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寂灭轮回

  •   那黑色波纹宛如狞恶的虫子,密密麻麻地附在独孤剑的长剑上。独孤剑就觉剑沉万钧,竟然连抬都抬不起来了。他大吃一惊,急忙想换招,黑衣人冷笑不绝,手指连弹数下,那黑色波纹就宛如活物般从剑尖向剑柄游了过去。黑纹所及之处,精光闪烁的剑锋立时变得黯淡无光。独孤剑惊异更重,他情知黑衣人所施之毒极为霸道,只要沾得一点,就会万劫不复。他心念转得极快,大喝一声,用尽力气将长剑向黑衣人掷去,同时身子闪电般后退。
      黑衣人笑道:“反应不错。”他随手一捞,双刀之间仿佛有股极为粘稠的吸力一般,长剑去势顿缓,歪歪斜斜地飞到他手中。黑衣人冷笑不绝,随手一扭,秋水剑竟被他扭成一段乌黑的废铁,丢在了地上。黑衣人的目中冷光暴射:“你还有几柄剑可弃?”
      他身子微微一晃,独孤剑眼一花,黑衣人仿佛变成了三四个,一齐扑了过来。这手功夫邪异之极,独孤剑全然不知该如何招架,只好凝聚全身功力,一掌击了出去。黑衣人的身影突然全部消失,他那阴冷的声音却从独孤剑身后传了出来:“你还不出来,以为我当真杀不了他么?”
      一股掌风轰然塌下,将独孤剑笼罩其中。黑衣人身受暗狱曼荼罗之毒后,功力更上一层楼,便远远非独孤剑所及。几招之下,竟已被黑衣人打得全无还手之力。
      突然一人清声道:“放了他们。”
      黑衣人双眉一轩,身子倏然一滑,电光石火之际,让开了独孤剑的攻击。他身子一动不动,双刀垂下,就如从未出手过一般,双目注视着独孤剑的身后。
      飞红笑脸色苍白,正站在亭子中间。
      慢慢地,黑衣人笑了:“妹妹,你为什么要怕我呢?难道你不想看着我天下无敌?”
      飞红笑不答,道:“放他们二人走,我跟你去见老头子!”
      黑衣人一怔,随即狂笑起来:“果然不愧是我的亲妹妹,只有你才懂我的心思!老头子最疼的就是你,若是拿你来跟他交换,他一定会将通天道尸的修炼方法告诉我的。”
      飞红笑冷笑道:“若你想的是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你永远修不成通天道尸!”
      黑衣人脸色一变,道:“你懂什么!老头子既然能修成通天道尸,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我哪里不如他了?”
      飞红笑淡淡道:“哥哥,也许你并不知道,你见到的《通天秘笈》,只不过是上部,而我读过全本。”
      黑衣人一愕,随即喜道:“快!快些将全本默给我!”他狂笑了起来:“如果有了全本《通天秘笈》,我何须再去求老头子?”他喜不自胜,连忙又退开几步,道:“只要你将《通天秘笈》给我,我绝不伤他们一根毫毛!”
      飞红笑摇头道:“没用的!我说过,就算你得到了全本的《通天秘笈》,你也绝不可能修炼成道尸。死心了吧,我的哥哥。”
      黑衣人咆哮道:“不!绝不可能!你是在逼我出手么?”
      他身上的黑衣突然无风自鼓了起来,他的双眉渐渐竖起,脸色沉得一如这湖上的夜水:“那我就先将你打个半死,然后再拿你去向老头子换修炼的方法!”
      他的身形幻成了一道黑色的闪电,迎着淡淡的月华,向飞红笑飙射而去。他那尖锐的声音直刺进伍清薇的心底:“若是杀了你,有人会很高兴的!”
      伍清薇忽然明白,为什么黑衣人答应她,可以实现她的心愿。只要飞红笑死了,独孤剑自然会回到她的身边。但是,这是她要的结局么?伍清薇突然冲动起来,尖声道:“不!不要杀她!”
      黑衣人尖笑道:“那就不是你能决定的了!”
      他一飞冲天,跃到了飞红笑身边,双刀旋开,卷起一股乌黯的狂风:“中了暗狱曼荼罗之毒,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飞红笑踉跄后退,显然,她也绝不敢沾上暗狱曼荼罗之毒!她的身影退得快,但黑衣人的追击却更快!伍清薇眼泪流了下来:“独孤大哥,你一定要救她!”
      她深深陷入对自己的自责中,若不是她相信了黑衣人的话,又怎会有眼前这个局面?原来她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啊,为了自己的幸福,竟要杀掉另一个女人!她很想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黑衣人的魔掌,但她穴道被点,却连一动都动不了,只能哭声哀求着。
      独孤剑心中更是忧急,他运起全身的力量,却仍然追不上黑衣人的身影。风吹起,却仿佛卷动着飞红笑的容颜,将一个惨淡的笑容送到独孤剑面前。那是诀别的的笑容,仿佛对独孤剑诉说着万种柔情。独孤剑的心痛了起来,因为他赫然发现,飞红笑的笑容中有死的觉悟。他大呼道:“不要!”
      飞红笑长袖飞了出来,击在伍清薇的身上,她长声道:“你们快些走吧!”
      笑声响起,她向黑衣人冲去,那是为了给独孤剑与伍清薇争取一些活命的机会。黑衣人满心都洋溢着练成道尸的狂热,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也必定杀无赦!飞红笑,本就是他的第三重诱饵,他要钓的最终目标,是老头子,是修炼道尸的方法。
      但独孤剑与伍清薇又怎忍离去!飞红笑的长袖一击,将伍清薇的穴道解开。伍清薇悲声道:“独孤大哥,我们一起联手,杀了这个恶魔!”
      独孤剑朗声道:“清薇,你快些逃出去寻救兵,这里有我顶着!”
      他夺过伍清薇手中的宝剑,向黑衣人冲了过去。他不能看着飞红笑死在自己面前!
      伍清薇呆住了,独孤大哥,难道你只愿与这个女子死在一处么?在你的心中,终究没有我的位置么?清泪慢慢划过她的脸颊,伍清薇忽然觉得这世界是如此空旷,甚至见不到一个人,只有她自己,站在荒凉的湖波上。
      然后她展开了轻功,峨嵋派独步天下的流水诀。清泪也如流水般滑下她的脸,跌碎在风中,于是,连晨风都禁不住随之哭泣。
      伍清薇的身影化作一道蓝光,快到不可思议,然后,重重撞在了黑衣人的双刀上。双刀破体而入,暗狱曼荼罗之毒立即疯狂地涌入她的身体,伍清薇就觉眼前一花,无数的暗色花纹在她眼前绽放开,直至将她的世界完全覆灭。她挣扎着抓住黑衣人的手腕,大叫道:“独孤大哥,你们快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三人都措手不及,飞红笑的身子仍在飞退,黑衣人的脚步疾追,而独孤剑的长剑刚刚递到胸前,整个大地却陷入了静寂中。死一般的静寂。独孤剑大张着口,甚至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伍清薇紧紧扣住黑衣人的手腕,或许,这样可以赎回自己自私的罪吧?独孤大哥日后名震天下,也偶尔会想起这个任性而自私的小师妹吧?于是,她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黑衣人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滔天的笑声:“好!实在太好了,你知道么,我最喜欢杀的,就是高尚的人。每次杀着都是如此的快意啊!”
      他狂笑着,激烈的真气冲进伍清薇身体里,仿佛随时要将她的身体化为尘埃。黑衣人一瞬不瞬地盯着伍清薇的每一份痛苦,脸上的神色越来越狂烈。独孤剑发出一声惨叫,冲向了黑衣人的双刀。
      黑衣人一刀掣出,长空黑血飞溅,向独孤剑冲去。独孤剑不避不闪,一剑直刺了进去。
      这一剑,他拼尽了全部的力量。他无法容忍这样一个恶魔在肆虐!这一剑,他赌上了自己的生命!黑衣人的瞳孔骤然收缩,他厉啸一声,身子倏然后退。
      点点鲜血从他胸口溅出,这一剑,在他身上划出了一道极深的伤口。黑衣人怒发如狂,大吼道:“我要杀了你!”
      他猛地抓住伍清薇的手,双手聚劲,就要将她撕成碎片。但突然之间,他手上一空,已失去了伍清薇的踪影。
      他骇然抬头,就见银光如水,宸随云飘然站在他身前,双手中抱着的,正是伍清薇。
      黑衣人怒道:“给我!”
      宸随云不去理他,静静地抱着伍清薇,皱眉道:“为什么?为什么每当你受了伤,我的心就会如此痛?”
      他抬起头,仰望无边的夜色,缓缓道:“难道你真的是菂菡的使者,带着她轮回的指引么?”
      伍清薇满面黑气,已晕了过去,不能听见,也不能回答。月光倾泄在宸随云身上,几乎将他照得透明。他缓缓抬头,满身缨络在月光下狂舞,似乎要织成一枚蚕茧,将伍清薇守护其中。
      黑衣人咆哮道:“再不给我,我连你也杀了!”
      宸随云抬起的眸子照在他脸上,黑衣人就突地一窒。他霍然回想起来,宸随云那如神魔一般的武功!他的心不由得一紧,面前猛地升起了一股景天滔地的杀气,冷森森地逼了过来。
      黑衣人忍不住一声大叫,那杀气从他张开的口中轰然穿入,瞬间达到他的心房。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是如此脆弱,在杀气冲荡下,似乎马上就要碎裂!他连惊叫都停不下来,忍不住一退,再退!
      宸随云眼眸缓缓收回,杀气忽然就消失了。黑衣人这才从地狱般的杀劫中惊醒,面上冷汗直流!
      他再也不敢停留,转身仓惶遁走。但那惊恐深深烙在他的心上,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道尸,只要我练成了通天道尸,就不必再如此害怕了吧?黑衣人几乎咬碎钢牙,他一定要修成道尸!
      但他的锤子又在何方?
      
      独孤剑颤抖着从宸随云手中接过伍清薇。暗狱曼荼罗之毒几乎摧残了她所有的生机,她就如将要凋谢的玫瑰,大股鲜血从她身上流出,在夜风中化为黑暗的尘埃。
      独孤剑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一直以来,他都想将风雨遮住,抗住一切的苦难,让伍清薇可以自在地活着,不想让她也承受着乱世的艰辛。但她最终仍摆不脱命运的碾压,直至垂死。如果可能,独孤剑宁愿自己身受这痛苦,而让伍清薇可以活泼地生活着。
      这一切都已不可能。
      伍清薇强睁开眼,看到独孤剑的泪眼,她强笑道:“独……独孤大哥,不要为我哭,我很开心,我本也帮不上什么忙的,只会添乱……”
      独孤剑叫道:“不……不!我们三人联手行走江湖,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清薇,你不要死!”
      伍清薇苦笑了笑,道:“独孤大哥,我能不能跟红姐姐说两句话?”
      独孤剑有些犹豫,因为他已看出,伍清薇并没有太多时间了。但他不忍拂逆她,转目注视飞红笑。飞红笑的心情也极为复杂,她扶住了伍清薇。伍清薇对独孤剑道:“独孤大哥,请你走开几步。”
      独孤剑擦了擦眼睛,点头走了开去。
      伍清薇看着飞红笑,低声道:“其实……我羡慕你,我真的很羡慕你啊!”
      飞红笑怔了怔,随即明白了她的话意。一阵难言的苦涩泛上了飞红笑的心头,她酸楚地道:“其实以后你就会发现,我是最不值得羡慕的!”
      伍清薇道:“但我却没有以后了。红姐姐,你帮我照顾独孤大哥,好不好?”
      她从怀中摸出一物,交到飞红笑的手中,道:“独孤大哥是个好人,他见我的玉佩摔碎了,就将这给了我。红姐姐,其实这玉牌本该给你的!”
      那玉牌入手冰凉,通体青色,浮雕了一只举头啸月的青狼。飞红笑的身子不由一震,她握着这玉牌,不由呆了。伍清薇身子一阵颤抖,几乎晕过去。她强自支撑着,道:“红姐姐,你答不答应我?”
      飞红笑看着她。难言的苦涩再度泛上心头。她知道这玉牌是什么,其实无论独孤剑还是飞红笑,都是命运的玩物,都不值得羡慕,这玉牌就是证据。只不过,伍清薇不知道罢了!
      不知道,或者也是一种幸福。其实飞红笑心中,倒一直有些羡慕伍清薇,那样无忧无虑,那样随心所欲。
      她涩然点头,道:“我答应你!”
      伍清薇满意一笑,她的劲力几乎用尽,但她仍挣扎着望向宸随云,道:“我答应过你的,现在,趁我还有最后一口气,施展九幽归罔之术,取出你要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