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桥茅店夜色森

  •   凌抱鹤突然欺身而上。洪范的武功也算不俗,但哪里能挡得住他?眼前人影一花,方才还站在三丈外的凌抱鹤,已然欺到了身前。洪范一声大喝,手中铁胆向外摔出。凌抱鹤左手探出,洪范两枚铁胆尚未出手,就被他一手捏住。
      只听凌抱鹤冷冷道:“去地狱里再后悔吧!”
      突地一阵剧痛从手臂传来,凌抱鹤真气运处,洪范五根手指一齐折断,真气跟进,将他小臂爆成粉末。凌抱鹤劲气上行,只听格格声响,洪范的整条上臂突然刺出,森森白骨直刺入左侧肋骨中,鲜血泉涌喷,那条左臂竟一直插入心脏!可怜洪范连惨呼都发不出来,就被这一击之力生生杀死。凌抱鹤跟着手臂挥动,将洪范的尸体摔出,双目紫气森寒,冷冷看着余下的人:“还有不肯滚的么?”众人骇得脸色剧变,发一声喊,一齐掉头就跑。
      凌抱鹤一阵大笑,凌空踏步,来到铁恨面前。铁恨行功正到紧要处,明知凌抱鹤已到面前,却也无可奈何。就觉凌抱鹤眸子有如寒电,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饶是铁恨也忍不住心悸。
      突听凌抱鹤叹道:“你自命天诛天意,这世间的恶人,你能杀得尽么?”
      一阵芬芳袭来,铁恨吃惊抬头,就见凌抱鹤递过一枚丹药来:“吃了吧,这是再生丸,无论多重的伤势,都可痊愈。”
      铁恨不接,默然良久,嘎声道:“你有隐情?”他抬头看着凌抱鹤,
      续道,“若是你有任何冤屈,都可向我陈说。我是捕头,从不错抓好人。”凌抱鹤一怔,大笑道:“你以为我拿这丹药来是贿赂你?告诉你,就凭一个小小捕头,还不值这枚丹药!”他突然出手,拂向铁恨的迎香穴,铁恨本能地晃身躲闪,凌抱鹤轻轻将药丸送到他唇间:“吃了吧,药已沾唇,不吃也徒然了。”
      铁恨叹了口气,将再生丸含住,慢慢用唾液溶化。他虽坚韧,却不固执,既知自己目前极为需要恢复力气,就不再婆婆妈妈地推辞。
      这再生丸当真药效强厚,铁恨才吞不多时,一股热力从丹田发出,随着周身气脉运行,缓缓布于全身。登时百脉千窍无不适意,连胸口的剑伤,都淡了下去。
      凌抱鹤悠然道:“我之所以救你,是觉得你这人有点意思,明明修为不如我,却能将我打成重伤。我们赌一把如何?”
      铁恨涩然道:“怎么赌?”本来江湖人受人点滴之恩,便不可再与之作对。只是铁恨既入公门,便只好依公门的规矩行事,这些江湖人的讲究,却不能计较那么多了。
      凌抱鹤笑道:“我们以三日为限,若你能追得上我,我便随你归案,如何?”
      “若是追不上呢?”
      “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来捉我?”
      铁恨沉吟着。他知道凌抱鹤说的是实话,自己的武功本就比不上他,若是连追都追不到,还有什么资格奢谈逮捕?但铁恨自出道以来,遇到的强于他的对手何止一人两人,他武功虽不如对手,却最终能将其绳之以法,凭的是过人的勇气与毅力,并不只是武功。当下缓缓点了点头。
      凌抱鹤道:“如此我们便击掌为誓,彼此都不得反悔,如何?”铁恨缓缓举掌,跟凌抱鹤轻击三下。
      凌抱鹤笑道:“那么,我就要开始逃了。”
      就在此时,奇变陡生!
      两人击掌才罢,双掌未离,铁恨五指突然下抓,已然与凌抱鹤的五指扣在了一起。十指纠结之后,铁恨的五指立即变得极为柔软,似乎其中的骨头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抽去。五指就如五条细蛇,顺着凌抱鹤手腕袭上。
      凌抱鹤大意之下,被铁恨占了先机,再想扳回,已然来不及了。只觉手腕微微一麻,脉门被铁恨扣住。跟着铁恨的手臂也绵延而上,跟凌抱鹤的手臂缠在一起。
      凌抱鹤不由动容道:“金蛇缠丝手?”
      铁恨玄功运处,将凌抱鹤牢牢制住,这才微笑道:“不错!是金蛇缠丝手。我们三击掌后,就不算我偷袭你。既然有赌约在先,你就跟我回去吧。”
      凌抱鹤苦笑道:“想不到你这样的人也会施展诡计,是我大意了。”
      铁恨肃然道:“我身为捕头,江湖上的规矩便顾不得许多。为了抓人,当真无所不用其极,在此抱歉了。”
      “责在人身,也怪不得你。只是你要押解我回去,路途遥远,可不要把我丢了才是。”凌抱鹤面色如常,悠然说道。
      
      王小二是个店小二,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坐在店门口的门槛上看来往的客人。凡是从云门客栈走过的人,都有些与众不同: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悠闲邋遢,有的焦头烂额,有的雍容华贵。王小二总能从客人身上看出些有趣的事情,回去讲给自己的瞎子老爹听。只是店主人却极为痛恨他这个习惯,每次看到他在门槛上发呆,就吆喝他扫地担水。所以王小二空闲的时间并不多,只有夜深人静之时,他才能好好在门槛上休息一下。只是这时又没有人来了。所以王小二给自己起了个绰号:不快乐的王小二。
      今天,不快乐的王小二依旧半蹲在客栈门槛上,享受片刻难得的快乐。此刻夜渐深了,客栈老板已在打瞌睡,不会去管王小二的闲事,所以不快乐的王小二就变成了快乐的王小二。
      门口的长街一片静悄悄的,最近道上不干净,客栈的生意冷冷清清,一向多嘴的王小二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神聊胡侃,他很希望这时能来一位真正与众不同的客人,让他可以好好说给老爹听。
      他没有失望。
      此刻,一串脚步声在长街的尽头响起,越来越近。王小二的耳朵瞬间竖了起来,想将这脚步声听得真切些。果然,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而且清清楚楚的是向着云门客栈而来的。王小二大喜,急忙拿起肩头上扛着的毛巾,将自己身上扑闪了几下,充满期待地望着长街。
      脚步声很慢,也很重,仿佛来的人生了很重的病,已经走不太动了。过了好长时间,那人才从暗处走到灯影里——却原来是个乡下人,脸色黝黑,拱腰驼背,正用力拉着什么东西。
      王小二正要上前招呼,却骇然发现,来人拖着的东西竟是一口棺材!他不由一声怪叫,差点跌倒。
      那乡下人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王小二如此大叫,他恍若未闻,自顾自走到客栈门口,方才直起身来,拿衣襟擦了擦汗,喃喃道:“不行了,才走这么点路,就累得气喘。正好有家客栈,兄弟,我们就进去歇一歇吧。”说着,拉着棺材向客栈走了进去。
      王小二又是一声怪叫,急忙拦住乡下人:“你……你不能进去!”
      那乡下人也不停步,喃喃道:“这黑灯瞎火的,怎么还有绿头苍蝇在嗡嗡?”
      王小二气得七窍生烟,拦住乡下人,大声道:“我是店小二,不是苍蝇!我跟你说,你不能进去!”
      那乡下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眉道:“为什么不能?”
      “你弄了这么口棺材进去,别的客人还肯住么?我们还做不做生意?”
      那乡下人奇道:“可是我也得吃饭、住店。”
      “饭我们可以卖给你,店你是休想住了。看你这个穷样,也付不起什么钱。”
      那乡下人犹豫了很久,方道:“那就请这位兄弟卖给我几个馒头,我就在这墙根边眯瞪一宿吧。”王小二笑道:“这倒可以。只是你眯瞪的时候,离我们客栈远点,我可不想沾上你的晦气。对了,你这棺材里是什么人啊?”
      他这一问,那乡下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棺中……这棺中……就是邻居李大叔家不成器的儿子!他一辈子为祸乡里,没做过一件好事,如今终于招了天罚,年纪轻轻就死了。他爹不让他进祖坟,怕脏了祖宗的地方,于是出钱托我把他拖到外乡去葬了。”
      王小二不由起了好奇:“哦,这人到底有多坏,连祖坟都进不了?”乡下人冷冷道:“他杀了七十九条人命,强奸十二个良家妇女,算不算是坏事干尽,死有余辜?”
      王小二咋舌半天,正要再问,却见那乡下人脸色凝重,不像撒谎,想着这棺材里居然躺着这样一个恶鬼,不由心里有些发毛,急忙道:“你等着,我这就拿馒头给你!”慌不迭地奔进了客栈。
      那乡下人慢慢靠着棺材坐下,抬头望着青色的天幕。月华如水,他却突然一笑,低声对棺材道:“今晚不能住店,可委屈你了。”
      不一会儿,王小二已经捧着几个馒头出来了。那乡下人连声道谢,从怀里掏出个油布小包,层层打开来,里面是十几文铜钱。他细细数出十文,递到王小二手上。王小二掂了掂,随手丢到袖中,眼睛上下打量着那口棺材,突然笑道:“我说客官,你带着这口棺材,到底是想埋到哪儿去啊?”
      乡下人正要回答,只听客栈里一人粗声骂道:“死小二!又跑到哪里鬼混去了?开水一点都没有,你想渴死住店的大爷们吗?”
      王小二悄悄啐了口,低声道:“这催命的大爷!一点空儿都捞不着,早晚我一把火将这客栈都烧了,叫你天天喝凉水!”一面嘟囔着,一面走了进去。回头还不往向那乡下人道,“你等着,一会儿开水烧得了,我给你盛一碗过来!”
      那乡下人感激道:“多谢这位小哥了。”
      
      天色愈沉,却被暗云遮住,看不到一丝月光。乡下人倚在棺材上,似乎竟睡着了。不过只是片刻工夫,他又醒转过来,轻轻叹息了一声。
      客栈再向外,就是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尽头。乡下人看了看手中的馒头,叹了口气,放到怀中,喃喃道:“看来饭也没得吃,不如尽早赶路吧。不然这坏小子的尸首就该臭了。”说着他站起来,套上绳索,继续拉着那口棺材向前走去。
      客栈门口的两盏灯光挡不住夜色的侵袭,光晕摇曳,照着他的影子越来越淡。棺材在地上磨出的嗤嗤声响渐不可闻,乡下人终于走得看不见了。
      
      出了云门客栈,便是一片荒野。乡下人吃力地拖着棺材,一步一步往前挪着。暗云渐渐稀薄,隐隐露出一轮空清的明月来。银辉清冷,虚虚照着整个大地,夜色更显凄清。
      乡下人的脚步声突然顿住,他吃惊地抬起头来,就见面前站着一个人,吃吃笑道:“客官,开水已经烧好了,你怎么不等着喝呢?还要我跑这么远的路给你送过来。”那人脸上的笑容有些模糊,神色僵硬,从身上的衣衫看来,赫然是方才的王小二。
      乡下人急忙笑道:“急着赶路,热水就不喝了,请小哥带回去,这里谢过了。”
      王小二笑道:“不喝也行,但我们客栈的东西,都是要钱的,客官随便打发一点,也就行了。”
      那乡下人苦着脸道:“我身上就剩下了十七文钱,还要赶八十多里路,哪里有剩余的给你?我……我就只剩下这口棺材了!”
      王小二脸上笑容不变,悠然道:“那就留下这口棺材吧!”
      乡下人的身形猛然顿住,他脸上粗蠢的神情一丝一丝地隐去,渐渐沉凝起来,但他微微躬着的姿势却一点都没变,但佝偻的身躯却在一瞬间仿佛变化成巍峨的高山,将无边的压力蓬勃透出。
      面黑如铁,手沉如刀,此人不是铁恨又是谁?
      铁恨的头并未抬起,沉声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王小二也收起笑容,冷声道:“你的扮相也算不错了,但却有个最大的破绽!”他的目光锐利,直盯在铁恨脸上,这目光让他看起来整个儿换了个人,“现在才是初秋,天气仍然温热,你拖着的棺材居然一点都不臭,其中必然放有上等香料,这种香料,是乡下人用得起的么?”
      铁恨的目光倏然收缩,身上“格格”作响,身躯缓缓直了起来。他点头道:“云门客栈这种小地方都隐藏着如此高手,看来我的确是大意了。”
      王小二身子一缩,又露出那种温厚的笑容来:“我哪是什么高手,只是鼻子灵了一些,消息灵了一些而已。最近这小城发生了几起大案,风声正紧,要躲开官府的耳目,将这些打眼的宝贝运出,还有比藏在尸体里更好的办法么?”
      铁恨冷笑道:“你真想要我这棺材?”
      王小二摇了摇头,道:“我不想。”
      铁恨怔了怔,只听王小二叹着气道:“可是我只是人家的伙计,老板说什么,自然只有听什么了。你说是也不是?”
      他转身打了个躬,肃然道:“老板,客人不肯付账,看来只有您亲自来讨了。”
      这里是荒野,荒野自然就没有人。冷月昏暗,四下里本也黑得很,但突然间,王小二背后不远处就亮起了两盏灯笼。灯笼照耀下,竟然现出一座客栈。这客栈赫然就是方才的云门客栈,就连门前挂着的招牌也一模一样。
      灯影飘摇,那客栈竟然缓缓向两人飘了过来。如此昏夜,如此离奇的客栈,当真是鬼气森森,令人毛骨悚然。
      铁恨却丝毫不惧,目光森然,盯住客栈中央。那客栈忽忽悠悠飘了过来,缓缓停住,从大门正中缓步踱出一个面团团的生意人来,冲着铁恨抱拳笑道:“小店本小利薄,从不赊欠,既然为这位大爷专门烧了开水,那就请大爷多少赏一点柴火费。大家都是出门在外,大爷随便赏个几百万两银子就可以了。”
      铁恨冷哼道:“棺材就在这里,只怕你们拿不去!”
      客店老板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有些蠢蠢的:“我们云门客栈的馒头也不是随便就能拿的,就算有一些吝啬的大爷只是将它揣在怀里,也一样要被它的香味熏倒。”
      铁恨目光变了变,道:“毒菩萨?”
      “我就知道遇上的都是聪明人,比我那店子里的亡命小二要聪明许多。”
      铁恨不答,突然深深吸了口气,一拳击出!
      毒菩萨肥胖的身躯突然飞了出去,那挂着两盏灯笼的客栈猛地爆开,已被铁恨击出的暗劲轰成碎片,纷纷落了一地。原来这客栈只有一面木墙和一扇大门,在暗夜中行来,当真能唬住不少人。
      铁恨冷笑道:“装神弄鬼,一个个都跟我投案去吧。”
      人影一闪,毒菩萨又飘了回来。他面上的肥肉都挤在一起,被铁恨一拳击得青肿起来,愤然怒喝道:“给你脸你不要,休怪我心狠了!”
      他双手一推一放,几十条彩带挥舞,急射铁恨。铁恨身子滴溜溜转动,手掌伸缩,已然将那些彩带全都扯在手中。但觉入手滑腻,那些彩带竟似都是活物!铁恨心下骇异,急忙运转玄功,登时双掌一柔一刚,将握着的彩带捏碎。
      毒菩萨冷笑道:“我这碧血玄蛇的滋味如何?”
      铁恨大喝道:“任你毒物再厉害,今日也得伏法!”说话间突地纵身而起,向毒菩萨疾扑而下。他的身影盘空,有如一只极大的秃鹰,劲风冲射,将毒菩萨团团笼住。
      毒菩萨全不躲闪,自顾自数道:“一、二……”
      铁恨掌势就要击到毒菩萨头顶,却突地身形一阵痉挛,眼看铁拳只差毫厘就可将恶人击毙,但却觉胸口有如插入了一柄利剑!这毫厘之距,却是无论如何都击不出去。正僵持之间,真气一时提不上来,“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毒菩萨冷笑道:“我这毒馒头和碧血蛇的味道如何?”他施施然走到棺材面前,右掌也没怎么用力,缓缓击在棺面上。只听“叮叮”几声响,棺木上的铁钉一个个弹出,落在地上。
      毒菩萨叹着气,喃喃道:“但愿你这棺中能有些宝贝,这个月的进账也就有着落了。唉,小店本小利薄,可实在经不起折腾……”
      棺盖轰然落地,毒菩萨的瞳孔却骤然收缩。
      ——月光清亮,渐渐消尽了浮云的遮翳,大地幽森,在冷辉下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棺中的的确确是盛着一具尸体!
      本来,棺材中盛着尸体,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这具棺材里面却不是装着李大叔不成器的儿子。只见尸体一脸鲜血,脸上还残留着极度惊恐的表情,赫然正是云门客栈的亡命小二!
      毒菩萨脸上的肥肉忍不住哆嗦起来,他转身看去,刚才还站在身旁的王小二已经不见了踪影。而棺材中尸体的血液早已凝固,分明死了有些时候。难道刚才出现的,竟然是王小二的冤魂?
      毒菩萨突然一把抓过铁恨,大呼道:“你这棺材中怎么会是他?为什么?为什么!”
      铁恨目中也尽是骇异。但见棺中黑血浸渍,王小二手肘也只剩下森森白骨,从中折断,上臂斜插入心肺。这种死法,和天香楼的洪范一模一样。
      毒菩萨忽然“格格”笑了:“我知道了!这尸体就是宝贝!你杀了王小二,却把珠宝放进他肚子里,想骗过我,哪有那么容易!”他突然出掌,抓过那具尸体,伸手往肚腹中一探。
      毒菩萨当真财迷心窍,下手毫不留情。只见一片血幕腾起,王小二五脏六腑竟被他生生抓出,握在手中,乱撕乱扯。一时间血腥扑鼻,碎肉横飞,却哪里看得到什么宝物?
      毒菩萨登时大怒,转而伸出沾血的手爪,猛力摇着铁恨,大叫道:“怎么什么都没有!为什么!”
      铁恨摇头道:“我也毫不知情,不过我比你更加失望。”
      铁恨的功法极为特异,毒菩萨的毒物虽然厉害,但在他功力摧运下,已被渐渐化解。只是棺中怎么就突然变成了王小二,这点却令他大惑不解。
      突然,就听一个声音淡淡道:“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毒菩萨猛然转头,就见一个人仰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目中神光恍惚,竟似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一般。而他身上的衣服,竟然正是王小二的。
      毒菩大骇道:“你是谁?”
      他眼角余光往棺木中一瞥,棺中零落的尸体的确是王小二没错,而这个人又是谁呢?他心头一动,突然明白过来——真正的王小二早已被这人杀死在棺中,方才那个是此人易容而成。想不到此人易容术如此精当,竟把自己和铁恨都骗过了。
      月下那人猝然低头,毒菩萨就觉心神猛然一紧!只见他眸子中竟含着一种妖异的阴毒之色,透出极浓的紫气来,以毒菩萨之凶悍,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铁恨失声惊呼道:“小心!”
      毒菩萨就觉眼前一花,自己的一只手臂猛然跳了起来。那人一把抄住这条手臂,双手往中间一合,那条手臂登时化成一团血雾,喷在毒菩萨脸上。毒菩萨一声惊骇欲死的狂叫,那人静不做声,一掌直插入他腹中,手掌平伸,将毒菩萨整个人插着举起。尤为怪异的是,他的双目中饱含一抹残忍酷毒的紫色,毒菩萨也算是亡命之徒,被他这紫眸一照,竟然忍不住全身发软,再也无力抵抗。而他出手狠恶,毒菩萨空有一身毒物,却连一丝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那人将毒菩萨叉到半空,一双紫眸对着他,突然冷冷一笑。毒菩萨霎时全身冰凉,大叫道:“你是谁!”
      那人脸上浮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死吧!”手上劲力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