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璇玑

  •   阎王神医如此说,辛铁石不由心中一喜。但他仍有些不放心,连忙转身向璇儿追了过去。
      果然,璇儿呆呆地站在那团粉雾中,她的肩头上趴着灵犀双蛊,四眸紧闭,只有肚皮在极为舒缓地鼓着,四只大耳朵无力地垂着,早已昏昏睡去。
      璇儿见到辛铁石,急道:“快来看看!咕噜怎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辛铁石心中一喜,他小心地踱过去,翻了翻咕噜的眼皮,入手沉重,那灵犀蛊的瞳孔已散的极开,任他如何翻弄,都毫无反应。辛铁石心中更喜,转身寻找,却不见其余六蛊的踪迹。他心下生疑,四处搜寻,只听阎王神医淡淡道:“你不用再找了,它们一定藏回了原来的那个山洞中去了。”
      阎王神医瞧见灵犀双蛊伏在璇儿的肩头,不由甚是惊讶,问道:“你怎会收服了灵犀双蛊?”璇儿瞧了瞧咕噜,道:“我也不知道,咕咕一头撞在我身上的天荆软甲上,天荆软甲刚好插了一枚天欲老魔的九天十地大绝灭戮魔针,一下差点将咕咕毒死了,幸好我有一颗圣湖雪莲,救了它,它就守着我不走了。”
      阎王神医讶道:“灵犀蛊周身坚硬如铁,只有额头上一点白点才稍微软弱一些,难道你软甲上的戮魔针,就正好戳在这个白点上?”
      璇儿摸着咕咕的额头,果然,灵犀蛊的额头有一点梅花般的白色斑点,而那伤处正在这白梅的中间。这实在是很巧,巧到连阎王神医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七禅蛊天生灵物,天性就以世间万物为食,哪会认人类为主人?
      他们赶到先前发现七禅蛊的山洞,果然,那山洞里又多了六具空壳,就跟先前所见的七禅蛊一模一样,辛铁石摸了摸,空壳还留有一点余温,显见刚褪去不久,而地上留有六个松软的泥土漩涡,阎王神医指以示之道:“它们就潜藏在此地。”
      璇儿蹲下来仔细地瞧着:“为什么咕噜不跟它们一起潜地呢?”
      阎王神医道:“七禅蛊向不轻易认主,但一旦认定之后,便生死相托。就算你斩了它们,它们也绝不离弃,是以才不随着其余六蛊潜地,而停留在你身边。”
      这席话说得璇儿大为感动,激动地抚摸着灵犀双蛊,道:“咕噜!谢谢你们这样信任我,就算我拼了性命,我也要护卫你们周全的!”
      突听一人微笑道:“小妹妹,话可不能说的这么满哦。”
      辛铁石、璇儿讶然回首,就见洞口外面站着一群黑衣人。他们浑身都用黑布围裹着,除了一双眼睛外,连一点皮肤都不透出。而灵均、君天烈、商赤凤、韦雪衣被他们或用手扣住,或用兵刃逼住,曳在身边。
      可怜九华四子本都是天之骄子,单以武功论,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他们联手。但今日被天生灵奇的七禅蛊突袭后,身伤之重无以复加,才被这些人一击得手。四子眼中都深孕怒火,显然对被俘极不甘心。
      领先的黑衣人笑道:“我们黑丑帮个个生的奇丑无比,生恐吓着世人,所以每个人脸上都蒙着一层黑布,不过倒成了本帮的标志,你们以后见了,可要小心了。”说完,嘎嘎笑了几声,声音难听之极。
      阎王神医淡淡道:“我认识你?”
      那黑衣人笑道:“阎王神医名满天下,兄弟们自然都仰慕得紧,但我们黑丑帮是江湖小帮派,可从未交过神医这样的阔朋友。”
      阎王神医道:“你蒙着面,用的是假声,而且你一眼就认出我来了,这些,都说明不但你认识我,而且我也认识你。你虽然慌称我没见过你,但却不讳认你识得我,显然是向来地位尊崇惯了,不善于说谎。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气度。”
      他的声音很缓和,仿佛指出的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一般:“无论你自称黑丑帮的口气,还是你的站姿,甚至你不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势,都绝非一般江湖人士可比,若你只是个江湖小帮派之人,那只有天上大罗神仙才能做少林掌门了。”
      他继而缓缓道:“又有哪个帮派,竟然网罗到如此多个高手,每个人都气势非凡,我看没有一人的武功在少林七长老之下。”
      那黑衣人默然,良久叹道:“人言阎王神医一心七窍,玲珑剔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神医能猜到我们不是常人,那想必能体会到我们志在必得的决心了。”
      阎王神医道:“不知诸君想要的是什么?”
      那黑衣人不答,他的手指忽然伸了出来,一点氤氲如绿芒的剑气缠绕在他的指尖,缓缓在灵均四人的面前扫过,剑气聚伸成一条常春藤样,将四子一齐缚住。
      他悠然道:“神医眼光如此之高,想必一定能看出只要我心念一动,这四人的头颅立时就会掉地。”
      阎王神医点点头,道:“我看得出。”
      黑衣人满意地笑了,他的另一根手指伸出,一样有牵丝般的碧绿剑气透出,遥指三人:“那么神医也一定能看出,仅仅我一个人,就可以很轻松地取你们三人的性命。”
      阎王神医沉默着,再度点了点头。
      黑衣人一面叹气一面道:“但我向来一不愿意与无武功之人动手,二绝不向女子出招,所以我只好跟神医打个商量。”他的手收回,两道碧绿剑气倏然消失,虽然蒙着面,但此人的行动仍然潇洒之极:“只要神医将七禅蛊交给我们,我们就放了此四人如何?七只蛊物换你们七人的性命,我想神医一定会觉得划算。”
      阎王神医沉默着,面纱后面的目光却深沉了起来,黑衣人虽然有极高的信心,可以掌控全部局面,但被这沉静的目光一照,竟然有些惶惑起来。一瞬之间,他有些犹豫,是否先将他们全都打晕了,然后再搜寻七禅蛊?
      慢慢地,阎王神医道:“你们想对付九华老人?”他的目光变得冷峻,让黑衣人不由得一呆,但他亦是心计深沉之辈,转瞬笑道:“要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碍脚石并不止九华老人一块。”
      阎王神医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着他的话:“你既然知道我对江湖事极为精熟,就不该向我显露功夫的。虽然你极力想掩盖你本来的武功,但能用手释放出剑气的人并不多,而有你这样身份气度的人就更少了,所以……”他说到此处,黑衣人眼中神光陡变,厉啸道:“住口!”
      黑衣人身子一翻,已然腾空而起,翠绿色的光芒一闪,化成一道天降瀑布一般,向阎王神医怒涌而去!
      显然,他是想要杀阎王神医灭口。
      他一动,他身后的几位黑衣人也一齐动了,一动便如九天雷霆!这几人显然是临时凑在一起的,虽同时出手,彼此之间却毫不相干,并未组成什么阵法。只是每个人的招数都威力极大,就算灵均四人没有受伤,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阎王神医盯着那片飞翔的碧绿,一字字道:“想不想要七禅蛊?”
      倏然之间,满天剑气消散于无形。黑衣人萧然站在那里,双手背负,就如从来未动过一般,他微笑道:“请神医讲。”
      单这手收放自如的功夫,就看得辛铁石极为心折。他心中着急,因为他知道,此人既然晓得阎王神医看出了他的来历,那么不管阎王神医给不给七禅蛊,他都会杀了阎王神医灭口的!
      阎王神医聪明绝顶,这么浅显的道理,他却仿佛没看出来,手斜指地下,道:“七禅蛊刚食了懒龙脑髓,觅地潜藏,就藏在这山洞的洞底。七禅蛊一食龙脑之后,便进入休眠,再不会动,你们只要把地面挖开,就可以得到了。”
      辛铁石大急,因为他知道,这伙人一旦知道了七禅蛊的下落,必定会立下毒手!
      那黑衣人眼中闪过一阵喜色,他仔细地看着地面,突然道:“怎么只有六只?”
      阎王神医淡淡道:“因为有两只在这里。”他指了指璇儿的肩头,笑笑道:“抱歉的是,它们没吃过龙脑,还未进入休眠。”
      此话才出,几名黑衣人立时电般退了几步,一齐警惕地望向璇儿肩头的灵犀双蛊。当先的黑衣人双目炯炯,突道:“灵犀蛊?”
      阎王神医点了点头,道:“你自然知道,七禅蛊乃是人类武学源头,任何武功都不足以伤它们,就算你们的修为已足可称绝顶高手也一样。”
      灵犀双蛊蜷在璇儿的肩头,连眼睛都不睁开,看在黑衣人眼中,那自然是傲岸无比,浑没将他们看在眼中。想到灵犀蛊的种种可怕之处,众黑衣人不由自主又退了一步。
      阎王神医笑道:“谁还想要七禅蛊,就请自己来拿吧。”他在赌,赌的就是黑衣人虽然知道七禅蛊的存在,但必然了解不深,根本看不出灵犀蛊是否已休眠!
      除了红云圣母,天下又有谁深谙七禅蛊?所以这一注的胜面极大。
      七禅蛊已食过龙脑,休眠后就再也没有抵御之力,这些都是真的,惟一假的一点,就是灵犀双蛊还未休眠。只有在十句真话中夹一句假话,才能真正骗得过人,显然阎王神医很精通说谎的机巧。
      辛铁石心下一喜,他实在很担忧灵均四人,而以他的御风诀,要战胜眼前的黑衣人,他连一丝把握也没有。
      黑衣人目中警惕之色越来越强,突然,他笑了笑,大步走了过来:“神医料的不错,我很害怕七禅蛊,但是已休眠过的七禅蛊,就跟武功尽废的高手一样,我是决不会怕的!”他左掌伸出,向灵犀双蛊抓了过来,阎王神医脸色一变,他实在想不到,黑衣人竟然看穿了这一计谋!他心念电转,但黑衣人的行动实在太快,他万般心计,竟然无一条用的上。眨眼之间,黑衣人已然抓住了灵犀蛊!
      但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他的手收的比伸的还要快,然而才收到一半,他的动作便明显变得呆滞。就在这片刻工夫中,他摸上灵犀蛊的手,竟然变得一片墨黑,就跟他身上的黑衣一样的颜色。
      这一变化又大大出于众人的意料,一张灿烂的笑脸在山谷中绽开,璇儿得意地笑道:“瞧不起女人可不是个好习惯哦。”
      黑衣人捧着那只显然中毒了的右手,他的脸上尽是骇异!不仅仅是因为这毒极为厉害,他连运几种内劲,都无法将毒性止住,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没有看出来璇儿是怎么出手的!
      这岂非更可怕?所以黑衣人的脸色立即就变了,他必须要重新审视、评估这个看上去只有美貌的小姑娘。
      璇儿的鼻子很可爱地皱起,轻轻笑道:“你们以为女人就不会武功,武功就不高是不是?但你们眼前的这位女子就是大高手!你们不妨猜猜我最擅长的是什么?”话音初落,她的热情又重新回到身上,将她的妩媚完全蒸发了出去,化作光,化作热。一瞬间,她仿佛一朵鲜艳的花朵,在黑衣人惊惧的眼神中盛开。
      她纯粹的妩媚中,漾动着万种风情,每一种风情中都带着致命的危险。更可怕的是她背后的巨囊,黑衣人完全猜不透里面装了些什么!
      黑衣人脸色越来越冷,他显然不愿意去猜,因为他的另一只手动了。
      这一动,他的手竟然恍惚中变成了千只万只,宛如花海一般荡漾而开,向璇儿卷了过去。璇儿却恍如不觉,只是淡淡地转了个身,长袖飘起,将灵犀双蛊护住。
      黑衣人微微皱了皱眉,他的掌势绝不停留,但就在拍中璇儿的瞬间,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色,满天掌影登时一敛。
      璇儿微笑道:“天荆软甲的滋味如何?”
      黑衣人不答,沉声道:“柯老怪是你什么人?”
      璇儿微笑道:“柯老怪?那是什么怪物?”
      黑衣人盯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神态中看出些端倪来。但璇儿的笑容却那么柔和而妩媚,当真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阎王神医冷冷道:“璇儿,为什么不拿出九天十地大绝灭戮魔针来,让诸位大侠们见识一下?”
      璇儿一听,立即领会,笑道:“我之所以不拿出来,是因为那并不是我最擅长的!”
      一见到这枚针,众黑衣人的脸色立即都变了,变得比身上的黑衣还要黑。慢慢地,领头的那人点头道:“很好,凭着这枚针,也能让我们走了。”
      他们说走,当真一点也不停留,转身就走。
      璇儿笑道:“这针名叫戮魔针,你们都是大侠,我看也未必戮得了你们,急着跑什么啊?”
      那黑衣人仰天大笑道:“说的好!”这一笑惊天裂云,他的身影倏然动了!
      阎王神医脱口道:“不好!”这两个字还未说完,黑衣人已然凌空一指,点在了璇儿的眉心,登时璇儿就觉一道沛然的真气顺着鼻梁而下,游走于全身,在她周身穴道全都点了一点,将她的血脉封住。跟着真气收回,那人冷冷道:“天荆软甲果然厉害,但你说的也不错,单凭一枚戮魔针,就算是天欲魔头出手,也戮不了我!”
      璇儿一下不注意,中了他的暗算,但她脸上却丝毫不为意,笑盈盈地道:“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不过你要小心了,我可有很多宝贝的。”
      那黑衣人深深看了她背上的大囊一眼,似乎很想将那囊抢过来,好好查看一番,但他权衡之后,还是暂且放弃了这一念头,施施然地背着手,冷笑道:“神医若是再不将七禅蛊交出来,那我可就先杀了此人!”
      他的手按在君天烈的脑门上,掌力微吐,君天烈的一张脸登时雪白。
      辛铁石大急,怒道:“你敢!”
      那人微笑道:“我不敢!”他突然伸手,一巴掌掴在君天烈脸上,柔声道:“我的胆子很小,你可千万不要吓我。”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语气变得一片森寒。
      辛铁石怒道:“你若再敢动他们一根毫毛,上天入地,我必杀你!”
      唰的一声响,青阳剑出鞘,遥遥指向黑衣人。
      尽管他的真气已全竭尽失,但这拔剑一指,一样气势凛然,黑衣人禁不住一窒。他凝视着剑尖,缓缓道:“他们来捉你、杀你,你还要帮着他们做什么?”
      辛铁石踏上一步,双手紧紧攥着青阳剑,一字字道:“虽然他们要捉我杀我,但我仍然将他们当成是兄弟,绝对不能容你伤他们半分!”
      仿佛响应着他这番话语,青阳剑轰然怒冲,一道火光炸开,瞬间光芒游走全身,变得明亮无比!黑衣人气势不由又是一沮,陡然一声轰天盖地的大响响起:“说的好!”
      君天烈身形霍然窜起,一头向黑衣人撞了过去!他虽已重伤,但这一撞却是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惨烈之极,绝不可轻视!
      黑衣人一时倏忽,让他逃脱了掌控,心中大悔之际,君天烈已经撞到了他面前!
      他急忙奋起力气,双掌向君天烈的头颅迎去。但就在这最紧急的时刻,君天烈忽然望后一退,竟然不再攻击他。
      黑衣人心念电转,脱口道:“小心!他想跑!”他的面前忽然满都是衣袖,杂乱的衣袖。
      有的是枯枝,有的是碎石,有的是天边的云、山中的水,但在那股超强的力量接引下,组成了两只浩瀚的云袖,宛如九天风雷怒震,向黑衣人轰卷而下。
      这并不是衣袖,而是晴天霹雳,大厦倾倒。
      黑衣人的脸色真真正正地变了,他双掌去势已老,而这云袖飞卷,却方兴未艾,怒潮滚涌之下,他再也没有丝毫招架的胆量,身子倒飞而起,大叫道:“走!”
      人影散乱,几名黑衣人顷刻走得干干净净!
      灵均默默地站着,忽然,他的身子一摇,一口鲜血喷出!
      飞花浩气蛊乃是七禅蛊中杀意最高,修为最精者,灵均虽然武功极高,但在它无边的杀气笼罩下,几乎所有的腑脏全都破裂,本就是勉力支撑,此时怒气激心,全力出手,虽然一举骇走了黑衣人,但他伤势也重得无以复加。
      辛铁石急忙抢上去扶住,哽咽道:“大师兄……”
      灵均双目隐在杂乱的长发中,缓缓道:“二弟,我们以前都误会你了。能在这个时候还顾念着兄弟之情的人,决不会做那些丧心病狂之事的。”
      辛铁石大为感动,只觉胸口仿佛什么噎住了一般,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灵均缓缓道:“我相信你是被人诬陷的……”他的手忽然挥出,宛如风一般飘过辛铁石的胸前。辛铁石就觉神堂、魄户诸穴一麻,已然被他手指点中,身子再也不能动弹。
      灵均强动真气,立时脸色又是一阵苍白,几乎喘不上气来。
      辛铁石愤怒地看着灵均,他不明白!
      在他最相信灵均的时候,灵均居然暗算他。难道所有的真诚与理解,都不过是谎言么?
      灵均咬牙站起来,他的脸色惨白,几乎就跟月色一样。
      他背对着辛铁石,一字字道:“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只有我相信,还远远不够,所以我一定要将你送回山上,向大家分说清楚。若你因信任我而死,那我这条命也赔给你!”
      君天烈吃力地向前一步,豪然道:“我这条命也赔在大师兄身上!”
      商赤凤微笑着,就算他身上的伤再重,他也依旧微笑:“反正我这条命也值不了多少钱,我相信大师兄!”
      韦雪衣淡淡道:“还有我!”他们三人的眼中仍然有愤然,他们虽然被辛铁石的奋力相救而感动,但却还没有像灵均那样原谅他。
      但起码,他们开始试着去相信他了。他们伤重的身躯傲岸挺立着,风雨不倒。
      辛铁石不再说话,他只有跟着他们走。
      这就仿佛是命运,生生轮回,已到了该了断的时刻了。
      璇儿热泪盈眶,阎王神医看着他们萧萧远去的背影,突然大声道:“你去吧,我一定会救你的!”
      辛铁石回首一笑,救他?又何必呢!或者真的如阎王神医所说,死亡对于他来说,远比这样赖皮地活着要好的多,也许从这一切事开始,他就应该死去,多活了这么久,已经是奢侈的享受了。
      西上九华,朝阳正艳。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