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现世

  •   阎王神医脸色变色,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藏身之处?”
      商赤凤慢慢走了过来,他的手轻轻抚在阎王神医尚未收起来的那块假石头上,他的脸上尽是讥刺的笑容,缓缓道:“这块石头实在太像真的,我从未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做出这么逼真的赝品来;我也从未想到,竟然有人会想出这样的藏身之法!”
      阎王神医沉默着,他知道,商赤凤一定会说下去的。果然,商赤凤淡淡道:“你知道我们师父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么?”他嘲讽地盯着阎王神医,一字字道:“任何东西,包括你的智慧,你都不能太信赖,因为过度的信赖必将产生盲点!”他的手终于停止抚摸,伸了出来,“你可见过深山里有这么干净的石头么?”他的手上一丝灰尘泥土都没有,阎王神医沉默着,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想到,你们竟如此聪明,九华老人调教出的弟子果然不错!”
      商赤凤傲然道:“师父本就是天下奇人,你们现在是不是肯束手就擒了?”
      身影闪动,四人忽然分前后左右,将辛铁石三人围在了一起。灵均冷冷道:“全都抓了起来,一个都不要放走!”
      商赤凤四人轰然答应,幽静的山谷中登时刮过一阵峻急的风!辛铁石对御风诀虽然已有自信,但充其量不过能斗得了四人中的一个,此时要同时面对四人,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他苦笑着,连青阳剑都懒得举起。
      璇儿却微笑道:“你们抓他就好了,可千万不要抓我。已经有人在追杀我了。”
      阎王神医却冷笑道:“他们说抓就抓么?”他的手掌一翻,手心中赫然握着璇儿递过来的那枚剑壳,跟着一掌击下。半截剑壳登时被击成粉末,迎风洒了开来。灵均四人惟恐这剑壳上有毒,大袖飘飘,身形避开。四人合围之势一缓,但阎王神医沉稳不动,竟丝毫没有逃走之意。
      商赤凤眉头微微皱起,忽然之间,那山谷中响起了一声裂天的怒啸声,周围的林木一起剧烈摇晃了起来。
      四人骇然抬头,就见远远地一座小丘仿佛崩塌一般向这边飞奔了过来。饶是四人都是当世绝顶的高手,也不由脸上变色!
      那山峰来得好快,带起一阵狂风,跟着喷了过来。立时腥臭之气熏人欲倒,众人这才看清,那不是山丘,而是一只极为巨大的怪兽!那怪兽周身都是土黄色,却有万千条突起的白纹从身上透出,全都聚拢到头上,形成一层密密厚厚的白甲,将它大半个身体都盖住了,看去有些狰狞可怖。它身上生了四条又粗又壮的腿,每一下全力蹬出,立即山石崩裂,尘沙四起。它的头颅极为硕大,头上生着一只粗如儿臂的巨角,眼睛深陷下去,却如两盏明灯一般,照得众人睁不开眼睛。那怪兽越奔越近,笔直对着众人撞了过来。
      阎王神医趁着众人骇然之际,一抖手,他掌中残余的剑壳立即分为四瓣,向灵均、君天烈、商赤凤、韦雪衣飞了过去。
      四人出其不意,纷纷出手,将这些剑壳击落。阎王神医淡淡一笑,道:“你们想捉我们,就先制服这头懒龙吧!”
      辛铁石不失时机地拉住阎王神医与璇儿,御风诀运转,身子倏然飘了出去。苍凉的呼啸声中,那懒龙一头撞了过来,头上的巨角裂空悲啸,刺出千万卷长风,向灵均四人排云飞至。
      灵均四人都是脸上变色,还哪里顾得上去追赶辛铁石?君天烈一声大吼,双臂聚力,那柄粗长的蟠龙棍舞成一团明光,轰然怒击到懒龙角上。这一击几乎用尽了君天烈全部功力,但那懒龙却恍如未觉,脑袋微微一抬,君天烈便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远远飞了出去。
      灵均虽然目不能见,但他听力敏锐之极,一闻君天烈遇险,双掌微送,两截由天山冰蚕织就的衣袖,缠到了懒龙的长角上,用力回扯。那懒龙一声大吼,硕大的头颅猛然摆动,灵均就觉手上怒震,一股沛然到了不可御的大力轰然怒传了过来,只听一阵阵裂帛之声,他的一双云袖就此断成白玉蝴蝶,冲天飞散!
      灵均也骇然变色,袖底双掌连环拍出,那些断裂的衣片立即被掌力鼓起,化成凌厉的暗器,飞夺懒龙!
      哪知这懒龙之皮竟坚韧之极,灌满灵均浩然一掌之力的碎衣,竟然全都触体而坠,懒龙毫发无伤。
      灵均心念转得极快,一抬手,一块衣片电般向龙目射了过去。
      果然这眼睛乃是所有生物最脆弱之处,衣片切削而入,登时爆开一片血光,那懒龙一声大吼,栲栳一样的龙头霍然转向了灵均!但它双目下陷太深,这片碎衣只是将眼眶切开了个大口子,却没能伤着眼睛。饶是如此,懒龙仍被激得狂怒,仰天一声厉吼,将头一低,四只巨灵一般的粗腿一起踏地飞动,向灵均撞了过来。
      山谷中一片轰鸣,懒龙庞大的身躯带起大片狂风,尽皆化为无穷杀气,怒涌向灵均!
      灵均知道不能力敌,陡然双足用力,如片尘轻羽一般,立在了空中。
      灵均轻功虽然不能说是天下无双,但携贯注神水功的双袖之力,却也少有人及。这一下危急之时施为,陡然冲起了两丈余高。但那懒龙实在太高、太大,巨角寒光隐透,仍然对着他的双足纵舞而至!
      商赤凤与韦雪衣脸上齐齐变色,刷然声响中,火蜮神鞭裂风而来,重重抽在了懒龙脊背上。此鞭果然是天下神物,登时将懒龙身上几道白纹抽断,鲜血飞洒。懒龙狂怒悲嚎,韦雪衣倏然冲到了它的腹下,双手同时握剑,一剑斩在了它的腹部上!
      一般野兽的腹部都是极为脆弱的,但这懒龙恰恰就是例外。它的腹部不但坚而且韧,,这一剑刺下去,竟然连道红痕都没有。懒龙狂啸之中,巨角裂风,已然闪到了灵均之前!
      那懒龙早就通灵,此中厉害自然深知。无论蟠龙棍怎么击打,火蜮神鞭如何抽击,流风剑如何刺戮,它一概忍受着不管,一门心思的,就是先将灵均毙于角下!而灵均一窜之势已竭,身在半空,全无着力之处,这等庞然大物,又不是一招两式所能打到的,眼看无论如何,都要伤在角下!
      电光石火之间,灵均陡然身子凌空折转,双手倏然伸出,一把将懒龙角抓住!
      那懒龙一冲之力何等凌厉?灵均立即就觉身子宛如风中落絮一般,急速飞甩了出去。危急关头,他全力将身子偏了偏,就觉嚓的一声响,他就贴着懒龙的巨角,摔在这巨大的头颅上。
      鲜血喷出,沾在懒龙面上。
      那懒龙发起狂性,奔跑越来越快,宛如云飞星驰,向前疾行。灵均却哪里还有余力伤它?只好死死抓住龙角,免得身子被甩了出去。他自神功初成之后,便极少敌手,却不料于荒山之中,被这畜生搞得如此狼狈。危急之中,却也不由得苦笑。
      辛铁石见到此景,脸上立即变色,脱口道:“不好!”
      因为就在懒龙身前几十丈远处,矗立着一块参天大石,这一撞上去,那还了得?辛铁石急忙转身,欲去拦截,只听轰天震地的一声怒响,懒龙已结结实实撞在了大石上!
      宛如大地震般,谷中又是一阵轰然大响,那块大石上霎时爬满了龙鳞般的碎纹,跟着溅破倾倒。辛铁石一声大叫,就见灵均宛如断线的纸鸢,飞撞到了大石上,怒血从他胸前、头颅上溅了出来!
      那懒龙被撞得晕头转向,摇摇晃晃地从乱石堆里爬了出来,硕大的头颅一直在转着圈子,仿佛头晕得厉害。但它的头骨极为坚韧,这样猛撞,竟然一点伤都没有,过不多时,双目就重透出厉光,对着灵均一脚踏下!
      这等轰然猛撞几乎震散了灵均全身的真气,他勉强抬了抬手,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聚起内息来,眼见那只巨腿越来越大,渐渐占满了他全部的视线。
      突然微风飒动,一只手伸了过来,猛然一拉,灵均就如飞尘落羽一般被甩了出去。却是辛铁石于危急之时赶了过来。
      懒龙见到口的猎物被抢走,登时暴怒,厉吼一声,头一低,排山倒海一般向着辛铁石撞了过来。
      辛铁石百忙之中瞥眼一看,灵均已然被韦雪衣抢住,他心中郁愤稍解,狂笑道:“孽畜,你只管过来吧!”
      灵均本就是他最尊重之人,此次追杀他,也是因为连番误认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所以辛铁石心中始终有些愧疚感。此时能够救他,隐约之中,似乎是对自己罪所做的救赎。虽然这些罪并不是自己犯下的。这些天来,第一次,他有了一战的信心。
      尽管,他所面对的,是没有人能够抵敌得了的上古懒龙。
      狂暴的劲风被懒龙吹起,厉如刀割,宛如实质冲来,辛铁石灵机一动,既然自己修习的是御风诀,为什么不去利用这股风呢?
      这个想法实在非常大胆,因为在如此凶恶的懒龙面前,只要稍有不慎,立即就会死到不能再死,想要利用它卷起的大风,那实在是大胆到有些疯狂。
      但辛铁石心中这种念头竟然不可遏制,他必须一试。从踏上九华到现在,他处处饱受冤屈,本来浪迹江湖,无忧无虑的少年心性更给压制到了极点。他恨不得投身一次全无禁忌的博杀,用鲜血来洗涤心头的愤懑。就算死了又何妨?正好可以再见到若华!
      他并没有拔剑,只是双手伸出去,按在这股狂风中,心中默运御风诀的真意,想像着自己也不过是一缕清风,游荡在这个空无的天地之间。
      风与风相融,就如一杯水倒进了大海中一般,彼此是不会伤害的。就如懒龙不会伤害他,他也不会伤害懒龙一样。
      这已不仅是大胆,简直就是疯狂。但辛铁石的心中满是平静,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退。无论是为了阎王神医,还是灵均,他都不能再退。
      他也不想再退。
      不进则死。
      御风诀也仿佛感受到他这份决心,默默地,他感觉到身心逐渐放开,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清凉从广大的三千世界中渗进。
      那是种欢喜,可以放开一切忧愁与困苦,将心神完全交给这个自然的欢喜。恍惚之间,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真的成了一缕风,刮过了神秘的天叶谷,一举而上了辽阔浩瀚的广域,俯视这个万灵滋生的大地。
      明月、流水、荒烟、人家……全都历历在目,似乎早就了然于胸,根本就不用去看。这是大欢喜,让他几乎忍不住喊了起来。
      一股剧痛骤然传了过来,心中的大欢喜霎时如打碎的镜子,猛然从他的脑海中支离破。辛铁石骇然张目,就见自己身子飘起在空中,但那懒龙的角却浅浅地插在了自己的腹部。他的确已控御了风力,但这修为甚浅的风力,又如何能够在如此狂暴的懒龙面前让他全身而退?
      辛铁石忽然发觉自己实在太天真了,没有任何一项绝世武功是这么容易就能修成的。
      那懒龙也知道辛铁石已经伤在了它的角下,立时一声欢啸,硕大的头颅猛然仰起,立时狂暴大力破腹而上,辛铁石感觉到自己的腑脏都被这股力量交织在一起,向外拖出。
      他一声大喝,所聚起的剑风猛然灌入了青阳剑中,立时腾起出一团炽烈的火光,向懒龙双目烧了过去。他此时拼命而为,这一剑之猛,大大超过了本身的修为。
      野兽多怕火,那懒龙骤吃了一惊,一声怪啸,身子猛地一挫,向后退去。辛铁石重重摔在了地上,一时只觉天旋地转,青阳剑上的火焰立即熄灭。懒龙终究是通灵之物,一挫之后,猛地一腿踏下!
      猛然一阵狂风从头顶刮了下来,恶扑向懒龙!
      那懒龙看都不看,巨角迎风顶了上去。只听轰嗵一声大响,却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当头砸在了懒龙的角上。
      那懒龙一声悲啸,饶是它如此健壮,也禁不住双脚一软,跪了下来。只听头上风声呼呼,璇儿就如仙子凌波一般飞舞而下,一把抓着辛铁石,重又窜空而起,刹那间就上举四五丈!
      这个小姑娘怎会有如此高绝的武功?狂风塞口塞鼻,辛铁石被吹得晕头转向,还没回过神来,两人一齐落在了一座小山崖上。
      那山崖正对着懒龙,高约数丈,懒龙就算力气再大,也撞不塌了。璇儿落地,对着懒龙做了个鬼脸。
      辛铁石这才看清楚,璇儿的腰间系着一条极粗的绳子,绳子的另一段栓在崖顶大石上。方才璇儿就是接着粗绳甩荡之力,将他救起的。他心下感激,刚要道谢,璇儿那万种风情仿佛都被头顶上的月光燃烧了起来,她妖娆地转过身来,对他笑道:“好不好玩啊?”她脸上动人的妩媚突然被一派顽皮代替,道:“你给我拉着绳子,我跳下去逗逗这条龙玩!”
      辛铁石骇然大惊,却哪里来得及拦阻?璇儿好玩好奇的性子一起,那是想做就做,话音未落,身子已如穿花粉蝶,向那懒龙扑了过去。
      那懒龙仰天怒吼,血盆大嘴张开,对着璇儿咬了过去。璇儿身在空中,哪里还能躲闪?懒龙大口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将她咬住,突然,她的身子凌空而起,却是辛铁石见势不妙,奋起力气,将她提了起来。
      她身上缚的绳子极为神奇,轻轻一荡,绳子突然伸长,然后骤然收缩,大力甩荡而起。还好辛铁石靠着一块大石站立着,双脚紧紧攀住大石,这才消解了这股急生的拉力。
      璇儿怒道:“我叫你不要拉我上来么!我刚要踹它一脚的,都是你,坏了我的大事!”费力还不讨好,辛铁石只有苦笑,璇儿道:“你赔我!”辛铁石道:“赔什么啊?”
      璇儿蛮不讲理地道:“我要你赔我天上的星星,你能赔的出么?”
      辛铁石怔住了,随后老老实实道:“赔不出!”
      璇儿道:“那就简单点,赔我一颗龙牙!方才若不是你,我早就踹下它一只牙来了。”辛铁石叹道:“大小姐,你可知道这懒龙乃是天下最凶猛之物,你要踹它一枚牙下来,那是何等艰难与危险之事?何况这懒龙身躯如此坚韧,它的牙齿,又岂是那么简单就能踹下来的?”但他又不得不承认,璇儿生气的神态实在好看,好看到他几乎都已经心软了。
      璇儿看着他,就像看着呆子一样,轻轻地,她笑了起来:“难道天兵玄足还踹不下一只龙牙?”她轻俏地拎起裙脚,露出足上着的一双青色的鞋子来。这双鞋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在月色中散发着青幽幽的光芒,但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鞋子是由一片片极为细小的鳞片嵌成的,每片青鳞下,都藏着一枚月牙形的尖刺,随着她纤足轻轻颤动,似吞似吐。
      辛铁石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记得恩师九华老人曾跟他说起过,近百年的武林中,曾有五人分别号称当时代的江湖第一人,仿佛是巧合,又仿佛是刻意的安排,他们每个人擅长的武功都不相同,有的剑术冠绝天下,有的刀法凌厉无匹,有的暗器一发致命。但这五人中最奇特,名气也最大的就是天玄老人,因为他没有武器,他的武器,就是他的一双脚。
      武林高手可一跃两丈,这双脚却可以跃起三丈有余;一般人手比脚灵活,这双脚却能书、能画,甚至能刺绣。一脚草书写出来,甚至比肩唐时的张旭。这双脚一出,可以踢星换斗,凌云干霄。天玄老人赤脚纵横江湖十余年,从无一败,直到他遇到了凌波仙子。
      凌波仙子却是恶魔,凌波仙子用尽心机,让天玄老人痴情于她,却趁他不备,挑断他脚筋,逼迫天玄老人与当时刚出道的少年高手宇文烈决战。天玄老人一身功夫都在脚上,脚筋废去后,武功大减,在第三招被宇文烈击下悬崖,宇文烈一战成名,成为新的武林第一高手,而凌波仙子则做了宇文夫人。
      天玄老人重伤,但却凭着一口十余年锻炼的真气,掉住性命而不死,被青笛女史救起。天玄老人心灰意冷,终日烂饮颓废,青笛女史为了振作他的精神,呕心沥血为他打造了一双旷绝当世的武器:天兵玄足。她在玄足成功之时,心力交悴而死。天玄老人痛心挚友之死,从此奋发,苦练武功,终于将一双手练得冠绝天下。但他为了纪念青笛女史,无论何时何地,都穿着这双天兵玄足。
      然而,他始终是个痴情人,重寻宇文烈一战中,又因心软受了凌波仙子的暗算,重伤倒地,功力仅剩下了一成。但就是这一成功力,在天兵玄足之助下,重创群魔。那时天玄老人才明白了青笛女史对他的深情。从此天兵玄足成为一代传奇,与天山顶上,天玄老人悠悠的笛声共同厮守着寂寥天地。
      想不到这双玄足,竟然穿在璇儿的脚上!以此器之威能,说不定能够一击而断龙牙。只是就算龙牙击断,可又怎么从懒龙口中掏出呢?璇儿佯怒顿足,辛铁石终于禁不住她的威吓与请求,答应帮她拔一颗龙牙。
      此事说来轻松,真要去拔,又谈何容易?辛铁石一面沉吟着,一面将那条长索缚在了自己腰间。璇儿的东西都有个很好听的名字,这条绳子叫做逍遥索,竟然与二十年前纵横黄河两岸的逍遥童子的成名武器同名。
      灵均四人早就隐在了苍茫的夜色中,那懒龙在山崖下转着圈,不时前面几爪起立,向着山崖猛恶扑击。每悍然一击,那山崖都是一阵晃动,尘土纷落,声势极为骇人。辛铁石紧了紧腰上的逍遥索,看了看崖下的懒龙,已有了计较,一声大喝,直冲了下去。
      耳边呼呼风响,眨眼之间,已经冲到了懒龙硕大的头边。那懒龙一声怒吼,大口张开,向辛铁石噬咬而下。辛铁石猛地一脚踢出,正踹在懒龙巨大的鼻子上,逍遥索荡开,身子腾空而起,喀喇一声大响,那懒龙一口咬了个空,立时暴怒,猛然前面双足一齐立了起来,顿时身子倏然长高了数尺有余,硕大的头颅已然高过辛铁石,宛如一片黑云般,向辛铁石压了下来。辛铁石登时吓了一跳,再向上躲闪,已铁定来不及,风声霍霍中,懒龙一头四爪一齐拍了下来!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