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乱长空戾气冲

  •       郭敖目光垂下,脸色沉凝不动。他的剑气散布出去,已然感受到解剑池前聚起了三团极浓冽的真气。那真气并不是由三个人发出的,左、中、右,每一团都包涵了九个人。那九人站立的方位尽皆不同,隐然组成了一种极为奇妙的阵法。
           少林派的罗汉阵乃是聚合阵中十八人的力量为一体,从而产生出人力所不可达到的大威能,从而克敌制胜。这九人合成的阵法,阵中每个人的真气却散布得清清楚楚的,有高有低,相互夹杂,并不混合勾结。但九人之间却形成了种极为和谐的关系,犹如音律一般,丝丝入扣,穷极天工,虽彼此独立,却又连横制约,成一整体。 
           郭敖的心沉了下去。这正是与罗汉大阵齐名的九宫仙阵,乃是武当派的震山之宝。这时一下出动了三个来对付自己,当真是颇为郑重了。
           阵中为首一老道剑指怒道:“何方狂徒,竟来紫霄宫撒野!还不束手就缚?”
           郭敖淡淡道:“想不到武当派的弟子不但不识好歹,而且不识高低。你还不配向我说这句话。”
           那老道气得浑身发抖,怒喝道:“擒他下来!”
           突然之间,眼前白光闪动,左边九人一齐跃在空中,向郭敖扑了过去。剑光错乱,交织成一扇巨大的光网,向郭敖当头罩下。
           郭敖一声轻叱,脚下一招“拔步乾坤”,登时搅起白茫茫的一片水花,向九人扑了过去。那九人骤然就觉眼前雾白一片,看不见敌人身在何处,不由都是一慌。但他们均为武当“清”、“灵”字辈的高手,虽危不乱,由带头的喝了一声:“穿朱枢,转摇光!”那九人按照九宫之位,身子一阵挪移,剑网交错,登时刮起了一阵旋风。
           这一招纯取守势,九柄剑往回交错,当真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但那九人都是凌空射落,守势立时变为极为凌厉的攻势,犹如一大颗陨星一般,向郭敖当头砸下。
           突听“呛啷啷”一阵乱响,接着是一阵水花声。那九位弟子各自施展轻功,凌波站在了解剑池的荷叶上。凝目看时,却不见郭敖的踪影。
           众人一阵迷惑,就听先前喝话的老道怒道:“快快下来!”众人一齐回首,就见郭敖不知什么时候跃上了龙虎殿的顶上去了。
           郭敖昂然不理,猛地吸了口气,突地长啸道:“清虚!你不敢出来见我么?”郭敖的内力何等充盈,这一声啸出去,登时万山轰鸣,满山都是回响声。
           郭敖迎风凛立,大吼道:“出来!”
           众道士见郭敖直呼掌门之名,不禁都是骇然变色。
           郭敖等了一会,不见回声,狂傲之气翻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仪?怒喝道:“再不出来,我砸了你这破殿!”猛地一锤擂出,向殿顶击了下去!
           突然一阵微风徐徐吹来,郭敖就觉身上一暖,一只枯瘦的手横伸了过来。
           郭敖一怔,猛地提了三成真力,立时一阵风雷之声卷涌啸动,将那只手硬生生地震开。但觉那手仿佛一团棉絮似的,虚茫茫的丝毫不受力。郭敖虽将它弹开,但运出去的力量犹如击入海底,胸口烦闷,甚不受用。
           他心念微动,剑气爆射而出,向身前那人轰去。那人微笑道:“年轻人,火气怎么这么大。”身子一阵歪斜,郭敖飞丸跳电一般的剑法,竟然连他的衣服都没有沾到。
           郭敖突然住手:“武当清虚?”
           只见那人一身洗到发白的道袍,上面沾了很多灰土,看去极为落拓。他头发随便挽了个牛头髻,用一根树枝簪住了,露出一张红润的脸来。只有这脸色,才让他看上去没有那么老。
           他微笑看着郭敖,道:“我就是清虚。你大呼小叫地找我做什么?”
           郭敖躬身一揖,道:“事非得以,方才冒犯,望道长毋怪。”
           清虚仍然笑嘻嘻地道:“你叫几声我的名字,没什么怪不怪的。人的名字,不就是让别人叫的么?”
           郭敖道:“少林有难,请道长遣人往救!”
           说着,他从怀中将那柄锈刀拿了出来,递给清虚。
           清虚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很仔细地看着。他的脸色已经变了,变得沉凝而郑重起来。
           他慢慢地道:“我与苦雨禅师乃是幼年好友,后来分投少林武当时,便各持了一柄锈刀。说是到我们死时,再将两刀凑到一起来,回想当初蒙童嬉戏的日子……现在他的刀过来了,他的人想必已……去了!”
           他慢慢地从怀中掏出另一柄锈刀,放在了一起。两刀锈迹斑驳,不知经历了多少沧桑岁月。清虚垂首,隐隐然一点清泪落到了刀上。郭敖突然就觉清虚身上涨起了一股凌厉的气势,他的目光猝然凌厉起来。此时的清虚,再也没有丝毫落拓的气象,他傲然立于龙虎殿顶,仿佛有种俯视天下之感。
           郭敖心中一凛,就听清虚沉声道:“郭公子,你不远千里送信武当,乃是大义之为,在下非常钦敬。只是武当千年规矩不能废。你胁持武当弟子,私闯山门,应罚你面壁三日。”
           郭敖大笑道:“高门大派,就是规矩多。好,只要你将武当派的剑谱借与我,我便在你这里住三日又如何?”
           他这实在是极为无礼的要求,要知少林寺因为萧长野与尹琇湖私入藏经阁,便囚禁了她二十年,少林武当的固执相敌,清虚又怎会将一派之秘给他看?
           哪知清虚淡淡一笑,道:“武当剑术能入郭神剑法眼,也是老道的荣幸。答允你啦。”说着,俯身将灵沌扶了起来,在他身上拍了几拍,解开被郭敖封住的穴道。
           灵沌“啊”的一声长呼,猛然跳起。
           清虚道:“不当出剑而出,罚你挑水三千担,去吧。”
           灵沌恨恨地看了郭敖一眼,不敢多说,躬身答应了一声,含羞跃了下去。
           郭敖稽首道:“事不宜迟,请道长赶紧派遣援兵,前去少林寺。再迟一些,只怕就来不及了。”
           清虚摸了摸颔下那几缕胡须,道:“你看应派多少人去?”
           郭敖沉吟道:“此去少林,千里有余,长途跋涉,似乎人不应太多。请道长遴选山中精锐,派出百余人就可以了。”
           清虚点了点头,道:“我也甚有此意。”他转身道:“清远师弟。”
           一位满头红发的老道士走了出来,稽首道:“掌门师兄请吩咐。”
           清虚道:“你带着清明、清江、清湖、清光、清色、清羽、清琳、清桂、清处九位师弟,前去少林派看看。”
           清远肃然答应了,点了九名老道士,一齐向山下走去。每位老道士又带了八个人,看来是平时练习九宫剑阵练习惯了的。方才阻拦郭敖的三团剑阵,就在里面。
           想到方才他们出剑之凌厉,变招之从容自然,郭敖不禁心下大定。这九人就足以与天下一等高手相敌,十个剑阵,就是十位天下一等的高手。天罗教虽强,难道网罗的高手中能有十位剑神?郭敖一念及此,不禁微笑了起来。
           但他还是不放心。毕竟他见过天罗教的威势,武当与少林齐名,天罗教能一举夷平少林,武当派纵有高手,也未必能强得过少林,那么这百人此去,又有几分保己救人的把握?
           郭敖轻喝道:“慢!”
           清远等人闻声住步,脸上都有些不快。
           清虚面色不变,道:“郭施主还有什么指教?”
           郭敖叹道:“指教说不上,只是魔教威势实在太大,我看道长应该一面往援,一面派弟子前去峨嵋、昆仑、崆峒、华山等派报信,让天下武林正道一齐会聚少林,共同征讨魔教,才可万无一失。”
           清虚还未说话,那清远重重“哼”了一声,道:“你这意思,是瞧不起我们武当了?”
           郭敖淡淡道:“我只知道少林已经几乎全灭了!”
           清远斜斜看着他,道:“依你看来,又该如何?”
           郭敖道:“众位须知此去对付的是天下闻名的天罗教,武当剑阵当然神妙无方,只是敌人未必肯给你机会布阵,所以危急关头,还是只能靠自己!”
           清远道:“这些都是扯淡,有什么话痛痛快快说出来!”他入武当之前是位屠夫,说话鄙俗不堪,这么多年青灯教诲,还是不能少改。
           郭敖深吸了口气,道:“办法很简单,这九人中若有一人能受得我一剑,便可任诸位下山!”
           清远怔了怔,立时爆发出一阵大笑:“郭敖!你当真以为你是剑神么!”
           郭敖冷冷地看着他,并不回答。
           清远大声道:“好,就由我来受你一剑。咱们一剑决生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说着,一把将道袍脱了下去,随手将兵刃掣出,大叫道:“下来!”
           武当乃是剑派,派内弟子绝大多数都是修习剑法,但清远的兵刃却是一柄长刀,明晃晃地拿在手上,登时迫出一股杀气。
           郭敖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对着他挥剑,挥刀也不行!
           他一步步向下走着,奇怪的是,清虚道长并没有阻拦。郭敖越过龙像,走过屋脊,再走几步,便到了檐前。他的真气也渐渐行开,遥遥对着清远。
           一剑决生死,郭敖便不准备再出第二剑!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你们这些臭道士吵死了,好好的经不念,却学人家比剑!”
           郭敖猛地抬头,就见一位小姑娘俏生生地站在解剑池边上,一身荷叶绿衣,随风摆舞。院中聚集百人,竟无一人留意到她是何时进来的。
           郭敖皱了皱眉头,道:“沈青悒?”
           那小姑娘张大了眼睛,脱口道:“你……你认识我?”郭敖不答,沈青悒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道:“啊!你……你是那个乡巴佬!”
           郭敖冷哼一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青悒冷笑道:“你以为那个叫沈农的能够逃得了?我追踪他到这里,终于还是杀了他。”她的神情有些落寞:“他也不比别人有趣么,一剑下去,也是鲜血咕嘟咕嘟地冒,一会子就没气了。”
           清远见他们一递一往地聊天,完全忽视他的存在,不由大怒,大喝道:“滚出去!”
           沈青悒突然转向他,冷森森地道:“你说什么?”
           清远牛眼一瞪,又是一声大喝:“滚出去!”
           沈青悒冷冷地看着他,突然一扬手。清远以为她要出手,长刀一引,将身前护住。只见一道火花从沈青悒手中窜出,直上青天,“轰”地一声爆了开来。清远不知道这小女孩搞什么鬼,沈青悒冷冷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忽地山门外“呼隆呼隆”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震响声,直如天崩地裂一般。众道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面上都是一片惊惶。突然那扇被郭敖劈成两半的大门嘎呀呀一阵响,竟然连着旁边的墙壁一齐倒了下去!众人眼前一暗,就见一尊黑黝黝的怪物缓缓地从山门中穿了进来。那物三尺多高,六尺来宽,竟然是一条布满机簧的小艇!
           沈青悒盯着清远道:“我不但来了,而且将家都搬了过来。谁敢让我滚?”
           她淡淡道:“你不是要一剑决生死么?来吧!”
           清远一呆,道:“我要对决的人是他,不是你!”
           沈青悒反问道:“你怕了?”
           清远大怒,道:“好!你先来也是一样!”
           沈青悒不再说话,冷森森地看着清远,清远暴吼道:“你先出手!”他虽然粗鲁,但毕竟是一代高手,自然不肯先去攻击这娇怯怯的小姑娘。
           沈青悒冰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狂热,突然娇叱道:“好!”她的脚步一错,轻盈的身子化作一缕轻烟,极为迅捷地向清远飘去!
           清远长刀迎风一抖,随着他口中爆出的震雷般的一声怒喝,矫若闪电般直劈而下!
           这一刀,当真有沉香劈山之气势,刀风四溢,冲天而起!
           清远一刀在手,便如金刚天魔一般,气势浑然,无人敢撄其锋芒。若是他的对手是郭敖,当然可以凭着深厚的内力,神妙的剑术以强对强,与他抢攻,但沈青悒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郭敖见过她出手,知道她绝挡不下这一刀!
           一刀决生死,沈青悒已死!
           骤然之间,就见一朵飞花嗤然声响,从沈青悒的手中窜了出来,向清远飞了过去。清远骤然遇袭,刀势一变,纷纷若九天飞雪,将那飞花卷进刀芒之中,绞成了碎片。
           登时一股硫磺的味道冲出,这点飞花,竟然只是普通的焰火!
           清远上了恶当,心下更是震怒,真气怒龙狂催,将一柄长刀舞得卷天裂地一般,向着沈青悒直挥过去!
           这一次他发誓无论沈青悒放什么出来,他的刀都不会停!遇佛斩佛,遇神斩神!
           又是一朵飞花从沈青悒手中飞出,顷刻之间变成千朵万朵,纷纷乱飞。沈青悒双手曼妙舞动,也不知有多少朵焰火从她手中燃放。一时殿前彩光闪耀,不像是生死的比拼,倒像是开了场水陆道场一般。
           清远长刀霍霍,倏忽之间就扑到了沈青悒的面前。突然他就看到了沈青悒的眼睛,也只看到这双眼睛——因为,别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漫天的焰火似乎将世界烧成灰烬,万物在这场涅磐的火焰中褪得干干净净,顷刻就不见了。整个世界的光明,就只剩下了这双眼睛了。什么妩媚、明亮、清神、虚远,这些形容都不再用得上,这双眼睛仿若神明的照耀,不带任何慈悲或鄙夷地看着他。
           清远忽然觉得整个身子陷入种虚幻的麻木中,再也感觉不到手中这与他性命相连的刀!
           他的精神仿佛运动的速度太快,竟然从肉体中脱离了出来,直沉入这无人能主宰的黑暗中去。
           然后他就看见沈青悒提起两根纤纤的手指,一下子就插入了他的眼睛中,直透入脑。然后,他就什么都都感觉不到了。
           这实在是一招决生死!
           整个道观中一片静寂,没有人能想到猛虎一般的清远师叔,竟会这么轻易地就败在沈青悒的手下,而且死得那么凄惨!
           清远牛一般的身躯直冲出几丈,砰地一声撞在了墙上,才轰然倒地。他眼眶中溅射出的鲜血,已然洒了一地!
           沈青悒看着手指上的鲜血,兴味竟然有些索然:“为什么每个人死的时候都一个样子?为什么没有一个死得特殊的人给我杀?”她轻轻地弹了弹手指,将沾上的鲜血溅掉,完全不理会这就是一个生命!
           人群中一阵怒吼:“女魔!还我师叔的命来!”
           沈青悒冷冷道:“是谁说过,要一招决生死?”
           那狂呼之声登时息了下去。
           人在江湖,就要认赌服输,就算沈青悒杀人的手法残忍了一些,但她既然能杀得了清远,那么清远就该死!这便是江湖上的规则,铁与血一样的规则。
           清虚道长缓缓道:“杀孽,杀孽!”
           沈青悒却笑了。她笑的时候,微微露出两颗小虎牙,衬着圆圆的净白的脸蛋,看上去极为妩媚,实在不像是个动手就杀人的煞星:“我来只是想要大家明白一个道理,其实人死是很容易的,无论他是不是武当的都一样。”
           这是一件非常容易说出去,但却很难明白的道理。难到必须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才会让别人相信。武当众弟子看着清远师叔的尸体,第一次,脸上开始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连清虚道长都不禁有些动容。沈青悒的笑脸却依旧那么纯真与无辜,似乎这一切都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后她微笑道:“我以为,剑神要试他们一剑的用意也就在此。”她一瞥郭敖,郭敖没有回答,似是默认。
           他试剑的目,无非让武当的这些名宿们放下武当的赫赫声名,认真面对对手。就他所见而言,对于久享和平的武当弟子而言,这自大轻敌的毛病实在已经成了一个习惯,而这样的习惯在面对天罗教的时候,无疑是致命的。
           沈青悒此举虽然残忍,但是总是让他们明白了这个道理。为此,武当付出的代价未免过于沉重,然而或许只有沉重的代价,才能让他们刻骨铭心的记住。
           沈青悒笑道:“如此,我想他们可以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