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菩提垂婆娑

  •        此处距嵩山不过十数里行程,那人当先行去,郭敖、李清愁、铁恨紧紧跟在后面。山风烈烈,将他一头龙鬣般的长发吹得拂天而起。那人身法展开,也如苍龙般,极为迅捷地移动着。
           嵩山气势雄浑,山势虽然不是很陡,但山石错乱,松柏丛生,奇兀峻峭之处,不亚于黄山、华山。但那人却浑然不觉,身子犹如轻烟,淡淡地在山石草木上一触,便腾空而起,一掠便是几丈。
           郭敖心下惊佩,胸中豪气激生,也将真气提到极处,身子宛如一道出鞘之剑,光气霍霍,直挥向山顶。
           李清愁、铁恨的武功都不甚张扬,但李清愁的轻功本就冠绝当时,而铁恨胜在气息悠长,这般长途跋涉,当真极具优势。
           四条人影电飞激射,宛如一片云影,沿着嵩山直上而去。
           那嵩山乃是五岳中的中岳,向来以雄奇浑阔著称。北地山川,少清峻险峭,多的是嵩山、泰山这种以气取胜的。嵩山分太室、少室两座主峰,名闻天下的少林寺,就筑建在少室山上茂密的丛林中。相传少林寺乃是北魏太和十九年,孝文帝为安置印度高僧拔陀落迹传教而建,后来释迦牟尼大弟子摩诃迦叶的第二十八代佛徒达摩北渡长江来到此地,广集信徒,宏传佛义,被佛教界尊为中土禅宗的初祖,少林寺的名气也渐渐大了起来。
           隋唐时期,少林寺盛名渐鼎,宋代其武术已自成体系,史称少林派。少林武功融合印度瑜伽、西藏密宗、中土武术为一体,经历代高僧不断推陈出新,创出了名震天下的七十二绝艺,加之寺中人才辈出,隐然已成天下领袖。虽然近数百年间,华音阁、天罗教声誉雀起,不可一世,但江湖中人提起了少林寺,仍颇存敬畏。
            此时已近午夜,四人都是武功强极绝伦之辈,于夜色掩映之下,宛如四只灰色大鹤,不多时已到了少室山脚下。突然就听一阵悠扬的钟声传来,漆黑的少室山顶,突然闪出一片灯光!
            那人突然住步,冷笑道:“少林寺果然厉害,竟然这么早就发现我们了!”
            但听那钟声不住响亮,在深夜中远远地传了出去。钟声颇急,果然其中隐隐含了警示之意。巍巍山色中,但见少林寺中的灯火越亮越多,山上瞬间闪起了一片辉煌。
            郭敖三人随着停住,就听那人冷笑道:“既然发现了,那我们就准备硬闯吧!”
            郭敖迟疑道:“少林寺历代经营,弟子几达两千,我们硬闯进去,合适么?”
    那人笑道:“怎么,你怕了么?”他的眼睛宛如两盏明灯,一瞬不瞬地盯在郭敖脸上。这双眼睛中隐隐升腾的是兴奋的火光,果然一丝恐惧都没有!
    郭敖心下暗惊,摇了摇头,道:“大丈夫有何可惧?不过斗智不斗力,似乎没有必要打这种没有把握的硬仗!”
    少林寺毕竟领袖武林已久,其中藏龙卧虎,岂可轻视?郭敖虽然一身是胆,但也不愿去撄其虎威。何况少林寺一向名声甚好,郭敖最不愿以剑相对的,就是这种敌人。
            但那人却兴致极高,大笑道:“我隐忍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岂可放过?今日我定要掌击十方,救出绣瑚妹子。你们若是怕了,不妨就此回去!”
            他突然仰天一声长啸,怒喝道:“十方贼秃!故人找你来了!二十年的旧帐,我们今日要算清楚!”
    他运足了功力,这一声长啸远远地传了出去,登时震得整个嵩山簌簌作响。郭敖眼见他狂气四溢,不由心下暗暗担心。他深知此人功力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少林寺虽然威慑天下,但恐怕未必有人能强过此人!他既然决意与少林寺为难,恐怕就是少林寺的劫数到了!
    郭敖暗暗与李清愁二人打了个眼色,决心跟住此人,以便便宜行事。李清愁与铁恨缓缓点头,意示了解。
    随着那人这声长啸,少林寺的钟声突然停住,整个嵩山沉寂了下来。接着又是一声悠扬的钟声,一个苍老的声音随声飘了下来:“原来是萧施主。二十年了,萧施主还是想不通么?”
    这苍老的声音似乎与钟声融为一体,随风飘扬,虽然没有那人的雄浑霸道,但钟声传多远,这苍老的话音就传多远,四人卓立山下,听得清清楚楚的。
            那人怒喝一声,啐道:“什么想清楚不想清楚?今日我神功大成,是一定要带我的绣瑚妹子走的!”
            钟声悠扬,那苍老的声音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萧施主上来吧。老衲拼着一身老骨头,再会一下天下英雄。萧施主身边的三位小友,也一并跟着上来吧。”
            那人向郭敖三人低声道:“老和尚真有些门道,居然连我们有几个人都知道!”
    钟声袅袅,重归于沉寂。那人更不停留,身形展开,向山顶掠了过去。郭敖三人自然紧紧跟上。
    四人上得极快。哪消多时,已经到了山门之外。就见少林寺里一片灯火辉煌,两个小沙弥双掌合十,低眉顺目站在山门两边,见四人上来,打了个佛号,宣道:“萧施主请!”一座偌大的山门缓缓打开了来。
            那人哼了一声,龙行虎步地走了进去。道路两旁尽是少林和尚,见了那人,都是双掌合十,打个问讯。那人公然不理,阔步一直走入大雄宝殿之内。
            就见十几位和尚分坐于大殿两边,中间列了三个黄绸蒲团,坐了三个须眉皆白的老和尚。那人走到三僧面前,笑道:“老和尚今日这么大的排场,就是为了迎接某家么?”
            中间老僧道:“阿弥陀佛,老衲深知施主武功既然大成,便不会善罢甘休。少林寺若不全力以赴,恐怕难挡施主一击。”
            那人冷笑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你列出这么多徒子徒孙,难道就能挡住我么?”
            那老僧道:“本座忝为少林掌门,倒也从未这样想过。只是施主本为一代宗主,老衲便以宗主之身份来对待你。”
            那人仰天狂笑道:“老和尚!你不必拿这等身份来拘住我,今日不放了绣瑚,我便要大开杀戒了!”
            十方大师叹了口气,道:“施主总是堪不破这嗔戒。令正在敝寺中,可没受了一点亏待。”
            郭敖脸上登时变色,急问道:“大师,此事当真?”
            十方大师看了他一眼,叹道:“少林寺本不容女子入内,可是老衲想来想去,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将她困于此地了!”
    郭敖脸色一寒,身上莫名地响起“铮”的一声,宛如宝剑交击,苍龙怒啸。
    郭敖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道:“少林寺天下正道,就算有再大的原因,怎么可以拘谨别人女眷,大师此等做法,可大大地差了!”
            此话一出,两边的僧人脸上一齐变色。左边蒲团上老僧忍不住怒斥道:“何方小子!竟然在方丈师兄面前口出狂言!”
            郭敖斜睨着他,冷笑道:“未请教这位大师名号?”
            那老僧怒道:“老衲法号十宗!”
            郭敖抱拳道:“原来是十宗大师。”他的脸色猛然沉了下去:“你也不过是个老糊涂!”
            那老僧脸上一阵怒气勃发,霍然站了起来。那人大笑道:“骂得好!骂得好!少林寺的老秃驴们,可不是一群老糊涂么?”
            十宗大师脸上怒气翻涌,顿时脸色变得血红一片,看去极为骇人。他的手脚颤动,几乎就要忍不住出手。郭敖暗暗凝结真气,全神戒备。他情知此人既然与十方大师同辈,那么一身佛法禅功想必也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此时含愤出手,一击之威,必定难以抵挡。
            十宗大师盯住郭敖,脸上赤红之色越聚越浓,眼睛更是几乎要喷出火来。他突然转身,向着那人道:“萧长野!我来领教你的九摩元藏掌!”
            萧长野淡淡道:“我最好的武功,已经不是九摩元藏掌了。”
            十宗大师怒喝道:“任你什么武功,老衲都接下了。”
            萧长野斜睨着他上下打量,摇了摇头,道:“你不配。”
    十宗大师脸上红潮一阵鼓涌,踏上一步,双掌缓缓抬起。萧长野冷冷看着他,身形一动不动。
    突地大殿中响起一声佛号,十方大师苍老的声音缓缓道:“十宗,这么多年来,你的火气还是未曾消减。”
            十宗大师身形一顿,涨红的脸色渐渐消退,他双掌合十,道:“方丈……”
            便在这时,一道森寒的剑气倏然逼了过来。十宗大师被十方方丈以佛门狮子吼的劲气破掉嗔念,心神内返虚照,正是护身劲气降到最地点的时候,这股剑气却就在这一瞬间横空而来,冷森森地直指十宗大师的面门。
            十宗大师脸上霍然变色,一道赤气从丹田中奔涌而出,向面门聚了过去。他所炼的武功极为奇异,全仗着这一口真气运行,只要他吐气开声,将方才十方大师狮子吼镇住的一口浊气吐出来,那么就可以倏忽之间将全身真气一齐调动起来,见佛杀佛,见神杀神!
    他的这门武功,就叫做杀佛。乃是少林寺七十二绝艺中最为霸道的一种。因其名字与佛法不合,自从创立以来,修习的不过十几人,而修成了的,才三四人而已。不过修成之人,无不是纵横天下的一流高手。
    十宗大师脾气暴躁,疾恶如仇,入门之后,其师苦禅为了化解他先天的戾气,特意以此绝艺相授,希图以毒攻毒,让他通悟慈悲法门。须知世间万物,无不近于佛,只不过人心向背,未必能领悟而已。十宗大师性格刚猛,做事一往直前,武功尽管越来越精深,但于其中的微妙法意,却从来不曾领会。
    但杀佛功实在霸道威猛无比,犹如金刚怒目,罗汉嗔眉,十宗大师倚仗此门神功,几十年从未遇到敌手。却不料今日被郭敖抢了先手,剑气逼住心头的一口浊气。杀佛功便是靠着一口气将功力提升到极限,从而产生出龙象般若一般的大力,现在一口气压住,登时束手缚脚。
    郭敖全力运用,那股剑气微妙纵横,十宗大师身形连变十数变,一口真气却依旧被逼了个严严实实,再也吐不出来!瞬息之间,他的面孔一片紫涨,再也无复方才的赤红!
           郭敖面上越来越冰冷,双手拢在袖中,一言不发,目光却如冷电,逼在十宗大师的脸上。
            十宗大师双脚猛然一蹬,身子离地而起,犹如一只巨大的灰鹤,向殿梁上冲去。他体内杀佛劲气无法宣泄,必定会越积越强,再不脱离这股压力,轻则重伤,重则走火入魔,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郭敖却如影附形,跟着跃起。十宗大师才跃起三丈,郭敖已然站在殿梁上,冷气森森,那无形的剑气仿佛永远不被束缚的毒龙,尖牙跃起,正对着十宗大师的心头!
    十宗大师来不及思考,翻身向下落去。郭敖身子贴着他纵落。
    剑气蓬勃发舒,十宗大师就觉身上一阵麻痒,杀佛功的劲气渐渐有反扑之势,被郭敖剑气从外激发,体内就如聚攒了无数炸药,一齐爆开。十宗大师就觉得体内劲气一阵涌动,一口鲜血喷出。
            郭敖剑气闪变,化作一团流星雨般的光团,向十宗大师罩了下去。突然,只见十宗左手一挥,宛如漫不经心地拂去花朵上的残露一般,向着翻腾而下的郭敖甩去。但随着他这一甩,郭敖的剑气登时便是一滞。郭敖心知不妙,一声龙吟,满空光芒闪动,他的长剑,终于还是出鞘了!
            十宗大师甩出的手却丝毫不停留,微微颤动,竟然顺着郭敖剑气流溢的空隙攻了过来。郭敖就觉这具苍老的身体中突然焕发出无穷的力量,沛然不可抵挡地向他攻来!
    郭敖的长剑嗡然长震,十宗大师的手指还未拂到,那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真气已然震得他双手发麻,几乎握不住长剑!
    郭敖双眉挑动,猛然一声大喝,贯起全身的劲气,向十宗大师刺了过去。
    一剑一掌,两股大力翻涌鼓动,在大殿中激起一阵龙卷。郭敖身躯腾空,宛如怒龙翱翔,向十宗大师追袭而去。
    这一剑,几乎已是他所能施展出的极限。他便是这样的人,遇强弥强,更强!十宗大师突然爆发的一击,已将他的战意完全激发出来,这一剑,威力大得连他都想象不到!
            刹那之间,他的眼前却一阵恍惚,十宗大师甩出的手指已于电光石火之间,抓住了他的剑尖。四周骤然沉寂下来。郭敖连同他的长剑一齐固定住,再也动之不了!
            郭敖眼中闪过一阵诧异。他实在料想不到,被他完全逼住了真气的十宗大师,竟然能够作出如此凌厉的反扑!
            十宗大师一招胜敌,脸上神色却阴晴不定,瞬息变了数变。猛听身后十方大师一声佛号:“业障生碍,法道轮通,觉明自在,万相始成。师弟,要知一切皆佛,你不必太过悲伤。”
            十宗大师慢慢收回双指,他的脸色也渐渐平复,既没有原来的赤红之色,也没有被郭敖一剑逼住的青紫色。他的脸色是一片宛如白玉般的光泽,在大雄宝殿袅袅的香火映照下,竟然有种神圣隐秘的感觉。
            十宗大师缓缓退步,坐倒在自己的蒲团上,忽然展齿一笑,道:“师兄,我忽然明白了师父当初传我杀佛功的寓意了。”
            十方大师也微笑道:“你明白了?”
            十宗大师不答,双掌合十,说偈道:“三十年来尘满身,一心只往道中寻。过尽多少龙虎渡,灵山自在我本心。咄!”
    他闭上双眼,嘴角噙着一丝笑容,一动不动地坐着。
    十方大师脸上的微笑倏然震动,道:“好!好!好!你悟了,你悟了!”他的两条长眉不受遏制地跳动起来,就在此时,十宗大师鼻中滚落两条玉箸,已然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