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灵犀

  •   它们的身子极为柔软,高速的旋转中,身子被扯得又细又长,那两只大耳朵也缠卷在一起,形成锐长的尖锥形,但它们带起的尖啸声却极为好听,一前一后,一递一唤的,仿佛是江上苗歌,悠扬而婉转。
      就在这悠扬的乐章中,死亡的音符骤然而至。
      辛铁石却不怎么害怕,因为有风。
      有风就有力,他此时对御风诀已有相当的了解,虽然对抗灵均等人还大有不足,但自保已绰绰有余。他的身形就顺着灵犀蛊袭来之势,身子陡然一退,右手划了个半圈,将猛恶的风力全都容纳在掌中,御风诀一个吞吐,已然化成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真气,辛铁石聚指弹了出去。
      他并没有施展青阳剑的剑火,因为真正的杀着,是不能过早暴露的。谁知道碧海玄天蛊的身边有没有什么猛恶的守卫?
      指风迅捷,倏然弹到了一块枯枝上,那枯枝顿被激起,向灵犀蛊射了过去。那灵犀蛊恍如不觉,两只宽大的耳朵倏然张开,登时身形在空中顿住。当两耳再度闭合时,它的身躯已经翻转过来,依旧向辛铁石猛刺而来。枯枝才撞到它身上,就被震得粉碎。
      辛铁石心沉了沉,他已看到,那枯枝不是被震断,而是被震成了碎末,比用石磨研磨还要碎的粉末。这是何等的修为?
      辛铁石急忙躲闪,突然之间,他眼前仿佛突然闪过了一道华光,跟着暄腾的乐音忽然奋腾而出!
      那只灵犀蛊的双耳倏然大张开来,辛铁石这才看出,原来他刚才看到的那只大耳朵,还并不是灵犀蛊耳朵的全貌,那只是耳朵的一部分而已。
      它的耳朵是一种极为薄的薄膜,平时这薄膜皱在一起,叠成好几层,饶是如此,张开时仍然极为阔大,跟它的身形绝不相称。此时灵犀蛊一击不动,动了杀心,劲力一鼓,那双耳薄膜倏然完全张了开来!
      立时,虚悬在半空中的月亮陡然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团七彩的月华。
      那不是月华,而是月亮的光透过灵犀蛊的耳膜后,所衍射出来的极彩之辉。灵犀蛊的耳膜一旦完全展开,竟然长几足尺,薄到几乎透明,上面血脉隐隐透出,被月色映照,立时便反射出七彩的光华来,艳丽得宛如一蓬急绽而开的血莲。
      而它口中喷薄而出的乐音一般的啸声更加纷繁,也更加悦耳,一线啸音直上,又宛如烟火一般,泛音跳转,纷纷挥洒而下,这一切,全都组成一幕妖异的炼狱之舞,风声四起,宇宙混茫,向辛铁石包了下来。
      辛铁石立时心神大震,他情知不好,脚尖踩地,运起全部聚敛的风力,向后急退而去。但他已来不及!
      灵犀蛊深红的眼睛猛地大睁而开,它的眼角忽然溅射出了一滴血。
      这滴血宛如一柄利刀,向辛铁石破空袭了过来。这一刀,斩碎了山崖上无情的狂风!
      辛铁石大惊,再也顾不得隐藏实力,青阳剑一声啸响,向那滴血劈了过去!他知道苗疆有种毒虫善于滴血杀人,中者必死。
      灵犀蛊想必也是如此。
      剑势飞夺,一剑将毒血击碎,但辛铁石来不及高兴,因为那滴血赫然分成无数细微的血芒,铺天盖地向他散了下来。
      血落如雨!
      辛铁石心中惊怖之极,灵犀蛊发出了一声短促的锐啸,似乎知道他必难逃脱自己的毒手!但它的锐啸才到一半,却突然断绝,它宛如魔翼垂天的巨耳,也忽然光彩敛黯,陡然摔了下来。
      毒血之雨还未降临到辛铁石的身上,就宛如失去了凭依一般,忽然散去。辛铁石惊魂始定,就见那灵犀蛊又是一声怒啸,叠音锐响声中,飞一般向他背后射了过去!
      辛铁石讶然回视,就见灵犀蛊已窜射到了璇儿身前,它巨大的耳翼招展,就宛如一只七彩的蝴蝶,但蝶翼间放逸出的,却尽皆是死亡的恐怖气息。
      奇怪的是,璇儿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相反,她笑盈盈地看着灵犀蛊,仿佛它只是一只漂亮的蝴蝶一般。
      灵犀蛊半空中身子一拧,那阔长的双耳倏然收缩起来,随着一拧之势,身子急速旋转,顷刻间变成一只细长的七彩之锥,向着璇儿飞戮而下!
      辛铁石大惊,顾不得细想,身子一引山崖上狂肆的风力,已然窜到了半空中,一剑向灵犀蛊刺了下去!
      但那灵犀蛊行动何等迅捷?辛铁石剑势才展,剑意还未透出来,它就一头扎到了璇儿身上。
      奇怪的是,璇儿笑容一点不减,灵犀蛊反而撕裂出一声惊怖的尖啸,匆忙而狼狈万分地向后窜跌而出。一片血红随着它的身子溅洒而开。
      这片刻工夫,它竟然就伤在了璇儿的手下!
      辛铁石又惊又喜,急忙住剑落下。
      璇儿笑晏晏道:“再来刺啊,我倒很想看看,是你的头厉害,还是这身天荆软甲厉害?”
      辛铁石这才注意到,她的衣裳早就破出了一个个的小洞,从洞中探出的,是点点葱绿,似乎是荆棘的刺。就算是有这些刺护着她,但灵犀蛊一撞之力何等强猛?看来这天荆软甲不但能够刺敌,还能够卸去来力,当真是护身之宝。
      那天荆软甲显然力不止此,灵犀蛊伤处流血如注,点点在崖顶的风中淡开,犹如一朵朵的妖红之莲。它嘶声烈啸着,宛如声声杜宇,浮沉在璇儿的面前,不敢再去攻击,却也不离开。
      璇儿笑道:“你还比较聪明,但你的伙伴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它不小心撞中了我背上镶的九天十地大绝灭戮魔针。”
      她伸出手去,另一只灵犀蛊气息奄奄地躺在她的手上,两只巨耳有气无力地垂着,双眼如闭不闭,看来只有轮回的光辉才能温暖它了。
      空中的灵犀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震啸,宛如黄锺大吕,它的耳翼剧烈抖动着,瞬间充血,变成了一片血红!
      璇儿叹息了一声,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你不能怪我,谁叫天欲老魔用这针打我呢?可惜他也不知道我身上穿了天荆软甲,被戮魔针反弹回去,反而送了自己的性命。而另一根戮魔针就留在了甲上,你这个伙伴来得又太快,我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它就尖叫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那只灵犀蛊一声接一声地悲啸着,突然身子一耸,向璇儿飞了过去。
      辛铁石大惊:“孽畜,你还想伤人!”一剑砍了过去。
      哪知那只灵犀蛊却轻轻巧巧地落到了璇儿的掌中,身子挨擦着垂死的灵犀蛊,仰起小小的头颅来,对着璇儿不住地叫着,声音凄厉无比,似是哀求,又似是诉说。
      璇儿道:“你想要我给它解药么?可我没有啊!九天十地大绝灭戮魔针乃是天下最凶最毒的暗器,无药可解,否则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你们?”
      那灵犀蛊仿佛不相信,仍然极为凄厉但又哀伤求乞地向璇儿悲啸。它们的声音本就如簧乐,动听之极,此时凄楚伤感,更是婉转缠绵,辛铁石的心都快碎了。
      璇儿也怔怔地垂下泪来:“我……我没有办法啊,你等等,我找找看看!”她将背后的大背囊扯下来,打开一件件找着。那灵犀蛊在将死伙伴的伤口处闻了闻,忽然迅捷地钻到了背囊中,不一会子,叼着一大块东西钻了出来。
      辛铁石更是一惊,那物通体玉雪之极,仿佛是一整块透明的白玉雕琢而成的,大约有巴掌大小,在一小块白茎上,层层叠叠地生着七片雪叶,中间开着一朵寸许大的玉花。那花恰好也生了七片花瓣,中间粉嘟嘟地颤着七丝花蕊。
      七叶七花七蕊,圣湖雪莲。
      传说此花乃是大神湿婆与妻子雪山女神成婚之日,女神在圣湖波旁马错中沐浴后,起身向岗仁波吉峰顶湿婆的神宫中走去时,身上滴下的水滴所形成的。一花一叶,是一滴水形成,七叶七花,则只有从雪山女神心口滴落、蕴涵了女神神力的七滴水才能孕就,据说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凿圣湖雪莲一叶服之,则立即痊愈。
      这灵犀蛊当真是有眼光,只是如此天材地宝,璇儿可舍得?
      辛铁石看了璇儿一眼,她只是微笑着看着灵犀蛊,却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那灵犀蛊衔了圣湖雪莲,立即飞速地爬向它的伙伴,将雪莲的蕊凑到了它的嘴边。那蕊才沾了灵犀蛊呼出的热气,立即化作七滴玉露,滴进了它的鼻中,随着呼吸沁了进去。它被戮魔针伤着之处本一片漆黑如夜,此时,这夜色渐渐淡开,流出了漆黑的血汁。
      先前那只灵犀蛊一声欢啸,它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紧紧将另一只灵犀蛊抱住,两只蛊仿佛是两股绞在一起的丝绦,身子严丝合缝地缠在一起。
      圣湖雪莲就夹在它们的嘴中,未伤的那只灵犀蛊口中不住吸吐着,将雪莲化成的玉液度到了另一只的口中,于是,它的胸口渐渐鼓息而起,未伤的灵犀蛊口中宛如琴声淙淙,大做欢愉之声。
      片刻之后,嗒的一声轻响,戮魔针从伤的那只灵犀蛊体内弹出,它发出一声沙哑的鼓音,黯淡的眸子倏然张开,欢愉地跟先前那只灵犀蛊互舔舐起来。
      先前那只灵犀蛊呀呀叫了几声,确信它已苏好,身子慢慢松开,领着它向璇儿走了过去。另一只灵犀蛊有些不情愿,被那只灵犀蛊叫了几声后,才跟了上来。
      双蛊挨近了璇儿的身边,发出几声婴儿般的呀呀叫声,顺着璇儿的衣服爬了上去,一边一个,蹲在璇儿的肩头上,闭目养起神来。这等天生灵物外甲极为坚韧,只要不是猛力碰撞,天荆软甲的刺就再也伤不了它们。
      璇儿大喜,轻轻地、试探着抚摸着它们那坚硬的外壳,两只灵犀蛊发出悦耳的琴音,似乎很喜欢璇儿的抚摸,将它们脖子底下皱皱的皮肤露出来,让她给它们搔痒。一会就跟璇儿非常熟了,却看得辛铁石心惊胆颤。
      璇儿言笑晏晏,看着两只灵蛊,心中极为欢喜,更是看的辛铁石一呆。他突然想起来他们来的目的,双目转向那团已淡了很多的黑雾。
      黑雾中间是一柄漆黑的伞,伞下面是一团扭曲的黑影,无时无刻不在颤抖着,辛铁石盯着它,它也盯着辛铁石。它的眸子是深灰色的,泛着幽秘的光芒,不停闪烁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辛铁石道:“璇儿,那戮魔针还有没有?”
      戮魔针既然能够伤得了灵犀蛊,说不定对这神秘之极的碧海玄天蛊也极有效,只要不给它圣湖雪莲,等它一死,就可以解救灵均他们了。想到这里,辛铁石不由得一震,他们在此时缠斗已久,灵均四人会不会已被那些怪异的蛊物杀死了呢?
      他急忙望向下面,却见君天烈等人跌坐地上,四只蛊物依旧张牙舞爪地浮游空中,却并没有向他们继续攻击。这情形实在有些诡异而幸运,但辛铁石知道,这种幸运不会持续太久的,所以他要尽快将碧海玄天蛊解决掉!
      璇儿摇了摇头,道:“只有那么一枚了,本来那就是天欲老魔留在软甲上的,我想要还没有呢!”
      辛铁石心中微微失望,碧海玄天蛊却发出了一声尖锐而短促的啸叫。趴在璇儿肩头的灵犀蛊倏然张开四目,对望了一眼,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任由碧海玄天蛊怎么呼叫,却也不答应。
      辛铁石很明显地觉得那灵犀蛊爱莫能助地叹了口气。
      这蛊虫竟然能叹气?想想都会觉得荒诞得好笑。
      那碧海玄天蛊又叫了几声,慢慢住口,它的身子蠕动着,崖顶那团黑雾也在缓缓移动。那黑雾也不知是怎么形成的,崖顶风势那么大,却也不能将它吹散。
      但它并没有别的动作。
      辛铁石有些怀疑,为什么那四蛊不再攻击了呢?为什么灵犀蛊不再听命于碧海玄天蛊了呢?尤其是,也是他最在意的,七禅蛊才出现了六只,另外一只在哪里?它又有什么天生灵能?
      这些问题不搞清楚,下一个瞬间,他们可能就会横尸天叶谷,毕竟,这是轻松歼灭了上千九幽金蚕的七禅蛊啊!他谨慎地游移着脚步,脑筋急速地转动着,一面思量对策,一面向碧海玄天蛊行去。
      灵犀蛊忽然轻啸了两声,璇儿道:“咕噜说了,碧海玄天蛊是它的老大,而我是它的恩人,所以它只能两不相帮,一会你要是被那黑雾沾到,化成血水,可不关它们的事。”
      辛铁石吓了一跳,连问道:“黑雾?化成血水?咕噜又是谁?”
      璇儿轻轻抚摸着两只灵犀蛊,笑道:“我左肩的这只小蛊老是咕咕地叫着,所以我干脆就叫它‘咕咕’,右边这只老是在噜噜的打鼾,所以我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噜噜’,合称‘咕噜’怪。免得两只生得一模一样,不好分辨。很奇怪吧,它们说的话我似乎能听懂,说这黑雾是七蛊中最后一蛊——三生蛊喷吐而成的,比苗疆最厉害的桃花瘴还要毒猛十倍,人畜中之则立即化为血水,无药可救,要我们小心了。”
      这么恐怖的蛊物居然被她取了如此可爱的名字,辛铁石不知是该发笑,还是叹惋。璇儿歪着头听了一会,道:“咕噜说了,它们想让谁听懂它们的叫声,谁就能听懂。这是它们的天生灵能。嗯,这个灵能很好玩。”
      辛铁石点点头,这灵犀蛊说是谁都不帮,但还是提了他一大醒。但是不近碧海玄天蛊之身,却又如何伤它?那黑雾看去足有三四丈方圆,隔着这么远,辛铁石自问还没有这么强的剑气,可以催送到蛊物身边。何况那个喷出如此恐怖毒物的三生蛊,还不知会有什么可怕的招数呢!
      他笑对璇儿道:“你可不可以问问咕噜,为什么下面四蛊不攻击了呢?”
      璇儿还没开口,咕噜不情不愿地咕咕叫了两声,璇儿侧耳倾听,道:“咕噜说了,七禅蛊天生服膺碧海玄天蛊,它们的一举一动,都受碧海玄天蛊之制,已经成了习惯。但碧海玄天蛊的命令,却都是由灵犀蛊由啸音传送,方才它们伤在九天十地大绝灭戮魔针下,碧海玄天蛊的命令就无能下达下去,是以另外四蛊才停手不攻。”
      辛铁石立时恍然大悟,哈哈笑道:“如此说来,只要不让碧海玄天蛊冲到崖下,那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他陡然间信心大涨,因为他已不用再担心灵均他们。所以他能够一战!
      碧海玄天蛊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它立即动了。
      黑雾骤然加深,风翻云卷,向辛铁石袭了过来。沾上一点就会死的旷绝毒雾!
      辛铁石淡淡一笑,他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破碎的风力被他吸在手中,青阳剑立即大炽,一团火光飙射而出。他虽然对御风诀颇有心得,但若论聚集之力,只怕也就是他本来内力的五分之一,然而青阳剑不愧是当世名剑,单以这五分之一的力量,就喷涌出了一团盆大的火光!
      火,正是任何毒物的克星,尤其是这种糅合了天火地炎的青阳之火!
      登时一连串的火花擦过,那团幽沉的黑雾突然炽烈地燃烧了起来,奔腾而起的,是极为诡异的绿火!
      同一切野物一样,一见到火光,碧海玄天蛊立即发出一声惊吓地大叫,身子仓惶后退。辛铁石心下一宽。
      果然,碧海玄天蛊本身一点力量都没有。只要赶在它想出计谋之前将它一举击杀,那就胜了一半了!
      他不敢怠慢,御风诀连连运转,剑尖上不断喷涌出一团团的青阳之火,向黑雾中灼烧而去。眼看整团黑雾都燃了起来,诡秘的绿色耀满了整个山丘,然后迅速地向碧海玄天蛊合围而去。
      碧海玄天蛊呱哇一声叫,那团绿火登时将它包围,它整个身子都燃烧了起来。碧海玄天蛊嘶哑地大叫着,猛地,残存的黑雾中凝结出了一个灰暗的身影,它的背上生了八对翅膀,却全都细细的,极为迅速地颤动着,带动它肥硕的身子浮在空中。它的身上缠满了一圈圈的丝线,似乎是触手,又似乎是它的爪子。它才一出现,立即发出一声黯哑的啸声,顿时,一团粉红色的水雾从它的口中喷出,向碧海玄天蛊罩了过去。
      碧海玄天蛊烧残的指爪才沾粉雾,立即便发生了一种变化,辛铁石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新鲜的血肉正飞速地从残损的骨节中升起,粉雾才合,碧海玄天蛊几乎便在同时重生复原!
      这怎么可能?
      辛铁石大张着嘴,惊讶地看着这一切。碧海玄天蛊才一复原,那只突然出现的蛊物便立即隐去,黑雾重新喷薄而出,只是更黑、更浓、更湿!
      山间霭岚夹杂其中,辛铁石没有把握再度将它燃起了。
      碧海玄天蛊灰沉沉的眸子一点生机都没有,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在等着他发动下一波攻击。但辛铁石的心中忽然兴起了一丝不妥。
      碧海玄天蛊这么轻易就被烧中重创,这实在不像是阎王神医所形容的大智慧的样子。如果阎王神医没有说错,那么一定有什么阴狠的计划,在悄悄地进行着,也许再过一刻钟,就会送了他的性命!
      辛铁石急速地转着念头,但他什么对策也想不出来,因为他对七禅蛊了解的太少了,如果阎王神医在,他一定会有好办法的。辛铁石无奈地想着。
      就在此时,灵犀蛊忽然轻轻地叫了几声。仿佛条件反射一般,辛铁石扭过了头,然后,他的脸色急遽地变了,变得极为难看。
      几缕淡烟袅袅升起,向崖顶窜了过来,赫然正是围攻灵均四人的剑蛊、赤血蛊、飞花浩气蛊、此生未了蛊!它们来得好快,才一晃眼之间,就窜过了一半的路程!
      辛铁石立即明白,自己反被利用了!
      他用青阳剑燃起的绿火,在这黑夜中最是醒目,四蛊一见之下,一定会全速赶来,营救碧海玄天蛊。以他的武功,就算再增长十倍,也绝抵对挡不住四蛊联手之一击!但那四蛊来势迅疾,他又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它们呢?
      遥见灵均四人都是全力出手,遥遥向四蛊攻去,他们显然也知道此时绝不能让四蛊窜上崖顶,但重伤之下的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辛铁石苦笑着,他知道,该到了冒险的时候了,于是,他对璇儿道:“你的逍遥索还在不在?”
      璇儿眨了眨眼睛,笑道:“在!还有长长的一大条!”
      辛铁石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极快地将自己跟璇儿绑在了一块,绳子甩出,远远缠到了对面山头的松树上,手一紧,两人凌空荡了过去,跟着,他手一甩,仅余的几颗九霆雷迅轰然在山顶震发,那座小山头硬生生地被劈掉了半个,带着碧海玄天蛊跟那团黑雾向下跌了去!
      隐隐就能听到碧海玄天蛊那不甘心的怒啸,在轰然翻飞的碎石中,惨烈地震响着。它的嗓门若是一直这么大,说不定辛铁石早就死了。但现在,求求老天爷保佑,就让它这样被炸落的山石砸死吧,顺便把那几只也一齐活埋得了。
      但老天爷显然不站在辛铁石这边,尘烟腾天,慢慢散去之后,只见粉红色的水雾乍现,宛如一片水荷,开放在这片荒谷中。辛铁石的心沉了下去,他知道,只要有这片雾在,碧海玄天蛊就一定不会死,不但它不会死,另外几蛊一个都死不了。
      果然,粉雾怒冲中,一个个诡秘万分的身影再度在暗绿的画卷中具影而现,辛铁石禁不住一声悲啸。有这个喷吐粉雾的三生蛊在,七禅蛊几乎就是不死之身,难怪它们能力克千余金蚕!
      他忍不住感到一阵绝望,他甚至能够听到碧海玄天蛊坚定而残忍的命令,指挥着剑、赤、飞、此四蛊杀上山崖,置众人于死地!
      辛铁似的确已经一点法子都没有了,他能够做的只有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悲叹。
      也许阎王神医说的对,安知死不是弱丧而归,其中更有生人所未知的极乐呢?这样想,至少可以让他有一颗宽慰的心,来对待即将到来的死亡。
      璇儿突然叫道:“懒龙!”
      辛铁石急忙睁目,就见一大团黑影宛如飓风般撞了过来,那七禅蛊才复苏未久,尚无余力躲闪,一下子被这团黑影撞得散了开来。
      那黑影似乎深知七禅蛊的秘密,一将它们冲开之后,便紧紧追着碧海玄天蛊而去,血盆大口张开,露出中间映月生辉的利齿来。
      显然,它并不只是想杀死碧海玄天蛊,更要一口将它吞下去,让它再也没有复生的机会。那庞大的身躯刹那间在山谷中刮起一阵强风,赫然正是那头逡巡于崖底的懒龙!
      辛铁石惊喜地翻了个筋斗,就见碧海玄天蛊呱呱大叫着,奋力鼓勇前冲,但那懒龙铁了心了,绝不旁顾,直追着它而去。两物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三生蛊呀呀大叫,黑雾喷涌而出,蔓延过懒龙的身躯,将它那绕身绿纹烧成漆黑一片,在强疾的奔跑中片片脱落,但那懒龙真是强悍,在此焚身剧痛下,速度竟然丝毫不减!
      眼看它的大嘴就要咬上碧海玄天蛊,那蛊突然猛地回身,倏然钻进了懒龙巨大的口中!懒龙大喜,那蛊竟然不待它咀嚼,使劲向它的咽喉钻了下去,登时噎得懒龙一阵作呕,速度不由得一慢。
      电光石火之间,一股彭湃宛如山岳的巨力从后撞了过来,懒龙一声悲啸,后半截身子竟然被这股巨力撞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跟着夜色中仿佛一道雪白的闪电闪过,它庞大的身躯齐齐地分成两半,各自仍然保持着高速奔跑着,却是越分越开,越走越远!
      那道剑光精妙之极,将懒龙剖成两半时,竟然全然没有伤到钻到懒龙体内的碧海玄天蛊,天下又有谁有此等的修为?辛铁石的心更沉,他简直已经绝望!
      蹲伏在璇儿肩头的灵犀蛊同时发出一声欢啸,阔大的耳朵展开,迎风向另几蛊飞去。璇儿急道:“咕噜!回来!”
      灵犀双蛊回头看了她一眼,咕咕叫了几声,去势却丝毫都不停,瞬间就跟另外几蛊汇合。辛铁石一把拉住璇儿,大叫道:“我们快逃吧!”
      璇儿奋力摇头道:“不!咕噜不会伤害我的,我要去找它们!”
      她也不待辛铁石解说,抓住逍遥索飞纵了过去。辛铁石心急如焚,但想到阎王神医跟四师兄弟都在那边,自己势难抛开他们独逃,跺了跺脚,也滑索而返。
      事情比他想像的还要糟,除了灵均,另外三人竟全都躺在地上,君天烈左手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扭曲的姿势,显然整条手臂都被大力撞成粉碎;商赤凤的双眸不住有鲜血流出,跌坐地上,竟只有胸口在微弱地起伏着;而韦雪衣浑身都是剑伤,也不知挨了几千剑还是几万剑。就算是灵均,也不见能好到哪里去,因为他才换上的水袖又被硬生生地撕裂,他浑身都是血,却连一点伤势都看不出来。
      倒是只有阎王神医一点伤都没有,也许是因为他不会武功?
      辛铁石一落地,就大叫道:“你们快走,我去救璇儿去!”
      阎王神医淡淡道:“我们已不用再逃了。”
      辛铁石惶恐的脑袋还不能理解这句话什么意思,手下不停,将君天烈与商赤凤肩在背上,问道:“什么?”
      阎王神医的声音中难得有了一丝笑意:“我们已不必再逃了,因为七禅蛊已吃了懒龙的脑髓!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么?七禅蛊若是吃过懒龙脑髓之后,就须立即觅地潜藏,等待蜕变。它们此时已无力伤人,我们又何必再逃呢?”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