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壁疑踪

  •   长风凛冽,失去一条手臂的辛铁石,要爬上这座悬崖,找到若华所在的洞穴,绝非易事。他几乎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真气,才能在如此劲急的山风中,不被吹下崖壁。
      上升哪怕一步,都艰难之极,损耗的已不再是他的力气,而是生命,是意志。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知道神医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只要一松手,神医就会张开红云火蟊,他就可以不受这份折磨了。
      但他却绝不肯放弃,
      因为他要认真地做成这件事。他不能再随着命运的洪涛飘来摆去,他要做,就做得坚决彻底,然后再去爱得轰轰烈烈。
      他的手渐渐痉挛,指甲开始撕裂,血从指尖渗出,却染不红山石。
      因为血已被这山风冻结。
      四月的风,在此时此处竟是这么的冷!
      他几乎就要放弃,如果不是他感到一股小小的暖意。
      一丛藤蔓后,有一个小小的洞穴,这股暖意,就是自洞穴中发出的。
      辛铁石的心不由一振,有暖意,证明这之中可能会有人在,这也许就是他苦心寻觅之处!
      这想法让他力气大长,手一撑,已经钻入了这个洞穴中!
      洞穴很窄很小,几乎仅容一人,四壁上长满了累累垂垂的青藤,几乎将洞口完全遮住。辛铁石顾不得那么多,身子用力挤了进去。
      他绝没想到,在这个小小的洞穴中,会有如此惊人的发现。
      悬崖遭受狂风吹袭,满生苔藓藤蔓,潮湿粘滑异常,但洞中却极为干燥,里面很宽阔,几乎有九华山庄的大堂那么大。洞中不知镶嵌了何物,发出柔和的光芒来,将里面照得纤毫毕显。
      崖中狂风穿过洞口的藤蔓,已销蚀了烈烈风威,变得柔和起来,所以,洞中气息极为清新,温暖。尤其让辛铁石惊讶的是,洞中列着一排排的架子,上面堆满了书。
      只是一个人都没有。洞中别无长物,一览无余,没有任何人在。
      辛铁石犹豫着,他伸手抽下了一本书。那是一本蓝色封皮的书,制作极为精致,上面竖排着四个楷书大字:崆峒剑法。
      辛铁石心中一震,随手翻开书页,只见其中有图有文字,列出一招招的剑势。他看了两招,果然是地地道道的崆峒剑法!
      辛铁石很早就闯荡江湖,而且师从九华老人这样的大宗师,眼光自然极准。他急速翻动着这本秘笈,赫然发现,就连崆峒派已失散的最后两招剑法,这本书上也详细录列。
      他急忙翻动架上其他书籍,崆峒、峨嵋、武当、青城……举凡江湖上大小门派,其武功、秘术、内息、身法等诸般功夫,竟然尽皆收录在这一架架书中。再走过了一个架子,却见架上大字赫然是:“诸派秘辛!”
      这个架子上也是满满的一架书,上面分列着各大门派的名字。看都不用看,辛铁石就知道这上面必定记录着江湖各派所有见得人、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不禁一惊,这个洞窟,可以说是绝世的宝藏!
      这宝藏是谁的?
      若华的声音是不是就是从这里传出的?
      辛铁石无心学习各派功夫,他只想找到若华的踪迹。但他仔仔细细地查遍洞窟的每个角落,却一无所获。
      失望渐渐占满了他的心,他身子软软地坐了下来,刚鼓起的信心又完全消散。
      洞窟的正中是一个简陋的石桌,旁边有七只石椅,辛铁石就坐在这石椅上,满脸失望地看着满架武林秘笈。
      这也许是每个学武者梦寐以求的珍品,但对他,却一点用处都没有。辛铁石痛苦地抓着头发,他希望能借着身体的痛楚让自己清醒一下,再想清楚一些头绪。
      他的精神忽然一震,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整个洞窟极为干净,甚至可以称为一尘不染。
      这是否是因为不时会有人进来,打扫整理呢?他精神一长,只要有人,说不定就可以问出些什么来。至少,可以知道这洞窟宝藏究竟是属于谁的!
      突然,洞窟一方的山壁无声无息地打了开。
      辛铁石精神一长,倏然站了起来。他全身的劲气,也在这一瞬间提到了颠峰!
      他要保证能一举制服敌人。
      但他绝未想到,进来的人,竟然是他的师父,九华老人!
      九华老人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辛铁石,他也不禁怔了怔。
      但随即,他的脸色沉了下去。
      他身后,还跟着六个人。武当派的清虚道长,少林寺的十方长老,谢钺,还有三个人,辛铁石就不认识了。但他的脸色变得厉害。
      因为清虚是武当派的掌门,十方是少林寺的方丈。
      而九华老人是九华派的掌门,谢钺是天下第一庄还剑山庄的庄主。看剩余几人气度谨严,与清虚、十方并行并列而气势不逊,想来不是一派之长,就是一方霸主。
      这个让他疑念丛生的洞窟,无疑是正道武林的藏宝窟,那就难怪会藏有如此多的武功秘笈、诸派秘辛了。
      六人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也没有一人将目光转到辛铁石或九华老人的身上。但他们自一踏入秘窟开始,便一动不动,全部沉默着,因为他们知道,九华老人一定会给他们一个解释,一个让他们满意的解释。
      这里是九华山,辛铁石是九华老人的弟子,九华老人是武林宗主。
      九华老人的脸色越来越沉,他重重哼了一声,道:“你怎会在此?”
      辛铁石嗫嚅道:“我……我掉落悬崖的时候听到若华的声音,就……”
      九华老人冷笑道:“你在空中听到若华的声音?”他冷哼一声,脸上神色极为难看。
      就连辛铁石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真的是若华的声音,何况别人?此事的确匪夷所思,无怪乎无法取信别人。
      九华老人目光锐利,扫视着辛铁石上下。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突然脸色大变。以他的涵养,都忍不住抢上一步,双手按在石桌上,苍声道:“放在石桌上的那本书呢?”
      辛铁石跟随九华老人日久,从未见他如此慌乱过,情知关系重大,而九华老人竟有了疑他之心,不由得慌乱辩解道:“我不知道,我没有拿!”
      九华老人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的脸色忽然变成完全的金色,金灿灿的金,然后又变成银色,雪亮雪亮的银。他注视着辛铁石,仿佛要看穿他的灵魂。
      辛铁石不由心惊,这金色银色便是九华老人功力运转到极处的表现,什么书,能让九华老人如此在意?
      九华老人脸上金银双色渐渐褪下,变成一片鲜艳的红润:“你可知我们七人为什么站在这里?”
      辛铁石摇了摇头。
      九华老人道:“魔教已安排了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打入了正道的权力核心,极有可能已探知了正道很多秘密。此人潜藏得很深,一时难以掘出,所以,正道掌门之会,就由原来的三十六人,减到现在的七人。你也知道,正道与魔教火拼越来越烈,有些大计必须要事先确定,才好互相配合,共襄盛举。而你拿去的,就是这本正道七年内的大计详录。”
      他脸上的皱纹忽然变得极深:“这些大计包括正道在魔教中的卧底,包括针对魔教所研制锻造的一批兵刃,包括秘密训练的一帮精英,包括七年内正道几座隐秘之地的联系方法,几乎已是正道为对抗魔教所积蓄的全部力量,而且为了保密,联系方法大多复杂之极,绝对无法仓促更改。而魔教一旦得到这本详录,按图索骥,便可将它们一一消除,只怕正道立即会遭覆顶之灾。你心中若还有一分良知,就将它交还给我。”
      说着,九华老人慢慢伸出手,伸到辛铁石的面前。他的双眸,却爆散出两道精光,寿眉掀动,紧紧盯着辛铁石。
      辛铁石身子冰冷,双手双脚不能自已地颤动起来。
      他忽然明白,这又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
      这阴谋是如此的可怕,策划者不仅知道这里有个秘窟,将详录盗走后,还伪装若华的声音,将自己引到此处来。
      荀无咎的疯狂,星烈长老的震怒,只怕都是他的计划之一。
      这人心思竟是如此之密,手段竟是如此之高,竟然算无遗策,一切都丝丝入扣,最后将这顶诬陷之冠,结结实实地扣在了他的头上。
      他便是那投靠魔教的孽徒,要趁着这空隙,带着秘录远飏。
      难道这就是那神秘凶手连环诬陷自己的目的?
      辛铁石忽然若有所悟。他是九华老人的弟子,他对九华山的一草一木比谁都熟悉,九华老人对他极为信任——如果他真的投降了魔教,那他无疑是盗取《正道详录》的最有利人选。
      而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背叛正道,而他又神差鬼使地站在秘窟之内。
      他就算想辩解都无法开口!
      谁会无缘无故地爬上这座高崖?
      谁会恰好在这个时刻进入秘窟?
      辛铁石额头沁出了一阵冷汗,这实在是个精密恶毒的计划!
      就在此时,忽然一声袅袅的,极为纤细的叹息声自幽约中传入了辛铁石的耳朵。
      辛铁石身子一震,大叫道:“若华!”
      九华老人与六位掌门都是一惊,辛铁石狂乱地四顾着,这叹息之声是如此真实,他可以确定,若华一定就在附近!
      他猛然一掌,将面前的书架推倒,四处搜寻着,一面大叫:“若华!若华!”
      他的心极度紊乱,为了听到这声音,他经历了多少苦难!
      现在,也许是他离若华最近的时刻,他又怎能不急?
      他再度出掌,他要将这些碍事的书架全都推翻,他要找出若华来!
      突然一阵劲风拂送,辛铁石身子剧震,与劲风一触,他周身真气立即回涌,几乎倒卷入丹田。
      辛铁石慌乱的精神一窒,就见九华老人面沉如水,他的长袖正缓缓收回,厉喝道:“你发的是什么疯!”
      辛铁石大叫道:“师父!你难道没听到么?刚才是若华的声音!”
      九华老人死死盯着他,辛铁石双目睁得大大的,满怀希冀地望着他。
      九华老人慢慢转头,道:“你们可曾听到?”
      谢钺等六人齐齐摇了摇头。这洞中如此安静,若有任何动静,决难瞒过他们这样的高手。
      九华老人再度缓缓转过头来,盯住辛铁石。
      他已不必再说什么了。
      辛铁石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愤恨,为什么明明若华的声音就在近侧,他们却偏偏要假装听不见呢?他再也掩盖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吼道:“你们明明听的到的,为什么偏偏假装听不到?”
      他转头,向着四周的石壁狂呼:“若华!若华!你在哪里!”
      他再也顾不得什么阴谋陷害,也顾不上秘窟宝藏,猛地跃起,青阳剑上火芒倏现,向书架石壁上斩去。他要找到若华,他要见到若华!
      他被冤屈、压制了这么多天的心终于无法再冷静,就算斩破这个世界,他也要找到若华!
      七位武林耆宿的脸色却立即变了。
      这个宝藏不单是武林正道精华所凝聚,还是他们苦心孤诣所留下的退路,若是对抗魔教万一失败,有了这个秘窟,还可以为正道存一线命脉。而现在,辛铁石不单盗走了正道详录,还想破坏这惟一的命脉!
      九华老人尤其恚怒,他猛然出手,一掌向辛铁石击去:“畜生,你还要闹到什么地步?”
      狂乱中的辛铁石根本无法抵挡如此强猛的一掌,这一掌,不但将他飞扬的剑势硬生生顿住,摧化,跟着劈空击在他的胸口。
      辛铁石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摔到了石壁上。
      他咬牙站起,道:“师父,你助我,将这石壁挖开,也许若华就在后面!”
      九华老人怒道:“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心智失常之人决爬不上那么高的悬崖,也绝不会什么都不拿,单单拿了最重要的《正道详录》!徒儿,我一向称赞你心机缜密,想不到你竟全将眼光用到了邪路上!”
      他的怒气让他的威严越来越沉重:“徒儿,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甘心为魔教所用?”
      自辛铁石被冤屈之后,九华老人就再没称其为徒,此时口口声声叫着“徒儿”,那自然是恚怒之极,立时就要清理门户了。
      辛铁石本非冲动之人,他早就注意到,六大掌门虽似对秘窟中发生的事漠不关心,但他们随意几步,已将洞中所有去路全都封住。
      显然,他们料想辛铁石虽拿到了秘录,但想必尚未传走,只要杀了辛铁石,不难搜出秘录。
      但辛铁石毕竟是九华门人,九华老人德高望重,他们自然不好出手。但若辛铁石只要有丝毫异动,情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魔教孽子,本就人人得而诛之。
      但他明明两度听到若华的声音,这么多年来若华的身影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心间,他绝对不可能听错的!
      他不能死,他必须要找到若华!他可以受苦,但若华不能!
      天绝地灭,他不能死,因为若华还等着他去救,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他一个人还相信,若华活着。
      他若死了,若华怎么办?
      九华老人真气已聚,但迟迟不曾出手。
      辛铁石泪水夺眶而出,因为他知道,直到此刻,九华老人仍盼着他能够良心发现,回归本门。
      但他不能够,他只能让恩师失望。辛铁石凄然长呼:“师傅,徒儿不孝,让您失望了!”
      青阳剑上一阵火芒闪过,立即化成一团烈火,向左侧书架扑去。七位掌门脸色一齐剧变,这些书决不能有丝毫的损伤,否则,正道就算顷灭了!
      辛铁石已经丧心病狂,要毁掉正派的根本重地!
      众掌门怒啸连连,真气结成一道长虹,电卷向青阳烈火。
      七位掌门修为皆几可通天,一经联手,烈火立即湮灭,所幸抢救及时,秘笈秘辛并未受到丝毫的损伤,但辛铁石却不见了。
      九华老人脸上变色,身子化成一道黄云,窜出了小洞。
      只看到崖底红云一闪,在炽烈的阳光下,瞬间隐没了踪迹。
      谢钺的声音自洞中传了上来:“九华兄,上次你虽然下了天下格杀令,却被我们六人劝住,想给他一条自新之路,但现在……”
      九华老人的脸冷肃如岩石:“立即发下去!杀!”他横掌一切,一条百余年的藤蔓立断,他的眸子中,已再没有了怜悯。
      没有人知道正道的天下格杀令真正实施时,会有多可怕!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