慨谈未解怨憎深

  •   不过才一个半月不见,李知县怎么会衰老到这个样子?铁恨本来存了满腔的热火,一心想着出狱之后要如何报复,此时见到李知县这个样子,全部计划不觉就都忘记了。
      李知县咳嗽着,在红泥小炉上升起炭火来,将几味药丢在壶中,慢慢拿了蕉扇在旁边扇了火,不多一会儿,药壶便滋滋响着,从其中腾起点点白烟来。李知县盯着那烟,怔怔地看着,突然道:“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
      铁恨心中一动,从藏身之处慢慢踱了出来。他目光中的怜悯远盛于仇恨,远远地注视着李知县。李知县轻轻咳嗽着,慢慢扇着炉火,默不做声,铁恨也是沉默不语。
      良久,李知县叹道:“铁捕头,我平生只做了两件亏心事,此次对你,是一件;从前对他,也是一件。你若现在想要我的性命,只管拿去,但请你念在老朽虽然偶尔违法,但平日还是真心为民的份上,帮我做一件事,稍补我的另一件亏心事。”
      “你说。”铁恨叹道。
      “你可知道,我本身并不姓李,我姓凌,只是我从家乡走出之后,便心中惭愧,再也不敢姓凌了。”
      铁恨心中一动,道:“难道……凌抱鹤是你的儿子?”李知县点了点头,黯然道:“只是他从来不肯承认。”
      “你所说的亏心事,就是指抛弃了他?”
      “不止于此。我亏对于你,还可以一死相报,但对于他,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补偿的了。铁捕头,我请你看在老朽曾经关照过你的份上,以后江湖之中,多照看他一点。他从小无父无母,纵然性情有些奇怪,却也不是他的罪过。”
      铁恨沉吟不答。
      李知县黯然道:“我知道你刚强正直,多半不会答应。你且听我说个故事,好不好?”
      铁恨默然良久,道:“好吧。”
      “你每次来,都是坐在红梅边的圆凳上,不知以后这张圆凳还会不会坐人。”
      铁恨一言不发,走到那红梅边的凳子上坐下。李知县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炉火,沉吟许久,慢慢道:“我出生在乡下,家中极为清贫。但我父母竭力供我上了私塾,立志将我培养成一位读书人,日后为官为宦,能够有份前程。哪知到我十一岁的时候,村中的王大善人为了争我家的一块地,伙同县令将我爹诬告了个偷藏江洋大盗的罪名,活活打死。我娘哭得死去活来,流着血泪嘱咐我一定要读完书,一定要考取功名,为父母报仇。我含泪答应了,她又哭了三天三夜,终于含冤去世。
      “我一个小孩子,身怀血海深仇,虽然想读书,却拿什么读去?于是只好帮人做些闲工,赚一口苦饭吃,一得了空,便跑到私塾门口去偷听。等私塾的哥儿们下了课之后,我便拿仅有的一点钱买的糖果,哄着他们将书本借给我看下,晚上便跑到河沿上,用树枝在沙地上练字。这样过了四五年,我总忘不了父母的深仇,所以学得极为刻苦。虽然是偷学,却学得比私塾的学生们还要好。
      “后来因为识字,被乡亲们荐着做了位管帐先生,每月一两银子,倒也足够糊口。又过了两年,两个远房亲戚张罗着给我从山村里娶了位媳妇,诞了麟儿,这一生,就算是过了一半了。
      “我那发妻极为贤德,将家里照料得井井有条,虽然清贫,但井臼自安,我和她举案齐眉,相亲相爱,倒也不觉得难过。只是我读书上进之心始终不死,终于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做了我这辈子都在后悔的一件恨事!
      “那时我二十四岁,明白自己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于是就想不顾一切地博一博。但我家中实在清寒,无论如何凑不齐去赶考的盘缠。我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忘不了父母吐血而死的一幕,就一咬牙,将我的妻子卖给了邻村的洪老爷,换来四两银子,踏上了赶考之路。我也没有余力再照顾孩子,就让他跟他妈妈一齐去了。本来我想等我做官之后,再来接我的孩儿回去,但没想到这一去,竟是我们父子永别的日子!
      “一路经过乡试、省试、会试,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考取了功名,钦点了江苏东成县县令。我欣喜异常,急忙告假两月,去接我的儿子回来。哪知等我赶到家乡时,听到的竟然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李知县垂下头来,两串泪珠滴滴答答落了一身。他哽咽良久,续道:“原来在我离开的那天,洪老爷就企图非礼我那妻子,我妻子抵死不从,却哪里抗得过他,被他强暴,之后更是日夜折磨。我的儿子不忍心见娘亲受这种痛苦,就亲手一刀将他娘杀死,然后逃走了!我听了心中一恸,几乎晕死过去,急忙拜托所有能拜托的人帮着寻找儿子,但他就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哀伤至极,到东成县上任之后,便乞求上司将我调回家乡,守在妻子的墓旁。我知道我永远都对不住他们娘俩,恐怕儿子再也不会原谅他这个狠心的父亲了。
      “哪知又过了三年,突然洪老爷的家人来报案,说有个少年人闯入他们家,连杀了十几口人。那是个明晃晃的月夜,我急忙率领了衙役捕头赶去,就见一个人影浴血站在院子里。我不知怎的,就感觉他必定是我的儿子,于是就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他却不理我,昂首看着那轮明月。我不明究竟,衙役们没我的命令,也不敢上去抓人。我们就这么僵持着。突然,他一声大叫:‘娘!我终于为你报仇了!’然后仰面倒了下去。我这时胸口一片雪亮,确信他就是我的儿子。
      “我急忙冲了过去,将他抱起,送回了内衙。我是一方知县,手下的人也不敢干预,洪老爷那里,呵斥了几句,说是江洋大盗寻仇,就将他们打发了。我延请名医,为儿子治伤,他这几年漂泊在外,武功已经颇为不俗。身上伤势虽重,也慢慢痊愈了。只是他心中仇恨太深,不肯安宁,也不肯认我这个父亲,每天都在衙中大闹。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用铁链将他锁住。
      后来有位医生说,他是在童年时遭受了什么剧变,将当时情景深印在脑中,不能排解,得了失心疯。我明知是什么变故,却为了让他再认我为父,一再逼问那医生该如何治愈,甚至不惜代价。那医生只好说可以试试用曼荼罗花汁混合腾蛇蜕入药,将他的这段记忆抹去。然而此药药性及其霸道,虽然将他的记忆抹去,但也会挫伤他的心智,平日是好的,但一到明月清辉之夜,便会行事颠倒,不可理喻。我无奈之下,也只得答应了。后来我延请明师,教他读书,希图通过圣人之言,化解这段戾气。哪知一个月夜,他突然发作,竟将塾师斩成两段,逃了出去。”
      李知县叹了口气,停止扇火:“我也知道自己负他太多,所以平日多行善事,希望能帮他集点阴德。他虽然数度犯法,我也徇了私情,将他放走。我知道身膺要职,这样做万万不对,只是亏负他的太多,只好顾不得廉洁奉公了。”
      他抬起头来,恳切道:“我讲这些给你听,并不是要感动你,只是想让铁捕头知道,我那孩子是个可怜人,虽然性情偶尔会狂暴些,但这决不是他的过错,铁捕头不妨将一切罪过都记在我身上,愿抓了归案,或是就地正法都由你裁断,我那孩子……你就放过他吧!”
      铁恨低着头,默不做声。他忽然明白了,凌抱鹤为什么总是会有突如奇来的狂态;又为什么在与人争斗时,总是以命相搏。也许这样的生命他早就不想要了吧?而这之中的因果报应,已不是他这小小捕头能够理得清了。
      是秉公执法,继续捉拿凌抱鹤,还是听李知县的话,去计较这背后的罪魁祸首?铁恨无从知晓答案!他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无论他怎么选择,结局必将都是错误的!
      突然满院枯叶纷纷落下,又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托起,漫空飞舞。一股蒸腾的杀气从门外丝丝传来,直逼这小小的斗室。
      铁恨霍然抬头,就见凌抱鹤踏着这漫天落叶,悠然走了进来。他的态度那么自然,仿佛整个大地都被他踩在脚下,他便是这个世界永远的王者。
      铁恨皱了皱眉,他明显地感到,凌抱鹤的武功也强盛了很多。李知县却呆住了,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凌抱鹤微笑着走到室内,向四周环顾了一周,道:“二十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踏进你的房内。”
      李知县忍不住流下泪来:“孩儿,你终于肯原谅为父了么?”
      凌抱鹤默然良久,方才缓缓道:“这次远出大漠,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其中一个道理就是:无论如何,你总是我的爹爹。我就算真将老天斩了下来,这个事实还是无法改变!”
      李知县忍不住一阵哽咽。
      凌抱鹤又道:“我还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忘掉一个女人,就必须要找一个女人来代替。”他的眸子漆黑,一如微漠炉火后深藏的夜色,“现在我已找到了代替的女人,但是,我却不能完全将以前的事情忘却,那是因为,你始终是我父亲,你存在一天,我就会痛苦一天!”
      李知县痛苦地闭上眼睛,道:“你可知道,我也为此后悔、痛苦了几十年!”
      凌抱鹤摇摇头,厉声道:“胡说!你不后悔!直到刚才你向铁恨装模作样地说起这件事时,依旧没有提到过赎回我娘!你要我,只是因为我身上流着你的血,是你凌家的人!而我娘呢?”
      他的眸子渐渐锐利起来:“就是由于你卑鄙肮脏的自私,才使我完全失去了幸福。让那个畜生在月亮下奸辱我娘亲,逼着我亲手杀母!你若是继续活着,我怎么能忘掉这一切呢?所以,你还是死了吧。”他的手突然挥动,万千落叶中仿佛突然起了一丝清风,并没惊起一点微尘,只是在万物之上轻柔地掠过。凌抱鹤的剑尖就隐藏在微微清风中,对着李知县心口一剑刺下。
      这一剑于大柔和中蕴含了大刚猛,虽然无声无息,却又仿佛天风海雨,带起一股无形的压力,随着那剑尖隐隐荡开。可见凌抱鹤在这段日子,也是功力大增,在剑术上又更上一层楼了。
      李知县瞳孔骤然收缩。他枯瘦的身子静静坐着,身形一动不动。剑尖倏然已及身,蕴含的真气登时爆炸开来,刹那间逼出的一股凌厉气势,宛如大沙漠上的暴风,猝然爆发开来。李知县的身子似乎动了动,又似乎没有动,依旧平静地坐在原地,他的眸子中却露出种很深沉的伤痛。他的双指竖起,凌抱鹤的剑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他夹在了指间!
      这干枯的老人,竟然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凌抱鹤跟铁恨心中都是一凛。
      李知县目中爆出一串精光,盯在凌抱鹤身上:“你要杀我?”他的话意冰寒,似乎不能置信,又似乎开始绝望!
      凌抱鹤淡淡道:“这不正是你所要的么?只有杀了你,我才会真正恢复!”李知县面容一阵激动,大笑道:“好!好!我一力维护的儿子,今日竟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人生在世,当真就不能行好么?”
      凌抱鹤脸上也是一阵冲动,爆发出一阵更猛烈的笑声:“行好?儿子?十二年前你将我娘跟我卖给别人时,我就已经不是你的儿子!若不是你,我娘怎么会死,你可知道,她是死在我手上的!我必将也要你死在我的手上!”他深吸了口气,脸上狂态稍敛:“这世上如此痛苦,你就让我为你解脱吧。娘一直在等着你呢。今天也必将是个月圆之夜,这纯净的月华,会指引你与娘相会的。”
      李知县脸上神色越来越沉,怒斥道:“荒谬!我教你的圣贤书都枉读了?你娘已经死了,死者已矣,只要我们好好活着,你娘就会安心了!”
      凌抱鹤高声喝断道:“不!我娘不安心!我知道,她永远不会安心的,我时时刻刻都会看到她,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每一分、每一秒都忍受着痛苦的折磨,一点都不安心!”他按住胸口,微微昂头望着苍苍的天穹,双目中隐隐的紫色又开始流转起来,喃喃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李知县怒道:“混帐!尽是怪力乱神!连自己的老子也想杀,你……你这畜生!”
      凌抱鹤哈哈大笑道:“我是畜生,你是什么?李俟同,我问你,你当真有半点为我娘想过么?”李知县缓缓闭上了眼睛:“孩儿,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但你娘亲出嫁从夫,肯为丈夫牺牲,乃是她的贤德,我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将你带走。”
      凌抱鹤目眦欲裂,大喝道:“杀!”突地一股强猛凌烈的真气从他身上爆发,有如九天雷神震怒一般,轰然爆裂而开,向他手中宝剑贯去。清鹤剑顿时发出一声长吟,通体骤然明亮起来,万千芒尾闪烁缭绕,宛如一只大鹤,嘹亮地啸叫着,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