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九幽归罔

  •   独孤剑身子一震,九幽归罔?单听这名字,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正派法术,伍清薇已重伤如此,岂堪再受折磨?他坚决挡在伍清薇面前,绝不能让清薇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宸随云淡淡道:“你最好听她的话。”
      独孤剑怒道:“她已重伤如此,你岂能再伤害她?”
      宸随云道:“你错了。九幽归罔乃是五行封魔阵的反用,汲取她的灵魂的同时,却可以守护她的生命。你若想救她,就该让她接受此术才是。否则,她只怕活不过今晚。”
      独孤剑身子一震,活不过今晚!他一时乱了分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宸随云叹息道:“没有了记忆的伍清薇,也许活着会更快乐一些。”
      他目注独孤剑:“你已经招降杨幺了么?”
      独孤剑点点头,将水寨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宸随云。宸随云点点头,道:“只要杨幺诚心归降,岳帅这边绝无任何问题。作为他帐下的第一幕僚,此事我做得了主。你还是赶紧通知杨幺,明日早间,岳帅便率领人马入水寨招安,命杨幺做好准备。”
      他摔出一物,道:“此乃岳帅的金令,你拿了去,便如岳帅亲临。明晨招安,你便是第一功。”
      独孤剑犹豫道:“可是清薇……”
      宸随云脸色渐沉:“你若想要她活,便不应该阻挡九幽归罔之术。”
      独孤剑低下头来,看着伍清薇。伍清薇脸上的黑气越来越重,死亡的羽翼正交互覆在她身上,将她残存的生机点点驱赶开。
      独孤剑心中天人交战,终于,缓缓退了开去。
      活着的伍清薇,比什么都好。
      
      宸随云挥了挥手,月华中忽然显出了几人,为首一人倩影翩然,鬓畔还斜插着一朵火红的杜鹃,正是五毒教副教主颜无柔。
      颜无柔脸色郑重,躬身将伍清薇接过,退了下去。
      宸随云望着伍清薇,轻轻叹息道:“你快些去吧,日将破晓,九幽归罔阵……也要在这阴阳交接之时,开启了。”
      独孤剑紧紧咬住嘴唇,他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断对不对,他只愿伍清薇能够活下去。他刚想上前,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只能与飞红笑相扶相携着,向山上走去。
      他将那面白旗插在山上最高处,与飞红笑无言面对,两人心情都极为沉重。旗子被风吹动,烈烈作响。月华渐收,天空乌云翻卷,大雨将至。独孤剑与飞红笑下山时,再度回头,只见那面白旗在暗夜中白得耀眼,想来再远一些,也可清晰见到。不由心下大定。
      宋廷招安洞庭之事,总可功行圆满,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清薇……独孤剑决定回去,他要亲眼看着九幽归罔术的施展,如果有丝毫异样,他就全力拯救伍清薇,就算与宸随云为敌也一样!
      
      宸随云神色郑重,站在亭外。亭边一共有五块大石,每块大石上都站了一个人,分别是颜无柔,任长风,五阎罗中的一位,杨再兴,以及一名鬼仙。时值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整个亭子都被浓稠的黑暗包围着,伸手不见五指。
      这五人,就站在这团黑暗中,似乎与黑暗已融为了一体,连呼吸出的,都是团团的黑影。他们都以一种诡秘的心法吐纳着,五张脸的颜色渐渐开始变化。
      颜无柔两手心向上,左手置右手上,右手中指打左手无名指,右手旋转,由左手食指外翻过,而其余七指伸直而成七宝骞林诀,意存救苦灭劫,脸色玉白,指向正中。
      任长风两手心相对,右手中指搬住左手无名指,左手中指搬住右手无名指,左手小指由二无名指内伸出,合掌,左手拇指食指及右手拇指食指小指向上伸直而成五品莲花决,意存香花供养,脸色金黄,指向正中。
      阎罗秦广两手心向上,右手叠于左手上,右手食指由左手无名中指外及食指小指内穿过,左手食指小指搬住右手食指,右手中指由左手无名指中指间由下向上露出。左手拇指抵住伸出的右手小指,右手无名指弯曲,拇指上顶而成雷祖印,意存召雷镇邪,脸色靛青,指向正中。
      鬼仙楚江左手在上,右手在下,两手背相对,右手的中指无名指上打在左手的中指无名指上,右手由左手的食指内上翻、旋转,右手的食指搬住左手的食指,左手的无名指搬住右手的无名指,左右手拇指弯曲上顶而成原始天尊翻天印,意存天意浩淼,脸色幽蓝,指向正中。
      杨再兴右手小指由右手无名指后弯过,两手心相对,右手无名指打于左手无名指上,搬动上翻,右手食指搬住左手食指,左手中指压住左手小指,左手拇指上顶中指而成太上诀,意存通神明道,脸色赤红,指向正中。
      正中黑暗的正中,正是伍清薇。她的呼吸已几乎停住,静静卧在石上,似乎灵魂已脱离了这个世界。颜无柔等五人手印法诀不住翻动,每翻一次,脸上神色就更浓一分。到后来五张脸几乎如五种金玉打就的一般,不似人类。
      颜无柔轻轻走到正中,纤手举起,在眉心处一划。她那宛如白玉般的额头上立即破开一道伤痕,从中流出的血也是洁白通透的,滴到了伍清薇的胸口上。
      伍清薇身上的乌色立即淡了一些,她那微弱的心跳声重又响了起来。颜无柔面无表情地退后,任长风上前,也是举指一划,额上金黄的血液滴下,与颜无柔玉白的血液交汇在一起。秦广、楚江、杨再兴依次走向前来,五种鲜血滴在伍清薇的胸口,却又汇合成鲜血的红色,慢慢渗入了伍清薇的体内。她身上深印的漆黑色便缓缓褪去,心跳也清晰而柔和起来。
      宸随云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一瞬不瞬地盯着伍清薇。
      十七年的刻骨相思,那一夕的一夜白头,是否就要在此刻得到尝还?
      月色似乎也变得朦胧,似极了多年以前的那个夜晚。
      
      突然,一人沉声道:“你们在对清薇做些什么?”
      宸随云眉峰轩了轩,就见降龙大踏步走了过来,禅杖在地上重重一顿,大声道:“快些放开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宸随云轻轻叹息一声,将檀香兽尾从肩上拂开:“你可知道,若是九幽归罔之阵此时结束,伍清薇的生命便不永于今夜。而若让阵法行完,她可长命百岁,失去的,只不过是记忆而已。”
      降龙哈哈大笑道:“只是记忆而已?你可知道记忆对一个人有多么珍贵?”
      他舞动禅杖,向宸随云逼了过来:“放手吧,你没有权力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清薇也决不愿意没有记忆地生活在这个世上!”
      宸随云看着他,道:“就算你救下她又如何?只有几个时辰的生命,难道值得珍惜么?”
      降龙眉宇中透着股坚定:“一定值得的,起码,她会是清薇,而不只是一个躯壳!”
      他再度踏上一步:“将清薇还给我。”
      宸随云银发如云一般扬起,身上的杀气一闪而灭,他微微冷笑:“那是不可能的。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
      降龙摇了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着,我希望清薇能看到,我的执着。”
      他狂吼一声,禅杖一舞而成漫天风云,向宸随云当头压下。宸随云缓缓叹了口气,他萧然的身影裹在这团杖风中,显得那么孤单。但漫天杖风却卷不起他一片衣角。宸随云手伸出,就仿佛一片落叶,轻轻搭在降龙禅杖上,降龙立时便觉禅杖宛如有千钧重,几乎挥舞不动。但他心意坚决,全身功力运出,推着那柄禅杖向宸随云撞了过去。
      即使以宸随云之能,也无法轻视降龙这份悍然。尤其,是他看到降龙眼角的那滴眼泪。
      是开始落雨了么?杖风卷起了重重雨滴,飞溅而出。降龙并没有看宸随云一眼,他的杖法全是攻,没有一点守。他的杖法中破绽百出,但他不在乎。他仿佛只是在燃烧自己,什么时候力尽了,心竭了,就死去——跟伍清薇一起死去。
      但他绝不容许自己懦弱,也不容许伍清薇失去记忆。那样的他,便不是他;那样的清薇,也不是清薇。
      所以,何不死去?就如凤凰,燃烧尽了,又何惜最华丽的羽翼,在烈焰中化为尘埃!
      降龙求的并不是胜,而是死。宸随云深深明白,所以,他无法击杀这样的降龙。他只是随意挥洒,将降龙的招数格挡开。
      他能够明白,降龙要的是什么。但他却不能给予,因为他必须要知道菂菡的下落,就算转世轮回后,他也一定要找到她!为此他不惜倾覆天下,手染热血。
      他淡淡叹道:“就算你再努力,也来不及了,因为,九幽之阵已到了最后一步!”
      降龙大吃一惊,抬头,就见颜无柔、任长风五人一齐将左手手心按在眉心上,然后同时出掌,向伍清薇击了下去。这一掌,经过阵势的摧发,将五人毕生的功力全都压榨出来,掌势才动,立即卷绕激发成一道猛恶的旋风,向伍清薇扑了过来!
      九幽归罔阵的精华,就是先补益入阵人的元气,然后用毁天灭地的大威力使入阵之人身陷恐惧的漩涡,在生死的边缘激动沉眠的记忆,看穿前生后世的因果。而此时,聚合了颜无柔五人毕生功力的这一击,就唤做“奈何回眸”。
      奈何之后,便是黄泉。奈何一顾之后,前生的记忆也就一洗而空。
      人到奈何,却是无可奈何。
      降龙狂呼道:“不!”
      他身子高高跃起,疯魔杖法悍然之意轰天彻地摧发出来,宛如一座杖山,向宸随云暴涌而至!
      他必须要打倒宸随云,冲散九幽阵,救出伍清薇!
      但什么样的武功可以打败宸随云?
      宸随云叹息着,他知道,就算降龙武功再高两倍,也无法伤到他分毫。只要他立在此处,降龙便绝无可能冲散九幽阵。他袖上缨络如飞云行空,瞬间已将禅杖死死缠住,他正要拂袖折断降龙的禅杖,免得打搅他看透因果。
      就在此时,奇变陡生!
      两道黑影飞插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伍清薇的身侧。宸随云脸色大变,他急忙撤身欲救,但双袖被降龙缠住,急切间哪里来得及?他眼中神光一寒,单掌骤然探出,咯嚓一声响,降龙禅杖折断,溅血飞出。宸随云身子凌空飞舞,向九幽阵中落去。
      他仍然晚了一步,颜无柔等人齐力发出的“奈何回眸”,轰然击在了那两道黑影身上!
      宸随云目眦欲裂,咬牙道:“玄梧!”
      黑衣人哈哈狂笑,得意之极,但他的笑声转瞬就被奈何回眸那无俦的威力吞没。黑衣人绝没有小看这五人的联手,但他仍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无法抵挡这股霸猛的狂涛!
      无边的恐惧滔天盖地地压了下来,黑衣人全身仿佛都被暴风充满,随时会被撕成碎片!他惊恐地大叫着,炼狱般的恐惧宛如一桶冰水,将他全身都淋得透湿。他极力挣扎,但满身武功似乎全都废去,无论如何无法摆脱这恐惧的侵袭,他耳边回荡着自己的惊呼,却宛如听到一个垂死人的厉嚎。
      黑衣人完全身陷绝望之中,大黑暗笼罩住了他的整个灵魂,渐渐让他窒息。
      突然,他仿佛濒死的溺水者,突然从空中抓住了什么东西。黑衣人大喜,拼尽全部力量抓住它,用力地将它抱在身边。他全部的生命,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在它之上,就算天地灭绝,也再不会放开!
      恐惧的暴风终于渐渐消失,黑衣人犹自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这时才发现,自己抱着的,是他倚为宝物的尸体——大颠。
      劲风压体,宸随云一掌当头击了下来。他期待已久的九幽归罔术被黑衣人搅黄,心中这份怒气当真无以复加,这一出手便再也不留任何余地,必要致黑衣人于死命!
      黑衣人大骇欲死,急忙双掌迎上,身子拼力后退,希图阻得宸随云少许,自己便有突围而出的机会。宸随云的武功绝非他所能抗,若不是他修炼道尸之心已到了无比狂热的地步,他绝不敢忤逆宸随云半分!
      宸随云这一掌合有天翻地覆之威力,比之龙八的大风云掌,杨幺的乾坤浩瀚功,更盛数筹。掌风才及体,黑衣人心胆已裂,他真真正正后悔自己太过鲁莽!
      但他的双掌才出,大颠的双掌忽也抬起,平平向宸随云击了出去。这双掌看似平凡,但一股阴风随掌着地卷起,竟吹得那五块大石轰鸣不已。
      巨响声中,与宸随云掌力接在一处,大颠身形竟岿然不动!
      黑衣人愕然呆住,宸随云也是微微一怔。黑衣人尖锐的笑声突地铺天盖地卷了出去:“我练成了,我终于练成了!”
      他狂笑着,一跃而起。头撞在亭子上,却全然不觉。他一把抱住大颠,狂笑道:“我终于找到属于我的锤子了,就是这九幽归罔阵!我练成道尸了,从此,我将再不怕任何人,我要将你们全杀死!”
      他一声厉啸,大颠的双目颜色忽变,眼睛漆黑幽深,就宛如浩瀚的夜色一般,而瞳仁金光灿烂,却又如天狼妖星。随着黑衣人厉声长笑,大颠猛扑了出去!
      东方撕开一个小小的缺口,黎明,开始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