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底青电矫神龙

  •   来人一剑击退袁独,本应信心正足,精气神无一不在巅峰,然而他却只理了理两只脏得已见不到底色的衣袖,随随便便往墙边一站。暖暖斜阳之下,他的身影说不出的慵懒、散漫,正如流浪四方的乞丐无二,但不知为何,众人心中却隐隐涌起一种渊停岳峙,高不可攀之感。
      青面人目光收缩,盯在他身上,目中光芒闪动,似乎在寻找这渊岳的瑕疵。良久,他突道:“郭敖?”
      那乞丐微微一笑:“正是。”
      庭中一阵耸然惊呼,那小姑娘更是叫得大声。这个打扮得宛如乞丐的人竟然就是名动江湖的少年剑神?然而他一剑退敌的剑法、气势除了郭敖,当今少年英雄之中又哪还能找出第二人来?
      青面人叹道:“既然你是郭敖,这剑我就不要了。”
      郭敖微微笑道:“你要不要这剑,跟郭某有何关系?”
      青面人面上的青光渐渐褪去,露出原本唇红齿白的面目,笑道:“只因真正的舞阳剑就在你手里,这柄剑是假的!”
      他这话一出口,庭中众人一齐大哗。厅中端坐的老人倏然站起来,怒喝道:“你说什么?这……这剑怎会是假的?”他又惊又怒,竟然有些口吃起来。
      青面人悠然望着郭敖:“你们若是不信,不妨问他!”众人的目光一齐望向郭敖。
      郭敖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柄剑是假的。”
      那老人冲了过来,一把从郭敖手中抢过剑,大叫道:“怎么会是假的?这怎么会是假的?你们看,这柄剑蕴有如此光华!”
      青面人冷冷道:“就是因为它的光华,才看出它的真假!你们有谁见过如此眩目的宝剑?”老人手中剑光闪动,依旧耀眼生华。可那老人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喃喃道:“完了、完了!”他突然大喝道:“就听你们两个一搭一唱,谁知道是真是假?”
      青面人冷笑道:“究竟是真是假,你不会让他拿出来比较一下?”那老人突地转向郭敖。同郭敖散漫的眸子一碰,霎时就觉满腔的话语全都冲回,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青面人道:“真是没出息的人,只会对我乱发火,怎么见了个厉害的,便什么话也不敢说了呢?也好,我就再帮你一个忙。”说着,向郭敖抱拳道:“郭兄,能否借剑一看?”
      郭敖笑而不语,青面人道:“莫非郭兄竟是个吝啬小人,连剑都不肯一示么?”
      郭敖微笑道:“我的剑从不给人看,出鞘只怕必会见血!”
      青面人笑道:“我也听江湖传言,从没人知道郭兄的剑在何处,剑只在该在之处。小弟的眼光也算是好,竟也看不出郭兄将剑藏在身上何处。郭兄难道就不能让大家开开眼界?”
      郭敖盯着他
      。青面人面上满是笑容,目光一闪不闪,竟似说的是真心话一般。
      郭敖突然抬手,将假剑丢向青面人。
      青面人接过道:“我是要看真剑,不是这假剑,郭兄误会了。”
      郭敖淡淡笑道:“只要你用这把剑施展出你的飞血剑法,我保证你立刻就会看到我的舞阳剑!”
      青面人脸色变了。强笑道:“飞血剑法?这等邪恶的剑术,我怎会用?何况百年以来,飞血剑法只在九华派二弟子辛铁石手中显过一次,我又岂会?。”
      郭敖也不答话,任由他说。
      青面人蹙眉道:“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么?”
      郭敖又笑了笑。他这一笑,身上隐隐带着的森然剑气就立即消失不见,他的人也像完全沐在沉沉夕阳之下,变得温和无比。
      许久,他方悠然道:“若是你肯脱了衣裳让大家看看,那么我的剑就给你看了也无妨。”
      那青面人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他的目光也仿佛变成了青色,恶狠狠地盯在郭敖身上。
      郭敖动也不动。
      青面人脸色越来越青,简直阴沉得都快滴下水来。他胸口起伏,似乎极为愤怒,厅中众人这才赫然发现,“他”竟然是位女子!郭敖目中蕴涵着一丝针芒般的笑意,直盯着这青面女子。
      突听“咯”的一声响,演武场的石砖竟被这女子蹬裂了两块!她突然尖声道:“姓郭的,郭敖!你真想我脱光了给你看?”
      郭敖摇头道:“不想。”
      青面女子微微一怔,道:“那你想怎样?”
      郭敖淡然笑道:“我只是不想别人将我当成傻瓜而已。”
      青面女子笑道:“你以为你这样就不是傻瓜么?你若真想我脱,我就脱,要是我脱了,我就缠着你,非嫁你不可!”
      厚脸皮的男人若是遇到厚脸皮的女人,那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的。
      郭敖脸色微变,那女子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抢道:“现在你既然不想我脱了,那就赶紧拔你的剑。”
      郭敖沉吟道:“凭你方才一句‘该杀’,我的剑就给你看看也无妨。只是别人却没这个资格。”
      众人一齐打起精神,准备看看江湖上传言剑术第一之人于长空的佩剑,到底是何模样。何况郭敖声名响遍江湖,但从没人见过他的剑,连他的敌人都没有!他的剑只在该在的地方。上一个瞬间在他身上,下一个瞬间就在敌人咽喉!奇在郭敖身上永远穿着一件破旧衣衫,犹如乞丐,周身上下没有地方能藏住一柄剑。那剑究竟在何处呢?
      只见郭敖长长叹了口气,然后转头问向那青面女子:“你看到了吧?”
      众人都不明所以,那青面女子的脸色却变了,喃喃道:“好剑……好剑……好剑法!”
      难道方才郭敖叹气的时候,就已经出剑,只是厅上厅下众人都没有看得出来?世间真有这样快的剑么?
      郭敖笑道:“你有这等眼力,江湖上已经少有对手了。”
      青面女子冷笑道:“好了不起么?不出一月,我必将舞阳剑夺过来!”
      郭敖笑了。这实在是种很好的挑衅。
      青面女子的脸又开始变得铁青。她越生气,郭敖便越是悠然,笑道:“你这人不但内功奇特,而且会江湖上失传百年的飞血剑法,更知道我很多秘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青面女子的脸上青气突然全都褪去,她似乎很怕别人问到这个问题。郭敖的眼神却渐渐锐利起来,这问题无疑是事情的关键。
      郭敖的剑从无人见过,但这女子却知道是于长空的舞阳剑,这实在是件很怪异的事情,也许怪异到要郭敖命的程度。
      那女子突然道:“其实原因很简单!”眼见郭敖一脸不屑,那女子继续解释道,“你知不知道花草树木都有生命?它们能看、能听,也能说。世人自以为有各种各样的秘密,却不料这些秘密全都看在它们眼中。在它们看来,所有的秘密都不是秘密。也因为世人的秘密太过恶毒卑鄙,所以柳长瘿、杨生泪,槐树歪脖、梧桐中枯,这都是世人的秘密害的。但幸好草木虽无情,却不是无德,我这些秘密,就是听它们说的。”
      她这个解释倒十足标新立异,郭敖也不为怪,淡淡道:“哦?怎么我没听它们说起过?”
      青面女子道:“那只因为你是有秘密的人,草木不肯与你共语。”
      郭敖道:“难道你就没有秘密?”
      青面女子笑道:“你们的秘密是害人的、有毒的,我的秘密却无毒无害,所以草木们才肯跟我说话!”
      郭敖沉吟着。他竟似相信了青衣人的话。青衣人脸上开始展露出微笑,仿佛很满意自己的一番言词。厅中众人却已开始溜了。
      那老人一眼瞧见,禁不住含泪大呼:“你们不能走啊!我万两白银啊!你们帮帮我吧!”他这话不出口还好,一旦出口,众人走得更快。不一会子,厅中就只剩了四人——老人、小姑娘、青面女子、郭敖。
      青面女子游目四顾,道:“热闹场面赶冷了,我也该走了。”说着身子一晃,就到了墙头。
      那小姑娘急道:“你们都走了,我们怎么办?”
      青面女子笑道:“傻丫头,你只要紧紧抓住了他,还怕没办法么?”说完,青面人回眸朝郭敖一笑:“我会再来找你的!”人已如鸿飞冥冥。
      小姑娘双手紧紧抓住郭敖,脸上的表情却恨不得飞身把那青衣女子抓过来咬两口。
      郭敖苦笑道:“小姑娘,你抓住我作甚?”
      小姑娘两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衫,当真有死也不放的气概,叫道:“你可千万不能走!你走了,谁赔我们的剑去?”
      郭敖喃喃道:“你们的剑为什么要我赔?”
      小姑娘愤然道:“怎么不要你赔?我们好好的舞阳剑,被你看了看,就成了假剑,不找你赔,难道找于长空?”
      郭敖一脸苦笑,却说不出话来。
      小姑娘见他不说话,更大声叫了起来:“你敢说不是被你偷换了?你可敢让我们搜上一搜?若是在你身上搜不出真的舞阳剑,我……我情愿将自己赔给你!”
      郭敖通身武功,可给这小姑娘抓住了,竟似却挣脱不开。
      天下有一百个浪子,至少有九十九个都是对付女人的高手,但郭敖偏巧是九十九之外的那一个。
      小姑娘仍然恶狠狠地揪住他:“你究竟赔是不赔?”
      郭敖道:“我能不能不赔?”
      小姑娘笑道:“不能!”
      
      当下三人坐下说话,郭敖这才知道那老人乃是神威镖局的总镖头,名唤“铁枪震山河”上官雄。那小姑娘乃是她晚年得的女儿上官红。几天前神威镖局接下了一注大镖,自觉无力护送,因此才想出了这个法子,想用舞阳剑换一位高手相助,将这批镖货运出四川。
      郭敖沉吟道:“什么样的镖,竟然要用万两白银来换?”
      上官雄叹息道:“也没什么稀奇,就是些银子。”
      是没什么稀奇,也就三十万两白银而已。从成都运到云南巨漉渡口,来去虽只三百余里,但中间要经过莽肠山、官锦山、卢陵渡等险恶处所,明朝盗贼蜂起,这么多银子走在路上,当真是将羊往虎口里送。
      郭敖道:“你既然自知无力护送这镖,为什么还是接下来呢?难道你不怕有命挣钱,无命享受?”
      上官雄道:“郭兄以为我想接么?这趟镖乃是吴越王亲自差下的,我岂能不接?”
      郭敖也不禁动容道:“吴越王?可是当今嘉靖皇帝的七弟,号称权倾天下的吴越王?”
      上官雄黯然道:“就是他!”
      郭敖不禁叹息道:“那你倒真是不得不接了!”
      上官雄反手挥出,将身后高高摞起的木箱盖震开,银光耀眼,这箱子中全盛满了大锭的官银。
      上官雄叹道:“那吴越王不由分说,就将三十万两官银堆到我家里。这几日我吃饭睡觉都守着这堆银子,当真是熬尽了心神。”他以手抚摸着银锭,苦笑道:“别人见了银子眉开眼笑,我现在见了这堆银子,当真是茶饭无味、心如刀割。人常说财色害人,以前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现在却不由我不相信了!”
      郭敖道:“所以你就想出了这个剑神大会的主意,想用一万两来换三十万两?”
      上官雄道:“吴越王给了我五千两辛苦钱,我自己的家底约有五千,这一万两,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了。”他叹道,“此事一了,我也该退隐了。江湖险恶,刀头上哪能博来钱财?能平平安安活着就不错了。”
      郭敖沉默着。这件事无论在谁手中,都是个大麻烦,大到可能会将人整个吃掉。他可一点都不想沾染。
      小姑娘目光闪动,忽道:“郭叔叔莫非怕了?”
      郭敖淡淡一笑,这等拙劣的激将法,他中招的可能不是几乎为零,而是确确实实就是零。
      那小姑娘见他并不上当,忽然跑上前去拉住郭敖的手道:“郭叔叔就可怜可怜我们,帮我们走这趟镖如何?我知道郭叔叔是位英雄,一定不会将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的。有郭叔叔坐镇,还有什么蟊贼敢动这镖银?郭叔叔若是肯答应,我就……我就亲你一下,好么?”她红红的小脸扬起,望着郭敖,双目中尽是殷切的光芒。
      郭敖心下叹息,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逃不掉的事情,郭敖的处理办法一向很干脆。所以他点了点头。
      
      第二天,神威镖局装好大车,由十二个趟子手押送着,跟郭敖一起上路。上官雄老镖头直送到十里长亭,方才叮咛折回。上官红却跟着镖车一同出发。郭敖极力拦阻,却是拦不下。因为“郭叔叔答应走镖,只是赔了我们的剑,还没赔我们的大门呢。”
      遇到这等刁钻古怪的小妖精,那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好在郭敖也并非没有自信之人,凭着身上变幻莫测的舞阳剑,除非魔教教主亲至、华音阁阁主躬临,倒也能保住个小小孩童的安全。也就不在意了。
      时当盛夏,山中风物,犹为清爽。一行人出了十里长亭,沿着官道缓缓走去,看着远处连绵的青山犹如天衣般舒缓展开,山围里还是山,再近了便是绿树飞花,鸟兽行舞其中,倒比人还自在得多。三十万两装了六大车,由骏马拉了,上盖帆布,鱼贯相属,排开长长一列,看去颇为壮观。
      郭敖跟上官红合乘一骑,行在车队的最前。上官红执意要自骑一匹,郭敖不理。所以她这一路都嘟起小嘴,不肯理郭敖。郭敖倒也落得清净。
      又行了三十多里,天气渐渐炎热起来。盘大的太阳孤悬在长天正中,将炎炎火箭不住投放下来。上官红不住拿袖子擦汗,心下颇觉无聊。
      忽地就听前面一声呼哨。
      马声得得,两匹高头大马迎面走来。上官红精神一振。她这时早就忘了厉害,长路寂寥,心中正盼着有些蟊贼来劫镖,好看些热闹。眼见马背上两人尽皆劲装佩剑,双目锐利,不由心下大喜。回视郭敖,却见他微闭双目,神色淡漠,就如没看到一般。
      那两位骑士驱马走近,突地左右分开,从镖车的两边打马而过。等到了车队末尾,突又拨转马头,缓缓绰在车队后面。十二个趟子手脸色全都变了。那小姑娘见骑士并不动手,微觉失望。突地又闻一声呼哨,又是两乘马缓缓自前方行来。到了车队面前,也是左右错开,行到车队末尾先前两位骑士的前面,突然转头,跟那两位骑士两前两后,夹镖车而行。
      只听呼哨之声不绝,一刻钟不到,已然行来了二十四骑,尽皆排成两列,行在镖车两边。小姑娘先还极为兴奋,此时却不觉心头战栗。郭敖却仍然闭目养神,不闻不问。
      那二十四个骑士突地同声长啸,一齐驱马,围着车队疾绕起来!这些骑士的马术尽皆高绝,这么多人前后相属,疾驰绕行,竟然丝毫不乱,前后马蹄也绝不绊绕。一时尘土飞扬,呼哨震天。
      十二名趟子手再也不敢前行,赶紧勒住马匹,停在当地。黑道规矩,只要不反抗,极少有趟子手被杀之事。这十二人多年行雇,经验都极丰富,一停下来,立即蹲在马旁,双目注视地面,将手中的马鞭抛得远远的,手法再纯熟无比,简直比袁独的剑法还迅疾自然些。
      十二名趟子手一停,郭敖的马也跟着停了下来。
      是上官红勒停的。
      郭敖眉头皱了皱,道:“怎么这么吵?”他的双目倏然睁开。
      一名骑士正打马从他面前冲过,突然就觉毛骨悚然,仿佛一柄剑贴在背上一般。他忍不住转头看时,就见一双极为冰冷的眼睛瞪着他。这眼睛也如利剑闪耀,施展的正是必杀绝招!
      剑气纵横!那骑士只觉全身冰冷,手脚一阵麻痹,再也控不住胯下之马。那马也仿佛感受到这无形之剑的威力,突地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将那骑士掀翻下来!后面的骑士急忙收束马匹,以免踩伤落地的骑士,二十四骑士组成的马圈登时大乱。马群嘶啸,奔开了车队。
      郭敖缓缓将眼闭上,曲肱枕于脑后,悠然道:“走罢。”却听一人缓道:“阁下好功夫,但是若就这么走了,我们青天寨还如何号令黑道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