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七禅

  •   这句话仿佛魔咒,将地狱中的恶魔召唤了出来。就随着话音刚落,骤然之间,商赤凤就觉头顶上一阵寒意挥洒而下,宛如万钧之山一般,压得他几乎抬不起头来!
      多年艰辛锻就的应变能力使商赤凤身子一沉,电光石火之间,火蜮神鞭已破空而上,向着空中那宛如凝聚了地狱之力的恶魔挥了过去。
      神鞭发出一阵黯哑的啸声,细长的鞭身在急速的挥动下,拉开一扇屏风般的乱影,宛如水幕一般,转瞬将商赤凤的身躯包住,跟着破空而上。这是火蜮神鞭最强一招,融攻守于一体,攻即是守,守即是攻,其名取自李白的诗句:“涛似连天喷雪来”。
      商赤凤身子跟着纵上,务求一击就要重创这神秘的对手!
      那刺骨的寒意让他清晰地意识到,如果这一击不能得手,那他就只有任人宰割了。
      破空啸舞,有若龙神的鞭影力挞而出,仿佛击中了什么。商赤凤一喜,他仰头看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张极为俊美的脸。
      商赤凤自负清俊,所见识的美人也不少,但他从未想到,竟然会有如此一张完美无暇的脸。直如湘水之神,飘飘凌举于这个空寂的山谷中。
      那旷世的美艳衍化出惊人的震慑力,刹那间吸摄住了商赤凤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攻击,恍惚之中,整个世界就静止了。静止在这张脸那深情凝视着的眸子中。他没有发现,他倚为长城的火蜮神鞭,也在被那眸子凝视到的瞬间,杀意倏然消解,灵动的鞭势竟然变得死蛇一般呆滞,似乎也被那艳色所摄。
      那双眸子极为通透,氤氲的流光仿佛被神明赋予了无尽的生命之力,在夜空中缓缓律动,将万物的脉搏都纳入其节律之中。四周夜风凛冽,唯有在这双眸子的照射下,一切才变得说不出的温暖。
      流光徐徐飞散,宛如万点萤火一般紧紧包裹着他的躯体,忽然之间,眸子一冷,商赤凤如受雷击,周身剧震之下,凌空跌落!
      那张绝美的面孔渐渐缩小,化为一只带壳的蛊虫,在夜空中展翅飞舞。
      
      商赤凤的火蜮神鞭才一动,君天烈立即便有警觉,他的蟠龙棍立即舞动!
      蟠龙棍力大招沉,舞起来如山如岳,君天烈从来不怕别人偷袭。但这一次,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沉雄的内力就潜藏在他身前不远处。
      这股内力之浩瀚,简直就如大海一般,而且潮涌不断,鼓起散乱的无意识之息就如强风一般冲撞着他的蟠龙棍,让他一阵阵地手麻。单是气势就已如此之盛,那真正出手之一击又会强悍到什么地步呢?
      君天烈连想都不敢想,他知道,自己若是不抢着出手,只怕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于是他大吼声中,蟠龙棍猛砸了出去。
      凡是力大之人,多半不太擅长变化,或者是不太屑于变化。但君天烈不同。潜藏在这粗豪的身躯中的,是一颗极为敏感而慎细的心,单论审时度势之能,他甚至比商赤凤还要胜一筹。所以蟠龙棍出,几乎横扫天下。但现在,君天烈知道,他顶多能够自保!所以,他绝不再留一分力气,二十多年来的苦苦修为,都在这一棍之中尽情抒发出来!
      但见棍影犹如游龙,倏然窜起,在空中一阵掀头摆尾的晃动,跟着力飘而下,偌大的一只蟠龙棍竟硬生生地被这强猛的棍法扭曲成弧月形,带着尖锐的啸音及满天的棍影,怒舞而下。
      棍影中忽然出现了一抹黑影,同满天的棍影比较起来,这黑影是如此的渺小,但君天烈就觉虎口剧震,他甚至没有看清楚这黑影是如何出手的,蟠龙棍已然硬生生地断成了两截,任何一截他都无法掌握,破空向两边飞了出去!
      他的虎口深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两只拇指几乎碎掉,但君天烈根本不敢看自己的手一眼,他的目光,全都被眼前的影像吸引住了。
      那是一团血一般的影子,凌空漂浮着,它的形体并不大,身下万千飘丝一般的触手急速滑动着,聚生出让它停留在空中的力量。最为诡异的是它的眼睛,几十颗米粒一样大的眼睛呈一圈点缀在那魔影盘子一样的身体周围,闪都不闪地盯着君天烈。
      君天烈忽然有种死去的绝望。
      
      鞭影的撕空声跟棍影的破空声才一响起,韦雪衣的剑立即出鞘!
      韦雪衣狠辣,他更自信。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在他的剑下全身而退,因为一旦对上了阵,他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刺中敌人一剑。
      这就是九华韦雪衣最可怕之处。
      但现在,他却连丝毫的自信都没有了。
      江湖上奇人异士辈出,瑰奇的武功也层出不穷。单以剑来论,运剑的高手们或多或少都掌握了剑气的秘密,但每个人的剑气都不相同,尤其是绝顶的高手。像金衣侯的剑衣,青阳真君的剑火,都有别于普通的剑气,而具有极大的威力。但就算对上这些人,韦雪衣也绝不惧怕。因为他的剑气更为朴素,威力也更大。
      他的剑气,就是他的剑。他以自己的剑为剑气。两年以前,他就领悟了这个返朴归真的道理,将外放的剑气再度归束到剑内,武功更上一层楼。
      这等剑术的精华,他从来未在别人面前施展过,就算是追捕辛铁石时也没有。因为他觉得像这样的绝招,只能作为救命时用。潜藏得越深,就越有可能多换一条命。
      现在,他知道自己到了必须要施展出来的时候了!
      一股剑气宛如天河倒倾一般,从头泻落了下来,韦雪衣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气,他也从来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将剑气修习到这种程度!
      这简直不是剑气,而是剑之山、剑之岳、剑之天!
      刹那间仿佛头顶上的苍天以及这片天叶谷尽皆化成了一柄苍茫的巨剑,在冷月清辉下,含孕着斩裂万物的威力,央央茫茫地挥举而起。这笼罩万物的月光,就是它的剑气!它竟然以月为剑气!
      尽管这个想法很怪异,很荒诞,但韦雪衣却无法拒绝这个带着恐惧在他心底疯狂滋生的念头。月光散乱,将他的剑与剑气包裹住,他已被困在这剑之炼狱中。但他还有挥出一剑的力量,他必须挥出这一剑!
      嗡然怒响中,剑光从韦雪衣的身躯中窜射而出,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剑就是剑,没有光华,也没有撼天动地的气势。所有的力量尽都拘束在剑本身中,怒肆而出,繁华落尽见真淳。
      这一剑,可命名为真淳剑。韦雪衣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然后,他就看到了摧灭。他的剑就在他的面前,就在他的挥舞中,一点一点,虽然缓慢,但却绝不可抗拒地,焚化成了细微而明亮的灰土,在空中撒开。
      他的面前只剩下一轮无比皎洁的明月。
      月亮被遮住。那是一只并不太大的怪虫,长的就跟一柄剑一模一样。但这柄剑身上,却有着一只宛如剑痕般的眼睛,以及君临天下的气势。
      韦雪衣全身都被剑气轰中,惨跌了出去。他无论如何都不明白,这只怪虫身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强雄的剑气!
      
      三位师弟激战的呼喝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但灵均并没有动。
      他不但没有动,连他水袖也一动都没有动,因为他不敢动,也不能动。
      一动就死!
      这股悍然的战意虽有些隐晦,但却明显地表达出了这一讯息。之所以隐晦,是因为它并不是只针对灵均的。它根本就没有瞧起灵均这个人。
      就连还剑山庄庄主谢钺都不敢轻视的灵均,竟然在它眼中空如无物!这实在是一件极为荒诞之事,但灵均并没有余裕去思索这些,他被眼前这凶悍伟硕的杀气给震惊了。
      杀气是江湖中最奇特之物,没有人知道杀气是什么,也没有人专门修炼杀气,以之对敌。但武功修炼到极处后,便会隐隐约约感觉到杀气的存在,进而会摸索出一些简单的规律,用杀气来对敌。
      萧茫的秋风中,两位江湖高手相对站立,杀气在他们中间翻涌……
      这实在是个经常会出现的画面,但的的确确,没有人能够真正以杀气为武器。
      因为没有人清楚,要怎样才能锻炼并增强杀气。
      灵均的武功到了目前的进境,于杀气已颇有了解,但却仍然知之甚少。他惟一确切知晓的,就是若是对手杀气与你可抗衡,那就要专心应战;若是杀气强于你,就准备死拼;若是杀气轻易就可以破你樊篱,攻入身躯,那就连逃跑也无门了——因为你的性命已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
      现在,灵均已完全失去了判断。来者的杀气强于他十倍,还是百倍?
      他无法估测。因为他所面对的杀气,已超过他的认知太多。
      杀气如山,紧紧将他禁锢住。他不能言,不能动,不能视,不能听!
      他空洞的眸子直直地看出去,早就盲掉的眼睛仍然被这杀气刺激成一片金灿。
      无数倒卷的钩须组合成两团急速蠕动的羽翼,在空中漂浮展开,将这个扁平的身体托在空中。那身躯一动不动,也仿佛在凝视着灵均。灵均咬住牙,拼尽全部的力气,才堪堪抵抗住那宛如天风海雨一般轰然怒嘶潮卷而来的狂猛杀气!
      这杀气电卷无形,但却又蕴涵着无比凶烈的力量,灵均被推得一步步后退。杀气聚合成一堵完美的攻防之墙,他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
      他深切地知道,就算这杀气不再增强,再过片刻的功夫,他的心、肺、内脏也会被杀气侵蚀而入,整个人碎散成毫无用处的破片,但就算是如此,他仍然不敢出手,因为他知道,这股杀气并没有施展出全力。
      他无法想像,那怪虫若是全力一搏,会是如何威猛?
      一瞬之间,他也知晓,为什么师父说自己的克星在此谷中。这等怪虫不但是师父的克星,天下还有什么人能逃脱他们之手?
      
      《俱舍论》卷十二曰:“如壮士一疾弹指顷,六十五刹那。”
      但就在这一刹那中,灵均,连同他的三个师弟,竟然尽都被这几头看去有些怪异,但绝不凶悍的怪虫制住,甚至重伤!要知道,他们每一人都是江湖中实实在在的高手,多给他们几年的时间,他们一定会名动天下。
      灵均心念电转着,但在如此丰沛狂悍的杀气中,他却是什么办法都没有!就仿佛沉落大海中的旅人,载浮载沉,没有一块木板可以藉身,而四顾茫茫,尽是无穷无尽的杀气海洋。灵均从来没感到这么无助过!
      突然,阎王神医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想不想救你的师弟们?”
      若是阎王神医问他想不想救自己,灵均定然嗤之以鼻。但若是救自己的师弟……灵均奋力地将头转向了阎王神医。
      阎王神医笑了,他缓缓地,但却一字一字地道:“解开辛铁石的穴道!”灵均心中一动,当前能够作为战力的,只怕就只有辛铁石了。
      他是个极为洒脱之人,既然认清了局势,就绝不拖泥带水,手一抖,身上的衣袖霍然飘出,射到了辛铁石的身上。他甚至能够觉到那鼓涌的杀气因他这个动作而悍然增强起来,将他完全固定住,再也不能动弹分毫。
      一瞬之间,他的心情有些复杂,难道他要让这个穷凶极恶之徒,自己一直追杀的辛铁石来救么?他的衣袖才射到辛铁石的身上,辛铁石立即就能行动。只听阎王神医淡淡道:“你知道你的四个师兄弟为什么败得那么快么?”
      难道不是因为这四只怪虫太过于特异?答案显然不会这么简单,辛铁石知道阎王神医必定有更好的解释,所以,他摇了摇头。
      阎王神医指着那张古卷,缓缓道:“‘赤血蛊’能聚合天地灵气,化生为一己之内力,这么多年汇聚而来,何止相当于几百年的内力修为?君天烈虽然力大,也是绝对挡不住的。”
      “‘此生未了蛊’精擅摄魂之术,可遥遥制御生灵心神,它背上极似人脸的花纹,更可化身绝色,是摄魂秘术施展的最佳载体。商赤凤自诩灵慧,但越是灵慧,便越容易被这天生摄魂所吸引。”
      “‘剑蛊’化合诸力,涵然而为剑气,但这剑气乃是先天剑气,又岂是后天修炼的剑气所能抵挡?是以韦雪衣虽然修成了剑中之剑,但仍是被一击而溃。”
      “而四人中武功最高绝也最神秘的灵均,敌对的却是七禅蛊中实力最为强悍的‘飞花浩气蛊’,它之所以最强悍,是因为它能将自身之力转化为杀气,攻的是心,而不是身。而人的身体是最脆弱的,就连灵均也一样。”
      他的手指在古卷上游移着,将血红的赤血蛊、背生人脸的此生未了蛊、剑形的剑蛊、金灿灿的飞花浩气蛊一一指点出来,他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
      辛铁石诧异道:“内力?摄魂?剑气?杀气?这些不都是人类才有的武学么,为什么会在这些怪虫身上出现?而且还这么厉害?”
      阎王神医苦笑:“因为人类本就是从它们那里学来的。道法自然,但究竟能法自然几分?而且这七禅蛊的内力、摄魂、剑气、杀气都是天生灵能,与后来修炼的大不相同。所以先哲们将七禅蛊所擅剑气称为先天剑气,而武林修炼的剑气为后天剑气。先天剑气无论在威能、迅捷上都绝非后天剑气所能比拟,所以七禅蛊才能够一战而歼千余九幽金蚕。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他脸色更加肃然:“君天烈内力强霸,遇到的是聚合先天真气的赤血蛊;商赤凤机变奇诡,遇到的是先天摄魂术的此生未了蛊;韦雪衣剑术最高,遇到的是化炼先天剑气的剑蛊;灵均武功最特殊也最神秘,遇到的是御使先天杀气的飞花浩气蛊……以强克其强,以擅克其擅,而强者更强,擅者更擅,是以君天烈等人才瞬息落败。就算让我指挥,也不过如此安排而已。究竟七禅蛊是如何知道这等战术的呢?”
      他皱眉深深思索,这的确是个问题,七禅蛊并不是毫无灵觉的怪虫,相反,他们的智慧非常之高,甚至还要高过眼前的这些江湖人士。这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力量在可怕的智慧指引下,才能造成可怕的结果。
      辛铁石的眉头皱锁了起来。
      阎王神医的手指在古卷上缓缓移动着,一边思索一边道:“灵犀蛊、三生蛊、碧海玄天蛊……是了,就是‘碧海玄天蛊’!据古卷上云,此蛊上通于天,下通于地,天上天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此等描述,自然多有夸大,但从古卷上来,此蛊天生灵能是……”他的声音透露出他的心情并不太好,他缓缓而沉重道:“智慧。”
      “此蛊据称为第一灵物,当年姜尚破纣而立周,数次从险死之地而求生,据说就是依靠此蛊之助。也只有此蛊才能一眼看出形势安危之所在,并迅速作出对策。”
      古卷上画出的那个蛊物被六蛊环拱着,傲然挺立。它的贝壳宛如一柄张开的紫色大伞,而身子却细小的可怜,孱孱如最软弱的婴儿,掉在那几如虚空的伞面下。在伞与身子的连接处,是两只极大的眼睛,黑幽幽地望着这个世界。
      辛铁石看着这画像,忽然发觉这个碧海玄天蛊虽然样子怪异了一些,但他竟不由自主地将它当成了个人。也许是因为它的眸子,那眸子中蕴蓄了太多的意味,辛铁石从中读出的,居然是……感情。庞杂的,纷复的,几乎所有能够想得到的感情,全都在这眸子中深孕着,再被一股巨大的忧郁覆盖着,缤纷绚丽地展现在他面前。
      那是思索,那是忧愁,那是决断,那是掌控一切的从容。
      阎王神医道:“此蛊为七禅蛊之主,凭借高绝的智慧控制另外六蛊的行动,是以七蛊无敌。控御了此蛊,则就可让七禅蛊听命于己。这也成了七禅蛊致命的弱点,因为此蛊只擅智慧,一点力量都没有,伞下面的身躯更是软弱之极,几乎一碰就死。大概是上天觉得七禅蛊太过强大,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一个弱点吧……”
      他扫了一眼,君天烈四人毕竟是九华老人的得意弟子,就算在此险恶境遇下,竟然还可以苦苦支撑。尤其是灵均,飞花浩气蛊如山杀气纵横而来,几乎砭食了他所有的腑脏,但他一点灵识寄于心府,居然摇摇晃晃的,就是不倒。
      阎王神医道:“也许一炷香,也许一盏茶,总之越快越好,找出碧海玄天蛊来;否则,只怕你就只能为他们收尸了!”
      辛铁石自然也知道形势之危急,虽然灵均他们是来捉他的,但是捉而不是杀,他们心中仍然保存着那份兄弟的情谊。这一点,辛铁石如何不知?自从上了九华之后,他就将他们当成亲人,辛铁石又如何不心急如焚?
      他急问道:“碧海玄天蛊在哪里?”
      阎王神医道:“我不知道,你只能自己找出来。不过你要小心,因为它的身边还有另外两蛊:灵犀蛊与三生蛊!灵犀蛊据说生着一对顺风耳,而三生蛊百战不死,正是碧海玄天蛊的最佳护卫。它们一定还有别的灵能,所以你要面对的危险,未必亚于他们四人。保重了。”
      辛铁石一咬牙,身形窜了出去。
      崖下懒龙疯狂咆哮,似乎知道天敌已出现,所以碧海玄天蛊不应该在此处,那么就只能在崖顶。从崖顶可观御整个战场,自然是指挥的最好所在。所以辛铁石直奔崖顶而上。他身边风声飒然,一个巨大的背囊忽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辛铁石皱眉道:“你跟过来做什么?”
      璇儿理也不理他,身子宛如轻烟在乱石中飞翔着,辛铁石忽然发现,她的轻功居然很是不错,而且起脚落地大有玄奥,看来得过名家的指点。
      璇儿笑道:“如此好的殂击计划,怎么会少了我?”
      她迎风大叫道:“拯救天下,少不了我!”活力四射的声音,立即在整个山崖上爆开。
      辛铁石的头有些晕:“拯救天下?”
      璇儿笑道:“七禅蛊这种魔蛊,要是不降服它们,让他们跑出去,天下人还有活路么?所以,我要拯救他们!”
      她转过头来,很认真地看着辛铁石:“你不要老是想着救你的几个师兄弟,做人岂能这么小气?你要认识到,你拯救的不仅仅是他们,而是天下啊!这样一说,你的干劲是不是足了呢?那就跟我来!”
      她仿佛一朵月色之花,燎烈地盛开在夜色下。辛铁石居然也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是啊,既然一样是拯救,为什么不说是拯救天下呢?至少这个理由会崇高一些!他的心中涌起了一团烈火,好吧,就跟着这个风情万种而又活力四射、好奇心极重兼且花样奇多的小姑娘,去拯救天下!
      崖顶并不远。
      
      月色渐渐隐去,星斗灰暗地诉说着永恒的秘密。但最暗的,却是这片崖上,那上面仿佛笼罩了一层雾,混茫而腐败。突然,崖顶上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啸声。
      啸声起于他们身侧不远,其音才落,另一声嘶啸就在雾的正中间响起。辛铁石一震,与璇儿齐齐停止了脚步。
      他们身前飞浮着一只淡绿色的怪虫,仿佛是只蜥蜴的样子,但两只极大的耳朵张开,仿佛翅膀一般将身躯悬浮在空中。两点深红的眼珠死死地盯着这两位不速之客,那像是尖针,又像是触须的嘴巴急速地扭动着,锐啸就从其中喷薄而出。
      浓雾仿佛变淡了,显露出三团黑影来,最前面的一团就跟这只怪虫一模一样,口中也喷发着一样的尖啸,飞奔而来。
      辛铁石只来得及大喝一声:“小心!”这两只怪虫已射到了面前!
      从那古卷上,辛铁石认识这两只怪虫合称灵犀蛊,为什么叫做灵犀蛊却不知道。电光石火之间,那两只蛊虫陡然身子急速旋转,化作一条怒绕的龙卷风,分头向两人疾卷而至!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