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双旗日月

  •   他已死去。
      但他的身躯却屹立不倒,眼中仍然充满了狂烈的豪情,那是他用生命铸就的壮志,是对一生慷慨的最后镌写。
      杨幺虎目含泪,缓缓拜了下去。他声音低沉但坚定地道:“既然龙兄弟可以死,我们为何不能死?还有谁信不过这位小兄弟?”
      黄诚杨钦尽皆默默。钟子义寡恩薄义,在水寨中本就得不到多少人心。在这些大事上,他们习惯了听杨幺的,此时见杨幺拜下去,尽皆跟着拜了下去,齐声道:“我们都信了!”
      金先生缓缓从袖中拿出两杆旗,交在独孤剑手中。双旗一白一蓝,金先生道:“宋廷虽有招安之心,但岳家军此来剿匪,未知心意如何。你带这两面旗去,若是岳家军肯接纳我们,则挂白旗,白为降,我军便不抗而降。若是岳飞执意不肯纳降,一定要戮灭我们,那就挂蓝旗,蓝为水,咱们水军就与他们决一死战。另外你须快些,据我所知,明日早间,岳家军就要进攻水寨了。”
      独孤剑点点头,将双旗珍而重之地收在怀里。龙八之死让他心中满是悲壮,而这双旗又让他深感责任之重大。他一定不负龙八的生死相托!
      金先生抬头看着那轮明月,月旁结了好大的一个月晕,将一轮明月趁得如此寂寞,孤荦荦地悬在天际上。金先生悠然叹道:“日晕风,月晕雨,只怕明天会有大雨……”
      他低头对独孤剑道:“此去艰难,我先将你的两位同伴放了,也好助你一臂之力。”说着,飘然向外走去。
      独孤剑望着龙八的遗体,悲从中来,忍不住想伏尸大哭。杨幺叹道:“人死不能复生,独孤兄弟,只盼你能完成龙兄弟的遗愿,让他不致白死。”
      独孤剑点了点头,深深望了龙八一眼,毅然转头随金先生行去。
      月华冷落,天地如此寂寞。
      两人都是无言,在水寨中转来转去,金先生忽然发出一声轻咦,止住了脚步。独孤剑道:“先生怎不前行?”
      金先生目注在一扇开着的门前,沉声道:“他们二人已被人救走了!”
      
      伍清薇盯着宸随云,叹了口气,道:“你又救了我。”
      宸随云笑道:“你似乎不愿意我来救你。”
      伍清薇又是轻轻叹了口气,宸随云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道:“你放心,你的独孤大哥已被人救走,此时安好无恙。”
      伍清薇的心事被他说中,不由面上一红,道:“人家才没想独孤大哥,我在想降龙大哥怎样了?”
      宸随云道:“那也不须记挂,我方才随手也将他救了出来。我救你,你也不须感激于我。我说过要答应你三件事,此次就算是第二件吧。什么时候完成了三件,便是了我心愿之时。”
      伍清薇眨了眨眼睛,心中不禁有些好奇:“你有什么心愿了不了呢?你这么厉害!对了,你说要用九幽归罔之术,通过我取得什么秘密,究竟是什么秘密呢,让你这样的人也如此在乎?”
      宸随云的脸色也有些怅然,他的手轻轻从檀香兽身上抚过,淡淡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为何就不能对世事在乎?”
      伍清薇笑道:“我觉得你武功、手段都极高明,黑衣人那么厉害,见了你都吓得抱头鼠窜。世上什么事都难不倒你,也没有你不知道的。像你这样的人,也有在乎的么?”
      宸随云仰起头,是啊,如果他想,他可以有世间最强的武功,最高的权力。他能统御纵横天下的军队,也能破解千古莫解的秘密,他风华绝代,富可敌国,视天下如蝼蚁,像他这样的人,也有介怀的么?
      恍惚之中,他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张清丽而顽皮的脸,在对着他柔柔道:“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如何想念我?”
      菂菡,你死后,我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再找到你。
      十七年前,你死于战火,当我赶到的时候,那间你亲手垒起的小院,已经只剩下一片焦壁残垣。我疯狂地四处寻找,最终在屋后那口小井里发现了你冰凉的身体。为了免受敌军欺侮,你投身清泉,将我独自留在了苍茫的世间。
      一过就是整整十七年。
      那天,我跪在你坟前,以心血为誓:来生再不让你生在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我要给你一个安定的国家,一处和平的家园,一间只属于我们两人的院子。
      后来,我找到大觉上人,他说你已经转世,但却推算不出来你转生何处。他只告诉我,若想让宋国延续,若想让战火平息,只有令岳飞不死。
      为了给你的那个承诺,我必须改变的,是天下的命运;我必须保护的,是万里的疆土。我知道抗逆天命有什么结果,但我还是集齐了五大门派,炼制五行封魔阵,将岳飞保护安稳。我还杀尽天下修习了血魔搜魂术的高手,那只因我想再见到你。
      菂菡,我一定要再见到你。因为你活着时,我从未体会到你的情意,只有在你死后,我坐在那间残破的小院里,才明白,你每一个看似顽皮的举止,都是那么深情。
      菂菡,前生,是我负你。
      今生,我不惜手染鲜血,垒就十二因缘,让大觉上人突破涅槃之境,看透现世与常世的未来。菂菡,我不能再等十七年,等你成长成前生的样子,我要现在就见到你,哪怕你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我也要留你在身边,保护你,看着你,一天天等你长大。你知道么,十七年来,为了这个愿望,师父、世人、天下,全都与我为敌,但菂菡,我无悔。
      我可以助岳飞平定金国,我也可以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我也可以修我从不相信的福缘善因,只要能见到你,我甚至可以祈求诸天神佛。菂菡,但我用尽办法,仍无法窥破这已断折了的因缘。菂菡、菂菡,我仍无法见到你么?
      
      宸随云看着伍清薇,檀香兽尾映衬下,那绝美的容颜似乎也透出几分沧桑。恍惚之间,他似乎看到那袭绿衣在他眼前晃动着,那时,她娇靥如花,抬头对他道:“说,你有没有一点点爱我,只有一点点也不行?”
      他忍不住喃喃道:“菂菡!”
      伍清薇道:“菂菡?那是谁?”
      宸随云猛然惊醒,漫天幻象立即在他眼前残褪,梦中之景完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冰冷的现世。缓缓地,他深吸了一口气,是的,这是不属于他的现世。
      伍清薇若有所思地道:“哦,我知道了,那就是你在乎的,是不是?”
      宸随云没有做答,他根本不愿回答伍清薇的话,因为这世上已没人配称呼菂菡的名字。她爱这个世界,甚至不忍伤害一花一草,但这个世界却不能给她一个稍微长一点的生命,哪怕只有十七岁。
      伍清薇见他不答,脸上显出索然之意,怅然道:“人人都有记挂的人,就我没有。”
      宸随云心里动了动,道:“你不是也记挂着你的独孤大哥么?”
      伍清薇愤愤道:“他一定又去找那个飞红笑了,我才不记挂他呢!”
      宸随云忽然想起了菂菡,菂菡当初也是这么念着他的吧?他忍不住道:“但你还是记挂着他,不是么?”
      伍清薇张了张口,脸上忽然闪过一阵喜意,道:“你说过要满足我三个愿望的,现在只剩了最后一个,你一定要满足我!”
      宸随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无上的权力还是敌国的富贵,还是高绝天下的武功?”
      权力、富贵?伍清薇从未想过,武功,那曾经是她无比向往的,但现在不是了。
      伍清薇笑着摇头,朗声道:“这一切我都不想要,我只要独孤大哥喜欢我!”
      喜欢么?宸随云脸上慢慢泛起了一丝苦笑,只有这个不行,因为这正是他在倾一生之力而追求的,又怎能施与别人呢?他缓缓摇了摇头。
      伍清薇满脸都是失望,忍不住怒道:“你不是说你无所不能么?怎会连这件事都做不到?你……你骗我”
      她掩住面,哭着奔了出去。
      宸随云并没有拦她,他也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就算权倾天下,富可敌国,又奈一个情字何?
      
      伍清薇在湖边狂奔,她的啜泣声撕破了暗暗长夜,连月色都禁不住这份悲伤,隐没在浮云中去了。
      大地一片灰暗,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双精亮的眸子。一个尖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想要独孤剑喜欢你?我可以帮你!”
      黑衣人?伍清薇心中泛起一阵惊恐,她的腰间忽然挨了重重一指,就此昏了过去。
      在她残存的意识里,她忍不住想,黑衣人真的可以帮她么?
      
      独孤剑正自己划着小舟,向洞庭的另一边行去。龙八的死让他深感自身责任的重大,他暗暗发誓,一定要促进岳家军与洞庭水寨的联合,绝不让龙八白白死去。
      他没有留意到远远江面上,一个黑色的影子正在仔细地盯着他。
      黑衣人对伍清薇道:“看到独孤剑背上的小包没有?你将那个小包夺过来给我,我保证让他会喜欢你!”
      伍清薇有些不信:“那包里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她是不应该相信,连宸随云都做不到的事,黑衣人又凭什么能做到?但黑衣人的笑容中有些让她心动的东西,他冷冷道:“你不须怀疑,我也不必骗你,拿那个包给我,你的心愿便能实现。”
      伍清薇犹豫着,他的确不必骗她的。她想来想去,决定一试。因为她实在不愿看到独孤剑与飞红笑在一起。每次看到她的心都好疼好疼。
      黑衣人见她并不反对,一掌击在她坐的船上,叫道:“去吧!”
      他此时有些疯魔,但功力却不减反增,这一掌拍出,伍清薇所乘的扁舟顿时箭般飙出,向独孤剑飞射而至。
      伍清薇呼道:“独孤大哥!”
      独孤剑一眼见到伍清薇,心中大喜,道:“清薇,你没有事就好!”他的欢喜由衷而发,看在伍清薇眼里,不由一暖。她看了一眼独孤剑,那小包被他紧紧捆在身上,显见此包对他极为重要。真的要将这只包抢走么?刹那间伍清薇不由得有些犹豫,抢走此包,独孤大哥是不是会难过?但若不如此,他就只会念着飞红笑,决不会多想她一点。伍清薇心绪盘旋,一时委决不下。
      独孤剑道:“降龙大哥呢?他不跟你在一起么?”
      伍清薇摇了摇头,独孤剑叹了口气,道:“我真愿意你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的,不出任何差错才好。”
      伍清薇话音有些酸涩,道:“就连你的敌人,你也不愿他们出事么?”
      独孤剑道:“每个人都不是坏人,如果能够不打打杀杀,是最好的。你还记得郢城的百姓么?若是没有这么多争杀,他们的日子也好过很多。”
      ——郢城百姓?你所关心的敌人,只怕只有一位吧?伍清薇心中升起一股愠怒,她轻轻道:“独孤大哥,你累了,我帮你背着包,好不好?”
      说着,伸手向背包拿去。独孤剑心中微微觉得有些不妥,但他对伍清薇极为信任,尤其此次劫后重见,不愿忤逆她,任由她将背包拿去,笑道:“这里面的物事非同小可,你可要小心了。”
      伍清薇点点头,伸手接过背包,她对黑衣人毕竟不太信任,与其交给他,不如留在自己身边,如果黑衣人骗她,那就再还给独孤大哥好了。就在她刚要将包裹捆在身上的瞬间,手上突然一空,就听湖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笑声,一条黑影迅猛之极地渡水而去!
      锐响刹那间布满整个湖面,黑衣人那特有的尖利笑声仿佛天魔夜号般冲激着九天十地:“太祖金牌,我拿走了!”
      独孤剑一声清啸,长剑立即出鞘,向黑影上砍了去!那黑影与他长剑一触,登时被砍了一截去,但剩余部分却缠住了伍清薇,黑衣人真气聚处,伍清薇一声惊呼,被这条黑影卷住,凌空向黑衣人飞去。
      黑衣人一指飞出,点住了伍清薇的穴道,朗声道:“失去太祖金牌,我看你要如何招安杨幺!”他身子倏然拔了起来,宛如一只极大的黑鸟,向岸上扑去。独孤剑心下焦灼,大喝一声,人剑幻为一体,光芒飙射中,闪电般向他追了下去。黑衣人长笑声不绝,身形掠空,独孤剑这一剑虽然凌厉,但却始终差了半寸,未能刺中他。两人一逃一追,转瞬就行出了四里余地。
      黑衣人的身形猝然顿住。
      独孤剑赫然发现,他们已回到了那个亭子,那个飞红笑盖着红盖头等他的亭子。黑衣人的眼中闪起一阵揶揄神色,显然,他是有意将独孤剑诱到此处的。
      一念及此,独孤剑不禁有些惊疑,长剑闪烁,将身子护住,一时不敢冒昧向前。
      黑衣人遍体黑衣狂舞,他凝视着伍清薇,慢慢道:“你知道么,你是我的第一重诱饵。”
      伍清薇被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听到黑衣人的话,不禁气怒交加,自己终究还是上了这个恶魔的当。
      黑衣人悠悠道:“但你放心,我所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他尖锐的笑声再度响起:“而你,是我的第二重诱饵,你的心愿是促成洞庭水寨与宋官兵的联合,我也可以答应你,一定会助你完成这个心愿。你可以放心去了。”
      独孤剑不太明白他所说何意,但见他双眸越来越亮,情知发难便在旦夕,一口真气逼住,不敢稍歇。
      黑衣人忽然朗声大笑道:“你再不出来,我就将你这情郎一掌杀了!”
      独孤剑与伍清薇都不明白黑衣人在说些什么。莫非他想修炼道尸想得走火入魔,已经进入独我幻想的幻境了么?两人面面相觑,黑衣人身形端凝不动,略等了片刻,又纵声长笑道:“我知道你定在此处,还是赶紧出来吧,否则我就要下杀手了!”
      伍清薇首先忍不住,叫道:“你要下什么杀手就赶紧下,鬼叫什么?”
      黑衣人笑道:“好!”
      他突然放开伍清薇,身子幻成一道漆黑的闪电,骤然向独孤剑射去。他的身影来的好快,恍惚之间,已突现在独孤剑面前!独孤剑大吃一惊,一剑刺了出去。黑衣人冷笑不绝,双刀挥舞,架在独孤剑长剑上。两人真气相触,暴起一阵诡异的黑色纹光,黑衣人尖锐的笑声破空而起:“教你尝尝暗狱曼荼罗毒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