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萧郎青丝皤

  •        十方禅师佝偻着身子,缓缓走在前面,带着路。
           他败了,所以他要遵循自己的约定,带领萧长野等人去迎回他的绣湖妹子。萧长野的面上难掩着一丝兴奋,几次想催促十方禅师走得快一些,但顾忌着在三位年轻人前的面子,欲言又止。
           他实在应该高兴,二十年了,他终于用自己的双手击败了禅门第一高人,迎回自己的新娘。近几年,他虽贵为魔教教主,却几乎不问世事,一切教务都交给副教主处理,只是一心闭关苦练天下绝学,等的就是今天!
           他禁不住仰天看了看。那天也是这样的漆黑之夜吧?他与绣瑚妹子双入少林寺,结果只有他逃了出来。谁也不会相信,他们闯少林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绣湖和他的一个玩笑。就这个玩笑,竟让他们一晃二十年,才能再见一面。萧长野脸上泛起一阵苦涩的笑容。若是再活一次,他是否也会象二十年那样,毫不犹豫地闯入这武林中的圣地?
           十方禅师走得虽然缓慢,但绝不停留。他过了毗卢殿,少林六祖堂,锤谱堂等,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小的院落前。
           这是一座很幽静的小院子,在少林寺中自成一户,青石砌就的墙壁里,隐隐可以看到几座木制的房子。
           院里栽满了细竹,微风时来,吹得满园的竹叶簌簌作响,更显得整个院落寂静清廖。十方禅师无声地打开院门,便双手合十,让在了一边。
           萧长野高大的身躯却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匆忙跨上几步,冲了进去,一面呼喝道:“湖妹!湖妹!”
           这份发自内心的眷慕关爱之情是无法伪装的,郭敖三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庆幸自己终于没有做错。
           猛然就听萧长野一声长啸,怒喝道:“你是谁!”
           三人一惊,急忙掠了进去。就见萧长野大袖垂地,身子隐隐抖动,双目中凶光暴露,恶狠狠地前盯着。这个房子极小,除了一张床,一张小小的桌子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那床上垂着长长的幔帐流苏,却是粉红的颜色,一看就不是出家人所用。
           床边斜坐着一位女子,缓缓回过头来。
               她的脸上的轮廓极美也极为清晰,宛如经过诸天神匠的精心雕琢。长长睫帘之下,那双眸子竟如墨色海洋一般,波光流转,深不可测。她那惊世骇俗的美丽中,却带着一种难以言传的陌生之感,仿佛她本不是此世中人,却又不知究竟来自何处。
           她身上的衣衫是墨玉一般色色泽,黑的极为耀眼,和她的长发几乎融为一体。似乎她衣上的黑色乃是世间最纯粹的颜色,连午夜的黑色都显得稀薄了。来人衣衫的质地、样式绝非寻常所见,而是盛唐装束,广袖博带,细糓轻绡,恍如画中神仙,却比画中之人少了一分五色乱目的华丽,多了一分沉静与诡异。
           这一袭如云华裳,在夜风中如水波微动,映衬着她绝世的风姿。
           郭敖觉得她有些面熟,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似乎记忆中有很重要的一段,被生生封印了,刚要去想,脑后却没由来的一阵剧痛。
           那唐装女子看着他,似乎知道他痛苦的原因,叹息了一声,道:“钟石子的煅剑练魂术果然了得,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她似乎有些遗憾,将目光投向窗外:“不过不记得或许更好一些,知道你还活着,我也就心安了。”
           她冷漠的声音中竟然荡起一丝暖意,但这丝暖意稍纵即逝,又已恢复为一片冰霜,她回头注视郭敖,一字字道:“今天我来此处是取回一件东西,你千万不要插手。”
           她的话中并没有威胁之意,但每一个字都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郭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却不明白她话中的涵义。
           李清愁满腹疑云,看了看郭敖,又看了看唐装女子,猛然想起,在当今天下,只有一个门派,为了纪念创派教主,服饰、建筑,都依盛唐样式。这身唐装,说明了来人的门派,也就说明了来人在武林中非凡的地位。
           因此,这个门派的弟子,也非常珍惜这份荣耀,只在祭典盛会之时,才会躬身着之。只有其中少数几人,将之时时穿在身上。而他们也称得起着这非凡的荣耀——因为其中的任何一个,武功与身份都几乎处于整个武林的颠峰。
           现在,那唐装女子正嘴角隐含着一丝微笑,饶有兴趣地看着萧长野。
           萧长野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心中一阵慌乱,似乎同她对视,是一件很僭跃的事情一般!
           这种感觉数十年来从未有过,他不禁心头大震,猛吸一口气,喝道:“你是谁?湖妹到哪里去了?”
               那唐装女子淡淡道:“你说的是尹琇湖?你只怕永远见不到了!”
           萧长野爆发出一阵怒啸,身子猛然直立起来。他背后狂乱飞舞的鬣发骤然直立,仿佛万千蛇鞭,一齐迅猛地挥舞着!
           萧长野一字一字吐道:“你杀了她?”
           唐装女子淡淡一笑,道:“你若想她死,我现在杀也来得及。”
           萧长野登时松了口气,拱手大笑道:“就请尊驾让开路来,我已等不及见绣湖妹子了。”他生性豪迈,这二十年相思之苦,无时无刻不萦绕在心间。此时宿愿得偿,当真恨不得天下人全知道。
           唐装女子神色冷冰冰的,长长的云袖垂下,一丝不动:“强盗也要买路钱的,你准备留下什么?”
           萧长野怔了怔,道:“你想要钱?”他反手入怀,掏出了几张纸,道:“这些可够?”那几张纸皱巴巴的,就如垃圾一般,但这种方纸竖栏的样式,却是山西福汇元开出的天下通行、也是信誉最好的银票。
           福汇元的定额银票共有红蓝黑三种,黑色的每张就是一万两,红色的五千两。萧长野手中握了一把,几乎全是黑色的,怕不有十几万两银子!一个强盗抢一辈子,恐怕也抢不到这么多,但萧长野却随手抛出,此时他想见尹绣湖之心,当真万分焦急,唐装女子就算要他一块肉,那也只是一挥刀而已。
               但唐装女子却连看都不看,道:“你见过一本黑色的绢书么?你对她这么好,想必她曾给你看过。”
               她注视着萧长野,萧长野只好顿步,道:“什么黑色绢书?我没见过。湖妹从来没沾惹过这些武林中的东西,你到别处找好了!”
               唐装女子摇了摇头,道:“从不沾惹武林中的东西,你真的以为二十年来,少林寺派了十大高手日夜值警,就是为了关住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你若是知道她的姐姐就是当年第一高手尹痕波,而她怀有武学密宝梵天宝卷,恐怕就会不会想的这么简单了。”
               萧长野一愕,道:“尹痕波?就是号称天下第一武学奇才的上弦月主?”
               唐装女子道:“原来你也知道。”
               萧长野喃喃道:“原来湖妹是她的妹妹……”
               唐装女子道:“十四年前,我受尹痕波之托,将一本书送给她的妹妹,也是前些日子,我才知道这本不起眼的绢书,居然就是天下第一等的武功秘笈,《梵天宝卷》。《梵天宝卷》为上古秘典,分正副二册,正册本来在我手中,但由于某种荒唐的原因,竟无法修炼,不久前更被一不肖弟子盗走,至今尚未追回。而传说中的副册经过尹痕波润色,能与正册分庭抗礼,平分秋色。我便想向尹琇湖打个商量,看看这梵天宝卷副册究竟神奇到什么地步。哪知她执意不肯,我一下子收不住手,就将她打得昏迷过去了,也是咎由自取。”
           说着,她手一挥,牙床上的红幔徐徐张开,露出中间躺着的一位美人。她本应年近不惑,但看上去雪肤花容,宛然二十出头的样子。这时脸色苍白,躺在床上,她嘴角微微翘起,长长的睫毛轻轻覆盖在凝脂一般的肌肤上,显得娇媚无比,倒让人错觉她是睡着了。
           萧长野的目光却突地呆住。他的灵魂仿佛随着唐装女子的动作而脱离了灵魂,脸上的神情炽烈,却呆滞,完全失去了那桀骜飞扬的姿态。他的身体禁不住兴起了一阵微微的颤抖,举步向牙床走去,脸上肌肉牵动,说不出是喜还是悲。
           二十年的相思,他两鬓青丝,已经斑驳,而那份少年心性却一点没有改变。
           二十年,他将自己与世隔绝在武学之中,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亲手攻破少林这座不可一世的武学圣殿,救回绣湖,而人间的权术变化,老成持重,他竟几乎一点也没有学会。如今,在这世界上,他再也不关心别的,他只想要一把拥住这朝思暮想的女子,执手痛哭,而后一起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分开。
           唐装女子轻轻抬手,指尖遥遥指向床上女子的太阳穴,那威胁之意当真再明显不过了。但萧长野却仿佛陷入了极深的梦游,在这世界上,只有他与那躺着的女子,再也没有别的了。
           待他走到床前三步处,唐装女子终于轻喝道:“停住!”
           萧长野身子一震,他茫然地看着唐装女子,一时无法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
           唐装女子冷笑道:“痴人!”
           这瞬间萧长野目中神光重复,已然回复了神智。他突地大喝道:“拿……拿开你的手!”他指着唐装女子的手指,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声音拔得极高。
           唐装女子冷冷哼了声,指尖反而更逼近了半分。萧长野尖啸一声,长发被真气所激,轰然竖起,脸上都变成了涨红色。但他生怕唐装女子伤到尹绣湖,空有绝世的武功,却丝毫不敢施展,反而退开几步,脸色连变几变,压住那想扑上去的冲动,最后只得低声道:“好!你想要怎样只管说就是了,可千万不要伤到湖妹。她……她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江湖……”说到最后一句,竟然大有哽咽之意。
              唐装女子注目窗外,缓缓道:“天下万物,于我莫不如粪土,只有梵天宝卷,却是我一直解不开的心结。”
               萧长野哗啦啦从怀中掏出几个样式古旧的小册子,一齐摊在桌上,道:“我虽没有梵天宝卷,但其余的秘笈却有几本,你若是中意,不妨全都拿了走,就请放过湖妹如何?”
              那唐装女子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淡淡道:“大悲极乐剑法?逍遥功?十八摘星手?长生真气?你搜集的秘笈可不少,但在我眼中,却一文不值。恐怕你若是见了梵天宝卷,就再也不会想要你的湖妹了。”
              萧长野断然摇头道:“不对!我之所以潜修武功,就是为了救出湖妹的。只要你肯将她归还于我,就算废了我这身武功、和她归隐田园又如何?”
              唐装女子笑道:“瞧不出你还是个多情种子。只是天罗教主,人称九野神魔的萧长野,怎么会为了一个女子归老田园呢?”
              她此话一出,郭敖三人一齐脸上变色,高声道:“你是魔教教主?”
              唐装女子淡淡道:“若不是魔教教主,怎会有这么高的武功?又怎会有这么多的武功秘笈?”
           郭敖脸上一片苍白,喃喃道:“我早就应该想到了……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他转身对李清愁与铁恨道:“兄弟,这次只怕是我们做错了!”
           萧长野冷冷一笑,道:“我是魔教教主又怎样了?我传你们武功,可曾让你们做什么坏事了么?就算这次命你们随我杀入少林寺,那也是因为少林寺拘禁了湖妹!堂堂僧院,留禁女客,难道不该救么?你们这些人,自命正道人士,便是喜欢讲些假正经,还不如我们邪道来得痛快。”
           唐装女子笑道:“这话说的不错。”
           萧长野转头看着她,气势却顿时萧条了起来,拱手道:“梵天宝卷虽不在我手,但我可以帮你寻找。只要你将湖妹交还与我,此后天涯海角,萧某必将梵天宝卷找来送你!如何?”
           他前面说得英雄了得,但最后一句,却声势顿减,大有哀恳之意。二十年相思,近在眼前而不能温存相见,这份煎熬,当真如烈酒烧得他肠胃一齐滚热起来,忍不住就向唐装女子恳求起来。
               唐装女子摇了摇头,叹道:“很久以前,我就不相信别人的话了。除非你将魔教教主的印信交给我。”
           她逆料萧长野绝不肯答应的,哪知萧长野听到之后,脸上微微愕了愕,随即笑容满面,道:“好!这魔教教主就由你来做好了!”他匆匆忙忙地从怀里掏出一方小小的黑石,道:“这便是我教的印信——西昆仑石。持它到昆仑山魔教总坛传我的命令,就说我将教主之位传于你,长老会当无疑义。从今天起,你便是我教教主了。”倒似乎生怕唐装女子反悔,恭恭敬敬地将西昆仑石放到了木桌上,退开三步,以防唐装女子疑心他暗算。
           萧长野顿了顿,道:“你到了长老会中,他们必然要验看此石,你将真气贯到其中,左旋三圈,右旋三圈,便有一条血痕从石中冲出,那时他们才会相信。这本是天罗教的秘密,但如今也只有说给你听,你可要记住了。”解释得详详细细。
               唐装女子淡淡道:“这个我早就会了,不过还是要多谢提醒。”
               萧长野根本不去想她为什么会使用西昆仑石,目中闪出一丝兴奋的光芒,道:“那你可以放开湖妹了?”
           唐装女子倒想不到他这么爽快,沉吟了一下,挥袖卷起西昆仑石,便投入了室外沉沉的绿影中。
           郭敖望着她远去身影,心中兀自泛起一阵疑惑。
           铁恨、李清愁却暗自聚力,等待萧长野暴起偷袭,好助一臂之力。但萧长野全部精神都放到了尹琇湖身上,却哪里想什么偷袭?
           他怔怔地看着牙床上的丽影,竟似呆住了一般。唐装女子已经走了,两人之间在无阻隔,只要他真气略运,便可一步跨了过去,就算大罗金仙,也挡之不住。但他的脚步抬起来,竟然深觉难以跨出。
           二十年了,伊人是否还是原来的那人?是否还如自己这般,让爱意充满了心灵?她是否也像自己这般,殷殷期待着再相会?
           这些念头在他的心头一闪而过,让他无法举步向前。他的心中充斥的,尽是那肠结百转的患得患失,这二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揣想着这见面的一刻,哪知真到见了面的时候,竟还像当初刚见面时的那个尚未涉世的少年,生涩地面对撞疼了心的爱意。
           萧长野深吸了口气,终于走了过去,轻轻叫了声:“湖妹!”鼻中一酸,眼泪终于滚了下来。这一声在梦中也不知唤了几千万遍,今日终于唤给了真人听。
           哪知那床上的玉人一动不动。
           萧长野心猛地一颤,急忙抓起了尹绣湖的纤手,就觉入手温暖,方放了些心,突然,这只手却渐渐冰凉起来。萧长野登时慌了手脚,急忙运转真气,从劳宫穴向尹琇湖的体内灌了进去。哪知尹琇湖体内就如没有穴道一般,真气丝毫灌不进去。
           萧长野心下一凉,不禁恸然,只是眼泪纵横,嘴唇剧烈抽动,却一声也哭不出来。他突然一反手,向自己胸口插下。
           当他婆婆妈妈地抢到床前时,郭敖就皱起眉头,铁恨更早已将脸转开。混乱之中,李清愁却见尹琇湖的眼睛悄悄地眨了一下,随即一动不动。他心中灵光一闪,眼见萧长野决然自裁,忍不住道:“你不用再哭了,她早就醒了。”
           萧长野一怔,怀中冰冰凉的身体突然跳了起来,翻了个鬼脸,道:“给你这叫化子叫破了,一点都不好玩!”圆圆的脸蛋看去娇怯怯的,这鬼脸倒并不可怕,正见可爱。
           萧长野脸上兀自带着戚容,一把抓住她的手掌,道:“湖妹!你醒过来了!你没什么事吧!”
               尹琇湖道:“能有什么事。哎呀,你捏痛我了。”
           萧长野急忙松手,但随即又握住了她的手,脸上尽是狂喜的神情,直勾勾地看着尹琇湖,却是怎么都不肯松手的。
           尹琇湖微微一笑,任由他握着,见他神情激荡,也禁不住落下泪来。当下强笑道:“我们年纪一大把的,倒做出这样的丑态来,让他们年轻人笑话。你看你,头发都白了。”
           萧长野柔声道:“这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你,便有十个头,也都一齐白啦!”
           尹绣湖白了他一眼,道:“你是说我的头发没白,那是想你想得不够了?”
           萧长野登时手忙脚乱,道:“绝无此意!我若是心中这么想,叫天上刮来一阵风,把我吹到东海去,再也见不到你!”
           他们以前淘气的时候,萧长野便常这样赌咒发誓。此时旧语重闻,当真又觉难受,又觉甜蜜。尹绣湖轻轻握着萧长野的手心,眼波温柔地看着他。四目交对,但觉整个世界都停住了,再也不用转动。
           于是世界便真的停住了。
           ——直到李清愁眼中那一丝狡黠的笑容被尹绣湖看到。但她并不觉得害羞,反而有些得意。这样钟情一之的良人,又有几个女子能够遇到?尹绣湖心中高兴,二十年的离愁相思,一旦而全消。做什么事、说什么话,一概都不重要了。她随口问道:“你真是厉害,一块破石头就将这恶女人骗走了。方才听得我差点笑了出来。”
               萧长野怔了怔,道:“什么破石头?”
               尹琇湖道:“就是你刚才给她的西昆仑石啊!鬼都知道是假的啦!”
               萧长野苦笑道:“那不是假的!”
               尹琇湖一声尖叫,道:“什么?!难道你给她的是真的西昆仑石?你这个大混蛋!”说着就要追了出去。
               萧长野一把将她拉住,道:“随她去吧,教主之位虽然重要,但你却更重要。若要我选择,我宁愿选择你。”
               尹琇湖跺脚道:“不是这样的!魔教教主啊,你不想当,给我好了,为什么要便宜这个恶女人!”
               萧长野手上微微一紧,柔声道:“既然你愿意,我们等你休息好了,再去抢回来好了。只是这教主可一点都不好玩,我看你也未必喜欢做。”
               尹琇湖叹了口气,一下子坐倒在牙床上,颓然道:“你说得轻松!你知道她是谁?”
           萧长野道:“看她衣着,应该是华音阁的人。华音阁虽然不可一世,难道我天罗教就怕了他们不成?”
           尹琇湖皱眉道:“她是华音阁前任上弦月主姬云裳,现在却已加入了曼荼罗教!传说我姐姐去世后,她便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萧长野豪笑道:“你也别小看了我,我这些年为了救你出去,辛苦勤练武功,终于修成了天罗教的最高秘典。天下英雄,嘿嘿,我看没有几个是我敌手了。”
               尹琇湖斜睨了他一眼,道:“有我厉害么?我们要不要先打一架?”
           萧长野慌忙道:“当然是你厉害了!你且歇着,我们这便出去,等你休息好了,你愿怎么打,就怎么打好了。”堂堂的天罗教教主,奴颜婢膝到了此等鲜廉寡耻的程度,若是叫他教下的教众见到了,只怕要惭愧得立时钻到地下去。但此时萧长野却似乎甘之若饴,而尹琇湖也生受了。
           郭敖负了剑在屋内踱来踱去,似乎有些不耐烦,李清愁淡淡微笑,看着两人。铁恨摇了摇头,深觉情之一字,真是无解可解。他推开院门,当先走了出去。
               猛地眼前刀光耀眼,几柄利刃宛如九天神龙,带着沛不可挡的卷天真气,向着他猛袭而至!更可怕的是利刃之间相互配合得丝丝入扣,当真浑然一体,一点缝隙都没有。铁恨空有满身武艺,却一点也施展不出来。光芒刺眼,宛如神龙交尾,瞬间就刺到了面前。铁恨一个倒跃,退回房中,这一下出其不意,砰然将牙床撞得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