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君山战云

  •   清光微散在湖面上,杨幺带着水寨五万水军,在水寨之前整齐列阵。他在等待,等待着独孤剑的回信。
      黎明前的黑暗最是难熬,湖面空阔,什么都看不见。看不见独孤剑的身影,也看不到早就约好的旗帜暗号。
      五万水军都在静默地等待着,等待那属于他们的命运。天上的清光越来越亮,逼人的沉寂感压住众人,将每一分紧张与忐忑都压得呼之欲出。
      等待他们的,是报效国家,还是惨遭剿灭,没有人知道。他们只能等。
      等待黎明。
      突然,湖面上远远驶来了一列大船,迎风飘扬的,是一面巨大的旌旗,上面绣了个“岳”字。大船也沉默着,缓缓前行,隐隐可见甲板上雪亮的刀光。
      那是几十艘大船,跟在后面还有无数的小艇,战力虽远小于洞庭水寨。但想到岳家军的种种勇悍,水寨中人干涩的喉头都有些发苦。他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些大船,心中满怀未知的惊恐。
      雨丝飘了下来,打在湖面上,一样寂静无言。天色却越来越亮。
      突然,有人大叫道:“我看见了!看见了!”
      众人一齐仰头,顺着他激动而颤抖的手望去,就见君山之巅,飘扬着一面旗子。那正是独孤剑与金先生、杨幺约好的旗帜,在凌晨的清光中,显得那么鲜明。
      只是旗子的颜色却是蓝色的。
      洞庭水军立时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就连杨幺的脸色也变了。难道岳家军此来,终究还是不肯给水寨一点活路么?杨钦怒道:“我就知道那小子不可靠,兄弟们,咱们冲上去,杀他个落花流水!”
      水寨群豪轰然答应,纷纷驱动船只,擂鼓震天,嚎叫着冲了上去。洞庭水面忽然洪波涌起,将两军船只涌在了一处。水军都精熟水战,有的控船,有的自水下疾游而前,迅捷之极。官兵明显被攻了个措手不及,纷纷呼喝,每条船上的官兵迅速组成了小的作战队形,有守有攻,迎击水军。但水军实在太多,天上的清光才多了少许,就攻陷了两只大船。
      血,将洞庭湖面浸得通红。
      水军杀红了眼,大呼酣战,更多的水寨中人投入了战斗中。但岳家军战力果然剽悍,虽被攻了个措手不及,但迎挡攻击时井井有条,绝不慌乱。有些人竟不惜身死,为伙伴争取一分抗争的机会。而只要还有一口气,岳家军就绝不会退缩,有个士兵双足都被斩断,仍大呼冲上,抱着一位水军跌进了湖中。他的手扣得极紧,就算那名水军精通水性,此次落水只怕也再不能浮上来了。
      洞庭水军虽然都是迭经大战之人,但仍禁不住心惊,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勇悍的军队!
      一团团刀光剑影,在湖面上宛如伤残的花朵,惨烈的怒放着,鲜血淋漓而出,就要将八百里洞庭都染成一片修罗地狱。
      震天的号角声响起,岳家军顶住了水军第一波攻击,用烟火通知后面的军队。于是,战鼓轰嗵响起,无数大船从对面急速驶来,纷纷加入了战团中。杨幺再也端坐不住,指挥着手下的亲兵团参与了战争。
      唯一不动的只有金先生,慢慢地,他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
      洞庭绝不能与宋廷联合,江淮以南,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都将是他的囊中之物,决不容任何人染指。
      
      战鼓一起,独孤剑的脸色立即变了。他与飞红笑才走到君山山腰,就听到了这仿佛撼天动地的战鼓声,而他,也闻到了刺鼻的血腥之气!
      独孤剑冲上了一块大石,正好望见那正惨烈作战的湖面。他一时无法理解,为何局面会转变成这样。他转过头去,望向山顶,一声凄厉的呼声从他嘴中发出——他赫然见到,朦朦细雨中,他插上的那柄旗子,已变成了蓝色!
      他仓惶伸手,拿出了另一面旗子,这面棋子是蓝色的,他方才插落的是白色旗子,这决不会有错,但为何片刻之后,白色旗子竟就变成蓝色了呢?
      独孤剑想不通,他转身向洞庭冲去,他要阻止这一切,他决不能让这错误的杀戮进行下去!
      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个人影,飞红笑望着他,脸上显出了复杂的神情。她凝视着独孤剑,仿佛看着一个陌生的路人。
      独孤剑忍不住顿住了脚步,轻轻的,飞红笑道:“你不要去了。”
      独孤剑道:“为什么?这全是由于我的失误造成的,我一定要阻止这场战争!”
      飞红笑惨然摇头:“不是你的错误,这都是他的安排,你只不过是受其利用而已。只要有他在,洞庭就决不可能与岳家军联合的!”
      独孤剑动容道:“谁?他究竟为何要这样做?”
      飞红笑道:“你不要管这些了,他恨你入骨,你赶紧走吧。洞庭水寨已与岳家军开战,你对他已没有任何用处,他一见到你,必定会杀了你的!”
      独孤剑大叫道:“你一定要告诉我,究竟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飞红笑急道:“你不必知道这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独孤剑冷冷一笑道:“你不说,是因为你是他的同谋么?若不是,你又怎知道这些?”
      飞红笑的心在滴血,他们始终是敌人啊,但她顾不得这么多,她忧心如焚,只想赶紧催促着独孤剑离开。但独孤剑的神色是那么坚决,使她悲凉地意识到,她无法说服他。她的心在向下沉,因为她知道,洞庭大局已定后,那人必定会尽全力赶到这里来,来为他称霸天下驱除最后一个障碍。
      独孤剑猜的并不错,她是他的属下,所有人都是他的属下。但她不能眼看着独孤剑死,她决不能让独孤剑死!
      独孤剑喃喃道:“我一定要阻止这场战争,我一定要阻止!”
      他拔步向前,面前是飞红笑,这次,他决定,他再也不让这个女子阻止自己。
      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了过来,那声音很温和,仿佛是在劝阻犯错的亲人一般:“你为什么不听她的呢?我来了之后,你真的就走不了了!”
      独孤剑猝然回首,他实在想不到,眼前的竟然是金先生!
      他惊讶,震惊。但他随即就已明白。
      金先生为什么将他从王嵩与钟子义的魔掌下救出!
      金先生为什么要带着他去说服杨幺及水寨群豪!
      金先生为什么要跟他们相约以旌旗为暗号!
      显然,那旌旗已被他动了手脚,无论独孤剑挂上的是什么旗帜,最后一定都会是蓝旗。飞红笑说的没错,有金先生在,洞庭就决不可能与岳家军联合。
      这金先生又是谁?他花了如许精力,费了这么多时间,潜入洞庭内部,取得群豪的信任,终于一举粉碎了宋廷对洞庭的招安。心机如此深沉,他究竟是谁?
      金先生微笑着,他显然从眸子中的变化看出了独孤剑的心思。他淡淡道:“我乃金国四皇子,宗弼。”
      他张开双手,仿佛要将洞庭与君山全都覆盖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这个江山,注定要是我的。”
      他的目光深深凝注在独孤剑身上:“所以,我决不能让你将它送给宋廷。而且,我要践帝位,必须要杀了你。”
      他的双手落下,萧然道:“你可知道,九韶阵法的奥妙?”
      随着他的动作,凝结在洞庭上空的阴云仿佛被一股奇特的力量牵引着,轰然向这边移了过来。金先生傲然道:“这不是普通的阴云,此乃战云,是战死者不甘之意与杀戮者狂暴之气凝聚而成。能将战云布成阵法了,除了诸葛武侯,也只有我一人而已!”
      他的手结成一个个繁复的手印,而那战云就随着他的手势急遽地变化着,奔马般窜了过来,轰然将整座君山都覆盖住。恍惚之中,万千染血的幻影在被笼住的黑暗中渐渐清晰。仿佛他们都是战死者不甘心的魂魄,却被金先生用秘法从幽冥地狱中重造了出来。
      金先生凝视着飞红笑:“你是要跟他一起死,还是随我走?”
      飞红笑没有回答,她的脚步也没有移动,金先生慢慢点头,道:“我早该知道的,你们注定要死在一起。”
      他转身向外行去,悠然道:“只要阵云还在,这阵法就绝无破解,战争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而你们绝支撑不了那么久的!”
      随着他的脚步踏出,那些幻影猛然齐声啸叫了起来,他们手中模糊的兵刃猛然变得雪亮,齐齐向独孤剑扑了过来。
      飞红笑叫道:“不要上当,这些都是幻影!”
      独孤剑手刚抬起,闻言不由一震,而此时,一个血红的影子窜到了他的身前。那是个战死的宋兵,他的左手被人斩断,面目、胸前被砍得血肉模糊,巨大的痛楚蹂躏着他的肉体,他一面前行,一面极为惨烈地号叫着,血红的大刀向独孤剑当头砍了下来。
      独孤剑想到飞红笑的话,硬生生将宝剑收住,任由那一刀砍在身上。一股激烈的疼痛从他肩头迸发而出,他感受到自己的身躯似乎被这霸猛的一刀斩成两段,血肉横飞。但他的目光却看到,那大刀从他身体穿过,连衣服都没带起。感观与视觉的巨大分差让他错疑自己正处在两个世界的边缘,那痛苦是如此真实,仿佛要撕裂他的每一分神髓!
      金先生笑道:“就算是幻影又如何?你们仍要承受他们临死时所感受到的一切痛苦,直至神魂被炼成粉末。”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却以为,你的阵云绝无可能取得了他们的性命!”
      金先生猝然住步,战云凝成的幻象微微一乱,就见宸随云淡淡立在山水清光里,神态萧然,仿佛只是在欣赏君山幽雅的风物。
      金先生忍不住呼道:“你……你没被杀死么?”
      宸随云道:“区区道尸,还杀不死我。九韶之阵,也不是你才会用的!”
      他的双手也徐徐张开,洞庭上的乱云竟随着他的驱赶,向这边再度奔涌而来。不同的是,金先生所驱使的,乃是靠近洞庭一方的云朵,而宸随云所摄,却取自岳家军上方。两股云团在君山上轰然冲撞,宸随云冷冷道:“看看你的水军吧,他们还能抵挡得了几时?”
      
      黄诚大呼酣战,一铁锤将面前的一名宋兵砸得脑浆崩裂。但他发现,他居然被包围了。
      战前他的估计绝没有错,洞庭水寨约有五万人,而岳家军只有三万余人,以多制少的是洞庭水寨,绝不可能是岳家军。所以他才一路冲杀,全然没有半分顾忌。但现在,他却被包围了。黄诚惊骇之下,一时忘了再战,转目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他心中更惊。
      岳家军不知何时已分成了十六队,两队各约一万余人,而剩余的十四队统共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人。但这十四队却抗住了水寨四万余兵力,而一万余人的两大队,分别围住了水寨最小的两队。这两队各五千余人,正是黄诚与杨钦所率之队。就在黄诚注视观察的片刻,这两队人数大幅削减了一千。一千人,死在了岳家军强猛的攻击中。
      而那负责抗住水寨主力的十四队岳家军,却隐约结成了一个古怪的阵型,水寨军数度冲击,却也无法将之冲乱。黄诚心中掠起了一阵不安,在强大的岳家军面前,他发现了水寨军最致命的一点!
      那就是军纪的涣散。
      水寨军各为其主,黄诚的军队归黄诚统率,杨钦的军队归杨钦统率。虽然他们都服从杨幺的节制,但杨幺却无法直接指挥他们。因此,在势均力敌的战场上,这一弱点就全部暴露。岳家军采取的是分而围之的战略,这黄诚已看出,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对抗!
      黄诚看出了这一点,杨幺显然也看了出来,他的脸色变了。猛地,他下了命令:“出动车船!”
      车船便是上次俘获程昌禹的超级大船。水寨俘获之后,并没有销毁,反而在金先生的指点下,修缮一新,并迅速发现了车船的优点,在深广的湖面上,披挂铁甲的车船几乎是无敌的!这两艘巨大的车船被杨幺当成是反败为胜的秘密武器,而今,却已到了不得不出手的时机。
      因为,他知道,涣散而各自为战的水军,是万万挡不住战力剽悍、军纪严明的岳家军的。
      水寨大门轰然打开,两艘如洪荒巨兽般的车船,缓缓驶了出来。水寨兵都是一阵震天价的欢呼,勇悍的岳家军面上,也第一次出现了恐惧。他们本习于陆战,不善水战,凭着的不过是一腔悍勇与对统帅的信任。而今见到如此庞大的车船,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