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家国一梦

  •   金先生手下的战云轰然凝卷,他大笑道:“究竟是我们挡不住,还是岳家军挡不住?”
      夜风呼啸,宸随云遍身缨络却凝然不动,一如他身前聚集的战云。他看了对手一眼,淡淡笑道:“你且试试。”一手轻轻弹出,大片战云顿时如狂涛般卷涌升腾!
      岳家军的战鼓猛地密集了起来,几艘快艇倏然从阵后冲了出来,直向车船上撞去。那车船岿然不动,快艇却被撞得烂碎,洒了一湖都是。水军欢呼大笑,加倍勇猛地冲杀了起来。但他们的脸瞬间写满惊恐,因为他们看到,两艘巨大的车船竟摇摇晃晃地停住,再也动弹不了分毫!
      湖面上撒满了一束一束的青草,尽皆是从那几艘快艇中洒出来的。这些水草堵塞了车船巨大的水轮,任凭水军再怎么用力踩踏,水轮连半点都不转动!水军尽皆惊恐,岳家军却迅捷地登上车船,向措手不及的水军冲杀过去。
      杨幺狂吼一声,抢过一杆枪,冲进了战圈中。他知道,水军所有的王牌都已亮出,此时所能做的,就只有杀、杀、杀!
      宸随云的脸色仍然那么平静,奇怪的是,金先生也绝不半点惊讶。他凝视着宸随云手下的战云,那团战云在迅速地增强着,压过了他所掌控的阵法。虽然洞庭水军仍数目众多,但败亡的结局已经注定。那为什么他的微笑仍如此自信?
      宸随云也在注视着他,显然,他也有一样的疑问。慢慢地,金先生道:“岳家军果然骁勇善战,而且有你这样的英才辅佐,足以战败两倍于它的敌人。但,若是三倍、四倍呢?”
      他猛然一挥手,远远一块云朵轰然向他飞来,那云朵极为庞大,比之方才两块阵云都要大出数倍。
      金先生的笑声虽然温和,却显得那么刺耳:“若是再加上金国十万勇士,岳家军就算有通天之力,可能胜么?”
      宸随云的脸色终于变了,真真正正地变了。他的目光锐利,赫然看到在洞庭湖岸,岳家军所扎营盘之后,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军队。那正是金国最精锐的部队,此时已倾巢而出!
      金先生淡淡道:“金国唯一的敌人,岳家军,岳帅,折翼于此,将再不能阻我大业。”
      这是金先生图谋已久的大计。此日之后,金国的敌人将永久清除,而他的功勋也将无人能及!
      他仰天发出一阵傲然长笑,两股阵云合而为一,天塌一般向宸随云罩了下来。宸随云修为虽高他很多,但面对这十五万精悍战士所凝成的战云,仍无力招架。
      宸随云银发狂舞,目中杀气顿起,道:“我至少可以杀了你!”
      他周身缨络凌风飘扬,化为一道银色长虹,向金先生飞纵而去。金先生没有一点惧色,笑道:“这样的阵云,你冲得破么?”
      在他双手幻化下,两股阵云所合成的巨大黑暗中孳生出无边的幻境,每一个幻境,都充满了鲜血与杀戮,宛如地狱变相。宸随云身形飞不了一丈,已被这幻境硬生生阻挡住。
      宸随云皱眉,反手一掌,将独孤剑与飞红笑击了出去:“走,免受波及!”
      一语方罢,众人只觉四周的风云都瞬时被抽空,陷入一片无边的恶寒。宸随云身上渗出了重重血光,将他的银衫染得一片嫣红。杀气宛如长虹倒挂,盘旋着他的身体,最后化作一道狂飚,横扫长空。宸随云双指相叠,斜指向金先生,那无边浩瀚的阵云幻境,竟无法撼动他分毫!
      金先生不由得惊惶起来,他狂啸一声:“杀了他们!”
      一个尖锐的声音狂笑道:“遵命!”黑影翻舞中,黑衣人带着道尸大颠凭空出现,向独孤剑与飞红笑猛扑了过去!
      宸随云冷冷道:“你也别想走!”他身上的阵云猛地汹涌弹开,血暗交叠的地狱幻象将黑衣人也裹了进来。
      黑衣人大笑道:“杀他们是杀,杀你也是杀,杀了你,我更加兴奋!”
      说着,狂风暴雨般向宸随云攻了过去。
      金先生目注着独孤剑行去的方向,心中微微感到一丝不妥。他聚指一弹,一片战云蹑着他们行踪而去。杀宸随云虽然重要,但杀独孤剑,却无疑是重中之重。
      
      独孤剑拖着伤重的身躯,向金国大军奔去。被战云幻境所困时日虽极短,但这种凶煞阵法却已重创了独孤剑的心神,比身体上的伤残还要严重十倍。但他的双目中却尽是决绝,他一定要尽自己的力量,阻挡住金军。
      但如何阻挡十万大军,他一点主意都没有。
      飞红笑看着他,眼中闪过一阵惊恐,她猛地挡在他身前,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独孤剑决断地道:“我要去挡住金军,岳家军决不能灭在此地!”
      否则天下的百姓怎么办?独孤剑使劲咬住牙。
      飞红笑眼中的惊恐更甚,她凄声道:“你……你会死的!”
      独孤剑苦笑着,摇了摇头。死?死有什么可怕的?如果他的死可以消弭掉这场战争,那他甘愿死去。飞红笑看着他的神情,心中凄苦无比。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命运。自己与他那早就注定的命运。
      你注定要背弃自己的国家,而我,则注定死在最快乐之时。
      这宿命的沧桑感几乎将她击垮,她忍不住痛哭道:“你……你绝不能去,你……你不能背弃自己的国家!”
      独孤剑身躯震了震,他惊讶地道:“我的国家?我是在拯救我的国家,怎么说是背弃呢?”
      飞红笑痛哭道:“你以为你是宋人么?不!你是金人!你是金国的太子啊!”
      独孤剑大吃一惊,忍不住抓住她的肩头,厉喝道:“你胡说!我怎么会是金国的太子?我是宋人!”
      飞红笑吃力地张开手,惨笑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
      她的手中是那枚玉牌,那枚独孤剑送给伍清薇,而伍清薇又送给飞红笑的玉牌。那头浮雕着的青狼,在飞红笑掌中,发出苍青色的光芒。
      独孤剑道:“这玉牌是我爹娘留给我的啊。”
      飞红笑摇了摇头,道:“不,这枚玉牌叫做金尊神令,乃是金太宗所制,分发给他的四位皇子。金族尚青,这枚青玉所雕的神令,赐给金国太子,也就是未来的金国皇帝。此令所至,一切金人皆当凛遵。”
      独孤剑惊骇地看着这枚玉牌,他不能相信,他竟然是金国的太子,而这枚玉牌,也竟是权倾天下的金尊神令!
      他本要一力保护的,竟是他的敌人;而他所戮力对抗的,却是他的亲族!这变化实在太大,无疑于一道晴天霹雳,几乎将独孤剑的心神震碎。
      飞红笑啜泣道:“当年,由于朝中王储之争激烈,你的父皇希望你暂时离开宫廷,学到一身过人的武功,以图日后报效国家,于是,派了金国七大高手,护送你前往我父亲黄泉老人隐居之处。没想到,这个消息被中原武林得知。于是集结了十数位中原正道高手,在中途截击你们。那一战十分惨烈,最后两败俱伤,竟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传说你也被打落山崖,死于非命。你父皇悲痛万分,多方寻找,却也不见你的踪迹。直到一年前,我父亲找到大觉上人,推算因果,才知道你并没有死,而是被武当掌门归隐子收养长大,于是我便迫不及待的离家去寻找你的下落……”
      独孤剑似再也听不下去,厉啸道:“你……你又怎会知道这一切?你是骗我的!”
      一个尖锐的声音怪笑道:“她自然知道,因为她从未出生起,就被两家指腹为婚,许给了你。她是你命中注定的新娘啊。”
      黑衣人满身血迹,却又满脸兴奋地看着两人。这两人的彷徨与痛苦是他兴奋的源泉,他竟然舍不得杀掉他们,只想尽情享受他们在命运的夹缝中挣扎的乐趣。
      他大睁着双眼,看独孤剑怎么回答。独孤剑注视着飞红笑。他明白了,飞红笑为什么远上武当来找自己,他也明白,为何飞红笑会奋不顾身地救他。飞红笑的眼中含着万缕情意,这一刻,他霍然明白,他们的确从未出生开始,都注定了要在一起。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了飞红笑的手。
      那只手是如此的冰凉,仿佛握住的是洞庭的风露,无法温暖。飞红笑终于笑了,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也在悄悄来临,因为,她慢慢感觉到了快乐,感觉到了幸福。
      你注定要背弃自己的国家,而我,则注定死在最快乐之时。
      黑衣人咯咯笑道:“相信她吧,你的确是金国太子,要不宗弼也不用急着杀你了。只要有你在,他永远做不成金国皇帝!你知道么,你的名字叫宗元,而他跟二皇子的名字一个叫宗弼,一个叫宗辅,左辅右弼,你父王本就是要他们辅助你的,难怪他这么想杀你呢!”
      他的笑声刺耳之极,但却让独孤剑相信了自己的身世。这或许也就是师父一直没将父母名字告诉自己的原因吧。
      独孤剑轻轻抬起手,柔声对飞红笑道:“你在这里等我。”
      他抓过飞红笑手中的金尊神令,运起轻功,向金军掠去。金尊神令被他高举过头顶,在凌晨的清光中,耀眼无比。
      独孤剑大喝道:“金尊神令在此,所有金军,速速退走!”
      既然金尊神令乃太子信物,可以命令一切金人,那也必将能令金军退走。这是拯救宋军的唯一机会,也是拯救天下的唯一机会!
      金军将领全都看到了那道清光,他们齐齐挥手,止住了军队。显然,他们尽皆知道金太宗的命令,青色金尊神令乃太子信物,绝不可以冒犯!
      黑衣人脸上变色,道:“你执意要背弃自己的国家么?”
      独孤剑冷冷道:“我并不背弃任何人,我只是想要救他们。”他的目光越过重重山峦,落在洞庭湖面上,也落在洞庭旁边的大地上。那里,有奋战着的士兵,也有正在默默生长着,像青草一样的乡民。郢城的惨烈在他面前闪过,他忍不住喃喃道:“不管金人还是宋人,我都不愿他们死去。如果有可能,我愿这战争永不再发生。”
      他静静地举着金尊神令,那只青狼举头看着他,仿佛也看向正在厮杀着的洞庭。战争,无论以什么目的而发动的,最终受苦的,都不过是虎子与王老爹这样的百姓。郢城的那间小院中,他答应过虎子,不会离开。
      绝不会离开。
      金军一时尽皆沉默,一缕阳光散下,正照在金尊神令之上,一声苍莽的狼嗥隐约而起,那金尊神令猛然炸出一团青光,轰然将独孤剑笼在了其中。青光盘旋,仿佛一头巨大的青狼,在昂头怒啸。众人错愕之间,青狼一闪而灭。
      金军将领一齐耸然,这正是金尊神令的神异之处!金军忽然两边分开,一位老将军头戴乌金战盔,身披玄武战甲,须眉皓白,正是金国左副元帅完颜粘罕。
      只听他扬声道:“对面果然是自幼就入山修行的太子宗元么?”
      独孤剑默然片刻,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金国太子,我只知道,我手中所持的是金尊神令!”
      完颜粘罕哈哈大笑道:“映日而显本族图腾,果然是狼神金尊神令。怎么令师归隐子没一起来?”
      独孤剑听了,心中一片雪亮,果然,自己真的是金国太子啊!他缓缓道:“师父另有要事,不在此处。你既然认得我是金国太子,就该听我的命令,率着这十万大军折回去。”
      完颜粘罕道:“太子真的要我们退兵么?”
      独孤剑点了点头。完颜粘罕神色渐渐郑重起来:“太子可知道此事关系到金国国运?”
      独孤剑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金国南侵宋廷,害得无数人家破人亡。
      完颜粘罕道:“金国与宋廷已成不解之仇,战至今日,任何一方都无法轻易罢手。而宋廷军威最盛的一只军队便是岳家军。岳飞以仁义兵法治兵,战力勇悍,乃是我国心腹大病。只是岳家军人数素少,不过三万余人,尚不足动我国根基。但若是放任其攻下洞庭,得杨幺之余部,那么岳家军便可增至十万有余,此后金国再也无法制胜了!”
      他目光炯炯,盯住独孤剑,森然道:“养虎为患这个道理,想必也不须我多说。今日太子阻住此路,难道想亡我金国么?”
      独孤剑身子震了震,他只是不想让郢城的悲剧再度重演,却哪里想到竟会与一国国运相关?
      完颜粘罕见他犹豫,神色稍霁,道:“太子,请归国吧,你看这十万勇士,以及将来的大好江山,都是你的。你父皇还等着你回国继承大位呢!”
      十万金军一齐跪倒,轰然山呼道:“请太子归国!”
      独孤剑慌忙跪倒还礼。他看着金国如许多的士兵,一时还无法适应。金国乃是他的亲族,他一直戮力以保的宋人却是他的敌人。他是否该驱马过去,加入他的亲族,以后就以金国的祸福唯力,帮着他们对抗、杀害宋人?
      一瞬间,他茫然了。
      原来,他所坚持的,不惜牺牲生命维护的,却只是一场空。
      家国之思,江山之痛,却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他无论如何挣扎,都不会醒来的恶梦。
      原来,那破碎飘摇的河山,那腐败孱弱的军旅,那危如悬卵的城池,都与他无关,他手中的,本应是十万铁甲峥嵘的将士,万丈饮马黄河的豪情,还有那一统中原的皇命。
      然而,这些真的属于他么?
      他回头望去,远处山峦起伏,似极了武当山上那终年不散的云霞,那曾一人练剑山中,与草木鸟兽为伴的日子,似在眼前,却又似越飘越远。
      前方,晨风猎猎,战旗翻飞,十万金军跪倒,垂首以待。
      金国皇威素著,他们既然跪倒,承认了独孤剑的地位,那他们的生命祸福,就全都系于独孤剑一身,生死一之。而独孤剑却无法承担起这一切。宋人?还是金人?他痛苦地皱起眉头,仰望青天。
      天上风云裂卷,却没有答案!
      黑衣人咯咯大笑道:“很难抉择,是不是?要不要我帮你?放下手中的金尊神令,这一切就与你无关了,而你的痛苦也将消失。”
      他手里捧着一面小小的杏黄旗,大笑道:“像你这样山野中长成的村夫,是无法膺此重任的。我便是奉了四皇子的命令,来收缴你手中的神金尊神令!四皇子已集齐三枚,只差你这一枚了。就请你在四皇子亲手交付给我的阵法中,想清楚你的宿命吧!”
      他用力一挥,连绵的战云翻涌而上,万千凄惨的幻影立时将独孤剑笼罩住,地狱变相隐然闪现。不过这次出现的并不是沙场那悲壮的惨况,而是城破之后,万千生灵遭受荼毒的人间惨剧。烈火熊熊怒烧着,将粗大的火舌舔在他身上,他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亲人被杀,家园被毁,生机尽灭的痛楚。这痛楚被放大了千千万万倍,针一般生生刺在他的心上。独孤剑忍不住惨号着,想要奋起一切力气,将这些火舌扑灭。
      但无论他怎么努力,这些火舌却越烧越猛,轰然怒发,转变为炽天裂云的战云,将整个天地都笼扩在其中。山川变为通红的火焰山,河流中溢流的都是猩红的岩浆。人们在火的世界中挣扎沐浴着,渐渐被烧成焦炭,撕心裂肺的惨叫混合在火焰的轰烧中,世界一片颓废。
      独孤剑颤栗着,他弯曲着腰,整个心神都被这惨烈的一幕震慑住。而飞红笑、完颜粘罕、十万金军只能看见他承受痛苦,却都不知道这痛苦的原因——因为这一切幻像只为独孤剑而发,旁人无从得见。
      黑衣人的厉笑在幻空中轻轻传来:“放弃金尊神令,你的痛苦就会止息!”
      放弃么?独孤剑隐约地觉得,放掉手中拿着的这块玉牌,他就会再度成为那个武当山中无忧无虑的少年,想要游侠江湖就游侠江湖,想要尽忠报国就尽忠报国,无论他想效忠金国还是宋国都可以。
      那么,他是否该放掉呢?
      他的眼前闪现出虎子与王老爹的面容,这面容忽然与他方才感受到的火焰幻境重叠,独孤剑身子猛然一震。苍生都在战火中挣扎、呻吟,他为何还这么在乎自己的痛苦?
      虎子,王老爹,郢城的百姓,洞庭周围的人们,只要他放弃神令,这些人就一定会陷入火焰地狱中,永久地被炼成焦炭。
      不仅如此,金国的大地上,也一样有着无数的虎子,无数的王老爹,无数的降龙,无数的伍清薇。他们一样不必受这些痛苦的。
      独孤剑惨然笑了笑,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他必须手握着金尊神令,他必须对抗自己的国家。
      因为他要守护的,是黎民,是苍生。
      无论宋廷还是金国,黎民就是黎民。这些无力为自己的安危争取的人,就是他要守护的。
      他的手握紧了金尊神令,他的心中已有了决断。这决断,使他不再恐惧战云中的种种地狱变相,他望向它们,真诚地祝祷着:请安息吧,我一定会尽我的力量,守住这一方土地!
      他挥起金尊神令,割破手腕,将热血洒向汹涌的战云。
      鲜血汩汩流出,迸洒在战云中。他的信念也随着血液一齐流出。缓缓地,暗乌色的战云被他的鲜血染成赤红,凝绕在独孤剑身周,齐声发出了悲啸。
      战云中隐藏的种种枉死的影子,在独孤剑血液浸渍下,变得越来越淡。它们脸上的凶狂暴戾之气渐渐消失,因为它们知道,他们的死,必然不会白费,有人会将他们的信念继承下去。
      所以它们的心已安。
      黑衣人的脸色越变越讶,他无法理解所看到的变化,他也绝不相信,他无比钦服的四皇子的阵法,竟然被独孤剑的鲜血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