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室操戈

  •   当你厌弃了尘世时,无常的世事会厌弃你么?
      不会。
      辛铁石脸上的神色渐转惊疑,因为他的身上一点变化也没有。饮者立即便中毒,周身浮肿的极乐散,竟似对他毫不起作用,他连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九华老人的脸色更沉,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辛铁石已经服过解药了。但辛铁石却一直强调自己手中并没有解药。他的话还可信么?
      他先前为自己辩解的一切,是否恰恰说明了他的罪恶?
      自己一手救活、养大的徒弟,竟然对自己下毒,然后还一再慌称没有解药,情何以堪?
      九华老人的拳头握起,他咬牙道:“杀了他!”
      段老太爷跨上一步,喝道:“让我来动手。”他有心要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出气,一抬手,打出了一道火光,向辛铁石炸了过去。他见辛铁石重伤在身,便没有施展出全力,先用真火丹试探。这真火丹乃是采集大鹏火山上的火炼铜石制成,火热之极,一旦聚力打出,便炸开成一团烈火。尤其毒辣的是被此火烧中之后,火毒便透体而入,极难救治。
      辛铁石眼见辩无可辩,心灰意冷,站在那里闭目待死。
      他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突然,一只团白光横飞过来,正与那道毒火撞在一起,反向往段老太爷身上飞去。段老太爷反手挥出,又是一枚真火丹打出,两道烈火相撞,在空中炸开,立即引燃了周围的树木,熊熊燃烧了起来,散发出一股皮毛烧焦的气息。
      飞来的是一只狐首。
      就听一个悠悠的声音道:“你要看清了,这不是暗器,是刀,飞刀。”
      就见江玉楼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血迹已沾染了他极为秀美的脸庞,但他的神情却仍然是那么高华、骄傲。他肩上的白狐头已然不见,狐裘破开一团大洞,带着一丝嘲弄,向着段老太爷。
      他没有看辛铁石,因为他知道此时的辛铁石一定不愿意别人看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恰好在此时醒了过来,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命运让他再为辛铁石挡一次难,那就挡吧。
      段老太爷心中微怒,一反手,十二枚火器一齐在手,就听江玉楼冷冷道:“你最好不要动手。”段老太爷怒道:“就凭你?”
      江玉楼淡淡道:“如果我没有料错,连续重伤两次的九华老人,只怕此时也只有站立的力气了吧。如果此时我发出解忧刀,你能躲过的机会有多大?”他的眼睛抬起,盯住九华老人。
      九华老人双目倏然一张,冷冷注视着江玉楼。
      江玉楼全然不惧,悠然道:“也许你觉得自己对辛铁石大有威慑力,也许你不习惯让别人掌控局势,所以你还是亲自赶过来了。但凭你现在的身体,你能做得了什么?”
      九华老人冷笑道:“凭你现在的身体,你又能做得了什么?”
      江玉楼默然,缓缓道:“我做不了什么,我只是能发出这柄刀而已。”
      他的手缓缓翻过来,手中握了一柄很小的刀。那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一片冰,一抹光,一点岁月中残余的少年回忆,却又已经无法追怀,只剩下一种地老天荒的苍凉。
      刀身极窄,极薄,打磨得极纤瘦,然也极冷冽。一刀在手,江玉楼立即变了。他身上的疏放、落拓、玩世不恭全都消失殆尽,一变而为刀一般的锐利、冰寒,照住所有的人。
      他看着这柄刀,仿佛是看着自己。
      刀光照亮他细长的眸子,和如美玉一般的肌肤。
      作为男子而言,他实在是美秀得有些过分了。
      或许,正是这超出群伦的美让他带上了几分邪气,以至于他行走江湖以来,从未作恶,但任何人都坚信,他便是魔教未来的希望。
      终有一天,这个慵懒、奢华、狂狷的美少年会化身为魔,给这个世间带来一场灾劫。
      而这一刻,江玉楼的神色如此凝重,那双通透如琉璃一般的眸子里,第一次被杀气侵满。
      他慢慢道:“我向来以鞋子、镜子、佩做武器,就连与荀无咎对战时,我仍然没有拿出这柄刀来,那是因为我觉得没有人值得我用真正的刀。但现在……”
      现在,他手中的是真正的刀。
      而现在,也是值得出真正的刀之时了。
      因为再不出刀,他就只有死,他的朋友也只有死。
      恍惚之中,他似乎与这把刀已融为一体,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轻视这个气势,因为他已有了死的绝决。
      江湖中人,整日在刀头上喋血,往往就有很多的禁忌,比如有的人就决不会走在别人前面,而有的人从来不穿红色,有的人,永远也不会动用他最后的武器。
      这些禁忌与其说是迷信,不如说是他们在生死之间累积起来的感应。
      所以当江玉楼拿出真正的解忧刀时,也就是他打算做困兽之一搏之时。这一击,绝不可小觑。就算他力已竭,路已穷,也一样。
      九华老人阴冷着脸,他的目光紧紧盯住这把刀。刀身上的光芒仿佛越来越强,照住了他的目光。他不动,江玉楼也不动。因为震慑有时比杀人更有效。
      缓缓地,九华老人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已重伤,躲不过你的解忧刀了。但我保证你若是出手,必定不中!”他话音互落,忽地两团白云飘来,掩映在他身前。
      那是灵均的水袖。
      江玉楼抬起目光,灵均脸上一点神情都没有,浓云般的长发被山风烈烈吹起,底下一双毫无光泽的眸子却宛如恶魔的梦魇,凝悬在江玉楼的头上。
      九华老人慢慢道:“不信你就试试。”
      江玉楼本来高耸的信心忽然就全部瓦解了。握着他全部心血练就的解忧刀,握着这本是最后关头才展露的秘密武器,他忽然一点把握都没有。震慑最怕的就是一句话:“不信你就试试。”只因灵均那静默的眸子。这静默中仿佛蕴涵着极为强大的力量,蕴造出无边的威胁。江玉楼笑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辛铁石说最不愿意对上你。”
      灵均傲然不语,江玉楼也不期待着他会回答:“因为你太深藏不露,没有人能看清你的底细。越是高手,就越不愿意打没把握的仗,所以永远不会有人贸然向你挑战。但我偏要试试。”他的手忽然握紧,那柄薄薄的利刀立即颤抖起来,江玉楼身子也开始颤抖!
      九华老人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知道江玉楼要孤注一掷了!
      这世上只有一种人最可怕,那就是不要命的!
      江玉楼被誉为魔教第一少年高手,绝非一个冲动的人,但现在他为什么会如此拼命呢?九华老人的目光望向了辛铁石。
      难道武林中真有所谓友情么?竟然让这两个人甘愿为对方而死?
      九华老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段老爷子立即明白了,冷笑道:“我先杀了这离经叛道的孽徒再说!”一扬手,十二枚火器同时向辛铁石击了过去。
      江玉楼脸色一变,惊道:“不可!”
      江南霹雳堂的火器绝非浪得虚名,才一出手,立即腾起一大片炫煌的火光,一枚发出,便是鬼神俱惊,何况是十二枚同出?立即火烈如山,轰然向辛铁石罩了下来。
      但就在火势最盛之时,突然一道微微的冷光闪了闪,那冲天的火焰宛如受狂风所冲,轰然从中裂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顿时火势相互搅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龙卷,冲天而起。而段老爷子同时发出一声狂吼,双手用力举起,向头上抓了过去。他的面门正中间,钉着一柄刀,解忧刀。
      没有人看清楚这柄刀是怎么发出的,也没有人知道这柄刀什么时候插在了段老太爷的额头上!刀入体才浅浅的三分,但段老爷子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双手举到刀边,终于,他的吼声越来越小,他的脸色也越来越红,摔倒在地。
      冲天的火焰立即罩下,在他身体上熊熊燃烧起来。段老爷子纵横天下几十年,因火器之威而号称火神,最终却也逃不了葬身火中的结果,跟死在他手下的正道邪道武者们却也没差到哪里去。
      九华老人长长的寿眉一动不动,显然,每个人都在想着同一件事:这一刀若是飞向自己,我能躲开么?没
      有人知道答案!
      江玉楼的脸色却越来越惨白,只听“咯”的一声轻响,他的琵琶骨再度折断!
      阎王神医冷冷道:“你妄用真力,致使断骨再断,现在就算是药王神下凡,也救不了你了。”
      江玉楼笑了笑,道:“不就是条胳膊么?断了就断了,好了不起么?本来我的解忧刀大半也是用脚发出的,以后还是用脚便好了!”他毫不在乎地吞了一大口酒,忽然转头对辛铁石道:“你不用感激我,我只是觉得老头子特别讨厌而已。老了就该晒晒太阳、喝喝茶,还在江湖上东跑西跑,倚老卖老地对着年轻人指手画脚的真是讨厌,我真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他一面说,一面瞥着九华老人与谢钺。他很想看看两人生气的表情,但出乎他的意料,谢钺丝毫都不生气,而九华老人的脸色更是平静,只是缓缓吐出两个字:“灵均。”
      两道云一般的水袖从他的背后蒸腾而出,郁结在这片林中空地之中。无论什么时候见到灵均,他都是那么高华,那么空灵,就仿佛神仙中人,丝毫不食人间烟火。
      江玉楼情知自己再也无力抵抗,索性笑嘻嘻地对灵均道:“你怎么这么听这个人的话?你又没有眼睛,怎知道他就是你师父?说不定他只是谢钺雇来的一个口技高手,假装你师父来骗你呢!你真正的师父已经被谢钺杀了,装在泡菜坛子里腌成了腊肉,准备今年过年吃。你不信?你不信你睁眼看看啊?谢钺找来的这个人可真是丑,又是瘌痢,又是秃头,既疥且癣,又驼又肿。你天天叫这么个人做师父,你不恶心么?”
      他也不管灵均怎样,自顾自说得兴高采烈。他像是忽然看到逼近了的灵均,惊诧道:“你不会生气了吧?我是跟你开玩笑的。这只是个冷笑话,冷笑话你知道是什么吧?莫非你听不懂冷笑话,还是说你不但是个瞎子,而且是个聋子?”
      灵均一任他怎么说,都是缓步行来,越逼越近。他的水袖却宛如凝冰一般,一动不动,显然,他已经动了杀心。猝然,他的头扭动,水袖跟着起了一连串的波纹。
      一道暴戾而狂悍的杀气从他的背后升起,迅速在这个静寂的森林中蔓延开!
      就见辛铁石长剑笔直前指,厉喝道:“让开!”他的全身都仿佛笼在一层淡淡的血雾中,身上的杀气更是锐利之极,几乎隔着林中静默的风就直击在众人的脸上。他的神情少有地霸道而狂悍,就连手中的长剑也隐隐透出一股血芒!
      他的眸子已空,密林苍苍茫茫,他的身影显得那么悲凉。
      谁能明白他为何总要将剑对准自己的兄弟?
      阎王神医喃喃道:“你终于吞下懒龙血了!那就让死亡之典开始吧!”
      辛铁石就仿佛是他的傀儡一般,又仿佛已拒绝思考,随着他这句话,长剑一挥,身子倏然化为一道血光,向前方飙射而去。
      血剑半空中破开层层赤波红纹,向灵均轰下!
      灵均眉头皱了皱,他虽然目盲不见,但凭着心中的灵感,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辛铁石身上发生的变化,所以他双手舞动,水佩云衣功力层层迭发,就宛如一道洪涛一般,向辛铁石怒啸而去。
      辛铁石一声大喝,血剑宛如巨大的死亡陨石一般,破空斩下!
      水佩云衣激起的漫漫云水立即被这一剑冲激成碎玉片冰,向四周飞散而去。灵均脸色的神色变了变,身形飞舞,水袖漫起满天的云雾,他身子腾空而起。
      两截水袖被他盘旋带起,就宛如两条巨大的龙卷,围绕着辛铁石怒涛盘旋,层层劲力不断旋击而至。灵均就宛如乘云御气的天仙,在水袖与龙卷之中浮升翔动,每一招施展出,都如踏着天地间至美的节拍,赏心悦目。但攻势却越来越凌厉,将那血剑的光芒压制得越来越黯淡。
      猛地龙卷中响起一声黯哑的嘶吼声,辛铁石见久战不胜,竟然一剑将自己的胸膛破开,怒血立即飙出!
      飞血剑法得了他体内精血之助,登时威力大盛,血腥之气刺鼻,那懒龙精血顿时被完全激发,血剑怒飞,隐约之间已现龙形,水袖被硬生生斩开一截,血溅水出!
      他怆然大笑道:“你们要我死,那就死吧!”他的手摊开,手中赫然握着几颗从段五那里夺来的九霆雷迅。辛铁石更不犹豫,一挥手,九霆雷迅一齐破空飞出!
      要知道段老爷子对段五极为钟爱,生恐他在江湖上受人欺负,所以私下给了他几颗镇堂之宝——九霆雷迅,打算是在危急之时救命用的。整个霹雳堂也不过才有三十余颗,就算对上再强的敌人,也不过连发两颗,又几时像这样一发就是五六颗?
      九华老人与谢钺都是经多见广之人,见那九霆雷迅还未离辛铁石之手,便有一道紫火透出,纷张如同凤翼。知道这等火器威力巨大无比,都是脸上变色。只听轰嗵一声地迸天裂的大响,跟着咔嚓嚓之声不绝于耳,这些百余年的古树,竟然被这九霆雷迅摧倒了十数棵,林中登时空出好大一片空地来,其中一片焦黑,连石头都未剩下!
      那九霆雷迅的反震之力一如山岳崩崔,动地而来。辛铁石连吐出几口鲜血。他也顾不得看自己究竟受了多大的伤,一把将江玉楼抓了过来,叫道:“你一定要出去!”
      江玉楼笑道:“那是当然,我们都要杀出去,气死这群老头子!”
      辛铁石道:“不!你现在就走!”他猛然振臂,夺过一只九华飞鹰。这是他在出手之前就看准了的。
      九华飞鹰虽然灵俊,终究不过是扁毛羽类,失去了主人的指点,仓卒之间哪里应变得及?瞬间已被辛铁石控在掌中。
      辛铁石拉过飞鹰:“乘上这只飞鹰,赶紧走!”
      江玉楼看着他,神情一点点冰封:“你叫我丢了朋友自己逃走?”
      辛铁石用力摇头:“不!我是叫你不要再赖在这里拖累朋友!”
      江玉楼身子颤抖着,大吼道:“你说什么都没用,我江玉楼不是不顾义气之人!”
      辛铁石扶着他的肩头,道:“好,那我就不说了。”他突然一掌切下,正中江玉楼的后颈。江玉楼软软倒下,辛铁石看都不看他一眼,对鬼音娘子道:“拜托你将他带出去。”
      鬼音娘子点了点头,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辛铁石喃喃道:“其实拖累朋友的人是我……但我也决定从此不再拖累朋友了!”
      他打开飞鹰的机括,看着鬼音娘子跟江玉楼渐渐消失,然后,他的眼睛变得很红,越来越红。
      他知道,只有杀戮,才能让他存活下去,他宁愿做一个没有感情,不知道感恩的人。
      阎王神医轻轻道:“对了,就是要这样,你才能快活,那么,由着自己的性子做去吧!”
      辛铁石响起了一声咆哮,如狼,如虎,苍凉而悲怆。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