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烈长空

  •   山风凛冽、大地无言。
      星烈长老身子颤抖着,她忽然一脚踩在了辛铁石的身上,尖声道:“都是你这混账惹出来的事,却让我的宝贝徒弟受苦!你倒好,躺在这里装死!”她狠狠踩了几脚,辛铁石身上的碧青色忽然消失了。看在天行剑的眼中,不禁眼角跳了几跳。他更是约束体内的真气,不肯有半点妄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星烈。
      他知道,自从二十年前,星烈经历了一次大伤心事之后,心智就有些不正常。此后,授业于江玉楼,几乎将她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极其宠爱。
      这次江玉楼阴差阳错地重伤,看在她眼中,自是极为痛心,不由得就迁怒给了大仇人九华老人的徒弟。天行剑决定继续等下去。只要星烈相信自己真的已被她制住,他就有机会。拿到解药的机会。
      星烈长老一字一字道:“是男人就冲上去,把我的乖徒儿夺过来!”
      江玉楼大惊,叫道:“师父,不可!”
      星烈长老怒道:“有什么不可的?你这么喜欢他,难道不值得他为你拼命么?”
      江玉楼虽然生性旷达,也不禁脸上微红,跺脚道:“师父,不可以的!”
      星烈长老道:“我说可以就可以!快!上去,否则我用傀儡剑法控制住你,也是一样要冲上去!”辛铁石无言,他默默地捡起地上的青阳剑,跨上两步,对着荀无咎与江玉楼。
      山风鼓荡,荀无咎长发飞舞,将他的脸全都掩住,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一点点鲜血,不断从他苍白的下颚滴落。
      那究竟是他的血、还是他的泪?
      辛铁石心中一阵抽痛,目光慢慢抬起,望向江玉楼。
      江玉楼目光与他一触,急忙慌乱地移开,看着远处的山峦。
      暗夜遥舞,山峦如醉,但江玉楼的心却怦怦剧烈地跳着。
      ——他会怎么想呢?
      ——他只是将自己当成朋友,还是……
      她的心刹那间一片紊乱,不由簇拥起残破的狐裘,好掩住这火烫的脸。
      辛铁石的目光仿佛是最凌厉的剑法,让她架都不敢架,只想着躲闪。但芳心可可,又似乎是期待着这一剑。
      她眼角的余光看着自己的衣服,忽然觉得好脏啊,可狼狈的一幕让辛铁石看到了,可实在是够丢人。
      这个念头让她情不自禁地看了辛铁石一眼,却发觉他依旧怔怔地看着自己,于是急忙狼狈地躲开。她的脸就更加地红了起来。
      辛铁石的心中更是天翻地覆一样。
      这是他把酒江湖,生死与共的兄弟。
      这是他执剑九华,生死相许的知己。
      她的豪武,她的旷达,她的意气,她的怀抱,都曾在名马与醇酒中与他消磨过,他曾经将她当成是伯牙子期一样的知音,却从未想过她是位红颜。
      他盯着她,她的每一个姿态、动作他都万分熟悉,却又万分陌生。
      他心中隐隐发苦,因为他知道,他失去了一个无话不说的朋友,永远失去了。但他也可能获得一位天长地久的良侣,问题是,他能么?
      夜色散乱,若华的影子刹那间在他的眼前交叠,将他所有的视线全都蒙蔽住。
      那个天真烂漫的若华。
      那个娇弱纤细的若华。
      那个失散了多年的若华。
      那个忽然相聚在死亡中的若华。
      天长地久,人生几时?
      辛铁石心中忽然一阵怅惘,他盯住江玉楼,目光一时收不回来。
      他知道,也许自己永远都跨不过这道鸿沟,因为惟一度过鸿沟的桥,是若华。
      只有某一天他找到了若华,他才能真正逾越这鸿沟。
      江玉楼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也许是山风太过凌厉吧……
      辛铁石痛苦地抽搐了一下,目光顿下,依旧是盯在荀无咎的面上。这是他更不愿面对的一个人。
      他实在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三人会白刃相向,而且会以这种方式。
      就如他想不到江玉楼是个女人,会爱上他一样,他也想不到荀无咎竟早已知道江玉楼的身份,而且会爱上她。
      生死相托的兄弟,兵戎相见。
      而现在,荀无咎用自己的生命,在守护着自己最后的坚持。
      面对着天行剑,面对着星烈长老,面对着辛铁石,刀锋裂手,心智垂灭,但荀无咎却丝毫不退。
      也许,这样的人,才值得江玉楼爱吧?而自己,不过是她的一时迷惘而已。
      辛铁石痛苦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他决定要一战,不同的是,他要为荀无咎一战。
      青阳剑光芒陡展,化作一道厉虹,向星烈长老卷了过来,星烈长老一愕,跟着大怒:“你这个畜生!”长袖一卷,狂风陡起,向辛铁石轰至!
      辛铁石不架,剑势一转,攻向天行剑。
      他竟然一招同战两大高手!
      天行剑忌惮星烈长老,不敢施展出全部武功,星烈长老狂怒喝骂,却是全力出手。
      辛铁石大叫道:“荀兄快走!”
      荀无咎身子一振,却是动也不动,江玉楼大叫道:“师父,不要伤了臭石头!”
      荀无咎脸上肌肉猛然一阵扭曲,他突然回身,一把抱起江玉楼,向山下狂奔而去。
      江玉楼大叫大嚷,但她重伤之下,又哪里能挣脱得开?
      星烈长老纵身欲追,辛铁石拼出全部的力气,一柄剑施展得绵绵密密,将她身形困住。
      转瞬之间,荀无咎就奔得不见了踪影。
      星烈长老眼眸中猛地闪过一阵杀意,两只青玉般的手掌忽然变得透明,厉啸道:“杀!”顷刻,万般杀着狂风暴雨般向辛铁石迫了过来。她见爱徒被人劫走,一腔怒气全都发泄到辛铁石的身上,决心杀之泄愤。
      星烈乃成名多年的魔教长老,这一全力出手,辛铁石登时不支,只觉四面八方都是青玉般的掌影,四面八方都是如山的劲气!他吃力招架了两招,真气已几乎溃散!
      天行剑长笑道:“星烈道兄,我们一齐合力,先杀了这奸徒吧!”
      长风陡起,他的一双巨灵掌轰然向辛铁石盖了下来。
      两人联手之力何等峻急?辛铁石一口鲜血喷出,全身都被这股劲力镇住,几乎动弹不得。
      电光石火之间,天行剑右手突然探出,一掌击在星烈的胳膊上。
      星烈的护身真气立即弹出,天行剑掌心微尘点点,已然沁入了她的体内。
      天行剑一声长笑,收掌后退,得意道:“星烈道兄,你中了我的玄火金晶,我中了你的傀儡秘毒,我们何不交换解药,彼此有益呢?”
      星烈猝然住手,恶狠狠地盯着天行剑。她的目光冷冽而凶狠,天行剑向来自称天不怕地不怕,却也被她看得有些心下发毛,强笑道:“我这玄火金晶乃是天外奇物,非我独门解药,必无人能救……”
      星烈突然尖声打断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方才要杀我的宝贝徒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若不是你引他来神教总坛,我又怎会受这傀儡奇刑,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以为我不知道?”
      她的声音惨嘶着,天行剑心下更是忐忑,强笑道:“那些都是过去了……”
      星烈长老斩钉截铁道:“所以我绝不交换!”
      天行剑心底一颤,星烈长老长发在山风中狂舞着,衬着她容颜无比惨厉:“就算我中了玄火金晶,每天要受天火炙烤,到后来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凉快一下我也不换!”
      她的声音突然低下来,却仿佛藏在她深沉目光中的尖锥,一直刺入了天行剑的心中:“我要你在傀儡真炁的侵蚀下,慢慢变成一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能感觉,但却就是不死的活死尸,我要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她狂烈地笑着,眼眸忽然对准了辛铁石:“这种滋味,我也要让你尝!”
      她那尖锐的声音在山谷中震响着,仿佛一把利刃,将夜色也划成片片碎屑,刺得人一阵生痛。
      天行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辛铁石慢慢爬了起来,咬牙道:“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深深吸了口气,坚定地道:“若华还等着我去救,我不能死在这里!”
      星烈脸一寒,仿佛天下所有的冷冽全都汇聚在了她的眸子中:“若华是谁?”
      她身上的黑袍发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颤动:“你有了我的乖徒儿还不够,竟然又要去勾搭别的女人?”
      她狂怒道:“我要杀了你!”
      看着她那渐渐变得冰蓝的眸子,辛铁石虽然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但也忍不住从心底生出一阵寒意。
      他辩解道:“我……我没有爱过江玉楼,我爱的是若华!”
      他这一解释,星烈的怒气更增:“你是说,我的乖徒儿还比不上那个女人?”
      她惨青枯瘦的手突然探出,辛铁石还未来得及格挡,已被她卡住脖子,提到了面前。
      星烈眸中冰蓝似乎星空一般急速旋转着,她的怒气如长空,如大海,迅猛地抨击在辛铁石身上:“你是说那个狐狸精竟然比我的乖徒儿还好?你们这帮正派的败类,平时讲什么侠骨肝胆,一见了狐狸精,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她越说越恨,卡住辛铁石脖子的那只手不住用力,辛铁石周身真气已失去大半,虽然出力挣扎,但哪里能挣脱这魔教长老的控制?眼见他脸色越来越紫青,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朦胧之间,似乎见到若华那秀丽的容颜浮动在他的眼前,他忍不住流下泪来:“若华……”
      他的脸上迅速布满了笑容,那是欣慰的、解脱的笑容,因为他终于看到若华了,在这一刻,若华并没有死。
      星烈眼中猛然腾起一阵杀气:“到这个时候你还惦记着狐狸精?你死定了,但我不会让你干干脆脆地死的!”
      她大笑着,将辛铁石扔在地上。山风凛冽,辛铁石几乎已无法动弹。
      星烈的眸子盯在了天行剑的身上,天行剑禁不住颤了颤。他深知发狂的女人有多可怕,而眼前的星烈显然有些不太正常,被这女人缠上了,只怕凶多吉少。见到辛铁石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他也不禁稍有畏惧。
      他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纵横天下的武林名宿,但当年恶行被别人揭露,身上又受了伤,不禁心志大挫,胆气也就馁了,又如何敢与星烈相抗?当下强笑道:“星烈长老,看在咱们还有一面之缘的份上……”
      星烈截口道:“你想不想要傀儡真炁的解药?”
      天行剑精神一振,脱口道:“想!”
      星烈手一指,道:“那好,用你能想出来的最恶毒的方法,折磨这个畜生,只要你能让我满意,我就放过你。”
      天行剑大喜,道:“就这么简单?”
      星烈盯着辛铁石,缓缓点头道:“就这么简单!但若你的手段不能令我满意,那我就再戳你三四剑!”
      天行剑拼命点头,道:“一定要你满意!”
      只要受罪的不是自己,天行剑倒真是不在乎。他既然能那么绝情地对待红云圣母,自然是心狠手辣、无情无义到了极点的人物。漫说辛铁石与他大有恩怨,就是自己亲传的弟子,到了此时,也必会毫不吝惜了。
      这世间,最重要的生命就是他自己。这是天行剑一生奉行的信条。
      天行剑一面走向辛铁石,一面思索着如何折磨这个半死的人。要讲恶毒方法,这世间还有谁能比得过他萧出云?
      辛铁石艰难地挺起了身子,他的手紧紧握在青阳剑上,只是无论他怎么运力,剑光依旧是那么黯淡。
      他受了太多的伤,虽然御风诀不需动用内息,但无论力量是怎么运转的,必然要损耗体力,损耗精神,并未得到休息的辛铁石,此时已成强弩之末。
      天行剑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他看到了辛铁石的手,也看到了他的剑。但他绝不在乎。如果辛铁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反倒会觉得无趣。刹那间四五种能够让人生不如死却偏偏死不了的方法闪现在他的脑海里,天行剑忽然觉得心情愉悦多了。
      他已忍不住出手了。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