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酒向君语从容

  •   伊川纵身跃出小屋,方要展鲲鹏之翼,突地停住脚步,转身掠入另一屋中。
      李清愁必定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得到了机会,反而不逃吧?天高地阔,就让他使劲找吧!
      伊川顿时高兴起来。这次闯进的屋子却大得很,里面珠光摇曳,锦绕翠铺,装扮得伊川前所未见的华丽。一阵香味传来,伊川迎风嗅了嗅,居然是窖藏了三十年的桂花醇。这倒不可不喝。伊川再也不去理会李清愁什么的,循着酒味就寻了过去。凳子挡路,一脚踹开;门挡路,也是一脚踹开。
      伊川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活得潇洒,从来不喜欢受拘束。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一样我行我素,吊儿郎当。
      他是天生的浪子。
      踹开这扇门后,进了内厅,装设更是气派。厅中间挂了幅富贵牡丹的中堂,中堂下面,摆了一桌酒菜。宁九微坐在桌边,惊讶地看着伊川像强盗一样闯了进来。
      伊川却不管她。事实上他什么都没看见,只看到了桌上的酒壶。他就笔直走到桌前,抓起酒壶咕嘟咕嘟喝了个底朝天。
      然后他仿佛才看到桌上的菜。酒既然喝了,也不必再客气什么,何况逃了一天,伊川也饿了。于是他就抓起筷子,一顿海吃。
      然后他仿佛才看到宁九微。
      宁九微等着他有所表示。
      伊川的脸上露出一阵喜色,抓起酒壶,大声道:“倒酒!”
      宁九微笑了。她还是一动也不动,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她举起自己的兰花指,仔细地看着。然后满意地叹了口气,将双手扭在胸前。
      她的手晶莹剔透,无论多挑剔的人都找不出丝毫的瑕疵。
      她的人也是这样。
      伊川却怒了,飞身抢到她面前,怒吼道:“你听到没有!”
      宁九微定定地看着他,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伊川道:“不是跟你还能跟谁!”
      宁九微淡淡一笑,道:“跟我说话就不能这样说。”
      伊川袖子使劲一抹,将嘴上的油腻抹掉:“那应该怎么说?”
      宁九微道:“你至少应该洗一下澡,然后戒掉酗酒的毛病,再多少学点汉人的礼仪,才能跟我说话。”
      伊川纵声大笑,道:“你这婆娘真是疯了!”
      宁九微俏脸一板,又不说话了。伊川登时大怒,扬起酒壶就要摔,举到空中,终于忍住,一脚将桌子踢翻在地。
      一人惨呼着从桌下钻了出来,被伊川一把抓住,大喝道:“你又是什么人,怎么鬼鬼祟祟躲在桌子底下!”
      那人本就怕得紧,被伊川一喝,双眼泛白,登时晕了过去。伊川晃了几下,那人一动不动。他双手用劲,将那人丢了出去。
      宁九微却慌忙站起,将那人扶住。伊川笑道:“你这婆娘看着挺好,却找个如此没用的老公!”
      宁九微不去理他,小心地将那人抱着,放到了太师椅上。她的动作又轻又柔,充满了少妇甜腻的温柔,看得伊川心头火起,冷冷道:“赶紧倒酒来,要不我一刀将这人斩成两段,看你宝贝谁去。”
      宁九微头也不抬,道:“这里是你家?”
      伊川道:“这破地方还不够格!”
      宁九微道:“我是你老婆?”
      伊川道:“我还没发昏。”
      宁九微道:“那我凭什么倒酒给你喝?”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盯住伊川。伊川竟突觉有股压力,让他说不出话来——这难道就是理屈词穷?
      伊川嘴张了几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啊,这是自己的家?她是自己的老婆?凭什么要人家倒酒?凭自己的刀快?伊川虽然是个浪子,却不是混蛋,这种话他还是说不出来的。
      宁九微冷冷看着他,突地一笑。
      她这一笑,就有万种风情迸出,刹那间烛光仿佛亮了十倍,整个屋子中都充满了晕眩的光芒。
      她的人仿佛化作光源,每一分,每一寸都有热力窜出。
      伊川突觉干渴起来。方才喝的那点酒远远不够,他需要更多的滋润。
      宁九微举手扶头,她的头发宛如黑色瀑布,将她整个人笼罩住。她仿佛集中了世上所有光芒与黑暗,在这幽长的夜色里,尽情诠释着倾国倾城的含义。
      她的声音一变而为低沉:“我醉了,过来扶着我。”
      她的姿态妩媚而自信,因为她知道没有人能拒绝她的邀请。
      伊川却哈哈大笑起来,冷笑。
      “你以为我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伙子?再弄这些骚态,我一刀就杀了你!上酒!”
      宁九微轻轻侧过头,似不胜其呵斥,眉间微蹙,略有娇嗔之意,但脸上却始终带着动人微笑,神情依旧那么婉媚自如,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然后她抱着晕过去的那人坐下,轻轻将他额头上盖下的头发抚起。
      她的人变得淡淡的了,似乎刚才那个人间尤物并不是她。
      伊川却笑了。这种变化实在有趣的很。
      他忍不住想继续逗逗宁九微,于是大喝道:“你这婆娘,我叫你倒酒你总是不倒,莫非真要我杀了你这情人?”
      他决定吓一吓这个很会变的小娘子,因为他想喝酒。一声怒啸,妖刀盘旋出鞘,化作一团乌云,向那人凌空斩下。
      宁九微姿势不动,太师椅突地左移三尺。伊川笑道:“你以为这样我就斩不到了么?快快拿酒来,否则我下一刀可就不这么慢了。”
      宁九微道:“你要酒自己拿去,可千万别吓坏了我的宝贝。”
      伊川道:“你说这人是你的宝贝?”
      宁九微低头看着那人的脸,柔声道:“对,世间绝没有什么宝贝,能够比得上他了。”
      伊川完全怔住。那人长得也不丑,只是油头粉面,富态臃肿,怎么看也是个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让宁九微这种人动心?伊川再看了两眼,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宁九微却浑然不觉,悠悠道:“你若是能住久一点,就知道他宝贝在什么地方了。可惜你马上要走了。”
      伊川道:“我要走?谁说的?”
      宁九微道:“追你的人马上就到了,你还不走?”
      伊川哈哈大笑,道:“追我?我武功天下无敌,哪有人配追我!”
      宁九微叹了口气,道:“看你一身的狼狈样,见了酒菜就跟没有了命似的,还居然有脸说不是给人追着?何况若不是有人追你,你又怎会到这苗疆火倮侗部来?”
      伊川扭动的身子突然停住,似乎想起了什么,啐了一口:“这里已经是火倮侗部了?却是他娘的妖怪曼荼罗教的地盘,怪不得每个人身上都挂着毒虫!”
      曼荼罗教是藏边到云南的一个神秘教派,据说信奉印度邪神湿婆,教中秘法以毒蛊咒印为主,妖邪无比,世人无不闻之色变。伊川虽说久处边陲,也早有耳闻。
      伊川顿了顿,又摇头道:“你太聪明了,你可知道,太聪明的女人,没有男人喜欢。”
      宁九微悠然道:“是么?”
      伊川重重一哼。
      宁九微眨了眨眼睛,道:“莫非你想喜欢我?”
      伊川冷冷道:“见你的大头鬼。”
      宁九微笑道:“哎呀!你看你都害羞起来了。喜欢女人有什么怕羞的呢?我若喜欢了人,就大声地说出来。”
      伊川抓起一碟笋丝,倒进口中,不去理她。
      宁九微声音却依旧飘过来:“喜欢了也可以,但是要有实力才行。只会说大话的孩子,我理都不会理他。”
      她话音初落,眼前猛然腾起一道亮光,神龙一般凌空夭矫转了几转。
      宁九微彩裙飞动,斜退八尺,已然到了墙角。那道亮光却如影附形,追至面前。宁九微的脸色变了。亮光陡地一闪,裂电般掣回。
      伊川缓缓收掌,掌缘银芒缓缓消退。他撮嘴轻吹,几根发丝缓缓飘落。伊川淡淡道:“当年南海墨剑袁独跟我斗到一千招时,便是给我一掌斩成重伤的。这种实力如何?”
      宁九微俏生生站在墙角,她仿佛受伤的仙子,不敢再靠近人类。
      伊川道:“还不上酒?”
      宁九微慢慢走近,忽道:“你既然练成了掌刀,怎么还会被人追得这么狼狈?”
      伊川道:“那只因为那家伙不是人。”
      宁九微道:“不是人?”
      伊川道:“简直就是个王八蛋,一句话不说就开打。我又不想要他的命,为什么要拿掌刀跟他拼?”
      宁九微笑道:“原来你是个好人。”
      伊川道:“好也好得有限,比如你脱光了,恐怕我就不会再做好人了。”
      突地窗外有人慢慢道:“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
      声音清脆,却又蕴涵着种说不出来的寒意。
      伊川一声怪叫,跳了起来:“李清愁!怎么这样都无法骗过你!”
      窗外之人却默然。
      伊川见他不回答,跺了跺脚,就待走出。
      宁九微道:“我这里有后门,你走不走?”
      伊川摇头,道:“没用的。你若是走前门,他就在前门;等你走后门时,他必定守在后门!既然免不了一战,就痛痛快快打一场又如何?”
      他突然出手,一把抱住宁九微,就在她一愕之际,重重亲在她唇上。
      宁九微骤然受袭,一时忘了挣扎。伊川的吻狂猛恣肆,如暴风骤雨一般,将她吻得透不过气来。
      宁九微却静了下来,她的眸中一片清亮,盯住伊川,似乎在谴责,又似乎在邀约。
      伊川干脆闭上眼睛,用力搂住这个无限温暖的躯体。
      躯体慢慢变软。伊川却用力将她推开,“呛啷”一声,妖刀横空而出,伊川爆出一声狂啸,大踏步冲出。
      宁九微突道:“等等!”
      伊川身形一顿。宁九微静立着,她的声音也轻柔下来:“你想不想看我这宝贝究竟有多宝贝?”
      伊川道:“我懒得看你们奸夫淫妇的丑像!”
      宁九微悠然道:“丑像?只怕你看了之后,就再也忘不掉了呢!”
      她轻轻扶起椅上那人。那人依旧昏迷着,可当真了不起。宁九微在他面颊上亲了亲,腻声道:“宝贝儿,还不醒来?”
      那人发出一阵“咿唔”之声,悠悠醒转。见到宁九微温润娇媚的脸蛋就在面前,忍不住就要亲了起来。宁九微娇笑道:“你这小鬼,着什么急啊?哎呀,你在摸哪里?”
      伊川看得皱起眉头来。宁九微冲他眨了眨眼睛,突地在那人的后脑上轻轻一划。
      那人的后脑“咯”的一声轻响,竟被她划成两半。那人手上的动作骤然停止,就如被点了穴一般。一种莫名的“嗡嗡”声却随之响起。
      这声音并不大,仿佛飞萤震翼一般,但却含有某种神秘的妖邪摄力,铺天盖地而来。一时万籁仿佛都沉静下来,举天下所有的,都是这“嗡嗡”的碎音。
      宁九微举手一弹,那嗡嗡声猝然穿窗而出。就听李清愁一声惊呼,瞬间沉了下去。嗡嗡声却又返回了来。只是多了股血腥之气。
      宁九微皱了皱眉头,指尖连弹,嗡嗡声渐渐归于那人脑中。宁九微小心地将半截脑壳盖回去,嗡嗡声立即消失无踪。那人仿佛穴道突然解开,面上涌起一阵红潮,继续急躁地在宁九微身上摸索着。
      宁九微将头靠在那人的肩上,任由他昵爱,微笑看着伊川。
      灯光柔和,照在她依旧明丽温婉的娇靥上,将明暗错乱地杂糅着。她的笑容,却已变得阴森可怕。
      那人脑中寄宿的,无疑是种极为怪异的毒虫。他的脑髓早已被毒虫嚼吃干净,身体只剩下没有灵魂的空壳。
      这毒虫隐形无迹,连李清愁都挡不住,可不是天下难求的宝贝?只是宁九微以活人饲虫,这又是何等的狠毒?
      伊川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宁九微的手轻轻抚着那人脑后,这个无限爱怜的手势,此时也变得妖邪而恶毒起来。
      伊川刀光一闪,裂电般劈向那人。宁九微长袖卷出,瞬间连变几变,将刀光挡住。伊川一击不中,立即收刀,他的气势却如山岳般缓缓升起。
      宁九微道:“若是早知道你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我就不救你了。”
      伊川沉声道:“你让我一刀毁了他,咱们从此各行其道。”
      宁九微笑道:“咱们现在难道不是各行其道?”
      伊川怒道:“我不是在跟你耍嘴皮子!快快让开,免得误伤了你。”
      宁九微摇了摇头,道:“我说过他是我的宝贝,你杀了我可以,但想伤他,却是不行。”
      伊川大喝道:“那我就将你一起杀了!”
      霹雳一声,光芒暴涨,妖刀电转星驰,开天辟地一般纵击而下!
      宁九微微微仰头,看着如雪片一样的刀光。她的神色安详之极,竟然不避不挡。
      伊川心中突然一动,瞬间宁九微那温软的身躯,那仿佛在迎凑、在觅合的唇吻,都兜上心头来。他忍不住略略一偏,刀光如水银匝地,擦着宁九微的身际滑过。
      他叹息一声,收刀转身。就在此时,他的手背突然微微一麻,紧接着手腕、手臂、手肘、肩头连接着几麻,仿佛被极细小的蚊虫叮了几下。伊川心头一震,急忙跃开,右臂只觉一片麻木,浑如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宁九微轻笑道:“你明知道我养蛊的,怎么还这么不小心?不过总算你良心好,我给你解药就是了。”说着,托了药丸,送到伊川的面前。
      伊川怒道:“我怎知道这是不是毒药?”
      宁九微道:“就是毒药,你可敢吃?”
      伊川一言不发,抢过来一口吞下,道:“还有没有?”
      宁九微吃了一惊,道:“哎呀!这里面真还有一粒毒药,你怎么就吞下去了?”
      伊川不去理她。
      宁九微道:“你不相信?”
      她忽然拍了拍手掌,伊川就觉小腹中一道刺痛直直升起,犹如被人从肚脐斜插了一柄尖刀进去一般。这一痛当真钻骨蚀筋,伊川忍不住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宁九微叹道:“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你都是不肯听呢?”
      她一听手,这刺痛立即消失。而且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痛过一般。伊川嘎声道:“你给我吃的什么?”
      宁九微道:“还能有什么?就是最最常见的九曲问心蛊。若是有一天你背着我做坏事,我只要拍拍掌,它就钻啊钻啊,一直钻到你心里去,你做的事情越坏,它钻得就越深。”
      伊川道:“你为什么要用它来对付我?”
      宁九微道:“因为我喜欢你啊。其实我是个很传统的人,只要被人家亲一下,就认为只能嫁给这个人了。”
      伊川盯着她,就如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一般。
      宁九微叹道:“你不用这么难过,很快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伊川红着眼道:“什么值得?”
      宁九微笑道:“比如说,你若再想亲我,就不用那么偷偷摸摸的了。”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伊川就扑了过去。
      宁九微微笑着,她已开始迎接。
      伊川的手已缠上了她的香颈。但这缠绵却突然变成凌厉的杀意,伊川冷冷道:“我想现在你该给我真正的解药了。”
      他掌际银芒闪动,架在宁九微的脖间。银芒晕寒,宁九微的脖子闪出一粒粒爆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