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衣银剑

  •   阎王神医道:“若无武功的证据留下,那惟一的解释就是若华并没有死,凶手为了掩盖这一事实,才将她的‘尸首’盗走的!”他沉吟道:“你想想看,九华山庄才经大变,防范肯定极为严密,此人干冒如此大险,也要将‘尸首’盗走,想必这尸首中藏着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的秘密。如果这秘密并不关乎他的身份,那就只能说若华当时是假死!”
      辛铁石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当时我看的很清楚,那柄长剑从若华的前胸直刺到后背,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阎王神医淡淡道:“江湖中人只知道练功打杀,于生死之事知道些什么?要让你这种人认为一个人已死透了,我至少可以想出十二种法子。”他的语气轻蔑之极,但辛铁石心中的希望却渐渐升起。
      不错,号称第一神医的阎王神医当然有这样的能耐,那么……难道若华真的有可能没死么?
      阎王神医悠然道:“若我是凶手,我必然也不愿意让这个女子死。她活着说不定还能救我一命呢。”
      他说的非常有道理——若是凶手的本意是图谋九华老人与辛铁石,那么活着的若华才有用。
      这么一说,辛铁石心中的希望更大,他的脸上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光华。刺伤师父、诬陷下毒,这种种之事他都可以抗起来,惟有杀死若华让他耿耿于怀,几乎心死。此时闻说若华竟有不死的可能,当真心胸为之一畅。
      更何况说这话的乃是江湖中医术第一的阎王神医,这就更让辛铁石增加了一分信心。他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跃而起,大吼道:“好!我一定要将这凶手捉住,救若华出来!”他这一剧烈跳动,登时牵动身上重到无以复加的伤势,疼得撕心裂肺,重新摔倒在地上。
      阎王神医展颜道:“不错,只要找到若华,你所有的冤屈都可以清洗。不过不要急,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你的伤势治好。只要有三两日的将息,我可以保证你的身体基本复原,武功能恢复到八成。”
      此话刚落,就听有人接口笑道:“那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了。”
      两人一惊抬头,就见泱茫月色下,一人踏着月色而来。
      空碧的湖水就宛如一块巨大的琉璃,此人就踏在琉璃之上,满天的月色尽情地倾洒在他的身侧。
      他的身上是一袭金衣。清幽的月色映照在金衣上,立时变得辉煌无匹,照射出那人眸子中如焚的炽烈光芒来。
      尤其让人不能不注意的,是他肩头上扛着的一柄巨剑,这柄剑仿佛是由纯银打造的一般,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来,几乎连月色都掩盖住了。
      这剑好大,阔约一尺,长几八尺,简直不似是剑,而是一扇巨大的门板。
      辛铁石脸色变了,他嘎声道:“金衣银剑?”
      那人优雅地弯了弯腰,道:“请叫我金衣侯。”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连阎王神医的脸色也有些改变。
      若说江湖中最古老的职业,必定会提到杀手;若说江湖中最赚钱的职业,也必定会提到杀手;若说江湖中最神秘的职业,也必定会提到杀手;若说江湖中最危险的职业,那简直一定要提到杀手。
      要做杀手,必定是高手,而且是对危险极度敏感的高手,所以优秀的杀手必定是武学天才,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要熟知天文地理、奇门算术、人心机巧,懂得利用各种条件为自己制造机会。这并不是一门挥剑就可以的职业,无论挑战还是竞争都极为残酷而激烈,只有最谨慎的人才能存活下去。所以做杀手的人一定要坚忍,懂得牺牲,低调而神秘,永远隐藏住自己。
      但有一个杀手却不同,他非常高调,甚至在杀江南大侠叶空天时,他竟然亲自将杀手帖送到了叶空天的手上,当着为叶空天祝寿的满堂宾客,历数他三十一条罪状,将他问得哑口无言后再将他杀死。
      这就是金衣银剑,独一无二的杀手。
      只是他更喜欢别人叫他金衣侯,因为他年纪不大,却已富比王侯。
      即使在武林中,敌国的财富也是很令人艳羡的东西,他很愿意让别人羡慕他。所以,他从不介意在人前张扬自己的奢华。
      这本来是一件很庸俗的事,但恰恰他做来,却显得十分自然。
      能将炫耀做成一种优雅,一种个性,一种精致的生活态度,也是相当难得之事。
      单靠这些,并不能让他窜起成为风头隐隐更在柳月刀、解忧刀之上的少年高手,他最奇特之处,在于他做杀手所收的酬劳,并不是金钱,而是这个死者的罪孽。只有十恶不赦的坏人,才能请动他手中的这柄大剑。
      他杀关东大豪呼玛尔时,竟不惜卖身为奴,在呼玛尔家做了整整一年的苦工,直到确认呼玛尔的确坏事做尽,才在呼玛尔大宴宾客之时,将他从肩到脚劈成了两半。
      所以,金衣银剑最可怕的并不是他掌中的大剑,而是当他找上你的时候,就已确定你是个坏人。当他杀到第十八个人时,已没有人敢怀疑这一点了。
      所以,金衣银剑是最可怕的杀手,因为他杀的并不只是你的人,还有你的名声。而江湖中人看重名声,更远远在生死之上。
      现在这个传奇一般的金衣银剑,就踏着月亮波纹而来,轻轻地站在了辛铁石的面前。
      他微微笑着,等着辛铁石说话。
      辛铁石却笑不出来。就算笨蛋也能猜出来,金衣银剑是来做什么的。
      难道在江湖人眼中,他已经如此十恶不赦了么?
      辛铁石默然着,近距离看来,金衣银剑肩头上扛着的巨剑尤为明亮,直射进他眼睛的深处。他有种想举手遮住的冲动。
      就听金衣银剑笑道:“我本来还想跟你交个朋友的。”
      湖面上的风吹起他身上的金衣,将光芒敲得满地都是:“听说九华老人的弟子辛铁石乃是第一豪爽之人,就算街头上的乞丐、大狱里的囚犯都能跟他交朋友,而且肝胆相照,从来不做对不起朋友之事,也从来不让朋友失望。很可惜,我一直要杀人,没空找你。”
      辛铁石苦笑了笑,道:“你最好还是不要跟我做朋友,我最近正走霉运。”
      金衣银剑道:“所以我就更后悔了,如果我早一步认识你,我现在就可以尝尝为朋友而战的滋味了……你知道,杀手最怕的不是危险,不是辛苦,而是寂寞。”他的眸子中有寂寞,所以辛铁石点了点头,道:“我懂,尤其是看着血从剑下冒出的时候,那就是寂寞的声音。”
      金衣银剑默然,在这清冷的月下,想着血从那些头颅中喷出的微微啸音,他心中的落寞更重。
      金衣、银剑的光芒下,他的人更显得黯淡:“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杀你。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寂寞更深。所以你一定要证明给我看,你并不是个坏人。”
      “但谢大侠给我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你一定要抓紧时间。为了让你感受一下压力,我特意带了这柄银衣剑来。金衣侯、银衣剑,这才是我本来的名字啊。”说着,他慢慢抬手,将那柄长大到有些滑稽的银衣剑握在了手中,遥遥指向了辛铁石。彭湃的剑光随着这简单的动作,宛如秋潮怒卷,向辛铁石涌了过来。
      比较起来,他的剑上的杀气还没有荀无咎强,但银衣剑那璀璨的光芒以及巨大的剑身却增强了剑气的威力,恍惚之间,就宛如一座银色的宫殿,向辛铁石撼了过来。
      辛铁石深深吸了口气,他手中握着的青阳真君佩剑,名气、材质绝对不亚于这柄银衣剑,但他的伤极重,真气几乎已枯,稍微一动,心肺之间便宛如刀砍斧凿一般,痛彻入骨,那柄宝剑无论如何都提不起来。
      连番激斗,强运懒龙血激动飞血剑法的结果,就是他全身的精血已基本耗尽,几乎成了个废人。在银衣剑宛如炙日一般的轰压下,辛铁石一时大汗淋漓。
      金衣侯惋惜地叹了口气,偌大的银衣剑突然挥起,在空中轻灵地翻起了一串剑花,跟着怒劈而下。
      剑势才起,剑压滋生的狂风四溢而出,将那银湖之水轰然卷起,带着啸浪之声,向辛铁石当胸劈了过来。
      辛铁石咬牙怒喝,堪堪将长剑拔出,如此沛然的剑气便冲卷到了身前。立时他只觉前胸、两肩、双脚、头颅都被一股巨力击中,连剑带人向外激射而去。
      这一剑金衣侯绝没半分留情,若不是那柄青阳真君的佩剑替他消解了少许剑压,他只怕已筋骨尽断,死在这一剑之下了。
      江湖最可怕的杀手,这一名号,果然名不虚传!
      辛铁石勉力用长剑支住自己的身躯,却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金衣侯大剑遥指,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传说连柳月刀与解忧刀都做了你的朋友,我本以为像他们这样眼高于顶的年轻高手,是不会结交庸才的,看来是我错了。那就索性杀了你吧。”
      银衣剑挥动,一阵猎猎的银光从剑身上剥离而出,宛如层层绢衣飘带,附着在剑周。这便是金衣侯独特的剑气:剑衣。
      金衣侯剑势一引,那些错乱的银光倏忽之间聚合成一柄柄透明灼亮的剑形,破空向辛铁石飞了过去。
      辛铁石强提了三四次真气,方才勉力将那柄长剑提起,却听一声大响,一柄光剑贯空而来,猛力撞在他的剑身上,长剑立即脱手而出,跟着两柄长剑嘶然飞至,辛铁石一阵踉跄后退,就听夺夺夺一阵轻响,光剑依次插在他身前的土地上,排成整齐的一行。
      辛铁石脸上变色,显然,金衣侯还是手下留情,否则以他对这虚空剑气的精妙操控,只怕只需一柄就可以将此时的辛铁石格杀!
      淡淡的,阎王神医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想不想恢复武功,替自己争一口气?”
      辛铁石苦笑道:“恢复武功?你别逗我开心了。”
      阎王神医道:“你过来。”
      虽然阎王神医医术极高,但要顷刻之间将他这残败之身治好,恢复他的武功,辛铁石还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毕竟医术只是医术,而不是法术。
      但阎王神医此前的一番话让他极为拜服,此时情不自禁地走了上来。
      人到了绝望之时,都免不了要相信奇迹的。
      阎王神医取出几根尖尖细细的银针,他的手仿若兰花一般,这银针夹在他尖长的手指间,就宛如玉蕊冰丝,随着阎王神医手微抬处,一齐刺进了辛铁石后颈脊椎间隙里。
      立即一股尖锐的痛楚顺着脊髓直达于大脑深处,辛铁石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啸,一时只觉周身都仿佛置身在烈火之中,几乎被烤成了碎片。他身子不住地颤抖着,那些银针随着颤抖缓缓向脊椎深处钻去,每多进入一分,他的痛苦就增了几倍。
      辛铁石的嘶啸声渐渐变成了苍狼的悲嗥。但这极度的痛楚却将原先那些刀伤、剑伤、掌伤的痛楚一齐压下,就连他那几乎干涸的真气,也似乎被这痛楚激动,倏然强烈了起来。辛铁石用力地握住宝剑,他忽然站了起来。
      那痛楚仿佛是一只鞭子,猛烈地抽击着他。辛铁石就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来缓解这股狂暴的戾气。
      恍惚之间,他的脸色变成了一片血色,眼睛也重新赤红!
      他盯住了金衣侯。他胸中升起一股闷气,一瞬之间只觉眼前这个人可恶之极,必要杀之而后快。
      突然间,他虎啸一声,连人带剑化成了一股狂暴的红色旋风,向金衣侯冲了过去!
      金衣侯笑道:“这才像话。”他举起银衣剑一架,辛铁石轰然撞在了剑身上。
      金衣侯脸上闪过一丝讶意,辛铁石这一剑竟然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疲乏,内力强悍暴烈之极,宛如陨石突降,几乎将银衣剑上的剑衣击散!而辛铁石的剑气狂猛霸悍,一波连着一波,不住地向剑身上撞了过来,眼见他口中呼啸连连,剑气更是凶悍,竟似没有尽头一般。
      金衣侯真气一提再提,却仍是抵挡不住,情不自禁地退了半步。
      两人剑气鼓涌,直激起连天洪涛,轰然跌落,就如玉山推倒一般。
      辛铁石倏然凌空跃起,一闪之间,宝剑耀电赤芒,怒卷而下。
      金衣侯此时已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轻视,银衣剑斜摆,层层剑衣连绵而出,就宛如一座巨大的剑之堡垒,将他全身护的严丝合缝。
      辛铁石一剑穿下,直击在他的剑身上。
      只听当的一声大响,剑衣岿然不动。辛铁石借劲凌空跃起,身子宛如大鹰般回旋盘舞,跟着又是一剑击下。顷刻之间,连击了十余剑,一剑更比一剑凌厉,却始终无法击破金衣侯的剑之屏障。
      金衣侯笑道:“技止此尔!”他的身子轰然怒冲而上,银衣剑上的剑衣更浓,护着他犹如一座巨大的剑之宫殿,摇空冲举。辛铁石正要下刺,带起无边剑衣的银衣剑已狠狠地撞在了他的剑上。
      连绵的剑衣带着久蓄的剑势冲天而出,辛铁石一柄剑哪里抵挡得了?瞬间无数剑衣冲破了他的长剑,夺夺连声响,都射在了他的身上。
      辛铁石哑声呜啸,身子轰然跌落,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忽然剧烈抽搐了起来。后颈银针带来的刺痛更甚,但他却连半点真气也已无法凝聚。
      缓缓地,金衣侯将大剑重新抗到了肩膀上,冲着辛铁石优雅地鞠了个躬,微笑道:“想必这一战会让你对我要杀你的决心有所了解,那么……就赶紧证明自己的无辜吧。”
      他再度转身,对阎王神医笑道:“惊扰了神医,实在罪过。”说完,他长歌道:“大好头颅今犹在,只惜流年岁月改。试唤名刀斫头颅,不倩红袖空酒杯……”长歌未已,他踏着晃银迭雪的湖波清月,渐渐走远了。
      辛铁石心中涌起一阵怅惘,被这歌声一唱,他身上的伤痛似乎轻了些,心头的苦楚翻涌而起,一时不能自已。阎王神医走上前来,在他的颈部前后左右拍了几下,那银针就犹如小蛇一般,扭动着从他的后颈弹了出来。
      银针才一离体,辛铁石长出了一口气,就觉身子空乏,心头烦恶,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他所有的力气都仿佛随着这银针的抽出,完全抽离了身体。辛铁石努力地张开眼睛,只觉眼前一片恍惚,连那轮明月都看不清楚。
      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坚持不了多久,也许就是下一刻,他就会永远睡去,再也不能醒来。
      阎王神医淡淡道:“想不到这个杀手倒很理解生死的精髓,‘头颅要倩名刀斩’,倒能得我之三昧。”
      辛铁石几乎哭了出来。他实在不明白,一个做医生的,为什么口口声声的都是死。这样的人凭什么叫神医?他忽然很想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这个什么劳什子的神医了。
      他简直就是阎王,而不是什么神医。再让他“治”几下,只怕自己当真变成鬼了。
      阎王神医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有我在,你变不了鬼。”
      辛铁石大骇,难道阎王神医竟会传说中的读心术?
      阎王神医不再理他,道:“现在我先用针灸之术将你的伤势遏制住,屏住你的气血,免得飞血剑法引起的戾气反冲心房,加重你的伤势。然后再用草药培养你的元气,增补你失去的精血。等猎到懒龙血之后,我再将你这条胳膊治好。只是这针灸之术有些疼痛,你且忍一下。”
      辛铁石点了点头。
      痛有什么可怕?他斩断了自己一条胳膊,然后又被阎王神医如此恶整,几乎丢掉了一条性命,还怕什么疼痛?
      阎王神医放下背后的玉匣,打开来,抽出十几根银针,命辛铁石在湖岸上躺好了,先下了八根针,将他的四肢钉住。辛铁石就觉那针才一入体,自己就仿佛被点了穴一般,身体再也无法行动分毫。反正性命早就交在了阎王神医的手中,管他要做什么呢!
      阎王神医跟着取出几根针来,头一根针长一尺三分,阎王神医提起来,缓缓从他的眉心插了进去。
      辛铁石只觉心惊胆颤的,他眼睛紧盯着银针缓缓落下,竟然完全没入他的脑颅中。然后阎王神医又取出一枚针,约两尺二分,向他的心口插了进去。辛铁石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心房波波跳动着,然后被这枚银针缓缓刺破,再贯穿而入,虽然的确没有半分疼痛,但亲眼看着这些针刺进自己的身体,却仍旧不免紧张。
      阎王神医一枚枚银针刺下,分别贯入辛铁石的脑、心、肝、脾、肺、肾、胆、腹,道:“我用玉阳针按先天八卦钉住你的内腑,再用青阴针按后天八卦钉住你的四肢,按照先天后天相生相成之理,隔绝你的气血,使你的伤势不会影响你的根本。只是先天后天强行分开之后,便会滋生大痛苦,你要小心了。”
      辛铁石点了点头,他尚不是很在意,突然之间,他吸进去的一口气就宛如烈火一般轰然燃烧而开,随着他一吸之间,滚滚怒涌,穿过喉管,直达肺部。然后在肺中化成极为细小的火舌,强行跟血液融合在一起。他的血液立时就沸腾起来,变成滚水一般,从身上那细小的血管开始,渐渐越汇越大,火山喷发一般直贯入心房中。
      这一下,辛铁石几欲晕了过去,那烈火、滚水层层不休,在他身上猛烈地轰炸着。这烈火地狱一般的罪受了半个多时辰,阎王神医方才将那些银针取了下来,辛铁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却忽然发现,他身上的伤已不那么痛了。
      伤仍然是伤,只是痛楚大为减少。但他丹田中却一片空空荡荡的,这些年来性命交修的内力,却是半点也没有了。
      阎王神医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这样,辛铁石也没有问。到了现在这地步,除了听阎王神医的,他还能做什么?
      突然,湖岸上走过来一个人。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走起路来畏畏缩缩,脚步很轻,眼睛骨碌骨碌地转着,不住向四下看来,哪怕是涛声虫鸣,他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急忙站住,等确认了声音的来源之后,方才继续走动。
      来人等到了辛铁石身前两丈远处,才停住脚步,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只是他的样子太猥琐,可实在引不起别人的好感。
      阎王神医皱了皱眉,辛铁石问道:“阁下有何贵干?”
      来人仿佛很害怕辛铁石一般,直勾勾盯着辛铁石看了许久,突然一笑,胸脯高高挺了起来:“你知不知道狮子身边一般会跟着什么?”
      辛铁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那人脸色更是得意:“是鬣狗,一般狮子抓住猎物后,都不会吃完,身小力弱的鬣狗就等着狮子走后,拣一点残骸吃。狮子吃的是猎物最好的部分,但鬣狗也可以混个不饥。”他笑了笑,指着自己道:“我就是鬣狗,专门跟着杀手的鬣狗。杀手在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也混了个衣鲜肚圆。”
      辛铁石心沉了沉,道:“这里没有杀手。”
      鬣狗又笑了:“杀手在的时候我绝不出现,因为我是鬣狗,不想做猎物。只有杀手走了后,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我才会出现。”
      他得意地笑道:“我暗中观察了半个多时辰,发现金衣侯实在不错,这么肥的猎物一口不吃,竟然全留给了我。要知道,阎王神医这样的名人,身上怎么都藏了几件宝贝,随便都能卖个好价钱的。”他得意地笑了起来,似乎笃定知道这些全都会是自己的。
      辛铁石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冷冷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鬣狗骤然吃了一惊,瞪圆了眼睛看着辛铁石的宝剑,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慢慢地,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眼睛紧紧盯着宝剑,露出了贪婪之色:“如果我没看错,这是青阳真君的佩剑吧?那可真是拣了宝了。华音阁主正要寻一柄真正的名剑,我若是将它献过去,他怎么不得给我一千两银子?”他越想越得意,却又不敢大声笑出,牙齿紧咬着,笑声挤了出来,吱吱作响。
      辛铁石冷冷道:“只要你能拿到手,我一定会送给你。”他已看出来,这只鬣狗不但武功低微,而且极为胆小。若是他还有一分内力,就可将他惊走。可惜现在他身上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当此之际,除了虚张声势,还能有什么办法?
      鬣狗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又退了一步,跟辛铁石拉开距离,笑道:“你不要骗我了,我前前后后看了半个多时辰,早就确定你一点武功都没有!”
      辛铁石哼了一声,脸上丝毫声色不动,道:“既然如此,你怎还不过来拿?”
      鬣狗看着他手中的长剑,贪婪地吞了口水,笑道:“你想趁我过去的时候刺我一剑,是不是?我才不上当呢!”
      辛铁石悠然道:“你若是不来拿,那我们可就走了!”
      鬣狗猛然跳了起来:“不许走!你们是我的!这些宝物全都是我的,你们别想拿走!”他重重地喘息了几口,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我本早就筹划好擒你们的方法了,给你一通胡说,差点忘了呢。”
      他从怀中取出一物,脸上神色更是得意:“这是鸡鸣五更断魂香,既然你已经没有武功了,自然无力抵抗。我只要迷昏了你,然后再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神医,可不是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他晃火折子将断魂香点燃了,点点浑浊的烟气向辛铁石飘了过来。
      辛铁石禁不住渗出了一丝冷汗。身无点力的他,实在无法抗拒这迷香之力!一旦将他毒晕之后,只怕这鬣狗不但要抢剑,势必顺手将他杀了,以绝后患兼且祭剑。
      危在顷刻,但此时任他想破了脑袋,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阎王神医却丝毫都不惊慌,淡淡道:“你知不知道,这柄剑为什么号称青阳剑?”
      鬣狗饶有兴趣地道:“为什么呢?”
      阎王神医慢慢摊开手,道:“因为剑柄上本来镶着这颗青阳珠的。”他手白如玉,这颗青阳珠在精白中透出一丝青气,跟更深处的红光缭绕在一起,似乎有极细的毫光从珠身上射出来,照耀着整个大千世界。
      那珠子好大,几乎占了阎王神医半个掌心,不住滴溜溜滚动着,显见是绝世的珍宝。
      鬣狗发出一声贪婪的怪叫,大声嚎道:“给我!快些给我!”
      阎王神医微微一笑,将珠子扔到了他面前。鬣狗催促道:“快!快将剑也扔给我,我……我饶你们不死!”他生恐辛铁石不相信,使劲掐灭了迷香,快速地向辛铁石点着头,笑容满面。
      辛铁石不知道阎王神医为什么这样做,但他忖度阎王神医的意思,也扬手将青阳剑扔到了鬣狗的身前。
      鬣狗紧紧盯着剑与珠,一面瞟着辛铁石与阎王神医,直到确认他们没有什么阴谋之后,他一个箭步,匆忙地将剑珠抢在了手中,怪笑道:“我的!这是我的!”
      阎王神医淡淡道:“你放心好了,这柄剑与珠都是青阳真君亲手交给我的,绝不会错的。”
      他不这样说还好,越这样说,鬣狗就越是怀疑,他的眼珠子一阵骨碌碌地转动,突然喜道:“有办法了!”他拿起那颗珠子,向青阳剑的剑柄上镶去。
      如果是骗人的,这片刻工夫,自然无法找来恰好一样大小的珠子,只要看是否跟剑柄的镶孔是否相符,便可以确定这珠剑是否是真的了。
      鬣狗实在很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
      隐在轻纱之后的阎王神医的脸色如何,没有人知道。
      鬣狗暗暗发誓,无论这珠剑是否是真的,他都要将这两人杀掉,否则青阳真君知道他的青阳剑在自己手上,找寻了过来,那还得了?
      他一面筹划着,一面将这颗珠子镶了上去。
      出乎他的意料,这珠子竟然恰好跟镶孔一样大小,就如天生的一般,严丝合缝,竟无半点空隙。鬣狗大喜,这柄青阳剑是真的!他狂笑着,举着剑叫道:“多谢你们给我这么好的一把剑,那么,我该先杀了谁呢?”
      他挥舞着宝剑,缓缓走了过来。
      他实在非常喜欢欣赏猎物那痛恨而后悔的眼神,这让他感觉自己也是个高手了。
      但阎王神医与辛铁石的脸色都没变。
      轻轻地,阎王神医数道:“一、二……三!”
      鬣狗不知道他在数些什么,大概是数自己剩下的时间了吧?
      就在阎王神医数到三的时候,猛然一蓬青色的火焰从青阳剑中炸开,宛如太阳一般轰然扫击而出,鬣狗一声怪叫,全身被这团青焰包住,熊熊燃烧了起来!他怪叫着,使劲拍打着,企图想摔脱这火焰,但火焰却越烧越大,顺着他的耳、鼻、口窜进了他的内腑,更猛烈地燃烧起来。
      鬣狗惊恐之极,他突然使劲窜到了湖水中。青焰渐渐止息,但他的身体却成了一截焦炭,浮在了水面上,洪波涌起,渐渐推远了,就如一片败叶一般。
      这青焰已夺去了他所有的生命,包括他的欲望,他的丑恶的灵魂。
      辛铁石一时有些慨然,他缓缓走到湖水中,捞起了那柄长剑。他不敢拿剑柄,用两块大石头夹住了剑身,摔在了湖岸上。
      此时的青阳剑已完全黯淡,再也没有灼天的烈焰。但辛铁石看着它的眼神,却有些恐惧,有些敬畏。
      青阳真君本就是个魔头,他的佩剑,自然也是一柄魔剑,这剑上青炎,难道就是地狱中的劫火?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