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影绣云动摩诃

  •       宁九微举起酒坛,再度斟满了崇轩面前的酒杯。
           第三杯酒。
           崇轩笑道:“诸位长老可以喝一杯了。”他见众长老依言将酒杯端起,解释道:“因为这是最后一杯酒了!”
           满盈的甘芳之汁将细微的滑腻感觉带给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鲜凉的触觉犹如冰封的大地一般,在体温的锁引下渐渐融化,绽放。人的心灵也便在这一刻暖暖地拓开,包融进那无边的浩瀚的世界中去。
           崇轩满意地举杯邀请,犹如殷勤的主人一般。待那迷离的、金黄的感觉渐渐消隐入他蔚然流动的真气中,淡淡道:“凌抱鹤已去了么?”
           宁九微躬身答道:“已去了。现在想必追上了曼荼罗教的五方圣像船。”
           崇轩点了点头,道:“那么你该去了!” 萧长野拉着尹琇湖的手,并未展开轻功,向山下缓缓走去。他二十年心愿一旦了之,心下之欣慰,当真难以言表。手中盈盈软握,感受着尹琇湖脉脉的体温,登时便觉心中平和喜乐,再无一丝不满意。做不做天罗教教主,得罪不得罪少林寺,那是想都不去想。此后青山碧水,海角天涯,两人生生世世,再不分开。
           他转头望向尹琇湖,尹琇湖仿佛知道他的心意,盈盈一笑,对他眨了眨眼睛。萧长野大喜,忍不住一声长啸,干云裂石直上。
           他的啸声突然停止,眼睛不可置信地转了回去,望向少林寺的方向!
           郭敖三人骤然住步。他们也感受到了从少林寺上传下来的那种极不舒服的感觉,那是种阴冷潮湿,仿佛毒蛇的尖牙一般的杀气,邪恶而诡异,隔了这么遥远,还能隐隐传来,少林寺究竟惹了什么样的对头?
           萧长野喃喃道:“他终于还是出手了……”
           郭敖抢前一步,道:“谁?”
           萧长野道:“崇轩……就是逼下我教主之位的年轻人。”
           郭敖耸然动容,道:“你说这股杀气,是由他发出的?”这不由他不惊,因为一个人若能将杀气发放这么远,实在是匪夷所思!
           萧长野摇了摇头,道:“并不是他。但我知道他这几年蓄谋称霸武林,颇为培植了几件秘密武器,这恐怕就是其中的一种了!”
           郭敖沉吟道:“如此说来,少林寺危险了!”
           萧长野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郭敖深吸了口气,道:“少林寺不能灭亡。”
           萧长野神色黯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郭敖霍然转身,对着李清愁与铁恨道:“少林寺不能灭亡!”
           李清愁与铁恨同时缓缓而又坚定地点了点头。郭敖身形拔起,向着少室山顶冲去!三条人影犹如三支利箭,迅速地刺入了茫茫的山林之中。
           萧长野叹道:“他必定觉得今日之事,是因他随我闯入少林寺,杀十方、十宗,破罗汉大阵而引起的,所以他想为延续少林寺的命脉尽一份心力。可是我……”
           尹琇湖打断他的话音,道:“可是你从此之后就属于我了,我要你只为我一个人活着。”
           萧长野轻轻握着她的手,道:“江湖中的纷纷扰扰,从此我们再也不管了!我只为你活着。”
           尹琇湖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我可不能只为你活着。我想养一只猫咪,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它咕噜,你看怎样?”
           萧长野微微一笑,道:“不但要养一只猫咪,还要造一所小房子,最好靠着个小池塘,到了夏天,我们可以养一群小鸭子,就有鸭蛋可以吃了。冬天若是结了冰了,就可以带着小猫在冰上散步了。”
           尹琇湖微微闭起眼睛,叹道:“好美……”
           突然一个声音隔空传来:“当真是好美的梦,尹琇湖,我是该可怜你还是该羡慕你?”
           萧长野身子一僵,沉声道:“姬云裳?”
           林中树枝忽然被一只无形的手甩开,折断,空出一丈宽的一条甬道,姬云裳神情冷漠,犹如暗夜女神一般,自林中缓缓走了出来。她长曳的黑色叠云裙层层划动,犹如水波,将她托着,越行越近。
           姬云裳冷漠的眼神盯在萧长野与尹琇湖的身上,突地冷冷一笑。
           萧长野皱眉道:“你已得了西昆仑之石,还来这里做什么?我夫妻就要归隐山园,江湖上的事情,就不要再找我们了。”
           姬云裳目光最终注在萧长野的脸上,凝视良久。萧长野就觉得她的目光如最深寒的泉水,竟然从他的眼睛中直透而下,穿入他心神的最深处!
           萧长野怒喝道:“姬云裳,别人怕你,我却不怕!你究竟要做什么?”
           姬云裳目光并不收回,如同一支无形的冰锥一般,直锥入萧长野的心底。萧长野骇然发现,他的目光犹如被凝滞了一般,姬云裳不动,他的目光竟然也分毫不能转动!
           姬云裳淡淡道:“你已经怯了!”
           萧长野一怔,突然暴怒道:“我是怯了!我同湖妹相聚之后,是舍不得死了,你究竟要怎样,干干脆脆说出来,不是很好?”
           姬云裳收回目光,道:“我遇到一位生着紫眸的少年,他自称凌抱鹤,对我说了一句话。”
           萧长野道:“什么狗屁的话!”
           姬云裳皱了皱眉头,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粗鲁的言语!
           夜风渐起,萧长野袍袖临风,猎猎而动,他满头黑耀的长发为山风所鼓,化作一顷乌浪,纷飞而出,露出那张坚毅的面孔来。
           姬云裳皱起了眉头。她冷冷道:“这你就不必知道了。现在你只用做一件事。”
           萧长野皱眉道:“什么,讲!”
           姬云裳声音更冷:“死。”
           萧长野心头一震,姬云裳冰寒的目光再度侵袭而至!破风之声从冥冥中骤然响起,仿佛地狱的蝴蝶,自斑斓中升腾而起,向萧长野飞了过来。
           这一击空灵清阔无比,竟然没有丝毫杀气。但此招一出,周围的光线一齐暗了下来。
           这一招竟似超越了世间所有的万物,又似是那无处不在的造物本身,在执行着他深深厌倦的审判。这一招犹如一声叹息,怒指向萧长野。叹声虽然轻微,但无人能够躲过。
           这是必杀的一招!
           此招一出,所有的生机都被剥夺殆尽,剩余的只有死!
           尹琇湖的脸色变了。
           此招一出,萧长野已陷入了绝境。
           萧长野一声怒喝,犹如突然陷身荆棘中的猛虎。这奇诡一般的出手将他全身的真气一齐引动,萧长野凌空拔起,一如寒夜冷电!
           他斜飞的身子凌空翻滚,布出十几道真气,向姬云裳拦去。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继续出招,也没有躲闪,而是身子一折,落向尹琇湖的身侧。
           萧长野毕竟是当世第一流的人物,姬云裳此招虽然强至不可思议,但他若全力出手,未始不能勉强接下。但他深恐姬云裳一招将自己隔开,然后对尹琇湖痛下杀手,所以也顾不得自身安危,只想护到尹琇湖身边。
           就在昨天,他神功初成,傲视天下,无论对着什么敌人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但现在,他心中只想着尹琇湖,再也没有斗胜的信念。
           所以,他只有死。
           没有人能在姬云裳的招数下分神做任何事,绝对没有。
           萧长野身子还未落下,自姬云裳手尖溢流出的暗光潮涌突然裂开,化作一点漆黑的飞芒,倏然就钉入他的前胸!萧长野一口鲜血喷出!
           尹琇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她突然起身,向姬云裳冲去。她也算天下第一流的高手,此刻舍命一击,自非等闲。无数道极其锐利的真气凌空而发,瞬时漫天皆是,虽不似萧长野那样强横霸道,却尖锐以极,无孔不入。
           然而姬云裳根本不看她,出手的姿势也未有丝毫改变。
           尹琇湖觉得胸口一滞,一股巨力凌空落下,将她全身经脉一齐封住。同时她手中那涌动翻卷的暗芒也倏然顿止!而萧长野宛如一枚鲜活的标本,被封在暗光晕转的琥珀中,一动不动,仿佛死去了一般。
           尹琇湖嘶声尖叫道:“放了他!我给你梵天宝卷!”
           姬云裳慢慢地笑了。
           她并没有去看尹琇湖,而是盯着萧长野微微颤动的身躯。那暗淡的光芒犹自在空中妖异地扭动着,将鲜血不住从萧长野的胸口挤压出来。
           萧长野挣扎着以目示意,要尹琇湖赶紧逃走。
           尹琇湖的泪水慢慢流下,她身子一软,跪倒在地,哀声道:“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给你!”
             姬云裳终于将目光收了回来,她淡淡道:“我想要的东西,你已没有了!”
           她的真气突然一吐,萧长野的身子宛如强弓射出的硬箭,轰然向后甩出!他全身武功仿佛完全失去了一般,与那碗口粗细的树木撞在一起,就听咯咯几声响,两只胳膊一齐断折。
           姬云裳再也不看他们一眼,黑色的华裳夜水一般脉脉流动着,渐渐融入了这无边的暗夜。
           “若没有她,你或许可以一战!”
           这是她临去时最后的一句话。
          
           尹琇湖哭着扑到了萧长野的身前。姬云裳去了哪里,说了什么话,都已不重要了。姬云裳的武功如何,她比谁都清楚,她深知若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恐怕就见不到萧长野最后一面了。
           萧长野被一股无形的劲气钉在大树上,就如挂住了的风筝一般。他身上的锦袍第一次显得那么黯淡而脏乱,尹琇湖失声痛哭,缓缓跪倒在他面前,用手捂住了不住颤抖的嘴唇,再也说不出话来。
           萧长野极力伸出双手,想要抚摸一下她的头发。但他的身子已同那树无法脱离,周身劲气仿佛全都消失了一般,再也无法提聚半分。他就虚虚地在空中抚摸着,一面惨然笑道:“不怕不怕,那恶女人已经走了,我们不用怕了!”他的手距离尹琇湖的长发尚有半尺多远,他单调地重复着这个永远不能触及目标的动作,脸上泛起一阵温和的笑容,似乎这样便获得了无上的满足。
           尹琇湖饱含泪水的眼睛抬起,却忍不住一阵心悸,拼尽了所有的心力,才克制住不低下头来。
           萧长野目中滴下两行血泪,姬云裳这一招强猛霸道,裂碎了他的双目。他的身前从顶门穿面门,过鼻梁,经下颌、前胸,一道血槽深可及寸,沁满了鲜血,便这么一划而过,几乎将他分成了两个。
           萧长野坚毅的面孔登时变得如夜魔枭鬼一般,极为狰狞凄厉。尹琇湖缓缓闭上眼睛,将脸紧紧贴在萧长野的腿上,用力抱住了。滚滚的泪水,却再也忍不住流下!
           萧长野柔声道:“我好像已经老了,还没过几招,就感觉有些累了,你不要急,等我休息片刻,我们就下山去,到我们共同的安乐窝里去。”
           他强挣扎着笑道:“我们去一处没有人能够找到的地方,养一只猫咪,还要造一所小房子,最好靠着个小池塘,到了夏天,我们可以养一群小鸭子,就有鸭蛋可以吃了。冬天若是结了冰了,冬天若是结了冰……”
           尹琇湖就觉他的身体突然松弛了下去,一阵冰冷以他为中心,迅速蔓延了出去。她惊恐地抬起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头已垂下的萧长野。满头长发依旧被山风鼓动,飘散飞舞,这个身躯,却再也不能说出柔情蜜意,作出轻怜密爱来了!
           一瞬间,尹琇湖就觉得世界急速地旋转起来,强大的力量将他们两人甩到宇宙的两端去,她就眼睁睁地看着死亡的波涛从萧长野那一端汹涌传来,迅速将她的世界吞没。
           那冰寒的感觉从她两手之间传了出来,仿佛大地中唯一的永恒,向她的心神侵蚀而去。
           醉过,欢乐过,笑过,哭过,本来已觉无憾的世界,顷刻之间全都是悔恨与痛苦!
           尹琇湖慢慢站起身来,用手轻轻地拭着萧长野脸上的血水,她拭得极为仔细,仿佛只有在这动作中,她的生命才有意义一般。
           她柔声道:“现在真的没有人来打搅我们了,你不要怕了,你没有说完的话,我来替你说完……”
           萧长野的脸逐渐被她擦拭干净,仿佛只是熟睡一般,还在贴着她的脸庞温和地呼吸着。她轻轻地吻上那魂牵梦萦的嘴唇,滴滴泪珠宛如粉色的莲花,在萧长野的脸上绽放:“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少林寺的和尚根本困不住我,但是……但是我好想看你为我拼命的样子……我……”
           她呜咽道:“到了冬天,我们就带着小猫在冰湖上散步……”双臂缓缓伸出,将萧长野冰凉的身躯抱住,缓缓用力。突听“格”的一阵轻响,萧长野的肋骨森森刺出,贯入了她的体内。
           她身体上急速涌出的大团血花在夜空中不住开谢,将萧长野慢慢冷却的身体重新温暖。黯淡的月光中,血脉喷涌而骨骼碎裂的轻响,宛如一曲诡异而悲伤的挽歌。尹琇湖将他的身体抱得如此之紧,以至他的血,他的肉,他的骨骼都和自己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开。
           ——少林寺不能,姬云裳不能。
           如今,终于连生死也不能了。
           尹琇湖长发宛如流水一般披散下来,苍白的脸上显出了一丝迷朦的微笑。她轻声呢喃道:“你牵着我,我牵着小猫……”
           她的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轻,终至在这凄清的夜色中散开,散得无声无息。
           月色寂寂,从幽暗的大地上漫过。   郭敖三人展开身法,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再度来到了少林寺的山门。寺中依旧一片灯火通明,藏经阁的残骸仍在熊熊燃烧着,映照着周围的夜色更加黯淡而晦涩。但方才繁繁扰扰的吵闹声已经完全静了下来,偌大的少林寺,片刻之间,竟仿佛整个变成了空空的废墟。
           鬼魂盘踞的废墟。
           这种感觉何等诡异!郭敖皱了皱眉,身上所感觉到的邪异的压力更重,心神烦恶,隐隐然竟然镇压不住。这突然到来的沉寂骎骎然形成了秘魔般的恐怖,嘶吼在他身侧。
           李清愁缓缓环顾四周,他已经隐约感到一种极为妖邪的魔魇,已沉沉盘踞在少林寺的上空,天空中飞动的赤云,就宛如它垂下的条条巨臂,随时准备攫人而啖。
           而更为可怕的是,这种魔魇竟然隐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铁恨一声不吭,只将全身气息远远探出,从风光月影淡淡的痕迹中,仔细寻觅着这寺中尚且跃动的生机。微茫之中,他已经锁定了少林寺人群最集中的地方。
           藏经阁。
           郭敖三人身化飞电,向藏经阁而去。
           飞电倏然顿住。
           藏经阁的余火映照下,就见几十位老僧盘膝而坐,列成了长长的一排。
           在他们面前,笔直地站着几十位灰衣人,他们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的头盖骨都已撕去,漆黑的颅腔宛如上古洪荒巨兽张开的口,仰天无声怒嘶。
           李清愁心下一沉,当初在苗疆,他未能尽扫的秘魔之影,终于又被魔教炼成,为祸人间!
           这些秘魔之影的身后,是凌乱地或蹲或坐,或卧或立的中年、青年僧人,这些僧人也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脸上都是一片绝望的神色!
           这一切的对面,高高的墙头上,点着一抹红影。傲兀地凌驾于这一切之上,宛如统治者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狻猊在选猎山中的狮虎。
           李清愁一怔,这次主导秘魔之术的人,竟然不是宁九微,而是当初她在客栈中遇到的红衣小姑娘!
           如此,那杀死客栈中吴知县一行十余人的,果真不是伊川,而是她了?
           正在他思量之时,郭敖目中已喷出一串怒火,咬牙道:“上官红?”
           上官红微笑道:“是郭叔叔!”
           郭敖深吸一口气,道:“上次让你逃脱,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真是好大的胆子。”
           上官红甜润的童音笑嘻嘻地道:“上次让你逃脱,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真是好大的胆子。”
           郭敖怒道:“魔教孽子,该杀!”
           他身前霍然亮起一道利电,郭敖的身形就随着这利电破空而上,向着上官红一闪冲去!他亲眼目睹少林寺如此惨状,想必在自己离去之后,又发生了剧变,这剧变必定与上官红有莫大的干系。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郭敖胸口都快炸了开来,一剑出鞘,便再也不容情!
           若是换了别人,见上官红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必定会小心行事,无论如何不敢如此大意。但郭敖游侠江湖,浪荡惯了,哪里管什么有恃无恃?他想杀,便出剑,至于出剑后是你死还是他死,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剑凌空,宛如长天飞雪,敫光闪耀,郭敖一跃三丈,向上官红凌空罩了下去!
           上官红微微笑着,她手上忽然显出了一支笛子,上官红举手凑到嘴边,轻轻地吹了一声,然后便昂头看着郭敖,漫天的剑光,竟似一点都不在意一般。
           她的目光欢欣而揶揄,仿佛是看着一具被丝线牵扯着跳舞的死人!
           李清愁惊道:“小心!”这秘魔之影他也曾身受其害,后来合了避毒珠、木灵两大圣物,才将魔毒逼出。如今没有木灵,他连自保也未必能够,更不用说救人了,何况眼前的秘魔之影和当初相比,何止多了十倍?
           那笛声短促嘶哑,极为难听,郭敖心中一震,不知道他要发动什么邪法。但他艺高胆大,你有邪法,那我就一剑贯穿,破法,杀人!当下一声啸喝,真气催动更急,剑气也更明亮!
           上官红的脸色变了。
           并不是因为郭敖的剑气,而是她的笛声响起后,那三十具秘魔之影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展开反击,替她阻挡住郭敖的剑招,而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仿佛连入魔的灵魂都已经完全失去了!
           她并非这秘魔之影的祭炼之人,只是临走的时候,宁九微匆匆传了他使用之法,这下突变奇来,又哪里能够设法应对?
           雪芒耀眼,转眼便将周围一切万物全都遮住。上官红脸色惨变,尖叫道:“郭叔叔饶命!”
           郭敖冷笑不绝,全力催动剑气。光芒激绕之中,就见上官红身子一阵奇异地扭动,原本矮小的身体骤然暴缩,竟然缩到了两尺来高!郭敖的剑招所取,本是她的咽喉之处,此时她的身子足足缩了一尺有余,一剑穿出,竟然刺空。郭敖此间刺出,本不留余力,此时剑招落空,真气回挫,胸口便是一窒。
           锁骨人妖的锁骨奇术天下独步,又加上她专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的形象出现,虽然明明知道此人可恶,刀剑相向的紧要关头,往往不免为她形象所惑,掉以轻心。但此剑凌厉之极,上官红虽然借着此等奇术逃过一难,却也骇得脸色全都变了。
           郭敖变招何等迅速,还不等得上官红喘过一口气来,长剑灵蛇一般颤动,再度追袭了过来!这一剑郭敖已有前车之鉴,那是志在必得的了。上官红若再想以缩骨术逃开,那是想也休想。
           尖锐的剑啸一响,大蓬的鲜血溅开。剑神之剑自然不会两度落空,郭敖手上一沉,知道已经刺入了上官红的体内。他拔剑,那长剑却重了几分。他已看清楚,长剑上既然刺了一截小小的,雪白粉嫩的手臂。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上官红竟然以截骨分身之术,用一截手臂代替了自身,受了他这追魂夺命的一剑。
           郭敖长剑震动,将那一袭红袍搅碎,却见其中空空如也。就在他一剑中的的瞬间,上官红已然借了这宽大红袍的遮掩,悄然遁走了。高墙之外一片黑暗,戒律院中房屋众多,她这一逃走,可真不好寻找。
           郭敖剑气催动,要待于微茫缥缈之中寻出上官红的踪迹,但上官红显然也已准备好了应对之法,剑气纵横来去,竟然连他的一丝气息都寻不出来。这时,铁恨的身影突然从一旁掠出,向戒律院西面去了。
           铁恨身为名捕,这追踪之术自是所长,郭敖虽探不出上官红的气息,但铁恨却凭着多年累积的经验,瞬间辨识出了上官红的去向,几个起落,就已追远。
           李清愁眉头一皱,他深知上官红此时身上所藏,都是宁九微培育的天下剧毒,若非精通避毒之术,必被暗算。而铁恨生性梗直,怕难免要中上官红的诡计,于是施展轻功也跟了过去。
           郭敖废然收剑,正不知去留,就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施主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