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其华

  •   随着他的话声,灵均双袖流水一般卷了出去,挡在了紫衣女身前。劲风柔和,却将她的去路完全封住。
      紫衣女身形才动,被那劲风一挡,身形一顿,九华老人淡淡道:“卢敖年轻时虽为大盗,但这些年却颇有侠名,阁下不妨放过他吧。”
      紫衣女冷哼一声,道:“侠名?他暗地里炼制九幽金蚕这等凶邪魔物,还能说是行侠仗义?”
      九华老人叹息道:“九幽金蚕必须吸食生血,才能成长,但我知道,卢敖所炼的金蚕,却从未饮过人血,否则我也不会容他到现在了。”
      紫衣女不言,看着九华老人。良久,她缓缓道:“你的伤本极重,就算是我亲自出手,也无法保证能在两日之内,令你恢复武功;但你一出手,却令卢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九华老人不答,等着紫衣女往下说。
      紫衣女道:“你多年未下九华山,但江湖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却一清二楚的。就连天行剑炼制九幽金蚕,你都知晓,而且知道他从未用过人血,那么他的一举一动,能瞒过你的并不多。金蚕一出,你毫不动容,显见早就有了抵御之方。”
      九华老人仿佛又陷入了那种恍惚的境界,不言不动,等着她继续说。
      紫衣女淡淡道:“我游行天下,见过的高手不计其数,但你,却是第一个让我看不透的。我看不透你的实力,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能瞒得过你,一切仿佛全都在你的掌握中。”
      她抬起眸子:“那么,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这一败之后,天行剑必会用人血来炼制金蚕?”
      只有饮过人血的金蚕,才真正能称得上万蛊之王,威力比之天行剑适才所放者,大了不止一倍两倍。但以活人炼蛊,乃是大干天和之举,势必成为武林正道的公敌。这其中的厉害干系,九华老人岂有不知?
      他轻轻叹了口气,苍老的面容中充满了疲倦:“我赌了。”
      紫衣女盯着九华老人,她的眸子中仿佛隐藏了两柄刀,想要剖开九华老人的心,看穿他真实的想法。
      摇曳的烛光中,她缓缓走向九华老人,玉白的手掌伸出,跟九华轻轻击了三掌,然后一言不发,向外走去。
      九华老人名震天下,紫衣女无论在气势还是风度上竟然都不遑多让。
      九华老人微微叹息着,跌坐回太师椅,又陷入了哀伤的恍惚中。
      
      满堂豪客仍在,灵均众人拿出九华山灵丹来,分给众人,压制失魂散的毒性。
      好在,失魂散只是暂时将内息抑制住,而不是完全化解,休息多时,内息便会慢慢恢复。
      辛铁石知道,自己再不走,可就没有机会了。
      他绝不是爱惜自己的生命,如果能够,他宁愿长跪在九华老人的面前,任由恩师宰割惩罚。但现在,他却不能这样做,因为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丝线索!
      也许,那神秘的凶手下一刻就会将这线索弥合上,他的阴谋再也不会有丝毫的破绽。
      他必须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
      他最后向堂中看了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灵幔掩映,棺木后面就是一个很小的侧门,出去前行不远,就是夭桃的居所,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失落在夭桃房间里的证据。
      九华老人依旧恍惚,江玉楼与荀无咎并肩而立,目光四处搜索,不知在寻找着什么。
      也许是在找他吧?
      辛铁石笑了笑,对于这位忽然变成女人的挚友,他只有抱歉了。不过虽然是女人,他仍然将江玉楼当成了朋友。
      可生死交托的朋友。
      灵均五人仍然忙碌着,璇儿跟哼哈二怪的身影早就不见了。这个小姑娘古灵精怪的,何况还有哼哈保护,想必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辛铁石也不怎么担心。金衣侯大概还活在自己的狂想中,也追了出去。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紫衣女的身上。她真的是阎王神医么?辛铁石忽然觉得她是那么陌生,似乎自己从来就没认识过她。
      他的手轻轻搭在小门上,劲力缓缓聚合,就仿佛是一缕风,那小门悄无声息地开了。
      他此时对御风诀已有相当的了解,明白了外丹田的含义。但多年用剑的积习一时难改,那也只能去慢慢去适应。
      御风诀是心诀,从心所欲是其真谛,这一点,辛铁石已颇有领悟,此时施展出来,风自然自手间聚生,再也没有初学时的生涩。
      宾客都集在灵堂中,偌大的九华山庄就显得冷清而凄凉。山风呼啸,虽然是初夏春末,但仍然能感到那凝聚不散的寒意。满天星辰散发着凄冷的寒光,沉沉压在辛铁石的身上。
      辛铁石仰天叹了口长气,沿着墙壁的暗影,向后宅潜去。
      他深知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极为强大而残忍,心机尤其深沉老辣,是以绝不敢有半分掉以轻心。
      但山庄沉沉,却是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夭桃的房子就紧挨着若华居所,一个小小的南向之屋。
      一踏入这院子,辛铁石的泪就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就是在这里,若华将他叫了过来,见了这几年来苦苦寻觅后的一面。也就是这里,他将酒浇在自己的身上,心痛得几度死去。
      更是这里,让他永远铭记住若华的死。
      他能忘记这里么?正如他无法忘怀若华。
      他呆呆地站在满天星华中,竟似痴了。
      他的手按在房门上,房门仿佛烧红的烙铁般,炙伤了他的手。良久,他才艰难地推开了夭桃的房门。
      房中一片黑暗,一点微弱的星光自房子尽头那个小小的窗子中透进来,照在靠窗而设的小小的床上。辛铁石昏昏沉沉地走向那张床,漫无目的地翻查着床上的东西。
      床上只有一床被褥,别的什么都没有。辛铁石找来着去什么都找不到,他举步而起,向房中惟一的柜子走去。
      突然,他的身子撞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辛铁石一惊,猝然收住了脚步,他昏沉的思维禁不住一清。
      一串刺耳的笑声突然在这小屋中勃发,那是高亢的,尖锐的笑声,宛如铁器刮磨一样,锐刺着辛铁石的耳鼓。
      一双明亮的眼睛倏然在他的身前闪现,直勾勾地盯着他。
      辛铁石一惊,内力勃然而发,青阳剑热力掣动,一蓬火光轰然窜了出来,将整个屋子映得一片通明!
      他看清了坐在屋子正中央的那个人,但他实在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见到她!
      因为她正是夭桃,已经死了,躺在灵堂棺木中的夭桃!
      辛铁石骇然道:“夭桃?你是夭桃?”
      夭桃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却连一句话都不说。那串刺耳的笑声却再也没停过。
      她身上一袭黑衣,坐在屋子正中央,一动不动,辛铁石又陷入对若华的思念,神思恍惚,竟然没留意到她。此时回想起她也不知在这屋中坐了多久,心底不禁升起了一阵寒意。
      但夭桃已死,她又是谁?
      借着青阳剑的火光,辛铁石仔细观察着夭桃。
      不错,除了神态有些疯狂之外,她的确跟自己几天前见到的夭桃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也绝无半点差别。
      既然她是夭桃,那么死在棺木中的那个,又是谁?
      辛铁石忽然发觉,自己根本就没看清棺木中的尸体,此刻回想起来,他已没有把握确定那具死尸就是夭桃。
      他很想潜回灵堂,揭开棺木,再确认一次。
      但他知道,他并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九华老人再见到他,必定不会轻易放他走。
      冥冥中,他似乎已把握到了什么东西。他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夭桃。
      她的笑声很大,但声音中却殊无欢愉之意,她的眼睛也张得极大,但目光极为呆滞,虽然直勾勾地盯在辛铁石的脸上,但辛铁石却不确定她是否已看到了自己。
      这情形有些诡异,辛铁石虽然艺高人胆大,也不由心底有些发毛,他叫道:“夭桃!夭桃!”
      夭桃的眼睛忽然紧闭起来,痛苦地摇着头,叫道:“不要叫我,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小姐要出阁了,我要准备东西去!”
      辛铁石见她说的古怪,心下生疑,问道:“你要做些什么?”
      夭桃猛力摇着头,道:“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辛铁石更是疑心,他抓住夭桃的手,用力摇着,道:“为什么不能说?快些告诉我!”
      夭桃的头摇得更快,但她只是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猛然,她的身子剧烈摇晃了起来,她的眼睛猝然张开,惨烈瞪着辛铁石。在青阳剑的光华中,她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然后再撕裂般倏然张开。
      一声高越的惨叫声自她的喉咙中发出,然后嘎然而止。她所有的动作,也在这个瞬间,全都停止!
      辛铁石惊讶地看着生机自她的身体中一点点抽离,她的脸色竟在这瞬间变成一片死灰色,仿佛她早就死去多时一般。
      她脸上死灰的色泽使他没来由地想起棺木中的那具尸体,剑光照耀下,这所狭窄的小屋,竟充斥了邪异的鬼氛!
      人声渐渐响起,辛铁石知道灵堂中的人被这声惨叫引了过来。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搜索这所房子了。
      他只得放下夭桃的尸体,快步隐没在了山庄的黑暗中。
      夭桃那句重复不休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回荡着,究竟是什么事,让她不能说?又究竟是谁,威逼她不要说?
      隐隐中,辛铁石感觉自己向真相迈进了一步,虽然他仍然不知道这真相是什么!
      
      辛铁石显然没想到九华山庄的反应竟是如此的激烈,九华老人的怒吼声自夭桃的屋中传了出来,辛铁石身子一颤,他知道,杀死夭桃这笔账,也已算在了他的头上了。
      要回去分辩么?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也知道那是没有用处的。好在他身上的冤屈背得已经很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么一项。
      他在意的是,夭桃所说的话。
      显然,凶手已威胁过她,让她不可对别人透露。
      也就是说,凶手找过夭桃?
      要是夭桃没死就好了!他脑海中迅即浮起夭桃那惊恐的双眼,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才会让她如此害怕。
      辛铁石的脑袋都快想破了,却仍然理不出头绪来。他茫无目的地走着。
      突然,他听到一个清越的声音道:“你现在武功未失,又是正道公敌,还是跟我回荀府吧。”
      荀无咎?
      辛铁石神智不由一清,他刚想跨出去跟他打个招呼,就听另一人笑道:“不用啦,我独行惯了,这么多年,可也没死。”
      是江玉楼!
      辛铁石心中更是一喜,但他隐隐觉得,这么贸然跑出去,似乎有些不妥,于是慢下脚步,正犹豫着该不该出去,就听荀无咎道:“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我永远比不上辛铁石。”
      辛铁石心头狂震,脚步立即停止,就听江玉楼淡淡的、慵懒的声音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了,就该放我走,天上天下,我一定要找到他。”
      荀无咎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但他呢?他是否也这样待你?你为他独上九华,为他与九华老人为敌,可他多看过你一眼么?”
      江玉楼笑道:“我本就没求过他多看我一眼!”
      荀无咎声音有些颤抖:“你难道就没看出来,他一直以为你是男人、一直将你当成朋友?”
      江玉楼似乎也有些怅然,声音被风吹得缥缈起来:“我就是喜欢这一点,他若是知道了我是女人,感情就未必真了。”
      她幽幽叹息着:“朋友都这么同生共死,若是情人岂不是更好?”
      只听哐啷一声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荀无咎一脚踢开。
      就听他怒声道:“不!我绝不允许你这么做!”
      他那俊朗的容颜因极度的冲动而扭曲起来,他的双手颤抖着,显得心中极为烦躁不安:“你知道么,自从我与你第一次比试,我就再也无法忘记你。你知道么,当我知道你是女儿身时,我有多欢喜?魔教正道,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喜欢我,天涯海角,我立即跟你走!”
      江玉楼幽幽叹了口气,道:“臭石头是决不会说他跟我走天涯海角的,但我就是喜欢跟他在一起时,那种平静。”
      臭石头三字,本是她骂辛铁石的称呼,但此时江玉楼说起来,竟是缠绵悱恻,不能自已。
      林中的辛铁石听着,也似痴了。
      他实在没有想到,江玉楼对自己竟然这么痴心!
      他心中一阵阵发苦,浪迹天涯,声名狼藉的他,又如何去承受这份痴心?他忽然念及当初与江玉楼交游时的种种,原先那困惑于他的问题,现在都豁然开朗了。
      那个喜欢在雨中乘舟游太湖的江玉楼。
      那个宁愿落败,也不愿践踏了孤竹子所种优昙的江玉楼。
      那个琴棋书画,无所不精,看重自己的风仪更甚于刀法的江玉楼。
      那个始终白衣狐裘,不染片尘的江玉楼。
      那个慵懒的江玉楼。
      这个江玉楼,魔教的江玉楼,却孤身来到汇集了正道百余高手的九华山上,抗衡号称正道第一高手的九华老人,被打成重伤,却执着不去。她为的又是什么?
      辛铁石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他无力承担这一切,因为他早就失去了最后一份筹码。
      他的人,已落魄,他的心,早就完全萦系于若华。
      他已无力去爱。
      荀无咎的呼吸却粗了起来,他抓住江玉楼的肩头,大声道:“我为什么就不如他?你竟然为了他连生命都不要了,却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我为了你可以连性命道义都不要啊!”
      江玉楼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之色,她自然明白荀无咎对她的深情。
      九华山上,天行剑前,荀无咎挺身而出的瞬间,她的确非常感动,但感动并不一定要回报,而她,只有一颗心。
      一颗早就许诺了的心。
      所以,她淡淡笑了:“我知道,你可以做到,所以,我也必定要做到。谁叫我们是天生的对手呢?放开我,我要去找臭石头了。”
      荀无咎大叫道:“不行!我不放你走!”他的双手用力,使劲按在江玉楼的肩头,仿佛溺水者抓住最后一块木头。
      他的双目中,蕴满了惊恐之色。
      他的刀法虽然天下无敌,但荀府的名头为他挡尽了江湖风雨,他并没有受到多少真正的挑战。感情方面,他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他的风采天下无双,他的文章、他的书画,都冠绝一时,每次柳月刀的轻痕滑过天空时,他比那天上的明月还要耀眼,江湖中多少女儿为他痴情以往。
      但恰恰是这样一位浊世佳公子,却在最严格、苛责的教育里长大。
      他的父亲不担心他能否成为一个武功盖世的高手,却一心想让他成为人人敬仰的大侠。于是,武林中的道德,读书人的道德,国士名臣的道德……只要有,他就必须承担。
      在他看似一帆风顺的一生中,于情一事,却从未有过丝毫的经历。
      甚至在他面前,无人会提及半点的儿女私情,没有人教他情是何物,应该怎么做。倒不是那些德望俱高的尊长们刻意回避这点,只是他们认为这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节。
      这恰恰给了荀无咎一点难得一见的自由。
      一直以来,荀无咎都一丝不苟的遵循着这些近乎苛刻的要求,向着父辈那近乎完美的标准一步步迈进。
      谁也不知道,恰恰在这被忽视的“情”字一道上,他有着自己的执着。虽然,这执着他也从未向任何人提及。
      他只相信,如果有一天,他爱上一个人,就会轰轰烈烈去爱,可以牺牲,可以死,但别的,他就不知道了,也不想去管。
      就如书卷中那些快意恩愁的浪子,有朝一日,他心底深藏的一腔热血,不是为家国而流,不是为侠义而淌。
      却只为所爱的人而洒。
      每当夜深人静,偶然想到这一刻,他的心底就会泛起一丝难得的波澜,久久不能平复。
      他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而已,他永远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他将一步步履行父辈早已为他安排好的完美人生,保家卫国,行侠仗义,从少侠,到大侠,到名侠,最后成为武林中一代泰斗。
      就如谢钺,就如九华老人。
      当他的人生到了尽头,会有无数的人为他流泪。有感念他恩情的百姓,有视他为泰山北斗的弟子,有陪伴一生的贤妻,有尽孝床前的儿女。
      只是,那时他的心中会不会若有憾焉?
      他这一生中,做过无数惊天动地的事,却没有一件为自己而做。
      他这一生中,流过无数的血,却没有一次,为爱而流。
      每当想到这里,他就会禁不住羡慕他的好友辛铁石。
      辛铁石容貌不如他,学识不如他,风仪不如他,甚至武功也不如他,但他却活得如此无拘无束,快意恩愁,而不必背负如此多的责任。
      但他不能成为辛铁石。出生名门、被视为正道希望的他只能背负起这些责任,无论他愿意与否。
      他本已接受了这一切,以为自己的一生,便会这样辉煌又无趣的渡过。
      直到他第一眼看到江玉楼时。
      他的心弦震动了。
      一样天下无敌的刀法,一样无双无对的风仪。甚至后来他武功剧进,超过了江玉楼之后,他都刻意只施展与江玉楼相同等级的武功。
      因为他想维持住这个传说。
      江湖上真正美丽的传说并不多,让他们的传说一直维持下去,是荀无咎的一个梦。
      所以,当他在一次剧斗中一刀掀开江玉楼的狐裘,知道了她的庐山真面目之后,他就理所当然地爱上了她。
      他觉得这个奇迹是上天的指示。
      让他有了一个机会,实现自己心底的梦想。
      认真的,自由的,放纵的爱一个人。
      为她流血一次,为她任性一次,为她痴狂一次。
      于是,他在正道尊长们众目睽睽之下,不顾正邪分野,将身在魔教、罪孽累累的江玉楼救出。
      他看到这些正道尊长们脸上的惊讶、惋惜和失望时,他心底不禁闪过一阵反叛的快意。
      只有在那一刻,他才不再是那个循规蹈矩、前途无量的正派第一少侠。
      他就是荀无咎。
      如此而已。
      这本是他心底那个梦想的最好实现,可惜江玉楼爱的是辛铁石。
      豪爽、喜欢结交朋友、落拓而潇洒的辛铁石。
      但荀无咎并没有放弃,因为他有信心,江玉楼一定会被他感动。但九华一行,他的信心却全部崩塌。
      因为,他亲眼看到江玉楼那悍然的决心,他也知道同生共死的感情,有多么最牢不可破。
      所以,他的这双手一旦放开,他就再也握不住江玉楼了。
      江玉楼没有挣扎,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荀无咎,在这静默的注视下,荀无咎身上的颤抖越来越剧烈!
      他突然悲声道:“你若是走,这里就是我们决战的战场!”
      柳月刀冷冷的光华突然在他胸前绽显,他退开一步,掣住了这柄相依为命的刀。
      但江玉楼的眼神仍然没有丝毫的变化,荀无咎的心抽紧,他一字字道:“你知道么?我早就练成了柳月刀中最厉害的‘碧城十二’,你绝对躲不过的,跟我回荀府吧。”
      江玉楼淡淡一笑,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这句话的意思你懂么?”她不再看荀无咎,转身向九华山庄走去。她的脚步虽然缓慢,但极为坚定,因为她的心,已经许诺过了。
      只听“铮”的一声响,宛如悠远的天际传来一声龙吟,伴随着萧疏的风声自天地间涌来,江玉楼忽然有个错觉,一轮巨大的月亮,在她身后冉冉升起。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最纯粹而净洁的月光宛如轰电一般敲击在她的背上,即将穿透她,灼伤她的灵魂,但她依然没有回头,步伐没有丝毫的紊乱。
      已许诺过的心,就不再彷徨。
      她知道“碧城十二”的威力,也知道以荀府家传的柳月刀施展出这一招来,会多么可怕,但她不会回头,就如她不能将她的心剖为两半。
      她的身子渐渐转过了山石,看不见了。只听轰的一声响,柳月刀击在地面上,“碧城十二”巨大的威力反击自身,柳月刀那纤细的刀身从中断折。
      一道清泪,从荀无咎清俊而苍白的脸上落下,他紧紧握住那半截刀身,指节也因用力而苍白。
      他一字字道:“我为什么不懂?我懂啊!”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