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金蚕

  •   江湖传言有四枚极其神秘的令牌,每枚都有惊鬼泣神之能,四令合起来之后,则会揭开一个天大的秘密。但见过四令之人极少,更不用说揭开这个秘密了。
      是以众人见到哈手中的昊天令,都是又艳羡、又嫉妒,有些人欲心大炽,浑然忘了自己身中奇毒,立时便起意不良。
      哈仿佛很享受这样的注目,高高将令牌举过了头顶,笑道:“不错,就是昊天令,它是我的!”
      天行剑一时忘了攻击,死盯着那铁片不放。
      哈悠然道:“你的微尘剑以气凝物,果然厉害,但我这昊天令以气为剑,无坚不摧,正是你的克星,你想不服输都不可能!”
      璇儿笑着插嘴道:“那对不起了,我只有狠狠揍你一顿了!”
      哈笑骂道:“小丫头居然连我的台词都抢!”
      他转过头来,对天行剑道:“那对不起了,我只有狠狠揍你一顿了!”
      天行剑怒道:“放肆!”
      哈悠然道:“你最好不服气,最好出力挣扎,这样我揍着才有意思。”
      他手臂轻轻一挥,又是一道劲气划出。那昊天令也不知是什么制成,通体阴沉沉的,但劲气经过其中之后,竟然飙增两三倍,哈的功力本就非凡,再增两倍已无人可抗衡,再增三倍,那天行剑只能欲哭无泪了。
      天行剑岂是随便认输之人?一声怒吼,微尘剑轰然聚合,青萤万点,向哈刺了过去。
      哈手中昊天令连番挥舞,穿微尘剑而过,啪的一声,击在了天行剑的肩头。天行剑就觉眼前一黑,这一击劲力直透骨髓,几乎晕去。他情知形势危急万分,不敢怠慢,左手一挥,天行神剑向昊天令刺了过去。
      哈微笑道:“无质之剑不行,有质之剑更是不行!”
      他的招数却全然不变,昊天令又是凌空一划,天行神剑才刺出了一半,立时就宛如抵到了一面墙上,韭叶形的剑身倏然弯折,再也刺不下去。
      天行剑脸上又是一痛,热辣辣地吃了一令,顿时脸部高高鼓起。
      哈笑道:“这样才好看呢,你原来太瘦了!”
      天行剑几时受过如此折辱,一声长啸,行天神剑与微尘剑同时脱手,向哈摔了过去!
      哈大叫道:“这一招太毒啦!”
      微尘剑在空中轰然炸开,散做万千萤火,爆裂怒放,铺天盖地向哈追了过去。哈手忙脚乱地将昊天令舞成一团乌光,罩住全身,但那微尘实在太多,又安能完全挡住?哈怪叫之声不绝,连连被那青芒击中。
      那青芒看去极为细小,但一着人体,其中蕴涵的劲气立即炸开。哈狼狈万分,身上的黑衣被炸出好多洞来。好在他脸上的面具实在太大,那青芒无法透过,要不只怕一张脸都被炸得鲜血淋漓。
      哼揶揄道:“说你运气不好,你偏要上,看,成什么样子了?我们哼哈二将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哈被他说的羞愤难当,目光放出的笑容有些恶狠狠起来,大叫道:“臭小子快些将屁股凑上来,让老子踹几脚来消恨!”
      天行剑双目一张,他纵横江湖十几年,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折辱?但空自愤恨,却又奈何不了昊天令,这等羞耻,当真如烈火一般在心中烧开。
      天行剑满脸都涨得紫红,是一声长啸,啸声中竟然充满了凄厉之声,远远在九华山上布散而开。
      隐隐约约地,大堂中充满了一片嗡嗡之声。
      灵堂中的烛火本就幽暗,被这嗡嗡声一激,更是宛如幽冥地狱一般。
      白火摇曳,残灯未明。
      那嗡嗡之声却更是响亮,仿佛大毒蛇一般钻绕于人的心灵,然后紧紧盘踞住,再也不松开!
      紫衣女脸上变色,叫道:“他要放出九幽金蚕了!”
      天行剑的笑容狞厉之极:“不错,是九幽金蚕!你们这些人全都要死!”
      突然一道黑气自他身上沁出,宛如灵蛇一般妖异地扭动着,又仿佛恶魔之手,在黑暗中狂舞,随时要搏人而食。
      若是仔细看时,便会发现,这黑气竟是由无数细小的飞虫组成的。那些飞虫身子漆黑,就连两只眼睛也黑沉如铁,却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一般。
      天行剑厉笑更深,他突然一把抓在自己右肩上,大蓬鲜血飞溅而出,点点洒在黑气上,黑气立时狂躁起来,飞虫蜂拥而上,争着将那些血滴吞入口中,片刻将那些鲜血吃的干干净净,竟然无一滴落地!
      恍惚之中,就仿佛错觉一般,那些飞虫的身躯在飞速涨大着,瞬息已有蝉那么大!此时形状更形狞恶,它们身上各生了三对透明薄翼,上面布满了黑色的血管,看去恐怖之极。而它们的嘴已退化成了两只相对于体形来讲过分巨大的钳子,快速地开合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裂响。
      天行剑咬牙道:“这些都是血肉,你们想吃,就自己吃去吧!”
      那些飞虫仿佛知道天行剑说的是什么,立时发出一阵沙哑的欢呼,对着哼哈蜂拥冲去!
      哈怪叫道:“为什么不找他找我?”他气急败坏地急舞着昊天令,不让这些九幽金蚕近身,但这些飞虫繁密难当,更比微尘剑棘手,而且绝不惧怕昊天令挥出的劲气。连微尘剑都能斩断的真气击在它们身上,只能让它们的去势微微一窒,却依旧悍勇攻来。
      嘶哑的金蚕啸声连番响起,几只金蚕透劲而过,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号,猛地向哼跑了过去,一面叫道:“二哥救我!”他这一退,九幽金蚕立即炸开,宛如黑雨一般打向堂中众人。而这些人,没有几个内力不受损到极点的!
      众人虽然都听说过苗疆金蚕的厉害,但真正见识过的,却是一个都没有。又都是武林中有名的人物,哪里肯后退?左右一阵招呼,纷纷飞起各种暗器,向九幽金蚕们打了过去。
      哪知不动手还好,暗器才飞出,那些金蚕立时卷成暗乌色的洪流,速度快了何止一倍,轰然向人群中投了过去。
      猛然只听一声凄厉的叫声,一位中了失魂散的江湖豪客身子凭空飞了起来,狠狠撞在了大堂屋顶上,却是几只金蚕撞在了他的身子上。这些小小的恶灵力量竟然大到了不可思议,一撞之下,那人破空飞了出去。
      黑气包围上来,空中就闻一连串的咀嚼声刺耳而来,点点鲜血溅下,那人的胸口迅速露出了森森白骨,九幽金蚕嗅着那股鲜浓的血味,都是目中暗芒大作,纷纷聚拢了来,将那人围了个风雨不透。
      那消几眨眼的工夫,金蚕散开,那人就只剩下了几根白骨,闷哑地摔在了地上。
      这下众人算是见识到九幽金蚕的威力了,都是一阵狂呼,纷纷夺路向外冲去。这金蚕简直如魔似鬼,哪里是人力所能抗?
      然而,人的双腿又怎快得过这些背生三翼的金蚕?惨叫声中,又是一人被凌空撞了起来,转瞬成了白骨。
      黑白无常脸色苍白,缩在角落里,盼着天行剑念及他们是自己人,不派金蚕来对付他们。哪知那股茫茫的恶魔之流竟然笔直冲了过来。
      黑无常大惊,提聚起全身功力,却不敢发招,嘶声道:“卢老前辈,我们半生为你卖命,你放过我们吧!”
      天行剑右肩鲜血淋漓,冷笑道:“为我卖命?那很好啊,就拿命来吧!”
      手一挥,金蚕洪流般奔至。
      黑白无常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眸子中看到了绝望。突然,黑无常用力将白无常一推,大声道:“兄弟!你快走,记得以后为我报仇!”
      他大喝一声,舞起仅余的一根哭丧棒,向九幽金蚕冲了过去。那些金蚕何止千千万万?只听夺夺一阵脆响,百余只金蚕硬生生地穿过他的身体,翔舞空中,跟着飞腾而下,顷刻将他吃了个干干净净。
      白无常下意识地跑了几步,但他听到兄长临死前的惨叫,犹豫着回过头来,他迟疑着,但终于一跺脚,大吼道:“哥哥,我来救你了!”
      他双掌错动,几乎是疯狂一般摧动全身的劲气,向金蚕冲了过来。这股决绝惨烈之气仿佛震动了金蚕,它们突然一齐舞空而起。白无常一把将黑无常抱住,却发觉兄长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他震惊地盯着这团白骨,仿佛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就在他怔怔的瞬间,金蚕冲下,掠走了他的生命与血肉。
      天行剑发出一阵狂笑,似乎黑无常与白无常的死,让他拾回了尊严。他重又变回了那个纵横天下,无人敢抗的中原大侠。他的双眸喷火,使劲盯着哼哈二怪,金蚕仿佛感知到他的心意,笔直向这两人冲去。
      哼哈大惊,尤其是哈,他手中虽然握着天下最神秘的昊天令,但却一招都不敢施展,眼睁睁地看着金蚕越飞越近。
      哼怪游目四顾,群豪仓惶逃窜,所有能出去的地方都挤满了人,两人武功虽高,但想在这群失去理智的人中闯出一条路,却也甚是艰难。何况金蚕遮天蔽日而来,逃是逃不掉的。
      眼看着敌人都惊惶失措,天行剑更是高兴。
      突然,啪的一声响,他的脸上吃了一记耳光。天行剑大怒,巨灵掌轰然翻击,向那人冲去。那人身形错动,不见如何动作,就避过了这漫天掌影,又是啪的一记耳光抽在了天行剑脸上。
      天行剑大吃一惊,身子倏忽飘退三尺。只见九华老人背负着手,冷冷地站在他面前。老人的脸色极为阴沉,盯住了天行剑。
      天行剑脸色一阵冰寒,因为他已确认,九华老人武功的确未损!这一认知几乎击溃了他的斗志,他尖声道:“你……你的伤怎么好了?”
      九华老人淡淡道:“伤总会好的,只要我需要的东西有人送来。你若还想活命,那就赶紧将九幽金蚕收了起来。”
      天行剑眼中闪过一阵犹豫,但随即被狂怒所代替:“收起来?为什么要收起来?”
      九幽金蚕那无上的威势似乎助长了他的气焰,他的腰挺直了起来:“就算是你,也未必能赢得过这么多的金蚕吧?”
      九华老人盯着他,在这清冷的目光下,天行剑忽然觉得信心又开始瓦解。
      他忽然想到,为什么九华老人的武功早复,却还是在假装呢?难道他有什么图谋不成?难道这图谋的,就是自己?
      一念及此,天行剑额头顿时冷汗涔涔,忽地撮唇一啸,那些金蚕立时放弃了口中的血食,乌云般蜂拥在他的身侧。
      见九华老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天行剑稍稍安了些心。
      九华老人淡淡道:“我不杀你,因为找你算账的人,已经来了。”
      天行剑急忙转头四顾。
      九华老人道:“到了现在,你还没有明白么?”
      紫衣女跨上一步,冷然道:“不错,我今日上九华山,就是为了诛此人面兽心的畜生!”
      天行剑大笑道:“就凭你?你能做得了什么?”
      紫衣女道:“那就看你认识不认识它们了。”
      她的身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两团青影,虚空悬停住,一动不动。青影仿佛是笼在一团灰蒙蒙的雾中,惨白的烛光投在它们身上,却反射出瑰丽的七彩。
      缓缓地,这团青影打开,巨大的肉翼凌空盘旋飞舞,映着那七彩的晕光,就仿佛嘉陵频伽鸟一般,傲然怒展。
      它们的身子虽然细小,却投射出无穷的威仪来。
      天行剑大吃一惊,脱口道:“七禅蛊!”
      紫衣女冷冷道:“圣母元婴,一展七彩,天上天下,无魔不灭!”
      随着她这宛如符咒的一段话,那青影身上的七彩猛然浓冽了起来。九幽金蚕仿佛受到了什么无形的攻击般,一齐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忙不迭地后退,躲在了天行剑的身后。
      紫衣女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青影怒张,向天行剑卷了过去。
      天行剑脸上神色急遽变化,冷冷笑道:“老夫纵横天下,哪里会怕了你?”
      右肩耸动,一蓬鲜血向紫衣女喷了过去。那些金蚕仿佛受到禁制一般,虽然口中仍然发出繁密的恐惧声,但却纷纷飞起,向紫衣女噬去。
      忽然轰嗵一声大响,大堂右壁被撞开了一个大洞,天行剑的身形已消失不见。
      一见七禅蛊,想起红云圣母当年的威仪,天行剑如何敢再战?他生恐紫衣女御蛊来追,当下当机立断,宁愿弃了九幽金蚕,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下毒蛇噬指,壮士断腕,倒是十足的高手风范。
      只可惜,他没有看到,灵犀蛊的眼睛是闭上的。
      它们食了懒龙血之后,迅速陷入了沉眠中,虽然是九幽金蚕的克星,但此时一动都不能动,却又从何克起?
      突然两道黑影斜刺里冲了出来,他们手中拿了个网兜状的东西,凌空张开,宛如一片薄云一般,将九幽金蚕全都包在了里面。
      却是哼哈二怪。
      哈怪一面挥掌将冲出来的金蚕赶进去,一面得意地大笑着:“金蚕虽凶霸,但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威力降了九成,我老人家可就再也不怕它了!”
      果然,那些金蚕已不复方才的威风,身形迟缓了很多。
      哼哈二怪的薄网看去淡淡的,却也是件宝物,金蚕撕咬之力仍然凶悍,却无法将其破开。哪消半盏茶的功夫,已全被哼哈二怪捉了起来。
      哈怪大笑道:“叫你们咬我!还不是被我老人家全都捉住了?看我不狠狠打你们的屁股!”
      哼怪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这次可把大哥比下去了,他收集了这么多年,也没收集到这么难得的好东西!”
      两人紧紧聚在一起,兴奋地盯着这个薄薄的大兜。里面金蚕怒冲,却就是无法跑出来。它们徒劳的挣扎看得两人眉花眼笑,开心极了。
      突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似乎记得这张蔽天斗罗是我的。”
      哈怪满面笑容地道:“不错!我方才在你的囊中掏啊掏的,就掏出了这件宝贝。”他抬起头来,璇儿那张盈盈笑着的娇靥凑了过来,也是兴致盎然地看着满网九幽金蚕。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安,果然,璇儿笑道:“这样说来,这些金蚕也有我的份了?”
      哼怪脸上神色大变,一把将蔽天微尘罗抢了过来,叫道:“小姑娘口花花!这蔽天斗罗乃是上古至宝,没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哪里能施展得开?在你手中,也是废物一件,你该多谢我老人家帮你挡住了金蚕才是,哪还敢来分一杯羹?”
      哈怪看着璇儿脸上那盈盈的笑容,自己脸上的笑就越来越黯淡了。他轻轻扯了扯哼怪,低声道:“二哥,好像她可以将蔽天斗罗借给九华老头子啊,好像他就有二十多年的功力。”
      璇儿微笑道:“就是这么回事。”
      哼怪大怒道:“九华?他会这招抚云手么?他能够再找出另一个跟他功力相若、心灵相通的高手来,将蔽天斗罗张到极限,一举将金蚕全都网住么?”
      哈怪脸上笑容立即强了起来,但这笑容并没坚持多久,就立即凝固了:“好像……好像他那个瞎眼的徒弟也挺厉害的!”
      哼怪闻声怒气冲天:“厉害?有你老三厉害?有我厉害?有我们大哥厉害?”他怒冲冲地指着灵均,叫道:“你……你过来跟我打一架,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灵均微微苦笑,他身上的失魂散虽被他深厚的内力驱除了一小半,但要斗这看去疯癫却又高明之极的哼哈二怪,却是大有不如。
      璇儿娇咳了一声,道:“我不要这金蚕也行,你们将这蔽天斗罗还我吧。”
      哼怪哈怪齐齐一怔,璇儿微笑道:“你们捉住的东西不分给我,那我不要好了。可这蔽天斗罗本就是我的,我要回来总没有什么不对吧?”
      哈怪搔着头,难为情地道:“可是……可是你拿走了蔽天斗罗,这些金蚕可就全跑了。”
      璇儿弯起一痕新月般的眼睛:“那可就不是我能管得着的了。”
      哈怪着急道:“可是这金蚕对我们极为重要,你要知道我们几乎学遍了天下所有的武功,就只剩下苗疆绝学红云掌啦。这金蚕于我们的修炼大有用处,你……你就给了我们可好?”
      他说到后来,低声下气的,几乎是在求璇儿。
      璇儿大大的眼睛眨了几眨,笑道:“给了你们也没有什么,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哼哈二怪齐声道:“什么事?”
      璇儿道:“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这些日子实在被你们烦透了,你们两个老家伙武功这么高,什么青阳真君天行剑的都打不过你们,我可实在没办法了!”
      她见二怪如此看重这些金蚕,立时就设局要挟。
      哪知二怪齐齐摇头,断然道:“不行!”
      两人齐齐前行一步,将蔽天斗罗放在了璇儿身前,又齐齐后退,朗声道:“红云掌虽然重要,但江湖中人,更重然诺,我们嘻哼哈名满天下,岂能做食言而肥之人?我们答应了你母亲,要照顾你,那就不论你走到哪里,我们都跟到哪里。我们老人家武功这么高,你放心好了,没有人能欺负你的。”
      璇儿见他们绝不肯松口,急道:“你们究竟要跟到什么时候?”
      哼哈二怪笑道:“当然是跟到你嫁了人,我们才肯走的!”
      哈怪笑着加上了一句:“放心,我们都是些糟老头子,你该谈情说爱的就做去吧,我们只当听不到、看不见。”他指了指九华门下,道:“这几个孩子都不错,不如你挑一个,我们老头子也可以歇歇了。”
      璇儿气得脸孔煞白,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转身低头向外疾行。哼哈二怪对望一眼,却也不追上,只顾着眉花眼笑地将蔽天斗罗收了起来。
      他们武功高绝天下,自然不怕找不到璇儿。
      九华老人微闭的眼睛忽然张开,轻轻道:“阁下请留步。”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