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人如玉

  •   这句话一出口,不仅仅是璇儿,灵堂内所有人一齐失色。
      一瞬间堂内静得几乎连落针的声音都听得见,每个人都张大了嘴,惊骇地望着金衣侯。
      礼教这东西,也许是读死书的人所发明的,但最尊崇它的,却是江湖中人。读书人讲究门阀、世族,江湖中人讲的是门派、宗派。江湖中的规矩,甚至比官场上还要大得多。是以江湖豪客虽多,但置礼教于不顾的,却没有多少。
      金衣侯这种话,不仅仅是狂妄,简直就是离经叛道,以天下正人君子为公敌。但他仍死不改悔,不顾死活地大声重复道:“从今以后,你就属于我了!”
      他的眼神炽烈,他的姿态高傲而兴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突然发了疯癫。
      有几个老成一点的前辈已经开始在摇头了,他们早该想到,所谓天下第一杀手,又怎会是个正常人?联想到金衣侯的种种习惯,他们几乎已笃定地认为,这个人疯了!至少他已开始疯了。
      璇儿笑了。
      也许换作别的女子,一定会觉得这是种侮辱、大庭广众之下的侮辱,但对璇儿来讲,这是赞美、大庭广众之下的赞美。
      尽管金衣侯的脑子看起来是有些不对头,赞美的方式有待商榷,但赞美就是赞美,不应该生气。所以璇儿弯起了月牙一般的眉毛,笑盈盈道:“你这是在向我求婚么?”
      金衣侯大声道:“是!”
      璇儿又笑了:“求婚就求婚好了,为什么非要说我属于你了呢?这个说法听起来可有些讨厌。”
      金衣侯哈哈大笑道:“我妈妈说过,这世界上往往好事多磨,你要是喜欢一个人,那就用最直接的方式将她占有,最好让她想逃都逃不出你的手心去,这样才最保险,也是最深沉而炽烈又真实兼实在的爱。”
      堂内众人脸上都是微微变色,这是什么样的父母?
      不过想来能生出金衣侯这样儿子的父母,也一定不是普通人,脑袋里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也不以为奇。
      有的人忍不住想:金衣侯的父母是谁?这么一想,大家不由都很困惑,因为从没人知道这个答案,他就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然后突然就成了天下第一杀手一般。
      这也许是江湖人士的悲哀吧,若未成名,那么没有人关心你的任何消息;成名之后,也没人会在意你的父母是谁,他们关心的,永远只是“声名”这个虚假的光环,而不是你的本身。
      而当你死去之后,你的一切也会迅速被“江湖”这个大荒漠掩埋,新的名声与荣耀会再度出现,牵逐着人们的视线,遗去的将会永埋土底,直到你所撰写的武功秘笈被挖出。
      所以,身为一个江湖人,至少要撰写一本武功秘笈,才不枉了这一生。而前提是,一定要有一位少侠将这本秘笈挖出,借之修炼成绝世的武功。
      金衣侯的武功是不是就是这么来的?
      璇儿的眉头皱起来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说法!”
      金衣侯道:“那你喜欢什么?”
      璇儿笑了起来,她一笑,灵堂仿佛不再是灵堂,那些惨云愁雾的白花也安静了下来,静谧地幻想着她笑容下的柔美:“我不想属于任何人,所以,只能是你属于我!”
      金衣侯愕了愕,突又大笑了起来:“好!有意思。你配得上我!”
      璇儿微微哼了声,道:“我只怕你配不上!好啦,将那个人抛给我吧,我要走了。”
      金衣侯机械地将辛铁石拖过来,刚要抛出,他突然住手,沉思道:“不……不行!”
      他看了辛铁石一眼,又看了璇儿一眼,道:“此人奇货可居,我怎会轻易给你?至少也要拿你来交换才行!”
      璇儿瞟了他一眼,眼神中微带幽怨道:“你怎么可以乘人之危?这样可得不到女孩子的心哦。”
      金衣侯笑道:“我要心做什么?那东西太复杂,我实在对之没把握。我爱一个人,就要她的人!”
      璇儿想了想,点头道:“你这话也有道理。但是你要的是我,不是他,为什么却抓着他不放呢?”话还没说过,就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接着,她莲步轻移,向金衣侯踱了过来,伸手向辛铁石抓了过去。
      金衣侯就发现了自己处境的尴尬!
      璇儿若是不理他提出的交易,直接冲过来抢,他是该阻止她呢,还是任由施为?若是任由她抢,那自己的筹码自然荡然无存;阻止她呢,金衣侯虽然是个杀手,但一面大声说着爱,一面掏刀子的行径,还是做不出来的。
      既然做不出来,那他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璇儿抓住辛铁石的衣领,将他拖了过去。
      这种感觉实在糟透了,金衣侯盯着璇儿道:“你实在太玲珑剔透了,我方才只是有些喜欢你,但现在……”他突然大声道:“我他妈的简直爱上你了!”
      他是那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狂放无羁,根本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璇儿笑吟吟地转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坚持的份上,只要你能追上我,我就答应你如何?”
      金衣侯大喜,追上她?
      谁不知道要做杀手,第一就要先学轻功?轻功不好,怎么制敌机先,怎么逃?除了剑法与狂气,金衣侯最得意的就是轻功了,而且……这难道不是打情骂俏么?美妙的爱情生活从这一刻就开始了么?
      胡思乱想中,金衣侯立即摧动内力,卷风而上。但他的脚才一动,立即发觉不妙!他浩如大海的内力,竟然在这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不要说是追上璇儿,就连稳住身形都不可能!可怜他跨步太急,此时劲力不继,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大惑不解地爬了起来,满脸惊异地看着璇儿,璇儿却盈盈一笑,拖着辛铁石悠然向外走去,一面娇笑道:“不止是他,无论谁追上我,我都一定嫁给他!”
      金衣侯脑袋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叫道:“是七支香,一定是七支香!”
      璇儿脚步不停,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答对了。那的确不是七支香,那是伪装成七支香样子的失魂散。神医说的不错,人归根到底是懒的,只要想明白了第一重阴谋,就绝对不会再想下去。……我方才跟你风言风语,便是为了吸引住大家的注意。”
      金衣侯问道:“神医?神医是谁?”
      璇儿似乎发觉失言,不再说话,抓着辛铁石快步向外行去。
      突然堂中狂风大炽,大堂上的明瓦突然被巨力掀起,一道人影冲天飞下,劲猛的力道立即卷地挥起,轰然怒震中,璇儿踉跄后退,辛铁石已在一招之间,被那人抢了去!
      一阵尖锐的啸声自那人阔口中奔发而出,他手掌上赫然鲜血淋漓,显然在击飞璇儿的同时,也受到了暗伤。
      璇儿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盯着此人,慢慢地,一抹笑容从她脸上显露了出来:“卢老爷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鬼鬼祟祟的了?难道不怕夫人出手杀了你?”
      她的身上也沾了些鲜血,但她的脸上绝没有半点痛色,从那破损的衣物上,竟然突出了许多尖锐的硬刺,那些斑斑的血迹,就如死鸟一般,挂在这些硬刺上。
      天行剑盯着自己的手:“天荆软甲?一会再杀你!”他扬声道:“姬夫人!只要你不出手,这个人就是你的了!卢某绝不染指!”
      紫衣女默默站立着,不言不动。
      天行剑神情紧张地等待她的答复。
      慢慢地,紫衣女点了点头。
      天行剑大喜,倏然回身,空着的那只手隔着千人万人遥指九华老人,豪然笑道:“九华老兄,你只怕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竟也会中了毒吧!”
      九华老人默默垂首,失魂散的毒气似乎已将他的生命完全瓦解,使他无法做出任何回答。而天行剑方才败退出屋,却恰恰没有受到毒气侵染。
      他心机极为深沉,潜伏在旁,眼见有机可乘,立即吞下解毒丹,显身而出,果然一举掌控全局。
      天行剑脸上容光焕发,声势更壮,气色更红润,他大踏步地撞出,附近几个中了失魂散的江湖侠客内力尽失,受他撞挤,乱纷纷地跌出,天行剑看都不看,一直走到九华老人身前,他的气焰已滔天,自信心已达顶峰。
      他张开手,手上是一枚小小的,火红的药丸,天行剑豪笑道:“这是失魂散的解药,吃下去吧,九华!起来跟我一战!”
      若九华不受解药,没有内息的九华并不可怕;若他受了解药,气势也必定消沉,再也无法同他抗争,他更可以携着这无上的声威,一举将九华老人击溃!
      他畏惧九华老人,武功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几十年来九华老人累积起来的声名、威严。
      天行剑苦心孤诣想寻求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他与九华主客易位的机会!
      再一步跨出,他的药直送到九华老人面前,眼见九华老人并没有任何动作,他的自信心更是疯狂增长,几乎要将心脏爆开!
      九华老人没有受伤又怎样?他现在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战败全盛时期的九华老人!
      骨骼纷纷暴响,天行剑的功力一提、再提!他一拳挥出,绝对能发挥出十二成的功力,而九华老人的武功,不过比他堪堪高了半成而已!
      九华老人盯着那枚丹药,药上的火红宛如天边的晚霞,一直烧到了他的心底,慢慢地,他长长吐了口气,眼睛抬了起来。
      天行剑突然觉得心里一阵不舒服,为什么九华老人眼中没有恐惧?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他,九华老人应该怕得要命才是!但九华老人的眸子竟然深邃无比,仿佛是浓黑的血墨,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其中,再无半点剩余。
      天行剑忽然觉得有些惶恐——难道九华老人竟没有中毒?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几年前他与谢钺、九华一起赴魔教之会,一时大意中了魔教的暗算,三人武功尽失,但九华老人硬是凭着过人的胆气与冷静,让魔教摸不清虚实,最后凭借一枚霹雳堂的火器,摧发出剑气,冲出一条血路。魔教十大长老一齐汇集,竟让重伤后的九华从容将两人救走。跟着九华用灵丹秘法疗伤,火速杀回,攻了魔教一个措手不及,重创铁衣、凌云两大长老,魔教气势为之一沮。
      就从那时开始,天行剑虽然觊觎泰斗之位,但却绝不敢正面挑战九华老人。因为他知道,无论他的武功修炼到多高,他都不可能有那份冷静,那份胆气!
      难道、难道当时的情形又重演了么?
      天行剑对自己很愤怒,他不是已有足够的信心,就算九华武功丝毫未损,也绝能胜出的么?
      为何此时又有那么多的犹豫?
      九华老人盯在天行剑的脸上,恍惚之中,天行剑就觉一道烈阳在他脸上灼开,耀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天行剑一愕,脸上闪过一阵困惑之色,他情知夜长梦多,再不出手,只怕他一辈子都没有出手的勇气了!他随手将辛铁石丢开,劲力一鼓、再鼓!
      霸悍的劲气呈螺旋状在他身周荡开,天行剑阔口张开,突然发出一阵厉啸!
      厉啸卷天而起,他巨灵似的双掌也随之漫天挥舞,向前拍出!厉啸轰然怒卷,跟掌劲交织荟萃,刹那间真气暴走,形成一道无形的气劲,怒射九华老人。
      但他只来得及听到一声长叹,然后就见到了一只手指。
      这只手指倏然之间无限扩大,竟然视他的磅礴剑气于不顾,一指凌空点了过来。恍惚之间,天行剑忽然觉得他发出的剑气就在这瞬息之间脱去了他的控制,而与这一指息息相通,剑气倒卷而回,反向他攻了过来!
      九华老人武功未损!
      这念头仿佛九天雷霆,怒震在他的心头,几乎将他的胆震散、心震裂!刹那间天行剑所有的信心都在这一瞬间瓦解,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转头向外冲出。
      突然,淡淡的紫影一闪,紫衣女拦住了他的去路,她冷肃的眸子紧紧盯住他,冷冷道:“你为什么会有失魂散的解药?”
      天行剑一怔,惊恐地盯着紫衣女。
      紫衣女脸上罩下一层银霜,将那层薄纱也冻住了。
      她的声音一沉,一字字道:“你……你不是卢敖,你是萧出云!”
      天行剑脸上肌肉一阵扭动,他想笑,却只发出了一阵难听的嘎嘎声:“萧出云?萧出云是谁?”他悄然回眸,九华老人仍然枯坐在椅上,仿佛从来没动过一样。他的心稍稍放下,但眼光才转到紫衣女身上,便立即凌厉了起来。
      紫衣女冷冷盯着他,一字一字道:“你也许没有想到,红云圣母并没有死!”
      天行剑的脸忽然扭紧,完全扭在了一起。
      他死死盯着紫衣女,厉声道:“不可能,我亲眼看着她被九幽金蚕咬死!她一定死不瞑目,因为到了幽冥地狱后,她就会发现跟她一起死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跟我极像的人!”
      他这番话,无疑已承认他就是那个背负了红云圣母的男人,但对圣母的敬畏实在根深蒂固,竟使他忘了这一禁忌。
      紫衣女慢慢抬头,她并没有望着他,她望向悠远的天际。
      天行剑撞破的房顶露出了杂乱的青天,青天上几朵惨白的云正黯然沉浮着。
      紫衣女淡淡道:“你也一定没想到,身受金蚕噬咬的圣母,并没有死!”
      天行剑暴跳了起来:“我说过这是不可能的!我亲眼看着万千金蚕钻入到了她的体内!”
      紫衣女淡淡道:“不错!但你听没有听说过苗疆蛊母的传说?”
      天行剑脸色登如死灰,他狠狠地挫咬着牙齿,嘎声道:“我……我早该想到的!”
      紫衣女冷冷道:“九幽金蚕是不会杀死蛊母的,相反,它们会疗好蛊母的伤势,并成为蛊母身体的一部分。”
      天行剑身子震了震,畏惧地四处望了望,似乎生恐红云圣母突然出现。
      紫衣女踏上一步,冷然道:“若不是圣母发现身已有孕,她也一定不会苟活下去。但就算如此,她也只活了三年,三年,你可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天行剑一听到红云圣母已去世,登时一张皱紧的脸舒放开,纵声长笑道:“有孕?是哪个野男人的?”
      紫衣女脸色骤然变了,她的目光猛然折下,爆炸在天行剑的脸上:“每一代的蛊母都爱的很苦,但我实在没有想到,这代蛊母竟会爱上个畜生!”
      天行剑冷笑道:“便凭这句话,你就该死!”
      紫衣女傲然道:“杀我?你够资格么?”
      天行剑哈哈大笑道:“也许单打独斗我的确不是夫人的对手,但你忘了,我手中有失魂散的解药!”他突然聚指一弹,几枚黑色的药丸暴射而出,向黑白无常以及后面几人弹去。那几人一张手,将药丸接住。
      天行剑一字一字道:“吞下去,赶紧恢复内力,咱们大伙一起上,杀了这女人!”跟他来的那些人轰然答应,天行剑目光炽烈如火,慢慢从众人的脸上掠过,他突然出手,一掌击在了地面上。
      登时一块巨大的青石地板被击飞,狠狠撞向聚德堂的大门。
      只砰嗵一响,大门轰然关上。天行剑冷冷道:“今日之事,绝不能泄露出去,所有的人都杀了!”
      那些随他前来的人不禁迟疑了一下,要知道,这些人虽然追随天行剑,但他们多出身名门正派,基本的正邪观还是有的。要让他们对正道人下手,一时绝难决断。
      天行剑冷道:“若助我成事,九华、谢钺皆死,我就是武林盟主,此后你们要什么我就给什么;但有谁不愿助我,我就先杀了他!”
      说着,又是一掌轰下,巨大石板怒飙而起,天行剑跟着再出一掌,石板凌空被击成粉末,飘飘扬扬散了一地。
      天行剑怒目站在当地,一瞬之间,就宛如天神下凡,悍然怒震全场。
      黑白无常等人不敢再看他,急忙将药丸填入口中,唰然几声响,刀剑纷纷出鞘,向紫衣女逼了过来。
      璇儿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笑道:“你们可知他为什么要杀光所有的人么?”
      黑白无常对望了一眼,脚步慢了下来——这是他们都很关心的问题!
      璇儿眸中笑意更浓:“因为他不想让自己当年的龌龊事流传江湖,他不愿别人知道他就是萧出云!那么你们想想,他既然能杀掉别的人,又怎会放过你们?”
      黑白无常身子都是一颤,显然,他们极为了解,天行剑是个怎样的人,他们也很清楚自己对天行剑意味着什么。璇儿的话,无疑打中了他们心底最恐惧的一点!
      天行剑脸色变了变,他扬眉,紧盯紫衣女。
      他知道,紫衣女既然已插手此事,替红云圣母打抱不平,那她就再也不会放过自己。十年前他虽败在那一指之下,但十年前的天行剑,绝不是此时的天行剑。
      他仍有信心!
      而当此情势,只有全力击败紫衣女,他才能活下去!也只有胜利,才能够保住他这些年辛苦得到的一切。
      紫衣女该杀!九华老人该杀!所有的人都该杀!
      他性格中狼一般的坚忍、凶残尽皆迸露出来,冷森森地盯着紫衣女:“请出剑吧!”
      说着,他手上猛然一亮,一柄韭叶般的精亮小剑自他的手上旋绕而出,在他内力催送下,剑身猛地飙起一道湛湛青芒。
      青芒映在天行剑的脸上,透出一片狰狞。
      天行剑一声冷笑,青芒电闪,向紫衣女贯去!
      此剑名曰“天行”,天行剑以此剑为名,这一剑乃是他压箱底的本领。他决不能给九华老人跟紫衣女联手的机会——一旦两人联手,他就再无生理。
      他一定要尽快搏杀紫衣女,然后再杀九华老人!
      青芒电舞,璇儿脸上变色,道:“你这等下贱之人,也敢跟夫人动手!”说着,身子向剑尖上撞去。
      天行剑冷笑道:“别以为穿了天荆软甲,就什么都不怕了!”他吸了口气,陡然之间狂风大作,那柄剑竟仿佛风穴一般,卷起暴天飓风,天塌雷鸣般向璇儿射了过来。
      璇儿顿时只觉天昏地暗,一股沛然大力猛涌而至,顿时胸口烦闷无比,向后直跌。
      天行剑剑诀一引,韭叶一般的精亮剑光嗡然一声长震,化作一片银汉般的光芒,席卷而前!
      璇儿一声大叫,抓起一块巨大的东西,猛地向飞剑掷了过去。
      天行剑傲然道:“再给你十年,你都未必挡得住这柄剑!”
      璇儿微笑道:“再给你十年,你的脑袋依旧不灵光!”
      天行剑冷冷一笑,青芒飙射,将巨物斩成两半。哪知两截巨物竟啪的一声,夹在飞剑两侧,无论如何都甩不掉!
      天行剑吃了一惊,巨物怕不有几十斤重,紧紧附在剑身上,那柄剑薄如韭叶,哪里带得动如此重物?歪歪斜斜地向地面撞去,哪里还有什么准头。
      这一下令天行剑吃惊不小,自他融合《红云秘谱》别走蹊径修成这柄飞剑后,可以说无往而不胜,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不禁怒道:“妖女!你用的是什么邪术?竟敢污我飞剑!”
      璇儿哈哈大笑道:“所以说你脑筋不灵光!你知道这是什么石头么?这石头特别温柔,见了铁啊铜的什么的,就像是见了自己的儿子一般,一把抱住就不放手,慈祥极了,所以神医叫它为‘慈石’。你若是能连这一大砣慈石都御成剑芒,那我可真是佩服死你啦。”
      天行剑狠狠盯着她,璇儿笑盈盈看着他,却是全然不惧。
      璇儿微笑道:“你还有什么本事只管施展出来就是,我保证都能接下来。”她拍了拍身后背负的巨囊,笑道:“这里面还有许多的宝贝呢!”
      天行剑目中精芒忽然一闪,直直地盯在了紫衣女的脸上。
      倏忽之间,他脸上的惊惶竟然完全消去,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重的剑威。
      他沉声道:“我本来就疑惑,名震天下的姬夫人,什么时候将面蒙起来了?”
      他的目光如剑,冷冷扫过璇儿:“你一意出手,反而更露出破绽来。姬夫人什么时候躲在别人背后过?”
      剑威怒震,他的身躯已挺直:“所以,你绝不是她!”
      这一句话出口,他的信心与杀气倏忽已足,巨大的头颅都被兴奋的火焰灼满:
      “你究竟是谁!”
      怒吼如雷霆,扫震全场!
      
      这变化又是奇峰陡起,连中了失魂散的众豪杰都有些头晕,却只有一个人并不意外。
      从一开始,辛铁石就没认为紫衣女是当年大败天行剑之人,因为璇儿既然不是曼荼罗教的少主,紫衣女也就绝不会是天行剑所惧怕的绝世的高手。
      她只会是一个人,阎王神医。
      阎王神医怎会认识萧出云,他并不知晓,但她一心想抢走他,却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想救他。
      念及此处,他不禁有些感动,但形如废人的他,只会拖累别人。拖累九华老人,拖累江玉楼,拖累阎王神医。
      他不能再害任何人,所以,他只能逃走。
      他缓缓转头,看了九华五兄弟一眼,目光落在江玉楼身上。他们都是同他肝胆相照的人,他不能让他们为自己而死。
      金衣侯已解开了他的穴道,他悄悄运起了御风诀。
      堂中剑气掌风纵横,掠过他身体时,就仿佛是将功力硬生生地灌到他体内,是以内息渐渐运转。他的背紧紧贴在棺材的背面,一面运功,一面小心地遮掩着自己的身形,向暗影处移动。众人的目光都被天行剑吸引,没人注意到他。
      辛铁石目光游动,他在想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望向九华老人。老人仍然虚弱地倚在太师椅上。他的袍子太宽,椅子太阔,显得他的身形那么瘦弱而苍老。他深深陷进了对若华的思念与悲伤中,目中光华黯淡,但无论剧斗多急,天行剑的目光却从未离开他的身体,天行剑的脚步,也再未踏进他身侧三尺之内。
      他搜寻着江玉楼。江玉楼也中了失魂散,委顿在一边。但一抹刀光笼罩在她身前,却是荀无咎在奋力护着她。
      辛铁石叹息了一声,不由点了点头。或许他就是所谓的灾星吧,害得九华老人受苦,江玉楼与荀无咎也一齐受苦。若是没有他,九华老人就不会为难,而江玉楼也不必非留在九华山上不可了。
      璇儿仿佛一团彩光,绽放在堂上。她的笑,她的神鬼莫测的古怪兵刃暗器,让众多高手都不敢撄其锋芒。她的大口袋中总能适时地出现一两件武林中早就失传的秘宝,将对手打得落花流水。看来自保绰绰有余。
      说到底,真正该消失的,还是自己啊。
      辛铁石无声地叹了口气,不再留恋,走吧。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现在他就是这头鹿,落在谁手里,谁就会倒霉。而他还肩负着重要的责任,那就是找出这一切事件背后的凶手。
      他要为若华报仇,他也要还自己清白。
      若华、若华,你究竟在哪里?
      辛铁石无声长叹,悄悄钻入了白雪一般的布幔内。
      
      幕幔里很安静,安静得仿佛忽然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一樽青色的棺木,宛如茫茫寒江上,一叶青沧的孤舟,触目惊醒地在满天风雪中漂泊。
      若华的尸体已被盗走,棺木里只有她染血的衣衫。
      ——那是她曾穿起的嫁衣。
      她就宛如一枝生长在王母瑶池中的桃花,虽然美丽,却只千万夭桃中最不经意的一朵。默默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年华。
      当这一刻终于到来时,她却在盛开的一刹那凋零。
      随风而来,随风而逝,不留下一丝尘埃。
      棺木的冰冷透过掌心传来,辛铁石心中一震,忽然感觉跟若华离得无比的近。
      若华、若华!
      辛铁石的心痛了起来。他悄悄跪在棺材的背面,奋力思索着,想要理清楚这些天发生的事的头绪。
      有些事情他必须想明白,否则,他就会始终被凶手牵着走,进入一个又一个谜团。
      第一,凶手为什么要杀若华,又为什么要将她的尸体盗走?
      第二,凶手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了若华并遁走的呢?九华山上这么多绝顶高手,他如何来去自如?
      第三,又是谁在九华山庄的水中下了毒的?
      最关键的一点是,凶手为什么要害他?是他结过仇,还是他对凶手有什么特殊意义?
      都没有,辛铁石很了解自己,自己并不是什么大人物,随便个魔教长老就可以将自己打个屁滚尿流。但恰恰就是他,背负了如此一个惊天阴谋。
      辛铁石苦思良久,却一个疑问都想不明白,他叹着气,手掌不由自主的向棺木上磨挲着。
      突然,他的手上一空,食指几乎陷入了棺材里。
      他骇然发现,棺背后的木板,并没有钉牢,只是虚倚在棺木上的。辛铁石一触之下,木板立即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指宽的裂缝。
      辛铁石心中猛地一动,因为这太不寻常了!
      他不假思索,悄悄地将那块木板拿了出来。
      大堂之上,天行剑掌影霍霍,带同几位手下,向正道群侠攻了过去。那些人一面喝骂无耻,一面拿出身上的暗器毒药还击。他们内力虽然尽皆丧失,但其中不乏江湖名宿,身上保命防身之物甚多,天行剑诸人倒也不敢逼迫太紧,一时打了个热火朝天,没人注意到棺木幕幔后发生的事。
      辛铁石缓缓拿开木板后,整个人却呆住了。
      本应只存衣冠的棺中,赫然竟躺着一具女子的尸体。
      却显然不是若华。
      辛铁石认得她,他在九华见到若华的当天,就见到了她,就是她将辛铁石接到了若华的房中。
      夭桃,他还记得她的名字,但他实在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的尸体。
      是谁杀了她,并将她的尸体放进了若华的棺材中?
      此人竟有如此手段,将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置往来于山庄的江湖豪客于无物。
      辛铁石沉吟着,这些日子来九华山庄客人极多,每个人都有可能。
      他仔细地查看着夭桃的尸身,只因他隐隐感到,杀害夭桃、将她的尸体藏到此处的人,极有可能便是暗算若华的凶手!
      一定是因为夭桃看到听到了什么,或者凶手认为夭桃看到听到了什么,才会下此毒手。那么,这个“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辛铁石越看越骇异,因为夭桃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伤口,她的脸很平静,没有喜,也没有惊,仿佛是自然死亡,又或是在睡梦中被夺去生命的。甚至连她的肤色都极为正常,并不像是失血或者中毒。
      辛铁石的心沉了下去,隐隐中,他又似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仔细地回想着。
      夭桃死了,尸体躺在若华的棺材里。尸体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连中毒或者失血的迹象都没有。尸体还穿着平时的衣服,衣服很整齐,整洁,只是在衣角有几个洞。
      辛铁石心中突然一道亮光闪过——为什么夭桃的衣角会有洞?
      他急忙抓过夭桃尸身上的衣服,仔细地看着。也许是因为喜期将近吧,夭桃也分到了几件新衣服,她根本就没舍得穿——这么新的衣服上,怎么会有洞?
      辛铁石仔细地看着这些洞,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这些洞是被撕开的,撕痕很整齐。
      他立即得出两则结论:一,这洞一定是凶手撕的,因为夭桃极为爱惜新衣服,也因为这样平整的裂痕,显然贯注了相当的内力,绝非不会武功的夭桃所能做到;二,凶手一定想从夭桃身上找出什么东西来,而这东西必定不大,也许就是一张纸!
      辛铁石仔细地将夭桃身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过来,果然,口袋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留下。
      夭桃藏着的是什么?是不是就是指正凶手身份的证物?凶手找到了这东西么?
      辛铁石沉吟着,他仔细地翻看着夭桃的衣服,每个衣角都被撕开,这说明,凶手很可能并没有找到这件东西。
      他眼中忽然有了光芒,因为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他顾不得再注意堂中的战况,悄悄退身,沿着白布帷幔的遮挡,向大堂后门走去。
      ——他要赶到夭桃的房间,尽快找到这件关乎他命运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堂内的战局出现了变化!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