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神动碧灵宫

  •       郭敖瞳孔渐渐收缩,放射出的目光犹如针芒般刺在凌抱鹤的脸上,一字一顿道:“你认识我?”
           凌抱鹤眸子中紫氛如云烟一般旋转着,将郭敖的目光化开:“只要是用剑的名家,我都会很仔细地看一次。”
           郭敖道:“然后呢?”
           凌抱鹤淡淡道:“然后毙之于剑下!”
           郭敖脸上慢慢漾开一股笑意。冷笑。“你也看过我?”
           凌抱鹤道:“嵩山之巅,少林之寺,我整整看了一个时辰。”
           郭敖道:“那你为什么还不过来杀我?”
           凌抱鹤摇了摇头,他的目光终于收起,望向茶寮的顶棚:“你与十宗大师一战,堪称经典。十宗大师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当年连战中条山三十大寇,全身而退,你却能一剑不出,单凭剑气就将他逼死。我杀过的剑术名家不少,却没有一人有你的造诣。”
           郭敖目光一振,道:“你用什么杀?”
           凌抱鹤肃然道:“剑!”
           锵然声响中,一道寒碧的青光闪出,横亘在两人中间。剑光连闪数闪,化作一泓秋水,熠熠烁动,凝结在凌抱鹤的手中。
           剑气四溢,郭敖却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凌抱鹤也不禁露出一丝赞赏的神色,手突地一抖,长剑轻轻摆在了桌上。
               “这是我的剑,其名‘清鹤’,跟了我七年了。”
           郭敖目光注于剑上,良久叹道:“好剑!”
           凌抱鹤悠然道:“你能看得出?”
           郭敖道:“能杀人的剑就是好剑,此剑上有怨气,想必已杀数百人,怎能不说是好剑?”
           凌抱鹤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郭兄之剑,又如何呢?”
           郭敖道:“你想看我的剑?”
           凌抱鹤又点了点头。
           郭敖却摇头道:“我的剑从不轻出,出必见血!”
           凌抱鹤道:“头颅在此,热血在腔,郭兄随时可以挥剑!”
           郭敖目光突地一亮,冷森森地看着凌抱鹤,道:“好、好!”他的手慢慢探出,刚探出的时候还是空空的,待他放到桌上时,已经握着了一把乌光沉沉的宝剑。那剑形式极为古拙,剑身毫无光芒,仿佛一截烧焦的木头一般,只是冰寒之极。
           凌抱鹤站在一丈余远处,犹自能感到那剑身上散发出的寒意。
           剑柄、剑锷上并无任何雕刻,毫不现眼。大凡天下名剑,杀人已多,本身亦有种震慑之威,自然不必再仰仗世俗的花巧来炫目了。
           舞阳剑!
           自当年洞庭湖一战,江湖中便无人不知此剑,无人不想拥有此剑!
           凌抱鹤却笑了:“我这把清鹤剑乃是长安铸剑师铁翎花了三个时辰所铸,铁翎并不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师,而铸剑所用的材料也只是普通的钢铁,但七年之后,钟石子品评天下名剑,却将它列在第十一位。十年前舞阳剑名列天下第一,于今却只是第十二,我并不想看它。”
           郭敖脸上神色丝毫不动,道:“你想看什么?”
           凌抱鹤笑道:“这柄舞阳剑若持在于长空手中,我必会奔命来看,就算丢了头颅也值得。但现在,我连提到它的兴致都没有。”
           郭敖瞳孔渐渐收缩,他的声音也如舞阳剑般森寒:“你是说这柄剑在我手中,已不配你看?”
           他身上散发出的剑气肃杀如九秋之风,遥遥对峙着凌抱鹤,只要他答错一个字,郭敖雷霆般的攻势必将出手,那一出手,必定会令风云变色,没有人敢怀疑这一点。
           剑神的名号,并不是白叫的。
           但凌抱鹤已然悠然笑道:“舞阳剑已不可看,但郭兄自己的剑呢?”
           郭敖怔了怔,道:“我自己的剑?”
           凌抱鹤叹道:“舞阳剑虽好,但只属于于长空,郭兄若是连这个道理也没悟透,那我就白来了。”
           郭敖却不再看他,他的目光从茶寮的窗口射出,投放到那虚无暗淡的山影中。“我自己的剑……”他的声音中有些恍惚,神色忽然变得神秘而复杂!
           他的手缓缓抬起,摆在了茶桌上。
           清鹤剑正如凌抱鹤的人,看去平凡,但却自有种神骏的风采,犹如朝阳般熠熠生彩。在它的照耀下,舞阳剑显得迟暮而彷徨,仿佛面对着年轻人的老者,只有煌煌过去,却已没有未来。它仅有的光辉,也仿佛是羡慕的眼光,盯着清鹤剑的蓬勃朝气。
           但郭敖的手一摆在茶桌上,这个格局立即就改变了。
           这是一只普通的手,宽大,干燥,筋骨很粗疏,由于长期握着剑柄,掌中已经磨起了厚厚的老茧。手上并不整洁,一路的风尘仆仆,让它沾染了斑斑的灰尘,正如郭敖的浪子身份。
           但它豪放,稳定,宏阔,坚强。它放在桌上,就似一块未经锤打的玄铁,略一雕琢,便会绽放出绝代风华。
           郭敖冷冷地注视着凌抱鹤:“我只有一把剑,若是你实在要看,那就只剩下这只手了!”
           凌抱鹤的目光却凝结在郭敖的手上,眸中紫气氤氲流转,道:“好剑!”他目光渐渐变得兴奋,全身凌厉的剑气忍不住探出。一时间,小小茶寮已被无处不在的剑气充满,摇撼不止。
           突地郭敖的手指微错,竟发出一声锵然龙吟。
           凌抱鹤霍然站直身形,笑道:“郭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郭敖缓缓抽回手,静静道:“你还想看什么?想不想看看我的剑术?”
           凌抱鹤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很可惜,我的职责并不是杀你,所以我不能出剑。我只是想在这里喝壶早茶,郭兄为什么不让我安静一会子?”
           郭敖沉默了一下,道:“只是喝壶早茶?”
           凌抱鹤悠然道:“看过了郭兄的名剑,我今日已无杀气,剩下的,便只有书卷气了。正可以烧两壶好茶浇之。”说着,抓起桌上的茶壶,昂头向自己口中灌了下去。那茶涌得极急,顺着他的面庞流了下来,浇得他全身都湿了。
           凌抱鹤将茶壶一放,突然间伏案痛哭起来。
           郭敖看得目瞪口呆,不明他为何伤感如斯。
           凌抱鹤哭了一阵,突然站起,道:“古人每到山水形胜之处,便不禁痛哭。我见了天下有名的宝剑,也常常效古人之一哭。郭兄不要见怪。”说着,飘然向外面走去。
           他身上淡紫色的长袍上绣满了飞舞的蝴蝶,在绮丽的阳光底下,纷飞宛如活物,簇拥着他萧萧然走出。
           只听远远地长吟声传来:“寻香淡处看晚晖,一把秋光山色微。朱鹭羡鱼曲足寐,黄鹂因客谐翅飞……”诗声朗朗,转眼就失去了踪影。这茶寮中的一幕,倒似曲终人散,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郭敖却目注着凌抱鹤放下的茶壶,久久无语。此人虽然狂放不羁,但修为却极高,自己数度以剑气相试,都测不出他的武功高低来。倘若有一日自己与他交手,能有几成的胜算?
           舞阳剑与清鹤剑,究竟谁能够不愧名剑之名?
           郭敖心中突然没有了把握。
          
           仰视武当高峰,他忽然发觉,这一趟而来,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当下不敢再停留,匆匆吃了些牛肉面饼,却不敢喝酒,马上向山上行去。
           武当山不比少室,空气要湿润很多,轻衣沾云,被那山中横斜的淡岚染成轻湿。郭敖也顾不得欣赏这无边的山景,运开足力,大步奔向山顶。不多时候,就到了武当派紫霄宫的前门。
           只见宫中轻烟袅袅,一派祥和。无数弟子井然有序地行着早课,丝毫没有什么异常。郭敖微觉放心,对着门前守值的两位小道士道:“两位师兄请了。在下郭敖,受少林寺神僧之托,求见掌门清虚道长。”
           左边的那位小道士嘴撇了撇,道:“求见掌门?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掌门金身,可是你能随便见的么?”
           郭敖眉头皱了皱,他浪迹江湖多年,阅人甚多,见那小道士刁难,倒也不以为怪,仍旧道:“在下乃是受少林寺神僧之托,务必要见到掌门才是。”
           那小道士道:“少林寺神僧?法号叫什么啊?”
           郭敖怔了怔,当日情形危急,他哪有余裕去问那老僧的法号?想来定是寺中“苦”字辈的禅师,于是老老实实答道:“我不知道那神僧的法号,想来定是‘苦’字辈的禅师了。”
           两位小道士相顾大笑:“我看你是吃了发昏药了,连法号都不知道,就敢来这里诈骗?快快走开,惹得道爷动怒,一阵老拳将你打下山去!”
           郭敖怒道:“少林寺已濒灭绝,我是来搬救兵的!若是延误了时刻,你可担当得起?”
           那两个小道士呆了呆,突然又放声大笑起来:“少林寺濒灭?你是不是还想说魔教已经杀到了我们武当山下,连我们武当派也不保了?”
           郭敖肃然点头道:“正是!我方才在山底茶寮中便遇到了一位天罗教的高手,武当山上也不可不防。”
           那两个小道士笑得更大声起来。
           郭敖怒道:“你不相信我?我有信物的!”他从怀中掏出少林寺黑衣老僧给他的信物,递了过去。那小道士见他说得郑重,也不敢太不相信,接过去看了一眼,不由得更是大笑不止!
           只见那物锈迹斑斑,枯黑一片,无锋无刃,到像是一柄砍废了的柴刀。说是柴刀,却又比小了很多,宛如小儿过家家时拿来切黄泥、砍杂草的玩具,又已烂朽得不成样子,似乎随手一捏,就要碎为薄片,真如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般。
           小道士互相拿着拳头拼命地擂着,简直比看到皮影戏还开心!左边的小道士勉强忍了一下子,道:“这就是你的信物?”他突然甩手,将那柄锈刀扔进了旁边的山崖中去!
           郭敖一声怒啸,身子凌空拔起,向急速垂落的锈刀扑去!那山崖极高,他的身形犹如流星一般,转瞬之间就沉得不见了。
           两个小道士微微有些错愕,想不到他竟然为了一柄锈刀跳崖。但此事实在太过荒唐,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到容或为真的可能性。
           也许,动荡才是江湖的主流,没有一个门派可以超脱,百年地平静下去,就算少林、武当也不行!
           两个小道士互相重复着郭敖的笑话,越说越是大声。突地山崖上一声大响,山石暴飞,一条人影冲天飞起。那两个小道士吃了一惊,还未等他们有什么反应,人影身上猛地炸开一道闪电,凌空向紫霄宫的大门劈去!
           那大门高约两丈,乃是用极厚的紫檀木夹以铁板制成,坚韧无比,乃是数十年前武当派与少林等五派共破天罗教之阴谋于武当山下之后,当时的教祖铁木道人所立。虽然百年风雨遍历,到现在仍极为结实。那两个小道士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有人会对着这山门挥剑!
           但见剑光如怒龙盘旋,激起的万千条丝光冷电犹如天龙暴张开的鳞甲,挟着风雷之声裂空嘶吼,天雨汉水般倾泻了下来!登时大地一阵震动,偌大的山门被这一剑劈成两半,兀自直立不倒!
           那两个小道士目眩神迷,张大了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郭敖凌空一阵翻腾,落在地上,他的脸上已尽是怒容!一夜少林喋血,数天江湖奔波,终于来到了武当山,却受到小道士的嘲噱,他实在忍不住爆发了!
           见到郭敖冷森森的目光扫了过来,两个小道士腿一软,忍不住坐在了地上。郭敖回首望了望紫霄宫中升起的迷朦香雾,身子凌空拔起,向山上射去!
           那两个小道士大惊,急忙跑到山门内侧,拿起磬锤拼命地敲了起来。这便是遇到敌人来袭的警报,那磬敲得一片混乱,整个紫霄宫立时就被惊动起来!
           郭敖身形才拔起,就听一片怒喝之声:“何方狂徒,敢到武当山来撒野!”几条人影破空飞舞,向他冲了过来。
           郭敖身形不变,掌中剑气盘旋,化作一片光幕击下。哪知那几人的功夫竟然极高,郭敖一掌将一人打倒在地,另几人各各虚空劈出一掌,掌气相击,身形凌空一阵晃动,登时闪过郭敖的剑招,向他包抄了过来。远处人影晃动,黄冠黑髻不住隐现,更多的道人奔了过来。
           郭敖心下烦躁,聚起真气,怒啸道:“清虚道人何在?剑神郭敖求见!”他情知少林派灭门之事一时也说不清楚,那便不如将自己的身份拿出来了。
           他一声啸出,诸道人一阵惊呼。剑神之号,在江湖上传播甚广,虽然见过郭敖真面目的人不多,但知道剑神的却不少。武当派也以剑著名,对于剑神更是闻名久矣。
           猛地就听有人道:“剑神又怎样?乱闯武当,依旧是死!”
           郭敖大怒,他本是率性之人,靠着一柄长剑,多年行走江湖从未受过半分轻视。这时为武林命脉奔波,却反而要受这些自己竭力保护之人的折损,这一怒当真非同小可。
           斜眼看时,却见一个年轻道人手提长剑,满脸冷傲地站在那里。他不认识郭敖,郭敖却认得他便是灵山七秀之首,“灵”字辈的大师兄灵沌。此人少年成名,自命天下第一剑客,早就想约战郭敖,夺得剑神之名。只是他虽热心,郭敖却没兴趣,是以今日方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郭敖冷笑道:“谁能杀我?”
           突地一掌扫出。众人就觉一阵劲风扑面,不由自主地退避躲闪。郭敖长啸道:“我先杀了你!”身子陡然跃起,向灵沌冲了过去。
           灵沌下意识地出剑格挡,但见眼前一片乱影,尽是郭敖高速闪动的残影,不由吃了一惊,他从未想到人的速度能高到这种地步!大惊之下,施展出成名剑技“五龙飞星”,剑尖漾起五波寒光,各自簇成碗大的一团,向着郭敖罩了过去。
           这一招亦攻亦守,乃是武当剑术中的绝技之一,三年前灵沌仗之破了灵音的“海潮归波”,成为武当派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从此加意苦练,成了他保命全身的绝招。这时全力施展出来,但见寒光射目,犹如五条玉龙当空飞舞,映着云间点点泻下的日光,绿意森森,剑气萧疏,当真有傲视天下之概。
           那郭敖却不理不睬,依旧向前直冲而去。灵沌大喜,眼见郭敖再多冲一步,那便陷入了五道剑花的交会之处,届时以他一心化用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重又融为一体,一齐轰下,郭敖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必将剑折人亡!
           就在将要撞上剑招的一瞬间,郭敖的身形突然顿住。他就仿佛变成石头一般,深深嵌入大地之中,再也无法转动分毫。灵沌心下大感不妙,但他此时的剑招已然用老,再也无法停住。五道各色不同的寒光,依旧如泻电一般,交辉击下!
           他整个身体都暴露在郭敖面前,无处不是破绽。
           灵沌眼中闪出一片恐惧之色!
           郭敖的右手倏然探出,一缕冰寒之气直指出来,飙向五龙飞星所形成的五彩光团的中心。那五团彩辉乃灵沌真气凝结而成,五行已合,威力陡然增加了几倍,这缕冰寒之气却对着它刺了过去。寒气的本身乌光幽暗,丝毫不起眼,但却是名震天下的舞阳剑!
           五龙交溅,寒气迅飞,两造倏忽之间就接到了一起。白、青、碧、赤、黄五色一遇到外力,登时融合成黑白交缠的一团,急速向中间聚了过去。
           就听郭敖一声大喝,舞阳剑黑黝黝的剑身骤然变得通红,森森的寒气一变而为烁铁熔金的炽烈,向五龙飞星的气团爆了过去!
           登时一声裂金碎玉的酸涩之声响起。郭敖的舞阳剑倏忽掣了回来,再一闪,依旧缩回袖中。但见地上亮晶晶地一片,尽是断成断成碎片的剑身。
           灵沌面如死灰地站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郭敖傲然道:“你不是早想跟我比剑么?今日全了你的心愿!”一伸手,提着灵沌的衣领将他拎了过来。同时手上用力,闭住了他的穴道,提气一抡,大叫道:“谁在上前,我就杀了他!”
           众道人见大师兄被他提在手中,一动不动,投鼠忌器,都不敢逼得太近,围着郭敖大叫道:“放开他!”
           郭敖拎着灵沌一阵挥舞,见众道人纷纷走避,身子跃起,向着山上冲去。众道人大呼小叫地跟在后面。倏忽之间,就到了解剑池边。
           郭敖手腕用力,将灵沌摔出去,身子盘旋升空,啸道:“咄!退后!”舞阳剑化作一团轰然燃烧的天火陨星,从他手中猛力投下,直插在解剑池的碑前!
           他此时全力出手,一投之力卷起的热风排空劲吼,宛如莽原巨兽,据地狂啸。
           一众修为略低的道士们立时便觉头脑一阵晕眩,立足不定,被剑势卷起的风啸吹得踉跄后退。“灵”字辈稍有成就者,虽能勉强止得住身子,但也被郭敖一剑之威所摄,登时踯躅着不敢向前。方才乱糟糟的人声,突然安静了下来。
           郭敖劲气催动,在空中横走八步,追上灵沌的身子,依旧接在手中,向对岸落了下去。突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退后!”立即一股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卷空涌来,瞬间瓦解了郭敖盘旋在身侧的护身剑气,向他心肺间攻了过去。
           郭敖与那劲气一接,便知道抵挡不住,身子陡然拔起,全身劲力迅速凝结,不泻出一丝一毫,任由那庞大的掌力将他向后推去。郭敖的身形在空中飘了了一丈有余,方才渐渐止住。他身子一挺,双足踏住了解剑池的荷叶,脸上神色尽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