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门谁牵碧玉骢

  •   七月烟雨,是李清愁荷锄采药的时候。
      
      眉州知府吴承辅觉得每天都是好日子。每天都有人送钱来,当然就都是好日子。他花了整整十万两买来的知府,做了三年,就赚回来了不知多少个十万两,比他在扬州做盐商好多了。
      川中繁华,本就不逊于扬州,何况吴承辅又是个风雅的人。
      风雅是个奇怪的东西。别人吃饭,他也吃饭,别人看风景,他也看风景,这本是很俗的事情,但风雅之人就不同,他自然能将这些俗事做得与众不同,然后就风雅无比。连伸手要钱都风雅无比。
      所以吴承辅的地皮虽然搜刮得厉害,却依旧得了个清官的名号,没有人知道他家财多少,绝没人。连吴承辅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数不清了。所以到今天他卸任的时候,他已不想再做官。他只想回到扬州的沧浪园中,载酒浮舟,度此余生。
      木兰之枻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
      美酒尊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流。
      这本就不是人间生活,何苦还要在十丈红尘中奔波?
      无论谁有了他这样的家财,再有一座他这样的沧浪园,然后还有他这样的风雅,都不会再想着做官了。久行黑路必遇鬼,吴承辅很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不敢遽然就走。他害怕别人知道他的底细,他也害怕仗刀拦路的江湖豪客。做多了亏心事,毕竟还是怕的。所以他花了一万两银子,大施义粥,救助没饭吃的饥民。整整放了一个月,吴承辅简直成了活菩萨。
      “我从眉州百姓得来的,就要还给眉州百姓。”
      “我来的时候是两袖清风,去的时候是清风两袖。有道义与良心送我,就足够了。”
      吴承辅放完最后一锅粥,动身离开眉州。送他的没有道义与良心,却有万民伞、清官靴,流得满地的泪和一篇篇的颂歌。吴承辅小帽青驴,仆从五六人,轻装而去。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家财,也没有人知道他藏在哪里。
      烟雨凄迷,正是好天气。
      
      绿水海棠,细雨小桥,身着红衣的小姑娘在大哭。
      
      吴承辅悠然地骑在青驴上,看着点点飞烟一般的轻雨飘然逸下,将远近的山水渲染成无边的一块翠玉。一切景物都被约在其中,隐隐地看不清楚。但这隐约岂非正是风雅之一种?
      自从读过陆放翁“前生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吴承辅就喜欢上了骑驴。只是遗憾的是出剑门,而不是入剑门。
      但出了剑门,岂非才可到扬州。十里繁华,红尘蔽天的扬州。——只是就不能骑驴了。吴承辅不无遗憾地想。
      这时一阵哭声传了过来。吴承辅的眉头微微皱起。老人的唠叨,小孩的哭闹,男人的吵嚷,女人的泼辣,无疑都是极煞风景的事情。吴承辅从驴上抬起头来,不悦地向前看过去。
      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坐在毛竹桥上,正掩面大哭着。她身上穿一袭大红的衣服,同这绿水、竹桥、烟雨、海棠相映合,看去极为悦目。若没有哭声,定能撩动吴承辅的诗兴。
      就算如此,吴承辅却已生不起气来,抬了抬手,道:“去看看。”一名家仆立即应声向前。他已跟随吴老爷多年,知道怎么承颐应使。
      吴老爷是清官,是风雅之士,手下之人当然也要雍容温润,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所以他走上前去,笑道:“小妹妹,你哭什么啊?”
      红衣小姑娘将掩面的手指移开两支,看了他一眼,却不理他,继续大哭不止。那仆人从怀里掏出一块干牛肉,道:“不要哭了,给你肉吃。”
      那小姑娘抽抽噎噎地抬起头来,道:“你这牛肉里有没有下药?”那仆人一怔,哈哈大笑道:“牛肉里怎么会下药?难道你以为我是坏人?”
      那小姑娘眼睛瞪着他手中的牛肉,吞了一口唾沫,道:“我听姆妈讲,外面有些坏人喜欢用下药的牛肉来骗小孩子,吃了就人事不知,变成了牛羊,被卖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那仆人道:“这种无稽之谈你也相信?人哪能变成牛羊?何况我们也不是坏人。”
      那小姑娘拿手抹了抹脸,吴承辅惊奇地发现她生得极为清秀。她歪着头看着仆人,道:“你不是坏人?那为什么上午姆妈跟我说了这个故事,下午你就拿牛肉给我吃?”
      那仆人苦笑不得,讪讪道:“你不吃就算了,别败坏了我们吴府的名声。”说着,缩手就待将牛肉收回。那小姑娘嘴一扁,又待哭了出来。
      这小姑娘任性蛮缠,看在吴承辅的眼中,却自有一种娇痴的风情。忍不住出声道:“吴舟,别为难她。”说着,缓步踱了上去。
      吴舟躬身答应了,退在一边。吴承辅柔声道:“咱们不吃牛肉。我带了很多路菜,你想吃什么,我叫他们拿给你。”小姑娘见他面团团的一副富态相,倒也并不害怕,道:“我不要吃牛肉!”吴承辅道:“好,咱们不吃牛肉。吴舟,把牛肉扔掉。”
      吴舟应声从怀中掏出藏牛肉的包裹,扔在了道旁。吴承辅微笑道:“你看,牛肉已经没有了。我们只好吃别的了。”
      小姑娘“噗哧”一声笑了。这一笑,竟大有妩媚之态,衬在她娇小的脸庞上,别有一番清媚柔丽的滋味。她站起来道:“我要吃青椒炒肉丝。”
      吴承辅道:“吴舟,拿青椒炒肉丝给这位姑娘。”
      吴舟苦着脸,道:“回禀老爷,我们带的路菜里,没有青椒炒肉丝。”
      吴承辅道:“那有些什么?”
      吴舟道:“有口蘑兰笋,鸳鸯豆腐,孔雀临屏,八仙过海。”
      吴承辅点了点头,道:“八仙过海乃是用海中八珍做的,滋味不错,我叫他们拿给你吃好不好?”
      那小姑娘摇头道:“不好,我要吃青椒炒肉丝。”
      吴承辅皱了皱眉,道:“八仙过海不比青椒炒肉丝好吃?”
      小姑娘道:“八仙过海没有青椒炒肉丝好吃。”
      吴承辅笑了。没有吃过的八仙过海当然没有吃过的青椒炒肉丝好吃,这话倒也没有错。可是哪里找青椒炒肉丝去?
      “有的八仙过海比没有的青椒炒肉丝好吃。”
      这是他的结论。
      小姑娘“哼”了一声,道:“谁说没有青椒炒肉丝?那里不是就有?”
      随着她纤手一指,众人果然看到小桥后面,绿竹掩映中,露出半扇酒旗。
      “红柿村”。倒也是个风雅的名字。
      吴承辅笑了。“既然眼前有酒,我们为什么不喝他几杯?反正我们不急着赶路。”
      小姑娘也笑了:“何况还有青椒炒肉。”
      
      这酒家并不大,里面只摆了五六张桌子,桌子上满是油腻。已经有两桌坐了客人,一桌是个书生,容貌甚是清秀,倒像女子;另一桌是个江湖客,脸黑黑的,像个武夫。那江湖客见吴承辅一行人进来,翻了翻白眼,低声骂了几句,依旧低头喝酒。
      两人的桌上摆了酒菜,果然有青椒炒肉。只是两人仿佛甚为寒酸,桌上都只有一壶酒,一碟青椒炒肉,外加一桶饭。
      吴承辅等人将剩下的几张桌子占了。那些仆人不敢跟他坐一张桌子,红衣小姑娘却不管,所以另外几张桌子挤得极满,他们的桌子却只有两个人对坐。
      店小,伙计也少。
      统共就只有一个。
      “砰”的一声将菜单摔到吴承辅的面前,眼鼓鼓地盯着他,仿佛跟客人有仇似的。
      吴承辅倒不去跟他计较,拿起菜单看时,珍珠丸子、八宝山珍、翡翠鸭舌、水晶肘子。店虽小,菜色倒是很多。吴承辅随便指了几样,然后要他杀一条鱼,搭配几味素菜送上来。
      那伙计等吴承辅点完了,突然道:“点这么多,不怕撑死你?”
      吴舟等人大怒,就要冲上来理论。吴承辅摆了摆手,将他们压住,道:“你说的也是,点多了不吃,也伤上天仁爱之心。就来珍珠丸子、八宝山珍、翡翠鸭舌、水晶肘子四味,再加青椒炒肉好了。”
      那伙计道:“没有!”
      吴承辅一怔,道:“什么没有?”
      伙计道:“珍珠丸子没有!八宝山珍没有!翡翠鸭舌没有!水晶肘子没有!”
      吴承辅道:“没有为什么要写在菜单上?”
      那伙计白眼翻起,道:“这店是你开的,还是我开的?”
      吴承辅道:“是你开的。”
      那伙计大声道:“我开的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吴承辅想不到这伙计的脾气如此古怪,他涵养甚高,也不生气,道:“你有些什么?”
      伙计翻了翻白眼,道:“只有两样。”
      “那两样?”
      “青椒!肉!”
      小姑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店伙极不耐烦道:“你们到底要不要吃?只管废话!”
      吴承辅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青椒炒肉吧。反正你也做不出别的什么菜来。”
      那店伙“砰”地一声将茶壶摔在桌上,道:“你侮辱我?”
      吴承辅一怔,道:“什么侮辱你?”
      那店伙脸上青筋暴起,道:“谁说我只会做青椒炒肉?我会做很多菜!”
      “很多?”
      那店伙更怒:“我至少会做三个菜!青椒炒肉,肉炒青椒,青椒炒肉炒肉炒青椒!”
      那小姑娘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吴承辅也乐了,微笑道:“这有分别么?”
      店伙道:“当然有分别了。你外行就不要多说!”
      吴承辅叹了口气,道:“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青椒炒肉一份,肉炒青椒一份,青椒炒肉炒肉炒青椒一份。另外麻烦你上一壶酒,两碗饭。”
      终于这脾气极大的店伙走了,他不但是店伙、老板,还兼做厨子。
      茶自己倒,饭自己盛,酒自己舀。凭什么?就凭这附近别无人家,要吃饭只有到我这里。
      好在吴老爷有很多随从,一会茶、酒、饭都摆好了,那店伙才慢吞吞地端了三个盘子上来,“砰”的一声摔在了吴承辅桌上。
      一盘青椒炒肉,另一盘青椒炒肉,第三盘还是青椒炒肉。吴承辅仔细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他皱眉道:“这就是你的青椒炒肉、肉炒青椒、青椒炒肉炒肉炒青椒?”
      那店伙翻了翻眼睛,不去回答他,自顾自走了。吴承辅举筷尝了尝,这店伙的脾气虽然大,但菜做得的确不错,一碟青椒炒肉似乎比八仙过海还好吃。于是分了两盘给随从,酌酒自饮了起来。
      那小姑娘却瞪着碟子,动也不动。吴承辅微笑道:“你不是想吃青椒炒肉么?怎么还不动手?”
      小姑娘摇了摇头。拼命闭紧嘴唇。
      吴承辅挑起一筷肉丝,道:“你别看那店伙凶巴巴的,做的菜却不错,你尝尝就知道有多香了。”
      小姑娘皱起眉头,缩在凳子上,盯着青椒炒肉发呆。吴承辅拿他没办法,只好自己吃喝。
      那小姑娘见他吃得高兴,忽然道:“这青椒炒肉真的好吃?”
      吴承辅缓缓咀嚼,道:“简直比我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
      小姑娘试探道:“那我吃一根?”
      吴承辅含笑点头。官场沉浮,商海征战,他实是很久没有见过这种自然流露的情态了。这小姑娘虽然疑心病重些,却毫无造作,纯属天然,令他忍不住心生怜惜。
      那小姑娘举起筷子,店伙却一阵风冲了过来,“嗖”的一声将盘子抓起,道:“我做的菜滋味如何?”
      吴承辅见他三番两次生事,心中不快,道:“倒也不错。”
      店伙“咯咯”笑道:“既然不错,大老爷为什么不打赏?”
      吴承辅笑了。原来他是为了要点赏钱。菜做的好,打赏是应该的。吴承辅摆了摆手,吴舟急忙趋上前,将三吊钱排在桌上。吴承辅道:“还不谢赏?”
      那店伙连瞧都不瞧一眼,道:“大老爷吃饭胃口大,打起赏来却小气得紧。这点钱算什么打赏?”
      他越说越生气,突然从怀中掏出几吊钱,摔在桌上,道:“不如我来打赏大老爷吧。大老爷还不谢赏?”
      吴承辅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你几盘青椒炒肉,还想要多少赏钱?再纠缠不休,拉你去衙门打板子!”
      那店伙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极为奇怪,忽高忽低,好像扯锯一般。吴承辅听了片刻,脸色已然苍白。那店伙突然住声,恶狠狠地盯着吴承辅,阴声道:“也不需要多少,吴老爷马马虎虎给个十万两银子吧。”
      吴承辅吓了一跳,道:“什么?十万两?你还不如要我的命!”
      那店伙冷冷道:“吴老爷愿意把命拿来打赏也可以。”
      吴承辅不怒反笑,道:“原来你不是开店的,你是打劫的!”
      店伙仰首向天道:“吴老爷也不是来吃饭的,竟是吃霸王餐的!”
      吴承辅道:“我怎么吃霸王餐了?”
      店伙道:“不是吃霸王餐,怎么到我厨霸王的店里吃饭?你以为我的青椒炒肉是好吃的?”
      吴承辅脸色变了。厨霸王道:“你不用害怕,我厨霸王杀人从来不用毒。我只是觉得上天仁爱,所以杀人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吃饱而已。”
      他白眼珠翻起,钉在吴承辅脸上:“你吃饱没有?”
      吴承辅大喘了几口气,脸色缓缓平复,道:“我没有说我的姓名。”
      厨霸王哼了一声。
      吴承辅道:“但你却知道我是吴大人。莫非是谁指使你来的?”
      厨霸王大笑道:“眉州人谁不认识吴大人?你就不要自作聪明了!”
      吴承辅道:“你既然是眉州人,就该知道我两袖清风,最后的一点俸银也买米济贫了。”
      厨霸王的眼睛又钉住了他:“我是个厨子。但我也知道清官凭俸银三年绝攒不出一万两雪花银来。”
      吴承辅的脸色这才变了,变得极为难看。厨霸王却笑了,笑得也极为难看:“我是厨霸王,专门管吃霸王餐的,我有个兄弟叫赌输人,专门管的是赌钱输钱的。他若是在,我倒想跟他赌赌看,你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
      吴承辅却坐了下来,拿起酒杯,喝了口酒,道:“我跟你赌赌。”
      厨霸王道:“你?你赌什么?”
      吴承辅道:“我赌我要命!钱你不妨拿去。”
      他喝令一声,吴舟等几个随从将箱盒打开,里面除了食盒之外,就是些换洗衣服,和几叠书。
      吴承辅从箱中翻出了个小包,打开来,里面是一小叠银票和几锭银子。吴承辅道:“这就是我全部的钱了。你若高兴,不妨全都拿去。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给我留点做路费,毕竟……”
      他坐下又喝了口酒,道:“毕竟到扬州有很长一段路。”他站起来,从厨霸王端着的盘子里夹了口菜,道:“也毕竟你做的菜实在不错,你就算将我的钱全拿走了,我也不怪你。”
      厨霸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怒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吴承辅悠然道:“你以为我在骗你?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四个老婆跟七个儿子、八个女儿已在一个月前先回扬州了?”
      厨霸王道:“你的意思是说,钱已经被他们带走了?”
      吴承辅笑道:“你终于变聪明了。我就说,能做出这么好的菜来,你必然不是个笨蛋。”
      厨霸王跺了跺脚,仿佛就要追出。吴承辅抽空又夹了一筷子菜,道:“你也别想追了,一个月……我想他们已在千里之外。”
      厨霸王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盯在吴承辅的脸上。吴承辅依旧微笑道:“我的钱都摆在这里了,你要多少就拿多少,不必替我节省。”
      厨霸王仿佛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边上一人忽道:“我也跟你打个赌。”
      厨霸王猛然回头,就见另外桌上的江湖客向自己举手示意。他翻起眼睛道:“有屁快放。”
      那江湖客不以为忤,道:“我赌他是要钱不要命!”
      他猛地站起,向这边走了过来。
      不知怎的,厨霸王就觉得他的身形特别高大,幽黑的眸子中仿佛隐藏着邪异的妖魔,放射出冰寒的压力。
      压力直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