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飞鹰

  •   剑光裂电般缭绕而出,华丽但却绝不分散,笔直牵连成一线,直指辛铁石的咽喉。辛铁石避无可避之际,他悬在半空中的双足忽然用力踏下。
      他双足悬于空中,真气便无法全力使出,这本是他的弱势,但这一用力踏下,不但弱势消失不见,而且随着这一踏下,他身子前移半尺,与韦雪衣的剑拉开距离,这必杀的一剑,便不再难躲。
      他看也不看,反手一剑撩出,“呛”的一声响,双剑交在一起,两人都是身子一晃。
      他们毕竟是师兄弟,彼此都太过了解对方,韦雪衣何时出剑,剑走何方,只怕辛铁石比他自己还清楚。但辛铁石清晰地听到韦雪衣的笑声,他的心不由一沉。
      韦雪衣心机沉着,平日不苟言笑,对战之中忽然如此脱略,那势必已占到极好的先机。但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他占的先机是什么。
      这才是最可怕之处。
      电光石火之间,就见韦雪衣长剑狠狠压下,身子跟着撞了过来。两人本就离的很近,这一下更是宛如贴在一起,韦雪衣长剑脱手,左手虎掌、右手鹰爪,夹着凌厉的风声击了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之下,长剑已无所用,辛铁石手中削铁如泥的宝剑反而成了他的累赘,韦雪衣掌击指戳,顷刻间连出十几招,招招都是拼命的打法,辛铁石百忙之中只好长剑回鞘,以快打快,用拳脚应敌。
      山风呼啸之声渐渐峻急,九华飞鹰遽然加急了速度,怒冲而下。辛铁石猛然省起,韦雪衣之所以选择拳脚功夫,不是为了胜他,而是为了缠住他!
      若是两人的拳脚功夫都不高,那么分出胜负的时间一定不会短,至少比用两人都精擅的剑法要短的多,而只要缠住辛铁石足够的时间,韦雪衣就已经胜了!而此时,九华飞鹰几乎冲到了头上,他的计策业已成功。
      一想到这一点,辛铁石的心笔直沉了下去,他知道,必须要立即分出胜负来!
      他一声大喝,单掌运起全身的劲力,猛地向韦雪衣撞了过去。他拼着也受韦雪衣一掌,也要将他弹开。
      韦雪衣似乎感觉到他的困兽之斗,一矮身,正要躲过。辛铁石掌势摧动,身子跟着后飘,突然眼前一阵光华闪动,韦雪衣的剑不知什么时候已抓在手上,一剑向辛铁石当头刺了下来!
      辛铁石手中已无长剑,这一剑来得迅捷之极,他无法,只好单掌运力,全力击出。
      江湖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只能全力出手,但却完全不知道能不能中。
      辛铁石感觉到一股凉意急速地沁入他的左肩,同时,他的掌也击中了韦雪衣的右胸。只听韦雪衣一声闷哼,远远跌了出去。但辛铁石却没有时间去理会他,负起阎王神医,飞奔进了谷底丛林中去。
      遥遥就听韦雪衣温和的声音传来:“恭送二师兄!”
      江玉楼与鬼音娘子趁着他们打斗之际,已经抢进了树林,这时急忙迎着他,还未来得及询问,辛铁石咬牙道:“走!”
      三人都是一声不发,全力向前急奔。
      谷底常年无人至,树木丛生,极为茂密。满眼望去,那树木都有合抱粗,枝叶浓郁,将天色遮得连一星都看不见。三人奔出去二里多远,方才止住脚步,少作喘息。
      江玉楼的狐裘已染满了碧色叶绿,但他的脸却仍如皎月一般,就算在这样的阴沉树林中,也仍然是那么的净洁,仿佛这不是随时就会被敌人追上杀死的修罗场,而是歌舞升平的琉璃世界。他细长的眼眸微闭,淡淡地看着辛铁石:“你受了剑伤。”
      辛铁石的手一直按在左胸口,苦笑道:“不错。我这个五师弟向来是不见血绝不罢休,与他对战只落这点伤,还算好啦。”
      江玉楼斜瞥着他,道:“但你断臂之后,再受这样的重伤,你还能再战么?”
      辛铁石的笑容更苦,他知道,自己已无法瞒过他了。他本不想让江玉楼看出来的。
      江玉楼看着他,缓缓道:“而且与你的师弟们作战,你应该很不情愿吧。”
      辛铁石漠然不语。江玉楼道:“如果换了别的对手,只怕你早就一剑杀了他吧?”
      辛铁石沉着地摇了摇头,道:“这你就错了,我这几个师弟的功夫绝对不下于我,尤其是我的大师兄。”他的脸色甚至有些难看:“如果遇到大师兄,那我们只好什么都不做,等死就行了。因为我们无论做什么,都绝对打不过他的。”
      江玉楼不屑道:“真的么?可惜我的琵琶骨还没好,否则……”
      辛铁石叹道:“别说是大师兄了,就算是三师弟、四师弟,也绝非重伤之后的你我能够对付的。”
      江玉楼笑道:“他们不是你的师弟么?你这个做师兄的怎么如此妄自菲薄?”
      辛铁石摇头道:“我是师兄,也许只是因为我的年纪长一些吧。三师弟君天烈、四师弟商赤凤,他们俩有个同样的绰号,就是‘武痴’。”
      听到这个绰号,江玉楼的脸色也有些变了。因为大凡有这个绰号的人,他们练功极为刻苦,往往能够突破人类的极限,而且他们心中极少常人的是非观,也没有正邪之念,搏杀之际全然没有半分犹豫心软,极难对付。
      只听阎王神医冷冷道:“你并非不能胜过他们,只不过你的心太杂,顾及的事情太多,使你的武功大打折扣。”
      辛铁石沉默着,阎王神医高清的声音从他的头顶飘了下来:“方才你与韦雪衣一战,在他弃剑抢上之际,你完全可以不管他怎么应对,横竖几剑斩落,便可将他重伤。但你心中存了兄弟之情,便步步被他牵制,终于伤在他手下。”
      辛铁石苦笑道:“那又能怎样?我总不能看着五师弟,然后告诉自己说这是个穷凶极恶的敌人吧?”
      阎王神医道:“为什么不可以?”
      辛铁石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玉瓶,阎王神医缓缓道:“我知道你会施展飞血剑法,这瓶中装着的是上古懒龙之血,可以抵消掉飞血剑法的暴戾之气,使之不再反噬,兼且助长飞血剑法的威力。但你施展此剑法之时,便会变得狂暴之极,神智不清,六亲不认,那时你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顾虑了。”
      辛铁石看着这个玉瓶,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从瓶内透了出来,将那本来洁白温润的玉质都染得赤红起来。就算只是看着,他仍然能够感到那懒龙之血的暴戾。也许它真的能够克制住飞血剑法的戾气?
      但为了施展此剑法而失去神智,值得么?
      自己失去神智后会做些什么?会做好事,还是会大杀一通、大哭一场?
      辛铁石心中实在没底。情不自禁地,他对这个赤雾缭绕的小瓶子兴起了恐惧感,摇头道:“还……还是算了吧。”
      阎王神医将那瓶子掷到他手里,淡淡道:“收下吧,早晚有一天你会用的着的。”
      辛铁石握着赤玉瓶,犹豫了许久,终于小心地将它放在了怀中。
      江玉楼伸了个懒腰,似乎感到山中清寒,拥起狐裘,叹道:“可惜啊可惜,我这解忧刀竟然派不上用场,只能受你的保护,可真是窝囊。”
      辛铁石苦笑道:“我倒很想被别人保护着呢,你就不要抱怨了。”
      一人笑道:“的确是,被保护着总比保护别人要好,起码不用挨了一刀又一刀。”
      辛铁石面容一肃,一道人影从浓密的树影中隐了出来。他双手空空,背负在身后,看去一点敌意都没有,只是脸上的神情总有那么点狡黠,让江玉楼很不舒服。
      那人仿佛知道他的不悦,从一现身就盯着江玉楼:“这位就是江玉楼江公子了?”
      江玉楼哼了一声,那人道:“我名商赤凤,二师兄想必已告诉过你了。”
      江玉楼又哼了一声,商赤凤淡淡道:“闻说你跟荀无咎齐名,分别号称魔教、正道第一年轻高手,我们几兄弟都不在江湖上走动,没想到便宜了你们这些人。”
      江玉楼听他说得狂妄,心中不悦,商赤凤目光聚到了鬼音娘子的身上,笑道:“这位就是魔教护法的鬼音娘子了?二师兄,你一向知道我阴险狡诈,所以我要是施展一点小小的手段,想必你也不会介意吧?”他的话尚未完,鬼音娘子突然栽倒在地。
      辛铁石跟江玉楼齐齐大惊,竟然不知道商赤凤用的是什么手法。
      商赤凤笑道:“二师兄,不要惊惶,苗疆有蛊,可伤人于无形,我这不是蛊,而是虫,我驯养的蜮虫。以二师兄的广博见闻,想必听说过鬼蜮含沙射影之事,方才暗伤鬼音娘子的,就是我养的金火蜮。只要被它含所含之土喷中,便会立即中毒晕倒。小弟只身前来,二师兄却有四人,如何能够抵挡得过?说不得只好借助一点微物了,二师兄想必也可谅解。”他说着,微微一躬,看去似乎是个高德之士。
      江玉楼心中警惕却迅速提升起来。传说南疆之地的确有一种奇异的毒虫叫做蜮虫,奇毒无比,而且形体极为细小,含沙喷人,中者必死。若是商赤凤能够驱使此等微虫,那自然防不胜防,极难对付。他急忙低头四下查看,却就在此时,只觉脖上微微一麻,立即头脑中一阵晕眩,眼前的黑暗忽然变得无比沉重,猛压了下来。
      商赤凤悠悠看着辛铁石,缓缓道:“看来魔教中人脑筋就是迟钝一些,竟然不知道金火蜮并不是走在地上的,而是飞在空中的。这不,也着了道了么?”
      他盯着辛铁石,辛铁石漠然着,商赤凤的目光越来越锐利,忽然道:“方才我已经查看过周遭,绝没有人埋伏。魔教的两个妖人,也已经被我迷晕。你若是有什么隐情,就说出来吧,我一定会听。”
      他目光中显出一丝企盼的光芒:“二师兄,我相信你是清白的!请你将极乐散的解药交出来,跟我去见师尊吧!”
      辛铁石脸上泛起一阵苦笑:“四师弟,谢谢你相信我是清白的,但我的确没有解药,请你相信我。”
      商赤凤的目光猝然顿住,他的脸渐渐变得冷冽起来:“二师兄,难道你一定要执迷不悟么?魔教绝非重然诺之人,就算他们答允了你什么,也不会遵守的!你若是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中,那也没有关系,回来,师父会帮你解决的!实在不行,我们师兄弟一齐杀上西昆仑山,索性挑了魔教总坛又如何?”他说的甚是激动,辛铁石眼中泛起了泪光。
      这实在是个可怕的阴谋,这阴谋竟然完全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因为极乐散的药性极烈,三日之内必定发作,那么追杀之人就一定没有耐心听他解释。
      而且,他拿什么来解释?若华之死,他是最大的嫌疑人,两度重伤师父,都是众目睽睽无法狡辩之事。而若华尸体之丢失,极乐散之投放,都在他再回九华山庄之际。
      若不是他这样了解九华山庄的人,又怎能这么容易就得手?换了是他,只怕也会怀疑自己!
      所以他只能苦笑,因为他真的没有什么辩解的话要说。
      商赤凤的脸色终于沉得就跟这树林一模一样。他淡淡道:“二师兄,我只能祈求,你的手快过我的金火蜮了。否则,你将会生不如死。你也知道,我向来不讲情面的。”
      辛铁石深深吸了口气,面对着这几年来的兄弟之情。是的,那是甘愿为对方挨刀受苦的兄弟之情,但现在却只能兵戎相对。
      因为他不能退。
      他身后就是江玉楼。
      他知道,九华门人也许会放过他,但绝对不会放过江玉楼的。他们只怕笃定地认为,就是江玉楼引诱了他,所以所有的账都一定会算一份给江玉楼。
      这便足以让他死上一万次。
      青天高远,古木苍茫,辛铁石所有的情感都在翻腾的,却只能淡淡道:“四师弟,恭喜你的火蜮神鞭修炼功成。”
      商赤凤怔了怔,他笑了。他的笑不同于韦雪衣,是那种温和,但却含了许多的辛辣的笑:“二师兄,原来你已经看出来了。”他缓缓将背负的双手抽到身前,他的手上握着两条极细极长的鞭子,轻轻抖动着,宛如波光在树林中荡漾开来。
      这与其说是鞭子,不如说是两道游丝,若是不留意,当真是看不见。商赤凤武功本走阴柔一脉,手腕稍稍转侧,这丝一样的鞭子就顺着古林暗影荡漾而去,伤人于无声无息中。
      鬼音娘子与江玉楼听信了他那含沙射影之言,四下查找那根本不存在的微虫,却被这鞭子所伤。若不是此次回山,沙月雪跟辛铁石聊家常的时候说起大师兄灵钧的水佩云衣功与四师兄的火蜮神鞭已然练成,只怕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一点。
      这也是武功,极为高明的武功。本来战斗就是攻心为上,商赤凤显然深谙这一点。他轻轻挥舞着火蜮神鞭,将它们圈成一道道火练般的光华,呈暗色纹波在树林的阴影中荡漾开来。
      商赤凤悠然道:“既然二师兄死不改悔,那就请死在这条鞭子下吧。”他双手向外分出,立即暗色的光华从他手中暴射而出,先前流动的晕光立即苏活起来,夭矫宛如万千阴暗的火蛇,夹着咝咝啸声,在他手间怒涌彭湃,刹那间将辛铁石完全包围住,轰然聚压而下!
      这一招显然蓄势已久,辛铁石就觉火蜮神鞭那细小的鞭身刮起的劲风宛如刀一般切削着他的身体,两道神鞭跟鞭影融为了一体,凌厉剽悍但却无形无迹,使他无从招架!
      辛铁石单手握着长剑,一时茫然不知所措。眼见鞭影就要及身,阎王神医冷冷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你打不着鞭子,难道还打不着他么?”
      这一语猛然提醒了辛铁石,他一声清啸,长剑划出一道闪电,向商赤凤射了过来。这一招叫做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又叫攻其不备,围魏救赵。只要能斩中商赤凤,又何必再怕火蜮神鞭呢?他情知商赤凤不会留情,这一剑也就出了全力,电影恍惚,飙射疾窜而出。
      商赤凤双手一抖,那两道长鞭猛然加速,在他身后聚合成一道凌厉的风气,向他压了过来。
      究竟是他的剑先伤了商赤凤,还是商赤凤的火蜮神鞭先伤了他?
      剑光杂迭,商赤凤显然不想跟他硬拼,竟然双手松开火蜮神鞭,飘然一退丈余远。辛铁石心中一宽,他的确不想跟四师弟硬拼,何况他新伤旧疾交攻,实在也没有多少硬拼的资本。然而,他背后那双鞭啸聚的凌厉风声却丝毫不减,反而更尖锐,更凶狠,破空撕斩而来。
      辛铁石大惊之下,勉力回身,就见一尊庞然大物轰然怒冲而来。他的剑只挥出了一半,这庞然大物就直击在他身上。
      剑飞,血乱!
      劲力宛如排山倒海一般猛压而下,辛铁石再也抵挡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出,身子横飞出丈半有余,狠狠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这一击,几乎将他的真气完全击散,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勉力提聚着,支撑着他奋战下去的勇气,也被这一击完全击垮。
      只见一名粗豪汉子站在当地,他手中拄着一柄黑黝黝的大棒,他又粗又高,那棒子几乎跟他一样粗,却比他还要高。棒身上铸着几个铁环,套在大汉的胳膊上。五龙奋飞,缭绕在铁棒周围。
      那大汉躬身道:“情非得以,所以只能偷袭,望二师兄见谅。”说着,他转身对商赤凤道:“此事大违我的侠义信念,所以我再不出手。你要打要杀,都自己做吧!”
      商赤凤四下看了看,鬼音娘子与江玉楼依旧昏迷,辛铁石全身溅血,在君天烈蟠龙棍怒击之下,只怕再没还手之力。阎王神医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全场都在他掌控之下。
      他微微一笑,道:“我不打也不杀,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你我都做不了主了。”
      只听树叶一阵沙沙作响,九华飞鹰带着几个人落了下来。辛铁石的心笔直沉了下去。来人并不多,但每一个人,都足以击败身无点伤时的他,何况他此时只怕连沙月雪都打不过。
      九华老人,谢钺,灵钧,江南霹雳堂的段老爷子,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段老爷子,段五被打成了个猪头,把他的肺几乎都气炸了,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个不世出的奇人辛铁石。
      九华老人一落地,沉着脸看着辛铁石,缓缓道:“铁石,你若是不想为师死,就放阎王神医过来。”
      辛铁石见师父话意并不那么决绝,心中忧喜参半,急忙放下架子,躬身请阎王神医过去。阴沉的林影下,阎王神医的脸色被薄纱遮住了,丝毫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听他淡淡道:“死有什么不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救得了,没有我也一样救得了;不能救得了,有我也一样救不了。又何必非要我过去呢?”
      九华老人脸色一沉:“难道老夫还不值得你救治么?”
      阎王神医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阎王神医,那就该知道我宁愿做阎王,不愿做神医,你若要让我救你,就须先要有生不如死的觉悟。”
      九华老人道:“你要什么?”
      阎王神医淡淡道:“我要的东西你没有,因为你的权力太大,你已经没有什么珍惜的了。你这一生已活尽了,享受也尽了,威风也尽了,为什么还不愿死呢?”
      九华老人大怒,重重哼了一声,道:“是不是我那徒弟劝你如此?”
      阎王神医道:“比较起来,我宁愿救他。因为他正活在生不如死之中,我愿意看着他一点点领悟死之欢乐。”
      九华老人狂怒,他从未听说过如此荒诞的说法,大概人一接触到魔教妖人,便变得不可理喻了。连堂堂阎王神医也不例外。
      他再度逼视着辛铁石,冷冷道:“你可知已有三十一人中了极乐散之毒?”
      辛铁石心一沉,他知道,这笔债铁定要算在他头上。
      九华老人道:“你斩我两剑,咱们师徒之事暂搁置一边,只要你将极乐散的解药给我,我今日便放过你如何?”
      辛铁石苦笑,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笑得如此辛酸。
      每个人都向他要极乐散的解药,可又有谁相信他真的没有?
      九华老人冷冷看着他,突然道:“我相信你没有解药。”
      辛铁石大喜,九华老人抛了个瓶子过来:“只要你将这瓶水喝下去。”
      辛铁石身子一震,他知道,这瓶水一定就是九华山庄的井水,也就是混合了极乐散的毒水。等他喝下去之后,就算他不想拿出解药,也不行了。
      辛铁石苦笑,既然能够这么简单,那就让这个世界变得简单吧。他扬起头,将瓶里的水全都喝干了。在他心底,竟隐隐有种解脱的感觉。
      现在这些人该相信他真的没有解药了吧,他脸上的笑容有一丝自嘲。
      死之欢乐,会否像阎王神医所说的那样,将他包围住,让他不再受这生之痛苦呢?


【下一章】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