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视茫然幽穴中

  •   烛光照在银堆上面,闪烁出的光芒竟也有些妖异。郭敖忍不住拿起一锭,仔细看了看,叹了口气。上官红的脸色跟着变了,她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银锭,赫然发现那银光黯淡灰败,这堆积如山的银锭,竟然全都是假的!这无疑是另一个计划,要引他们上钩。
      郭敖探了探脚,只觉脚下地板略有松动,其色却黝黑坚实,竟似钢铁所铸。这也是个精密的机关,只要上面承载的重量超过一定额度,便会引发机簧,将两边地道中的石板弹落。上官红重量极轻,因此没有触发这机关,正因如此,郭敖才难得鲁莽了一次,却恰恰中了敌人的奸计。布置这机关的人竟似将一切全都算计好了,不由郭敖不上当!
      巨大的失望及死之恐怖已将上官红击倒,她跌坐在地,失声痛哭起来。她的手中仍旧握着那枚假的银锭,纵然明知是假的,她也不肯松开!这已是她所能握住的惟一东西了。
      郭敖叹道:“到了这个地步,哭有什么用……”说着,俯身拉她起来。他身后的银堆却突然冲起,漫天飞舞的银锭中间,一柄利剑毒蛇般穿出,飞夺郭敖后背!
      剑光抽动,隐秘无声。出剑者显然是暗杀的高手,等对手感觉到背后的剑风时,此剑已得手了。但此乃地下,两边地道封闭,空间实在太狭小。他凌空出剑,虽既快且锐,但却带起了气流涌动,令烛火晃了一晃。
      烛火轻摇,郭敖立即警觉。这密闭的地下,本不应该有风!同时,他也感受到后背倾塌一般的杀意。
      突地郭敖身形一晃,竟已变成了两个人。长剑破影而过,只划破了郭敖的衣衫!
      那偷袭之人吃了一惊,尖声道:“你怎么也会这一招!”
      郭敖转回头来。偷袭那人一身黑衣,只是手中长剑精光耀眼,赫然竟是袁独。也许正是因为他用的墨剑已断,手中兵器并不趁手,才让郭敖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得性命。
      郭敖显然也吃了一惊,上官红却欢笑道:“快擒住他!他一定知道出去的方法!”
      郭敖精神一长。袁独却“咯咯”尖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笑得弯腰下去,全然不顾眼前还有郭敖这个强敌。
      郭敖默然看着他,等袁独笑完了,问道:“你笑什么?你总该知道,我若想擒你,你休想跑掉。”
      袁独尖啸道:“跑?我为什么要跑?我告诉你,你就是擒住我也没用!这地方已被堵得死死的了,我也没有离开的法子!”
      郭敖心中一震。
      上官红撇嘴道:“谁会信你?你若不知道离开的法子,怎会进来?”
      袁独目中泛起一阵狠毒之色,一字字道:“只因我发誓要亲手杀了此人,就算要下地狱,我也要杀!”他的话语冰冷彻骨,其中蕴藏的怨毒,让上官红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她实在没有想到一个人恨另一个人,竟然可以到这种程度,竟然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这难道就是江湖?上官红宁愿远远跑开,一辈子都不再和这江湖沾染半点。她也忽然明白了爹爹开镖局做镖师,是个多么愚蠢的选择。
      袁独看着郭敖与上官红脸上的失望之色,极为开心。他疯狂大笑道:“但郭剑神的本领实在太大,我惟恐这小小石板还困不死他,于是就弄了一百斤火药来,两边地道每边都埋了几十斤,等会轰隆一响,地道整个封死,郭剑神就算变只穿山甲,也穿不出去了!”
      上官红擦了擦眼泪,狠狠道:“你这恶贼,你怎么不将炸药埋在这洞穴下面,干脆将我们炸死算了!”
      袁独狞笑道:“我怎么舍得他这么快死?我要一点点看着他憋死!”郭敖心中一动,就待出掌将那根蜡烛击灭。
      古人虽不明究理,但却知道“气”的存在,人呼吸需要气,蜡烛燃烧也要消耗气,击灭了蜡烛,人就可以多活一会。多活一会,说不定就有机会冲出去。
      他才一动,袁独冷冷道:“你若击灭了蜡烛,我立即出剑,看你能不能护住这个小姑娘。”郭敖的心沉下去了。他的剑术纵然高过袁独,但要在黑暗中护住这个小姑娘,却大非易事。除非一个办法!
      上官红嘶声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杀了他就少了一个喘气的,我们不是可以活得更久一些?”
      郭敖沉默了。
      袁独却怪笑了起来:“杀啊!来杀啊!能得神剑郭敖为我殉葬,我开心得很,快来杀了我吧!”他嘶声长呼,声音凄厉,犹如魔怪。
      郭敖淡淡一笑,转过身去,拉着上官红远远走了开了。
      袁独狞笑道:“不杀我是不是?你以为我这样就感激你么?我杀不了你,这时多吸几口气,也可以让你活得短些时候!”他说到做到,立即开始大口呼吸起来。
      上官红遥遥看着他吃力喘气,不由心下甚觉可怜。但一想到自己吸的空气就是从这张口中呼出的,又不禁大觉恶心。无论恶心也罢,可怜也罢,山洞中的空气却越来越少,那烛火也渐渐黯淡下去。
      郭敖朗声道:“袁世兄,今日咱们一同踏入了鬼门关,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镖银到底去了哪里?”
      袁独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叫你作鬼也作个糊涂鬼!”
      郭敖道:“也罢,那我问你另一个问题。你们在这秘道中设置的机关,竟似算准了郭某要来一般,让郭某大为不解。袁世兄可否一解郭某之惑?”
      袁独道:“你觉得一条逃生的地道,不会设置这么复杂的机关,是不是?”
      郭敖叹道:“这机关竟似专门设计来关人的,是以郭某才觉疑惑。”
      袁独道:“那只是因为这地道本就不是用来潜逃的!”郭敖面上变色道:“不可能!若非通过地道,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出去?”
      袁独道:“自然有出去的秘道,但不是这条,这条是专门用来害人的!”郭敖喃喃道:“还有另一条秘道?”
      袁独怪笑道:“你想不到吧?想必你已经掘开了几个陷阱,等发现了这条地道时,便会想当然认为这是那条逃生的地道,那些陷阱都是用来掩盖于此的,是不是?”
      郭敖叹道:“当彼之时,又有几个人不这样认为?”袁独道:“你虽然聪明,但设计这地道之人,却更为聪明!他早就料到了人的思维中的弱点,所以才做了这条秘道出来。你可想知道那条真正的逃生地道在哪里?”
      郭敖情不自禁问道:“在哪里?”袁独道:“就在你挖开的第三个陷阱的壁上!但你那时已认定这些陷阱是为了掩护真正的地道所用,所以绝对不会再去仔细查看其四壁,这也是人思维中的弱点!”他边说边笑,笑得都快接不上气来:“若是你聪明一点,找到那条秘道,就可以将我们一一抓获,因为我们那时就在秘道口,偷听你们说话!”
      郭敖暗叫可惜,但若让他再经历一次,只怕他还是想不到这地道竟有如此多的玄机!而设计这地道之人,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就算郭敖能脱今日之困,又将如何与这样的人物对抗?
      袁独厉声道:“本来我们算准你已经死定了,但我对你恨到切齿,因此不顾他们阻拦,藏在这银堆中,刺杀于你。但你这王八蛋武功的确是高,竟然连这样都刺不死你!不过我能够亲眼看着你死,也就够了!”他说着,双目直直盯在郭敖身上,再也不肯移开,大有真要看着郭敖死去的势头。
      郭敖默然。上官红却尖声道:“你这恶贼,当真是丧心病狂!郭叔叔,你快快杀了他,我现在只要看他一眼,便觉得恶心!”郭敖摇头道:“既然大家都要死了,我又何必杀他?”
      上官红大声道:“你也知道大家都要死了?还不赶紧想个办法!”
      郭敖道:“现在的办法就只有等。”
      上官红道:“等?等什么?等天上神仙下来救我们么?”郭敖居然点了点头。
      给别人困在了地底,马上就要憋闷至死了,这家伙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一点都不着急。看来这两个人都是疯子。上官红只觉自己都快疯掉了。
      突听郭敖道:“袁世兄,方才你说到思维漏洞,我细细想来,的确发现了我以前的几个思维漏洞,不知袁兄可否与我参详一下?”
      袁独直勾勾盯着他,道:“你说。”
      郭敖道:“聚义厅中另有秘道,这我已明白。但钻入秘道,然后再将秘道封起,这需要一段时间,但为何我一直没有觉出厅中人变少了呢?”
      袁独道:“你怎么知道厅中人变少了?听出来的?”
      郭敖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耳朵一向不灵敏。”
      袁都冷冷一笑,续道,“是用剑气感觉出来的?”郭敖神色震了震,他显然没有想到袁独竟会知道剑气感应之事。
      袁独道:“你可发现聚义厅的窗外有许多猴子么?”郭敖点了点头。聚义厅窗外的确有很多猴子,他就是用它们砸他的石头来敲打地板的。袁独道:“那就是你后来感应到的‘人’。一个人钻入地洞,便从窗外抓一只猴子进来。猴子虽然跟人在呼吸、体温上都不太一样,但你的剑气感应想必没这么灵敏。”
      剑气感应的确没有那么灵敏,可以将猴子跟人都分辨出来。但是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个以猴代人的主意?
      聚义厅本就在山上,最后打开窗户,猴子便一拥而出。就算被别人看到了,山中本就有猴子,也没什么稀奇的,但却已造出几十人突然消失的假相。这计划周密而精巧,策划这计划之人,更是将一切元素全都考虑得妥妥帖贴。只是他怎么知道郭敖的剑气已经达到可感应外物的程度?还是说他本身剑气就已修到这种程度?
      郭敖心下惊异,他的心中灵光一闪,道:“不对!若是用猴子来代替,我又怎会听到那么多人声?”袁独冷笑。他仿佛就在等着郭敖问这句话一般,声音中满是讥刺:“你看过杂耍没有?”
      郭敖点头。每个人都看过。袁独道:“那你看过口技没有?”郭敖一怔,口中满是苦涩。
      口技!他突地想到聚义厅地板上倒着的人。他手中的毒酒、他脸上的表情。原来此人是个口技艺人,所有的声音都是他发出来的。也正是因为他只是个口技艺人,所以最后他只能死,因为有太多的秘密不能泄漏出去。但现在这些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这是不是也代表着袁独已确信他们不可能再活下去?
      郭敖的脸上仍是淡淡的没有表情。既没有被骗的愤怒,也没有临死的恐惧。
      这或者就是浪子,他们已习惯了生与死的煎熬。或者他们生来就是为了死去,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去。
      袁独的目光却难得地从郭敖的脸上抬起,喃喃道:“快了、快了……”
      就在此时,洞穴的外面突地传来一声喑哑的炸声,那炸声虽不甚大,但震得洞穴扑簌簌直响。袁独疯狂大笑了起来。紧跟着洞穴另一边也是一声闷响,就听洞穴外面一阵鼓涌翻腾,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显见袁独埋伏的火药已经尽数引发,将地道炸塌。
      洞中烛火一阵猛烈摇晃,“扑”地倒地,熄灭了。袁独虽然满心怨毒,但亦为这等无边威势所惊,呆立当地,说不出话来。郭敖跟上官红心中尽皆一阵悲凉,死之恐惧席卷而上,两人竟然无力阻挡。
      就算有通天的剑术,也难以抵挡命运的变奏。谁又能想到纵横天下的郭敖,竟然会死在这样一个窄小的地下洞穴里?剑神剑神,这岂非也是件可笑之事?
      上官红突然跳起来,大叫道:“你看你看!”郭敖顺着她手臂所指定睛看去,就见洞穴的壁上竟然破了个小孔。那小孔中竟然透进一缕极为微弱的光芒!这光芒虽然微弱,但却撼动了郭敖的心神!剑风凌厉。从未有人见过的剑神神剑,终于出手了!
      “哗啦”一片响声,这个小孔被破成一个大洞,新鲜的空气鼓涌而入,阳光跟着倾泻进来。上官红忍不住跑上前去,就见这洞口外面竟然是一片悬崖——这地道从聚义厅挖到这里,恰好从悬崖边经过,袁独若是不埋炸药,便是神仙也不会想到这地道竟会在悬崖边上。但炸药引爆后,虽然将地道震塌,却也将这悬崖震裂开一道大口,反而救了郭敖跟上官红的性命。
      这实在是巧,然而却又如天意安排。人类穷巧极智,但哪里能比得上上天的算计?冥冥中似乎真有种命运的力量,若非袁独一心置郭敖于死地,郭敖怎会得救?
      上官红缓缓跪倒在地,似乎为上天的威严慑服,只有跪拜才能表达出自己的敬畏之情。
      袁独却呆呆立着,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郭敖冷冷道:“这就是天佑善人,让你的图谋成空。”
      袁独暴跳起来:“你帮着吴越王运银,还有脸说自己是善人?”
      郭敖沉下脸,道:“我接这趟走镖,只是想救神威镖局一家。若是想与吴越王斗,你为何不找他抢?难道你怕他?”
      袁独又跳起来:“我怕?我为何要怕?”
      郭敖道:“既然不怕,又何必从神威镖局手中抢?我这次接镖,也是为了查探好这镖银究竟要送到哪里,一旦吴越王接收,我便立即下手劫夺!”袁独的脸色变了。
      郭敖挥手道:“你走吧。”
      袁独吃了一惊:“你要放我走?”
      郭敖笑道:“不放你走又能怎样?难道要你陪我同行?”
      袁独仍不肯相信:“我一心想杀你,设下这么多圈套来害你,你居然就这么放我走了?”郭敖点点头。
      袁独走了两步,顿住脚,却见郭敖一动不动,迟疑道:“你是不是想趁我不注意时偷袭?”
      郭敖道:“我若想杀你,用得着这么费劲么?”
      袁独点了点头,道:“那你是真的要放我走?”郭敖微笑道:“你若是不想走,也可以自己留下。”
      袁独脸色变动,他似乎没想到郭敖这么简单就放他走。他迟疑着,终于叫道:“姓郭的,我也不欠你的情,我告诉你,镖银在……”
      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个诡秘的笑容,头缓缓垂下。郭敖等了许久,袁独仍然一动不动。
      郭敖叫道:“袁兄?”袁独就如没听见一般。郭敖心中一动,走上前去看时,袁独却已身体僵硬,死去多时了!
      这镖银现在似已成了个禁忌的字眼,谁若提起来,九天十地的神魔便立即赶来,取走此人的性命。山风吹入,郭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上官红却已经骇得呆住了。
      突听一阵“咯咯”轻响,袁独的身躯竟然渐渐融化,最后变成一摊黑水,慢慢散开。上官红见此情景,忍不住呕吐起来。郭敖叹了口气,抱起她,从悬崖上飞身而下。
      
      上官红受惊过度,身上渐渐发烫,还开始胡言乱语起来。郭敖情知几日颠簸,几度遇险,这小姑娘只怕有些吃不消,若是就此生病,又该如何向她爹爹交代?
      上官红的身体烫得越来越厉害。郭敖心下不安——青天寨四下看不到人烟,却到哪里寻医去?他禁不住跺了跺脚,低声道:“若是李清愁这赤脚医生在此就好了,至少这烫手山芋就不会抱在我怀里。”
      他话音刚落,就听头顶上一人笑道:“软玉温香抱满了怀,你却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当真男人没一个有良心。”郭敖抬头看时,就见前面树上垂下两只绣花鞋来。那鞋浅浅一弓,在顶上绣着两只小小的蝴蝶。鞋面翠绿,绣鞋轻轻晃动,蝴蝶就如飞舞在草丛中一般。郭敖看得目不转睛。
      树上的女子轻巧跳下,却是那镖局中出现的青面女子。她指着郭敖的鼻子道:“难道你见了每个女人都这样看?”
      郭敖淡淡道:“若是专门送上来给我看的,我就这样看。”
    那女子叉腰道:“难道我是专门送上来让你看的?”
    郭敖道:“如果不是,你将脚伸到我面前做什么?”
    那女子的脸色渐渐发青,恨恨道:“也许是想踢你几脚!”
    郭敖叹道:“我只知道,这么好看的脚是不该用来踢人的。”
    那女子忍不住一笑,脸上的青气渐渐散去,盈盈道:“你若一开始就说得这么好听,我怎会踢你?”
    郭敖道:“你若一开始就拿脸对着我,恐怕我说得就更好听了!”
    那姑娘更加高兴,突地脸色一沉,道:“你跟我说着话,却搂着另外一位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郭敖道:“这么小的女孩,也叫姑娘?”
      那姑娘脸立时沉了下去:“不叫姑娘叫什么?难道你要叫她姑妈?”她说到此处,不禁又是“噗哧”一笑。
      郭敖却叹道:“这么又怒又笑的,谁能受得了?”
      那姑娘“哼”道:“你这人生来就是贱命,地底的炸药都炸不死,还有什么受不了的。”
      郭敖的目光突然变得冷峻起来:“你怎知道地底的炸药炸不死我?”那姑娘似乎一时失口,急忙捂住嘴巴。郭敖却再也不吃她这一套,冷冷看着她。剑气牵动,杀意已成形。那姑娘似乎被他吓着了,说不出话来。
      郭敖冷冷道:“镖银在哪里?”
      那姑娘一下跳了起来:“你以为镖银是我偷的?你以为我跟他们一伙?”郭敖一句话不说,竟似已默认。
      那姑娘大吼道:“姓郭的,你如此污蔑我,我不要活了!”说着,冲到悬崖边上,就向下跳。
      郭敖盯着她。
      那姑娘身形跃在空中,突地转了个身,轻轻巧巧落在悬崖边上,叉腰叫道:“姓郭的!你还有没有人性?我都要寻死了,你连拉都不拉?”
      郭敖淡淡一笑,道:“姑娘若是要寻死,在下怎么拉得住?”
      那姑娘急忙道:“你能拉得住!只要你将你那柄心剑收起,保证不用拉我就死不了。”
      郭敖脸色又变了变,那姑娘道:“我虽然没偷镖银,但我知道镖银藏在哪里,我告诉你,好不好?”
      上官红突然从郭敖身上跳了下来,扑到那姑娘面前,哭道:“好姐姐快告诉我镖银在哪,我好去救爹爹。我爹爹……”她一句话说不出来,失声痛哭起来。
      郭敖叹了口气,冷冽的压力突然松懈下来,叹道:“你说吧。”
      那姑娘眼珠子转了转,道:“说什么?”她突然面色转冷,“这时候你还能动用心剑么?”一双纤手已经赫然扣住上官红的脖子,而声音却更是温柔:“小妹子,我先带你去个地方,然后慢慢等爹爹来,好不好?”
      上官红却恍如不觉,应声道:“好啊!镖银也在那么?”
      那姑娘笑道:“那地方什么都有,只要你去了,就再也不用担心镖银了。”
      郭敖叹息一声,道:“放开她,你走。”
      那姑娘奇道:“你不要镖银了?”郭敖摇头道:“我给你三个时辰逃命,三个时辰后,我开始杀你。”
      那姑娘道:“哦?那我为什么要放手?握着这枚挡箭牌不是很好么?”
      郭敖的目中剑光闪动。
      那姑娘冷笑道:“别以为你能出其不意杀了我,你见过我的功夫,我也是个高手。”
      郭敖道:“在神威镖局你就一直针对我,究竟想做什么?”
      那姑娘盈盈一笑,道:“我想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我只想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那姑娘突然一笑,道:“跟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