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红云

  •   神医嘴角慢慢爬上了一抹微笑。
      她很满意自己的所为,辛铁石的生命是她给的,武功也是她给的。他此后就将带着她所给的一切幸福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会有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名声。
      他迟早会名垂天下,无与伦比。
      这些,都是她给的。
      他将带着自己对爱情所有的期许,活在这个世界上,神医张开手,火蟊形成的红云也啮咬在她的身体上,传达着与天行剑同样的痛苦。
      那是十几年前,他们早就许下的同生共死的诺言,直到现在方才兑现。
      就算她身入地狱,她也会回到这个世界上,用烈火来证明她的爱,她的恨。
      这是情苦,是心底深邃的痛。
      侠义的辛铁石,痴情的荀无咎,萧疏的江玉楼,都有他们自己人生的传奇,有专属他们每个人的情,她的情,她的传奇,却必须要与这个名叫萧出云的人生死与共。
      因为她已许诺。
      她的情已无甜蜜,无缱绻的柔情,剩余的只是苦,刻骨铭心的苦。
      所以她放出自己本命元蛊,只为成全这份苦情。
      苗疆女子心最痴,她要这火蟊啮咬进两人的心底,将这苦细细品尝,种进心底。
      既然爱不能让他们心灵相通,那就靠这些痛彻骨髓的蛊毒吧。
      让她所受的种种苦,也一一烙刻在他的心上。
      这负心人。
      但她还是看了辛铁石一眼,却见辛铁石正在挣扎着。
      ——他想回来救自己。
      神医咬牙摧动火蟊红云,将辛铁石所有的挣扎都束缚住。
      知道么?她轻轻对自己说,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可我遇到的却是个负心人。好好活下去,不要做另一个女子的负心人;好好活下去,你带着我的期许。
      她一抖袖,火蟊啸叫声中,辛铁石一声闷哼,真气陡然一窒,经脉几乎被完全封住,向外抛去。
      这火蟊经红云峒几代炼制,每一只都活了百岁以上,作为红云峒历代峒主的本命元蛊,吸食峒主血肉精华长大,虽然神妙之处稍逊苗疆三大神蛊,但千亿万只同时施展,绝非人力所能抗。辛铁石只不过功力才复,却又哪里能够挣脱?眼看着被红云漫卷,甩了出去。
      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道:“不要伤他!”
      光华陡然一闪,一条白影宛如天外飞来,向红云卷去。刀光冷森,自那人掌中发出,照亮了九华山的苍苍碧色。
      辛铁石忍不住脱口道:“江玉楼!”
      江玉楼一笑,道:“我怎生了这份劳碌命,老是要来救你?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
      辛铁石心中一暖,那个纵马江湖,风雨凭舟的江玉楼又回来了,他们之间自江玉楼女儿身份揭穿后的尴尬,已荡然无存。
      两人相视一眼,江玉楼浅浅一笑,刀光跟着暴涨。
      她自然不知道神医丝毫都没有伤害辛铁石的意思,但见天行剑在火蟊围裹下噬肉见骨,凄惨万分,而辛铁石也被红云卷住,自然全力出手,解忧刀寒辉厉扫红云。
      神医眉头皱了皱,她心底忽然升起了一阵厌恶,衣袖挥了挥,红云卷向江玉楼!
      一直冷眼旁观的星烈长老一声厉啸:“敢打我徒弟?你找死!”
      她乌沉沉的身姿突然飙动,横空向神医射了过去。
      神医御施的虽然是天下独步的红云火蟊,几乎无人可挡,但星烈长老岂是常人?她关心爱徒,这一出手,悍厉异常,傀儡剑炁化成一道蓝芒,直指紫衣女!
      与此同时,江玉楼的解忧刀也舒卷而回,直斩神医。
      解忧刀出人无忧。
      傀儡剑炁解忧刀芒本为同源,此时纠结相合,连接为一道暗夜银汉,威势大盛。
      神医一声闷哼,她与天行剑同受红云火蟊噬体之苦,元气大伤,被这连芒同炁的凌厉一逼,红云立即散乱,神医禁不住退了几步,脸色刹那间煞白。
      红云漫搅,片片飞舞。
      星烈长老又是一声厉啸,傀儡剑气卷起青电纵横,向神医冲去。她此时心神又渐渐陷入疯狂,见神医竟敢对心爱徒儿出手,对她恨到了极处,恨不得食肉寝皮才甘心。
      江玉楼急忙向辛铁石跃了过去。
      忽地又一道刀芒凌空飙至,直越剧斗中的星烈、神医,电射天行剑。
      神医一惊,但被星烈长老缠住,来不及阻拦,那刀芒又来得极快,倏忽之间,落在了天行剑身上,跟着闪电般颤成数十道刀光,将红云火蟊一齐震开。
      刀芒陡地一收,荀无咎满身浴血,断刀颤动,天行剑重伤恐惧之下全无招架之力,被重重击中肋骨,闷倒在地。
      荀无咎执刀而立,冷冷地注视着这片红云。他的人虚弱无比,但他的眸子却极为阴沉,竟然有些妖异的感觉。
      此时江玉楼刚刚握住辛铁石的手。
      荀无咎头微低着,似是在注视着手中的断刀,但江玉楼却分明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注视在自己身上!
      荀无咎涩然一笑,身上伤处鲜血崩流,点点滴在断刀上,淬射出道道血芒:“你们尽皆负我,都该死!”
      陡然他的身形一长,断刀血芒飙散,向众人冲了过来。
      辛铁石的心一紧,因为他已看出,荀无咎的精力已几乎耗尽,但刀法仍然如此强猛霸悍,他已是用命来挥刀,每一刀出,他的命都会缩减一分。
      若非心伤到极处,又有谁愿意施展这样的刀法?
      众人都是默然,连星烈长老都为荀无咎悍绝一切的气势所摄,退了一步。
      也许只有伤心人,才会最明白伤心人的心情。
      没有人愿意阻挡这样的一刀。
      刀芒骤然一停,荀无咎人影乍显,江玉楼一声娇呼,已被他擒在手中。
      辛铁石大呼道:“荀兄,不可!”
      星烈长老的脾气可就没有他那么好,脸一青,厉声道:“我爱徒若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我必杀得江南荀家鸡犬不留!”
      荀无咎冷冷一笑,突然出手,江玉楼青丝一绺,飘散长风中。他冷笑道:“疯婆子,我就要伤她,你又能怎样?”
      星烈长老目眦欲裂,狂啸道:“小子!我必杀你!”
      江玉楼与辛铁石心底都是一寒——这已不是他们所认识的荀无咎了!
      荀无咎脸上冷冷的没有表情,突然,他一掌切在江玉楼的脖子上,将她击晕,负在肩上,转身行去。
      “谁若是追来,莫怪我手辣!”
      他另一只手拖着重伤无力的天行剑,向山下行去。
      星烈长老双手剧烈颤抖着,几度欲扑上去,但想起荀无咎冷冽的眼神,以及他那一直没有从江玉楼脖子上挪开的手,只有生生顿住。
      她多年前一场恨事之后,心神本就有些狂乱,江玉楼乃是她心灵惟一的寄托。此时见爱徒如此凄惨无助地被荀无咎掳走,自己却无能为力,心神登时渐趋疯狂。
      她烈火般的目光突然转向辛铁石,怒喝道:“都是你这畜生不好,我先杀了你,再灭荀家!”
      傀儡剑炁狂飚烈转,在她这烈悍的怒意摧送下,化成席卷天地的蓝芒,向着辛铁石卷去。
      辛铁石就站在神医身边,这更增加了星烈的震怒,剑炁更强!
      这等刚猛阴狠的剑炁,本非辛铁石所能抵挡,但他不欲神医受了牵连,身子突然前出,真气全都运到了青阳剑上,一剑疾斩而出!
      神医惊呼道:“你不是她的对手,赶快退开!”
      红云飘拂,漫过辛铁石的剑气,向傀儡剑炁上迎了过去。
      但星烈长老全力出手,又怎是这仓促之招所能抵挡的?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两人被击得裂空飞起,向悬崖下坠去!
      山顶,星烈长老狂笑之声再不停歇,她猛烈地捶击着满山大石,狂笑道:“都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长夜。
      
      悬崖并不能杀死人,尤其是有神医同行时。那些火蟊已与她的心灵相合,她心念才动,火蟊便立即舒卷开来,将两人护住,跟着层层漫漫,化作一道扁平的云形,兜住崖中的狂风,缓缓落在悬崖间的一块大石上。
      辛铁石心神略定,立即道:“我们要去救江玉楼!荀无咎疯了,恐怕会做出不利江玉楼的事情来。”
      神医的眉眼中却有些怅惘,轻轻叹息道:“只要爱是真,就不会做错事的。”
      辛铁石道:“可是……”
      神医截口道:“你喜欢江玉楼么?”
      辛铁石怔了怔,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不禁有些茫然,他喜欢江玉楼么?
      他喜欢这个豪爽,侠气,虽然身在魔教,但仍然想做名侠,跟他惺惺相惜的江玉楼么?
      若华心已有所属,自己难道不应该喜欢江玉楼么?
      一想到若华,他的心不由得绞痛起来。
      这两年游侠江湖,不停寻找着若华的踪迹。这几年听雨秋江,牧马南山,他那无边的寂寞,惟有心念若华而已。多少次孤寂地走在戈壁古道上,惟有若华。
      没有若华,他只有行侠仗义。
      若华可以选择别人,他能么?
      辛铁石苦笑。他的心,应该会在这一瓣心香枯萎后,跟着死去吧。他实在没有信心,可以让它复苏,重生,再次爱上别人,爱上江玉楼。
      他忽然想起,他们一起闯太湖十二连环舵后,泛舟于这仿佛无穷无尽的碧波之上,江玉楼把酒临风,那细长的眼眸盈盈注视着他,其中所蕴含的情意。
      只是那时,他将这一切理解为朋友知心。
      他的心突然颤抖起来,抖得太剧烈,以至于让他觉得他的身体就仿佛只是一层纸,一不小心,这颗心就会从身体中撕裂蹦出,用它自己的眼,来看这个世界。
      也许他已经辜负了江玉楼太多太多,他一直在寻找着若华,但江玉楼却一直在寻找他。
      他到天涯海角去寻找若华,但江玉楼却在对面、案前、眉梢、眼底寻找着他。
      这又是怎样的痛苦?
      天涯海角,并非最痛的相思。
      相思只在眼前。
      所以她能独上九华,她能笑谈生死,只为他,只为了这寻找。
      但是若华……
      辛铁石心中苦涩异常,他只有紧紧收缩了自己的身子,尽力逃避这个世界的注视。
      在这寂静无人的谷底,他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将心掏出来,仔细地看看它上面镂刻的是什么痕迹。
      神医淡淡道:“你或许可以跟我谈谈。”
      辛铁石张了张嘴,他并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心事跟别人分享,他习惯将若华埋在心底,连江玉楼都不告诉。
      但现在,在神医平静的眸子注视下,他忽然有了种倾诉的冲动。
      于是,他说起了跟若华的青梅竹马,说起他这些年在江湖上奔波苦苦寻觅,说起了他与江玉楼的一切一切。
      他的欢悦,他的痛苦,他的抱负,他的委屈,全都吐露了出来。
      神医默默端坐着,用自己凄伤的经历,包容着辛铁石的一切。她有着足够的智慧与阅历,去理解辛铁石所说的一切。
      辛铁石泪流满面,他忍不住站在崖底的大石上,向天高呼:
      “若华!”
      “若华!”
      他失声痛哭起来。
      神医并没有安慰他,她知道,他此时需要的是宣泄,而不是安慰。
      少年情怀,总有那一份痛与悔。
      
      突然,辛铁石的头抬起,他惊慌地注视着周围,神医淡淡问道:“你怎么了?”
      辛铁石迟疑了一下,显然,他对自己的判断极不信任:“我……我似乎听到了若华的回答。”
      神医没有说话,红云翻卷,长风呼啸,他们正处在悬崖的中间,上顾茫茫,下视漫漫,几乎是在半空中,怎会有若华的声音?
      辛铁石也知道自己这种想法荒诞无比,但他宁愿相信。他仰头,望着那空寂缥缈的天空:“难道是若华的魂灵,感念到我的痴心,在向我道别么?”
      他几乎是哭着嘶吼出声:“若华!是你么?”
      苍凉悲怆的声音在崖中振荡着,这是用辛铁石这数年苦苦寻觅、用疲乏冤屈凝结成的一呼,枯寂的苍山都为之动容,将这句话层层传递出去,溅起无数的回声。
      但却了无回应,只有层层回声,在传递着前生后世,轮回之外的悲哀。
      神医催动红云,向崖底落去。辛铁石仓惶地站起,慌乱地四处顾望着。
      他又能看穿什么?他能看穿这命运的层层假象?
      神医轻轻叹了口气,她淡淡道:“也许我知道你为什么听到若华的声音。”
      辛铁石一把抓住她纤弱的手臂,急道:“你快些告诉我!”
      神医凝视着他,道:“你方寸已乱,我告诉你又有何用?”
      辛铁石立即放手,道:“好,我安定心神,你告诉我吧!”他盘膝坐下,运起九华山的心法,震慑自己紊乱的心神。
      神医叹道:“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若华的尸体离奇失踪,你师父曾遍搜九华山,都没有找到么?”
      辛铁石点了点头,神医续道:“那时候我曾分析道,若华可能没死,凶手只是不想让你们发现这个事实,所以才盗走‘尸体’的。我怀疑,若华就被凶手藏在这悬崖中的某个山洞中。”
      她抬头,望着崖间那无穷无尽的云雾,幽幽道:“你听到的那个声音,说不定就是风从那个山洞中带出的。”
      辛铁石也凝目望着那云雾,神医的话让他忽然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他的目光开始锐利,他整个人变得清醒无比!
      他相信神医的判断,更相信他方才绝非幻听!
      也许,是冥冥中的上苍见他寻觅的太辛苦,给他的启示吧?他不能再哀伤颓废,他要去寻找若华!
      他的目光缓缓落下,移到了崖上山石处。
      山石碐嶒,突兀峻急,上面布满了苔藓石雨,湿滑无比。辛铁石的拳头使劲握住,他已决定,爬都要爬上去!
      神医道:“我必须提醒你,就算若华被藏在山洞中,但你被打落的山崖恰好就是藏若华的山崖的几率,几乎是零。”
      辛铁石咬牙道:“我知道。”
      他的目光一旦抬起,就再也没离开过崖顶:“但我一定要试一试。”
      他仿佛是在激励自己:“若再不试,我都不知道自己已有多久没去认真做一件事了!”
      神医默然,她知道,辛铁石要寻找的,或许不是真相,而是他的心。
      他那颗永远思念着若华的心。
      
      辛铁石坚定地向悬崖陡峭的石壁走去。
      神医看着他的背影,他左边空空的衣袖看上去那么突兀,使他坚毅的身形显得有些苍凉。她注视着他,她看着他的悲伤欢喜,看着他的退缩挣扎,也就仿佛看到了自己。
      如果没有萧出云,也许自己也会有这样的爱情?
      她看着辛铁石,仿佛看着自己的爱情。
      她轻轻道:“你先回来!”
      辛铁石闻声住步,只因他对神医极为佩服,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神医默然片刻,幽幽叹息道:“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拼命,下来,我会帮你的。”
      辛铁石看着她那盈盈的眸子,心底升起一阵温暖之意,不由点了点头。他停了停,见神医不再说什么,慢慢转身,向着那陡峭连天的石壁。
      他的声音迟疑良久,但仍然说了出来:“我知道你不是红云圣母……因为圣母绝不会这么年轻,那么,你为什么一定不放过天行剑,也不放过自己呢?”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但他忍不住还是说出来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活着下来,说出这句话。
      他不敢看神医的表情,独臂双脚并使,向山顶爬去。
      身后,神医忽然掩面,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是不是红云圣母?
      她为什么一定要做红云圣母?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