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艺战天魔

  •        殿中的僧人登时一阵骚动。郭敖情知闯了祸,但他浪子心性,哪里放在心上?
           十方大师默然看着十宗大师的尸体,一时沉寂不言。
           良久,他抬起头来,道:“十宗今年六十二岁的。”
           郭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十方大师道:“但他的身体康健,本来能活到八十岁的,因为你,他只能活到六十二岁,就以末那转识功强行逆转自身的劲气,最终精气耗竭,圆寂西归。念在十宗师弟最后霍然顿悟的分上,我不杀你。”
           他慢慢道:“我请你在少林寺中住上一十八年,等什么时候你通悟了佛法,不再有杀生之念时,你就可以下山了。”
           郭敖怒极反笑,转头对萧长野道:“你方才有句话实在没说错!”
           萧长野微笑道:“什么话?”
           郭敖道:“少林寺的秃驴都是一群老糊涂!”
    萧长野纵声长笑。
    郭敖冷冷道:“我是胜者,要处置,也应该是我处置你们!”
           十方大师嘴角挑动,泛起一丝揶揄的笑容,道:“你胜了?你可知道禅宗的末那转识功不亚于魔教的邪术天魔解体大法,可以瞬息之间让本身的功力提高两倍。方才十宗两指抓住你的长剑之时,本可一拳击碎你的天灵盖,但他于瞬息之间通悟了佛法妙意,以慈悲为心,不肯再下这绝情的杀手,你便以为是你胜了么?”
           郭敖狂笑道:“好个讲理的少林寺!方才若是十宗将我一拳击毙了,那么方丈大师必定盛赞他护法有功,我就白死了是不是?若是死不起,最好不要修炼什么武功,江湖之上,不是你们少林寺能够一手遮天的!”
           十方大师慈眉善目倏然暗下。他的僧衣无风自鼓,犹如一个巨大的皮球一般,迅速地饱涨了起来。衬得他的脸色森然,竟然有些可怕。他沉声道:“年轻人,不要仗着剑法了得,就任意胡为。”
    郭敖哼了一声,不去置答。
    十方大师道:“难道你要我亲自动手么?”
           郭敖一惊,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十方大师,脸上神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郭敖上下打量了几眼,突然盯住萧长野,道:“我现在明白你的感受了。少林寺自高自大惯了,简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萧长野笑道:“至少我知道少林寺还能听进去一件事。”他握拳一晃,道:“拳头!只要你拳头比他硬,少林寺的和尚一样会变得象狗一样听话!”
           郭敖纵声长笑,道:“就算他们不变,我们也会打得他们变!”
           两人一齐抚掌大笑,旁若无人。十方大师的脸色却渐渐铁青,突然一声大喝:“结罗汉阵!”
    陡地大殿中人影散乱,十八位身穿红色袈裟的壮年和尚来回翻动,将四人围在中央。初时还是一个一个的人形,到后来渐渐连成一片,层层叠叠的,竟有种望不到尽头之感。
    劲气从四面八方逼了过来,却并不攻击,只是随着和尚们的飘动渐渐凝结,犹如一堵坚实到不可思议的墙,在四人身边越筑越高。大殿中就见红影来回,别的景物竟然模模糊糊的,不再看得清楚。
           萧长野脸色不变,他长长的衣袖流水一般垂在地上,四周的烛火被来回的身影拂散,闪得他衣袖上的藻绣一明一灭,犹如活物。他长声道:“十方贼秃!七年之后,莫非你已不敢跟我对掌了么?”
           远远地就听十方大师苍老的声音接道:“七年之前,你不是我的对手,七年之后,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再对?”
           萧长野长笑道:“谁不是对手,只有试了才知道。我只问你,你敢不敢撤了这狗屁的罗汉阵,跟我痛痛快快对上十掌?”
           十方大师冷笑道:“要对掌何必撤阵?接着吧!”
    突然就见罗汉阵绵绵密密的阵势中一阵涌动,红影翻涌,一股大力向着萧长野冲了过来。那股劲力翻飞上下,宛如一群红色蝴蝶,霎时之间就如千千万万只手一齐击了过来,分袭萧长野遍身穴道。
    萧长野冷笑道:“几年不见,贼秃的拳法更胜一筹!”他单掌翻出,平平实实地向前击了过去。
    他这一掌击出,却一点花样都没有。但周身劲气鼓涌,郭敖三人就觉劲气刮体生痛,十方大师的一拳倏然缩了回去。
    萧长野道:“十方!你已经老了!”
           十方大师冷哼道:“未必!”
    萧长野大笑,身子一侧,左掌跟着击出,两人的拳掌方要接到一起,十方大师的拳头却倏然一缩。
    萧长野劲气鼓涌,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沛然不可抵挡地向前卷去。两人劲气相交之处,啪啪一阵暴响,十方大师枯瘦的拳头终于与萧长野抵在了一起。
    萧长野脸上闪过一阵讶然,右掌划出一道弧线,跟着击了过去。十方大师的拳头又是一阵伸缩,将萧长野左掌右掌一齐抵住,竟然丝毫不逊色。
    萧长野脸上一阵骇异,叫道:“不可能!”
           十方大师冷笑道:“外道邪魔,哪里知道佛法的奥妙?”
           萧长野陡然一声大喝,双掌全力推出。十方大师拳劲回缩,就如一道极其柔韧的墙,将萧长野掌力一齐抵住,顺着他功力运行之势缓缓回收,待他力竭之时,方才回击。
    他这招无我颠倒之法,也是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中的一门,与道教的沾衣十八跌、四两拨千斤法意相同,只是更为精妙。一缩一攻,便消解了萧长野的一掌之力。如此数度缩、攻,便等于以数掌之力同萧长野相抗衡。萧长野就算有通天的劲力,哪里抵得了十方大师如此分化?是以萧长野虽然神功大成,但在十方大师的无我颠倒之法下,却也占不了丝毫的便宜。
    郭敖暗暗看出不妙,正悄运剑气,准备伺机出手相助。就听萧长野突然大笑道:“十方,你真以为我破不了你这伎俩?萧某如今有备而来,便你真是佛陀,也要一掌击翻!”
    十方大师冷哼一声,并不答话,手上门户却守得越发紧密。
    萧长野猛然回头,大喝道:“出手!”
    他目光所指,正是铁恨。
    铁恨一怔,遂即明白。只见他的身形突然腾起,在空中化作一道极其柔软的青光,悄然一折,已鬼魅般地闪到十方大师掌前。十方大师掌势不变,顺着铁恨的招数击了过去。
    然而铁恨双手竟仿佛毫无骨骼,柔软如两条长蛇,已紧紧缠住了十方大师的小臂。金蛇缠丝手正是天下所有借力打力的克星,十方大师的无我颠倒之法登时受制,拳势那能缩得回去?
    十方大师眉头皱了皱,正准备运起天龙宝相的内力,将铁恨震开,萧长野陡地一声大喝,双掌闪电般连环击出!
           罗汉大阵中登时卷起一阵狂涛!十方大师双臂为铁恨所制,纵有千般妙法,也来不及施展,被他一连数掌,齐齐击在那只枯瘦的拳头上!
           就听“咯”的一声轻响,那支拳头忽然扭成一种奇异的模样,十方大师一声痛哼,疾缩了回去!
           萧长野仰天狂笑:“十方贼秃!这几掌对得可过瘾?”
           十方大师咳嗽了几声,缓缓吩咐道:“罗汉大阵,由藏转法,咄!”
           四人猛然就觉身边的压力急增,那堵由十八和尚劲气形成的无形高墙在这一瞬间被巨力坍塌,化作怒涛恶云一般,向四人排空压了下来。萧长野长袖卷动,凌空而起,向阵中劲气迎了过去。但那劲气竟如无处不在一般,四面八方挤了过来。
    光芒闪动,郭敖一剑横空,化作漫天星斗,刺了出去。但长剑落处,所有的敌人都消失了!铁恨连出数十拳,但只觉一股粘稠的大力将他拳头卷住,手臂越来越重,宛如挽了块极重的石头,却哪里还能运转如意?
    倏的,连绵红影中一拳迎面击来,郭敖长剑运在外门,一时无法接应,只好全力后退,但身后却同时劈来两掌,将他的去路挡住。
    人影闪动,一只白玉般的手掌掠来,在那只拳头上点了一点。这一点宛如鹭鸶击水,轻柔如意,但红影之中却一声惨嚎,那只拳头迅速地缩了回去。
    郭敖回头,就见李清愁微微一笑,道:“这罗汉大阵十分厉害,你小心了!”
           萧长野笑道:“这狗屁的罗汉阵乃是少林贼秃们的镇寺之宝,讲究的就是遇强更强,怎会不厉害?你们还没有修到劲气反朴归真的地步,难怪不能抵挡。”
           郭敖冷哼道:“我看你虽然修到了反朴归真的地步,却仍然破不了。”
           萧长野笑道:“这话也不无道理。这罗汉阵从达摩祖师传下来之后,经少林寺历代宗师剔其不足,补其有余,已成为天下第一等的阵势。环环相扣,力量增生布发,实不是一人之力所能抗衡的。我现在神功已成,当然能破得了这阵法。不过破阵之后,恐怕就没有余力再与老贼秃一战了。”
           郭敖道:“那我们就等死不成?”
           萧长野摇头道:“这阵法自然有人能破得了。”
           郭敖、铁恨大为疑惑,齐声道:“谁?”
    萧长野戟指道:“他!”他手指指向的,正是李清愁。
    李清愁怔了怔,道:“不错!我能破得了!”
           铁恨尚未明白,郭敖已抚掌笑道:“我明白了,凭武功虽然无人能破得了这罗汉大阵,但毒就未必了。少林寺的和尚自称罗汉,却不知道能挡住李清愁的独门毒药么?”
           萧长野也笑道:“这就叫斗智不斗力!”
           李清愁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那盒子通体乌黑,仿佛是一截木头刻成的,上面雕刻着极其粗糙的纹路,似乎是文字,又似乎是一只怪兽。李清愁很小心地将那盒子捧在手中,道:“这叫无形蛊,乃是蛊神经上所载的仅次于金蚕蛊的毒物。它无形无质,人所难防。只是毒性不强,只能让人晕眩一个时辰。此时拿来对付少林寺的和尚,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轻轻地将盒盖掀开,就听一阵振翅之声,从盒中升起,却什么都见不到。那声音在空中略一停歇,便朝着外面飞去。罗汉阵充溢的劲气宛如一堵围墙,那振翅之声嘶嘶不绝,在周围钻来钻去。少林寺的十八罗汉掌力何等强劲?这时全力催转阵势,当真飞鸟难逾、水泼不进。这一只小小的飞虫,虽然名列天下第二毒物,究竟不是通灵神物,哪里能够攻破少林寺十八罗汉合力结成的阵法?无形蛊急得吱吱乱叫,只是攻不进去!
    萧长野突然大喝一声,掌力凝于一点,直袭全阵中心。同时,郭敖出剑,铁恨出拳,李清愁玉指连扣,四道劲力聚为万点寒芒,同向那团红云突去!只听几声咝咝轻响,罗汉阵结成的如山劲气撕开一个缺口,那无形蛊一声欢啸,钻了进去!
           立时罗汉阵中发出一声尖叫,就见一个胖大的身躯突然飞了起来,轰地一头插到了大雄宝殿的殿梁中去,就此一动不动。看来这和尚修习的是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中的铁头功,而且已经颇有火候,这殿梁虽为木头所制,但长久受烟熏火烤,当真坚逾精铁,他一头就能钻进去,武功之高,恐怕在江湖上能排进前百名了。单以这颗头而论,恐怕已可排入前十,只有少林方丈、魔教教主、华音阁主等寥寥几人能勉强胜得过他。
           随着这胖大和尚突然发癫,罗汉阵中又是几位和尚突然癫狂。有的猛然一脚踹在柱子上,竟然筋骨断折;有的一拳砸在自己的心口上,呕血不止;有的互相对殴,却只攻不守,殴了一阵子,双双重伤倒地。方才横行一时的罗汉大阵,就在这瞬息之间,全面瓦解!
           李清愁脸上泛起一阵微微的笑意,将一撮香粉放到木盒中,耳听那细小的嗡嗡声重钻到盒中去,才小心翼翼地将盖子盖上,依旧放到怀中。
    萧长野微笑看着十方大师,他已不必再说什么。
           十方大师脸上一片黯然,他双目无神地看着东倒西歪的少林寺十八罗汉。这本是少林的镇派之宝,是他最后的克敌制胜的信心,但现在已躺在了地上。他的信心,勇气,无上的尊荣与武林中号令天下的地位,也在这瞬息之间一同瓦解。他嘴唇抖抖索索,最终还是吐出了这几个字:“我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