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散九华

  •   辛铁石犹豫了良久,终于决定先去看看灵钧。
      大师兄变化得实在太大,而且话语中充满了激愤,他所居之处更是险恶之极的天涯悬崖之壁,若是一不小心发生什么意外,那必将造成辛铁石终身悔恨。
      他落后灵钧二十余步,小心地跟踪着他。他不是怕灵钧发现,只是不愿意在找到若华、查明凶手之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他随即发现,这小心根本没有意义。
      灵钧纵酒狂笑,仰天长啸,双袖飘舞,犹如乱树拂天,狂态毕现。连山路都不辨,何况觉察别人之跟踪?
      辛铁石暗暗神伤,以灵钧这样的修为,几乎已到了知天命、达天意的境界,自身与天地隐约之间已有了冥冥的维系,如不是心丧若死,怎会如此?
      所幸这条路灵钧已走得太多,就算是在神乱大醉之下,仍踉踉跄跄回到了天涯洞中。辛铁石站在洞口许久许久,耳听里面寂静无声,心中天人交战,终于走了进去。
      就算不能找到若华、抓到凶手,他也要告诉灵钧,他没有死。他实在不忍心见师父师兄受如此大的痛苦!
      灵钧依旧如平日那样端坐在洞中,他的一双黯眸怔怔前视,就同他一样全无半分光彩。就连辛铁石进入洞中,他也没有半点觉察。
      辛铁石心中又是一痛。
      平日灵心天纵的大师兄,怎会蒙昧如此?
      他轻轻走上前去,泪水忍不住垂下:“大师兄!”
      灵钧慢慢转头,转向辛铁石。盲掉的眸子宛如两个黑洞,直直向着辛铁石,他仿佛忘记了自己目盲,努力想看清楚辛铁石。
      辛铁石心中痛如刀绞:“大师兄,是我啊,我是二师弟,我没死!”
      灵钧呆呆地坐着,看着,良久,他缓缓道:“不错,你是二师弟,你的鬼魂来找我了。”
      辛铁石道:“不!我不是鬼魂,我没死、我没死啊!”
      灵钧淡淡一笑,道:“你应该来找我的,因为我骗了你。”
      他喃喃道:“我为什么不告诉你,其实天涯洞中,还有一个洞,只要我告诉了你,你就不会死了!”
      他突然笑了起来。
      广袖飘舞,随着他的笑声飞动,他就仿佛是一片冷云,在天涯洞中激烈地旋灭着。
      辛铁石心中一动。
      ——天涯洞中还有一个洞?
      ——如果我早告诉你,你就不会死了?
      灵钧的话中,究竟藏了什么意思?
      他忍不住抬头,果然,就见灵钧背后,隐藏在黑暗中,似乎的确有一个小小的洞口。
      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的冲动,他一定要进入这个洞,看清楚洞里究竟有什么!
      他绕过灵钧,步入了洞中。
      那是一段长长的甬道,辛铁石走了进去。
      
      甬道很长,但并没有辛铁石所想象中那么潮湿,虽然黑,但并不觉得阴冷。他走了一会,甬道忽然岔开。
      一左一右,都一样深邃,一样黑沉。
      辛铁石的脚步停下了。
      该往何处去?他的命运中,本没有选择,总是被追着躲来奔去,现在忽然有了抉择的权力,辛铁石却有些茫然了。
      该左还是该右?迈向的,也许是同样的结局,也许会截然不同。辛铁石犹豫了一下,决定先走向左。
      空气中仍然凝结着一丝窒息般的沉静,但甬道的尽头已出现了一缕光亮。
      辛铁石心头一喜,急忙奔了过去。
      尽头是一个大石洞,辛铁石认识这个石洞。一排排巨大的书架陈列在洞中,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辛铁石随手拿起一本,是各派的武功秘笈,再拿起一本,是武林中的秘辛。这里,就是武林正道的藏宝秘窟。
      辛铁石忽然明白,灵钧为什么数年居于天涯洞,绝不离开半步。他的使命,也许就是守住这座秘窟。
      这座秘窟虽然神秘,但辛铁石早就来过了,为什么灵钧要说他若是早告诉辛铁石,辛铁石就不会死了?
      猛地,辛铁石的心一悸,若华那幽幽的叹息仿佛又响在了他的耳边。
      难道……
      他的心狂烈地跳了起来,难道……
      他突然跳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向甬道里冲了过去。
      就算天雨刀,地生刺,他也要赶到那个分岔口,他一定要到右边的甬道中看看!
      右边的甬道更为悠长,辛铁石竟无法按捺自己狂烈的心跳,就如醉酒一般,踉踉跄跄冲了进去。
      甬道的尽头,是一间石室,密闭在山腹之中。石室中有一袭绛红的香帐,里面隐隐显出一个苗条的人影,悄然坐在镜台前。不知怎的,
      辛铁石忽然无力举步,他的全部力气都仿佛遁出了体外,口干舌燥,双腿绵软,竟然无法站立。他死死地盯着这个倩影,倚着甬道石壁,缓缓坐倒。
      那倩影也仿佛感受到这浓烈的目光,忽然转过头来。辛铁石就感觉自己身体瞬间被抽空,脑袋仿佛变成了一张铜锣,被狠狠地敲了一记。
      若华、若华!
      你没死。
      千言万语,他想说的话已积满了三生三世,但到了嘴边,却只化成了一句,你没死。
      若华没死!
      辛铁石软软倒在地上,他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若华讶然惊呼,身子站了起来。她绝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辛铁石,一时惶然不知所措。她见辛铁石瘫倒,以为他受了重伤,想抢上来扶住他,但又觉得两人距离千里万里,一时脚步艰涩,无法举动。
      辛铁石默默看着若华,万古岁月,千般艰辛,凝成了一句话:“你没死!”
      他笑了。
      再多阴谋,再多痛苦,哪又何妨?
      若华没死,这就足够了!
      他并不怨恨谁,他也并不想再追查背后的原因,只要若华还好好活着,他就算背负了天下所有的骂名又何妨?
      他慢慢站起来,转身向外走去。他的心中,再没有被诬陷的屈辱,也已没有遗憾。
      若华!若华!
      但他的脚步在还没跨出就顿住。甬道中,多了一个人。
      九华老人。
      辛铁石忍不住失声道:“师……师父!”
      九华老人脸上挂满了疲倦,他看着辛铁石,完全没有丝毫惊讶。
      他淡淡道:“你都知道了。”
      辛铁石沉默着,点了点头。是的,从看到若华的瞬间,他就想明白了很多事。
      没有人能在九华老人面前杀人,绝没有人。
      但若华死了,死在九华老人面前。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凶手就是九华老人。
      婚礼当晚,洞房中惊呼的是若华,但此时洞房中却没有凶手,九华老人听到惊呼后,立即冲入,杀人,然后抱着尸体走出。
      九华山庄防备如此森严,却仍被人下了毒,无论九华老人还是灵钧武功都极为高强,灵思敏锐,本来绝没有人能在他们面前下毒的。
      但若凶手是九华呢?
      如果凶手是九华老人,这一切都可解释。
      这个念头,并不是没在辛铁石心中出现过,但念头才出,便立即被辛铁石压下。这怀疑是对恩师的大不敬,而且,九华老人为什么要杀若华?
      九华老人为什么要害自己?
      难道是因为若华么?
      辛铁石一念及此,不由得满口苦涩。
      九华老人缓缓道:“你想的不错,这一切背后的策划者,都是我。有些事,是我指使灵钧做的,有些事,是若华助我做的。”
      辛铁石身子一震,虽然他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仍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九华老人道:“你想必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辛铁石沉默,是的,就算九华老人马上要杀死他,他也一定要问清楚!
      他不能接受这一事实!
      九华老人道:“因为你必须罪大恶极,人神共愤。你必须要成为正道的敌人!”
      辛铁石一惊!
      九华老人道:“这样,你才能打入魔教,并且可能进入他们的权力核心!”
      辛铁石更惊!
      九华老人沉声道:“正道魔教之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如果正道再不出奇兵,必定会被魔教灭掉!”
      辛铁石道:“师父,可是魔教只有七百五十二人,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被困在西昆仑山中,已经很辛苦了,他们无力再攻打中原!”
      九华老人道:“如此说来,你已经去过西昆仑山了么?”
      辛铁石点头。
      九华老人道:“不错,他们是生活在极其贫瘠的环境中,他们人数稀少,甚至不及正道的十分之一,但你想必见到他们训练出的年轻人,这帮年轻人虽然只有二百余人,但你觉得正道之中,能有多少年轻人胜过他们?”
      辛铁石身子一震,他的确没有想过这一点!
      魔教那些年轻一代坚忍,刻苦,不畏艰难,诚心正意,却是自小生活在优渥中的正道新一代所不能比及的。
      九华老人叹道:“我们年老一代始终有一天要退出江湖的,武林中的一切,需要你们年轻人来肩负。但正道的年轻一代,能够经的起他们的冲击么?何况……”
      以九华老人之涵养,也不由的脸色微变:“何况,已有可靠消息称,魔教即将掘开天罗宝藏!”
      辛铁石知道这一点,谢钺曾经跟他说过。
      九华老人的话,印证了谢钺并没有说谎。
      九华老人肃然道:“没有人知道天罗宝藏究竟有多可怕,尤其是天罗十宝!我只知道一件事:如果天罗宝藏出世,正道绝对抵御不住天罗教的冲击,甚至很有可能在数年内就覆灭!”
      辛铁石大惊!
      他知道,九华老人从不说谎,也从不夸大事实!
      天罗十宝究竟有什么样的威力,能够让九华老人都如此惧怕?
      九华老人道:“我早就得到情报,魔教已在正道中混入了奸细,但无论我怎么防备,无论正道核心怎么缩小,都无法将这个奸细找出来,都无法阻止这个奸细获得消息!”
      辛铁石自然知道他说的就是谢钺,身为还剑庄主,的确没有任何人怀疑谢钺。秘窟中的七掌门中,就有谢钺。
      但他不能将此事告诉九华老人,因为他不能辜负谢钺的信任。
      他也不能让西昆仑山上受苦的那些老弱,失去最后一线生机。
      天罗十宝真的那么可怕么?
      他忽然想起了谢钺的话——
      “但魔教若入雄才大略之人之手,只怕……”
      辛铁石眼前忽然闪过青面少年的影子,若是天罗十宝落在此人手中呢?
      谢钺与九华老人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九华老人伸手入怀,掏出一本书来,递给辛铁石。
      “这就是秘窟中藏着的《正道详录》,取走的人是我。我发现七掌门中仍然藏有魔教的奸细时,便悄悄收了起来,命若华用叹息将你引来,将此事嫁祸给你。现在,我将它授予你。”
      《正道详录》,记载着正道最强的力量的书,拥有它的人,将获得武林中最大的权力。本来,只有武林宗主有资格保存它。
      现在,九华老人将它授予辛铁石。
      辛铁石一惊,道:“师父,这怎么可以……”
      九华老人道:“既然魔教已同你接洽,这说明我的计划已经成功。现在,我命你打入魔教内部,一待时机成熟,就利用《正道详录》上的力量,摧毁天罗宝藏,将魔教一网打尽!”
      辛铁石道:“不……师父,你听我说……”
      九华老人截口道:“徒儿,你相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世界,只有正道,没有魔教呢?从此每个人都不必再打打杀杀,每个人都幸福地生活着?徒儿,你难道不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一切么?”
      辛铁石垂泪道:“师父……”
      他忽然想起了谢钺的话。
      无论谢钺还是九华老人,都想缔造一个完美世界,一个没有杀戮的完美世界。不同的是,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立场中,因此,一个想杀尽魔教,而另一个则想泯灭掉魔教与正道的差别。
      会有这样的世界么?
      平心而论,辛铁石更赞同谢钺一些,但九华老人毕竟是他的师父。
      九华老人看着他,目光柔和了些,道:“徒儿,辛苦你了。为师这样对你……”
      他想说些什么,话语忽然艰难结住。
      辛铁石泪如雨下:“师父,徒儿不怪你……”
      九华老人怆然一笑,道:“此后,多辛苦你了!你念在师父对你的恩情上,一定要完成师父的遗愿!”
      辛铁石心头忽然闪过一阵不祥之感,青阳剑已然脱手飞出!
      剑火灼然,被九华老人的长袖拂动,一剑深深没入了九华老人的胸口!
      奇变宛如雷霆,将辛铁石轰得连动都不能动!
      良久,他才醒转,急忙抢上,九华老人已气若游丝。
      老人死命抓住他的手,拼力道:“这下你弑师之罪已成,魔教当再无怀疑。徒儿,你若有丝毫感念师恩,那就助为师完成毕生愿望!”
      他的五指深深扣入了辛铁石的腕中,双目厉盯着他,再也无法闭上。
      辛铁石痛哭跪倒。
      眼前忽然一双绣花鞋移来。
      辛铁石茫然含泪抬头,就见若华。
      若华红妆初峻,她脸上连一丝悲伤的表情都没有,似乎并没有见到死在一边的九华老人。辛铁石被师父逝世的巨大悲痛冲击着,再也没有半点与若华重逢的喜悦,呆呆地看着她。
      若华忽然静静跪了下来。
      辛铁石心中又闪过了一阵惊恐。
      “石哥哥,我骗你,对不起你。”
      辛铁石心中一阵痛楚。他想大喊,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没有!但他紧紧抱着九华老人的尸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若华深深磕下了一个头。
      然后,她轻轻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说了一句话。
      一句让辛铁石痛彻神髓的话。
      “请你记得外子的嘱托。”
      ——外子?!
      ——辛铁石的心好痛、好痛!
      若华这个头磕下,再没有起来。
      她的胸口,早就插入了一柄匕首。
      辛铁石失惊,遽然站起,九华老人与若华的尸体滚在一起。
      辛铁石脑中一阵混乱,心中刺痛,他再也无法呆在这窒闷的洞穴中,他转身,狂奔而出。
      他经过灵钧,灵钧一动不动,恍如天地间再没有另外一个人。
      只是两行清泪自他早就盲掉的眼睛里垂落。
      
      辛铁石宛如发狂,一路跑下九华山,跑进江湖的风雨中。
      风雨如晦。
      江湖茫茫,他究竟要奔到哪里?
      他究竟该往何处去?
      他手中紧紧攥着那本《正道详录》,他攥着九华老人的嘱托,也攥着谢钺的嘱托。
      无论哪个嘱托,都宛若千钧重,他不知道该如何承受。
      他握有了天下最强的权力,无论正道还是魔教,但他的心,却从未这么悲痛过。
      因为,他失去了一切。
      
      <全文完>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