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   杨幺看着满湖尸体,他知道,自己无法挡住岳家军,他也无法扭转水寨覆灭的命运。五万水军已被歼灭一万余,而岳家军却仅仅伤了百人。再战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拼,还是不拼?
      正在此时,岳家军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锣声,鸣金为收兵,杨幺不禁一怔。岳家军闻听锣声,立即有条不紊地退后,杨幺心下惊疑,约束着部下,不让他们追赶攻击。突然,岳家军的大船们两下分开,一旗大纛迎风晃开,上绣一个“岳”字,乘舟缓缓驶了出来。只见船上坐了一人,面容清古,双目湛然有神。杨幺听说过岳飞相貌,知道此人正是岳飞,不由得心下震惊,只见船头只有寥寥几人,船夫摇橹,缓缓行了过来。
      船直行到杨幺坐船前不远,方才停住,岳飞抱拳道:“岳某一片赤心,想要招安诸位,为朝廷效力,此后共抗金虏,名扬后世,诸位为何应承得好好的,却又临时翻悔,再启战端?”
      杨幺听了岳飞之言,脸色立变。岳飞身后转出一人,仰天笑道:“只怕你现在还在相信那个金先生,你可知道他乃是金国四太子宗弼?若非我老人家从中调节,只怕洞庭数万壮士,都要化为妄死冤魂了。”
      归隐子手捻长须,微笑看着杨幺。见他仙衣飘飘,意气风发,全然一幅挽大厦于立倒,平息干戈,拯救苍生的高人模样。身后红儿欢嘶了几声,也似在表示同意。
      杨幺大吃一惊,猛然明白了,这是个精心安排的阴谋!他心中又羞又愧,抱拳道:“岳帅一片赤诚,在下感知肺腑。只是山野蒙昧,受人愚弄,折了这么多兄弟,实在愧见后人。”
      他扬声道:“我杨幺今日率众归顺岳帅,可有不从的么?”
      水寨众人一片默然。他们见识过岳家军的悍勇,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希望,能练兵如许的将领,也许真的值得他们投靠!
      杨幺连问三声,无人反对。他冲着岳飞跪了下去。岳飞连忙吩咐摇船,想靠过去扶起杨幺。只见杨幺反手一掌,向自己胸口拍去。众人齐声惊呼,杨幺惨笑道:“我受钟父大恩,却眼见太子亡在我面前,早就该死。日后尽忠报国,就赖诸君了!”
      他的身躯轰然倒下,倒在洞庭的长风中。岳飞抢上前来,却只看到了他含笑的遗容。
      
      此后,也没有人知道独孤剑的下落,只知道他抱着飞红笑,去了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这个少年虽只在江湖中奔波数月,却经历了太多的风雨沧桑。也许,是该让他平静一下的时候了。但他的剑,他的缘,却在江湖传诵,增补着一段未了的传奇。
      天下,始终未能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