对着紫霄宫的一座小山顶上,丹真纳沐静静地看着崇轩:“你失败了。”
           紫霄宫中千余高手突然显身,是敌是友,情势难明。难道是江湖正道得知消息,一齐来救援?
           崇轩努力地想看清楚些,但相隔太远,他也只能看到些淡淡的影子。山下突然传来一阵昂然的号角声,层层叠叠的旌旗招摇,蚁群般的兵甲密密麻麻蠕动着,赫然聚向武当山的字霄宫。
           以崇轩之能,也难以一下子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天罗教围剿武当的计划,已不能再进展下去了。
           这一点,丹真纳沐看出来了,崇轩自然也看出来了。
           他的目光悠悠,从白云中远望出去。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我并没有失败,武当派的实力已然大损,并不能再对天罗教造成什么威胁。江湖之中,事实上已没有了武当一派。”
           丹真纳沐收回目光,也望向白云深处:“但江湖已惊醒,你下续的计划已完全被打断。只要他们联合起来,天罗教的实力就算再强,也不能啸风挥雨了。”
           她顿了顿,道:“事急则合,武林正道,只怕会迅速组成同盟的。”
           崇轩没有回答,初出的朝阳射进他的双生的彩瞳中,仿佛隐藏了两对太阳,在微微旋转着。山顶的云气越来越稀薄,将大地的姿容亮了出来。
           崇轩脸上显出一丝笑容,道:“没有任何计划是完美的,我也从不奢想就此灭掉整个武林。有个对手,总是好的,不是么?”
           丹真纳沐将斗篷拢起,遮住那刺目的阳光,道:“难道一统江湖就那么重要么?你若是肯跟我走,我可以给你展现另一个世界。”
           她深深看着崇轩,像是在垂赐,又像是在邀请。
           崇轩也看着她,他眸子里的重彩已不再旋转,因为他想将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看清楚。
           丹真纳沐迎着他的目光,一丝退缩的意思都没有。
           四周云来云去,两人便一直对视着。
           良久,崇轩苦笑道:“我是个俗人,尘世中有太多我无法割舍的东西,我不能随你去。”
           丹真纳沐轻叹了一声,转身向山下走去。她身上的白衣就如同那山中白云凝结成的怅惘,在山头朵朵盛开,然后随着繁华落尽,越来越淡。
           崇轩突然道:“我们……我们还能再见么?”
           丹真纳沐没有回头,轻声道:“万事随缘,问我,不如问你。”
           崇轩久久地注视,直到她影约的身影在山岚越来越淡,再也看不见了。
           他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我说有缘!”然后打了个手势。 鬼音娘子身子微微颤抖,盯着眼前这些散乱的人影。她心中的狂怒几乎就要炸开,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命令手下蜂拥而上,将清虚斩成一堆肉酱。但她不能这么做,因为她没有得到命令。
           崇轩的命令。
           自崇轩代行教主之职后,天罗教中便没有教主了,因为所有的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信念:服从代教主。三年之后,鬼音娘子虽然面对着自己一生中最切齿痛恨的人,却也不敢贸然下令。
           她只有等待。
           然后她看到对面的山头上袅袅地升起了一道白烟。
           这是撤退的信号。
           鬼音娘子目光怨毒地盯着清虚,盯住他枯槁的面容,盯住他苍然的白发,盯住他凄恻的眸子。这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伤痛,每次在漆黑的夜中,她都会数着它,一遍遍提醒自己还活着。只有伤痛,才是活着的证明。因为她曾经爱得深沉,也因为她如今恨得刻骨。这爱与恨都已经深入骨髓,成了生命本身。忘记了它们,这生命也就再无意义。她最后看了他一眼,用力记住这让她苦恨了一世的面容。然后她轻轻地挥了挥手,当先向山下走去。
           她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天罗五老恨恨地盯了武当五老一眼,也跟在了鬼音娘子身后。
           他们虽是退走,但绝不忙乱,整整齐齐的,天音部是天音部,天香部是天香部,天枢部是天枢部。
           天罗教心存天下,规矩之森然,当真令人畏惧。清虚道长看在眼中,愁意更甚。
           但毕竟大敌还是退却了,这无论如何都是令人欣喜的事情。再看着这满地的鲜血,和在紫霄宫中奔突来去的千余人,清虚道长的眉头又忍不住皱了起来。
           他突喝道:“结阵!”
           剩余的两百多弟子突地齐齐亮出长剑,随着这声呼喝,齐刷刷结成了一座座的九宫剑阵。武当派盛名垂数百年,参半是靠了这九宫剑阵。此时数百人施展开来,登时便如在紫霄宫中设了无数的屏障,那千余涌进来的高手虽然各自身怀绝技,但无法统在一起,各自为战,立时便被阻住,再也不能随意行动。
           清虚道长森然道:“武当派虽然新遭变故,但也未许轻侮,各位请自重。”
           柏雍笑嘻嘻地走了上来,道:“道长请息怒,我们此来,绝无恶意,只是想借贵派的山门一用。”
           他手指指着的正是武当派那被郭敖砍了一剑,然后又被沈青悒的铁船撞塌半边,再经方才血战砍得斑斑点点的巨大山门。
           清虚道长重重哼了一声,道:“武当派化外之人,什么都不借。”
           柏雍嬉皮笑脸地道:“别这样说么。我送你一件东西好不好?”
           他在地上走了几步,仿佛在量测什么东西,又在地上敲了几敲,走到西边小门边上时,突地在地上挖了起来。清虚道长的眉头又皱起,却听柏雍一声欢呼:“找到啦!”
           他的手轻轻一扯,从挖出的洞中扯起了一条褐色的绳索状物,笑嘻嘻地举了起来。
           清虚道长脸上骇然变色,道:“火神索!”
           柏雍扮了个鬼脸,道:“原来你也知道。”清虚道长顾不得多说,急忙纵了过去,一剑将火神索斩成两截。一面匆忙地带领弟子们顺着那火神索挖去。
           火神索乃是天罗教一大利器,传说其配制秘方传自霹雳堂,乃是不传之秘。霹雳堂名垂天下的霹雳子虽然厉害,但爆炸范围小,遇到高手,便未必有用。这火神索埋在地下,用时只要将引线点燃,那便想炸多远,就炸多远。武功在其前简直毫无用处,乃是江湖人士最大的恶梦。
           天罗教为了取得火神索的配方,不惜派了七位高手,投入霹雳堂中,卧薪尝胆,费了三十年的时间,终于功成。顺便将霹雳堂炸得寸土不剩,从此一蹶不振。火神索也成了天罗教争雄天下的利器之一。
           清虚道长哪敢大意?伙同众弟子,仔仔细细地满地搜寻,顷刻之间,便一齐走了个干干净净。
           剑阵一去,那些武士们又是一声怒喝,扑了上来。
           柏雍呼道:“且停!”那些武士们去势稍遏,柏雍微笑道:“你们想要这个鞠,是不是?”
           众武士一齐点了点头。柏雍道:“我们不想要它。”众武士大喜,柏雍道:“我们只是比赛谁先将它踢进这个山门中,至于后来它归谁去,我们却毫不关心。你们何必再抢?”
           众武士闻言一阵欢呼,都呼隆一声,涌到了山门对面,眼巴巴地等着柏雍一脚踢过来,他们好抢了去交差。他们方才抢了半天,深知柏雍跟郭敖都不好对付,现在能够袖手而得,当真比什么都高兴。
           柏雍一脚踏住那鞠,笑着对郭敖道:“准备好了么?”
           郭敖点了点头,慢慢走过来,站在柏雍对面。柏雍双掌轻拍,两人中间骤然卷起了一阵狂风,郭敖跟柏雍都是劲气暴提,待要迎接那决胜负的一击。
           柏雍拍到第三掌的时候,脚尖突然用力踏下。只听“波”的一声轻响,那鞠倏地冲天而起,一飞便是十丈!
           柏雍微笑道:“看是你先抢到,还是我先?”
           郭敖一声冷笑,身形冲天拔起,向那鞠追了过去。柏雍笑着摇了摇头,郭敖堪堪追上那鞠,突然一枚小石子破空直上,将那鞠弹得更向上拔去。八步赶蝉的轻功,其神妙之处,就在于可以空中换力,变更身法。就见他深深吸了口气,脚步纵出,仿佛无形中踩着什么阶梯一般,身子水平横折,凌空走了八步。
           山门外众武士虽也都身怀绝艺,但这等神妙的轻功,却是第一次见到。登时彩声雷动,响彻了整个山顶。
           柏雍脸上微笑不绝,手中石子连环弹出,将那鞠越弹越高。
           郭敖轻功身法虽然高妙,但毕竟快不过石子,眼见鞠就在眼前,却无论如何都拿不到。再走几步,真气一窒,登时向下落去。
           八步赶蝉虽然是第一等的轻功,但毕竟只是轻功而不是神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身体久停空中。
           柏雍手中石子便不再弹出,那鞠距离郭敖三尺多远,直落而下。待到快到地面时,倏地眼前人影一闪,柏雍拔空而起,瞬间便超过了郭敖,射到了那鞠旁边!
           郭敖身子在地上一触,立即运劲上拔,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步,眼看那鞠从眼前一闪而过,被柏雍踢得向山门飞射而去!
           败了!这念头闪过时,郭敖心中禁不住一痛。
           十多年了,他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那鞠呼啸而过,倏然掠过耳侧,闪到了他脑后,他已完全来不及阻拦。
           但不知怎么的,他的脑中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仿佛一道尘封之门在记忆中瞬时开启。他下意识地左脚飞起,向后踢去。这动作似乎完全没经过考虑,直到踢出之后,郭敖才猛然惊醒过来。
           而这一踢极为怪异,脚心向天,竟然踹向自己的后脑。但就是这荒诞无比的一踢,却正好踢中脑后那枚飞旋的鞠。鞠身登时一阵旋转,骤然停在了空中。郭敖身子跟着翻起,另一只脚横空扫出,那鞠发出一声闷响,向着山门飞射而去!
           郭敖身形翻转,落到柏雍面前,冷冷道:“我赢了。”
           皮鞠劲射!
           突然,山下显起一道人影,冠带煌然,骇然正是方才的吴越王。
           吴越王来势好快,转瞬之间就到了山门前。
           那鞠堪堪入门,他身形晃动,已然闪来,一伸手向鞠球上抓去。但郭敖含怒而出的一脚力道何等巨大,吴越王登时便觉一道劲力犹如斧凿一般直劈了过来。他的左手倏然翻出,一并抓在鞠球上,匡绝当世的掌力轰然发出,与那道劲气撞在一起。武当山门早就备经折磨,哪里还受得了如此冲撞?轰然一声大响,迸成千余块,碎了满地。
           吴越王缓缓展手,那鞠已然碎成万千粉末,纷乱撒下。
           吴越王神色变动,注视掌中,一时无言。
           柏雍呆了呆,突地大笑道:“这下好了,没有山门,没有鞠,也没有了胜负!”
           郭敖也怔住。
           柏雍夺走皮鞠是一变,他忆起来时沈农所传,夺回皮鞠又是一变,但两人都没想到吴越王忽然出现,竟将那鞠跟山门一齐震碎。
           郭敖素性豁达起来,淡笑道:“反正以你教的招数致来的胜利,我也不怎么想要。”
           柏雍眨了眨眼,道:“你早看出来了?”
           郭敖道:“或许是因为你并不太想瞒住我。”
           柏雍吐了口气,道:“要想骗你可真不容易。不过你还是被我骗了。”
           郭敖微笑道:“是么?”他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早就说过,柏雍是个很有趣的人。
           柏雍做了个鬼脸,道:“没有于长空的剑谱!”
           郭敖脸上变色,道:“什么!”
           柏雍哈哈大笑道:“根本就没有于长空的剑谱,我骗你的!”
           郭敖道:“但那剑意……”剑法能骗得了人,剑意却不能。郭敖世称剑神,并非浪得虚名,自然能将这之中的细微之处分得清清楚楚。
           柏雍干干脆脆地道:“也是假的!是我用奇门遁甲影响了你的感觉,造出来的幻像。你出手试探我,便已在冥冥里相信了我的话,我就利用这一点,用奇门遁甲困住了你!而那时的你实际已陷入我用竹屋布下的六丁六甲阵了!”
           郭敖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这场见鬼的蹴鞠比赛惹出了天罗五老,惹出了吴越王,差点跟天罗教对决,竟然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
           柏雍就觉周围空气渐渐变冷,他虽还在笑着,脸色却已有些发苦。毕竟郭敖号称剑神,他之含怒一击,没人敢小看。
           风云苍茫,郭敖突地一笑,道:“别人的剑谱,有没有与我何干?剑谱是别人的,朋友却是我的!”
           柏雍也笑了。两人一齐大笑。
           吴越王垂手站在山门外,看着两人大笑。他的眼神闪动,竟似有一丝羡慕。
           这也许是因为他也是个寂寞的人,越在高位的人,也许便越是寂寞,因为他已不肯再交朋友,而别人也已不敢跟他来往。他突道:“本王请两位去荆州王邸一游,两位可否答应?”
           郭敖反问道:“你有没有于长空的剑谱?”
           吴越王怔了怔,道:“没有!”
           郭敖道:“那你有没有酒?”
           吴越王也笑了起来:“酒倒是有,要多少有多少!”
           郭敖跟柏雍一起抢着道:“那我们就去喝干它!有多少喝多少!”
           三人一齐大笑。门外一人接口道:“我也去,你们休想落下我!”一条绿影飞了进来,却是刚刚赶到的沈青悒。
           柏雍笑了:“我的仇人来了。”
           沈青悒看了他一眼:“原来你就是那个叫沈农的乡巴佬啊。这么说,我杀你的景象,也是被你的遁甲术造成的幻觉了?”
           柏雍笑道:“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最好能少杀点人。”他又顿了顿道:“你会喝酒么?”
           沈青悒很干脆地道:“我不会喝酒,我只知道将酒倒进口里,一次便是一碗!”
           柏雍又怔住了,喃喃道:“这样的女孩子谁敢不带着去?只是你这么能喝可怎么得了?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沈青悒秀丽的面容上,怒气中也带上了一丝红晕,她扬手要打时,却又缓缓垂了下来。
           朝阳如此温暖,争杀已经够多的了,又何必再添?
           这灿烂的朝阳,将残破的紫霄宫照得一片煌然。宫中不断响起武当众人搜到火神索时的欢呼,给满目的惨淡抹上了一丝亮意。
           凋零过后,也许便是新生,是开始。武当虽一役式微,但总保全了一息命脉,比及少林,已属幸运得多了。
           山门外侧,吴越王手下武士阵旗严整,簇拥着柏雍郭敖向山下行去。吴越王当先而行,大袖飘飘,魁梧的身材正映着煌煌日色。郭敖盯着他的背影,心中忽然闪起一连串的疑团。
           吴越王为什么在武当深山中出现?又怎会与那些倭国浪人混在一起?他抢夺皮鞠为的什么?
           若这鞠竟是个宝贝,那他又为何将它击为碎片?还是当初他一脚踢进帐篷后,恰好从帐中带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难怪此后鞠逑便蓬蓬响个不停,似乎真的装入了某件东西。
           那么这东西又是什么?值得派出十万大军,满山搜索?
           郭敖暗暗悬想,吴越王的影子越扩越大,宛如压在他眼中的一团阴霾。柏雍和他此去荆州,当真只是游玩么?
           大殿前山风寂寂,郭敖仰头望向那湛蓝的天空。天罗教所图甚大,绝不会就此甘休,眼前这人,也似乎有着太多的秘密。江湖风雨,当真是越吹越厉了。
           只是李清愁和铁恨此刻又在何处?郭敖一念及此,心中满是思念——对酒当歌时,忽然少了豪语相邀的伙伴时的思念。
           他不再犹豫,大步踏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