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金刚涅槃

  •   龙八怒道:“你们想要舍利,那就来杀了我吧!”
      杨钦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们不向你出手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要杀你的另有其人!”
      他们齐齐退开一步,金光漫天,忽然就将整个湖面映满。
      大颠仿佛乘着万丈祥云的西天罗汉,从空而降。他的背后,是四位施展大乘菩提之境的师弟。罗汉阵威力施展到第二重,已经绝少抗手,此时一显身,众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大颠双目中的金光紧紧盯在龙八身上,他的四位师弟分列前后左右,为之护法。
      龙八浑身浴血,笑道:“好、好!我的性命,终归坏在你手上。”
      大颠冷笑道:“你是魔,我是佛,正邪不两立,终有今日一天的。”
      龙八的目光凛然回视,瞪在大颠脸上:“何为魔?何为佛?家国大业是佛,武林正气是佛!少林寺投降伪齐,早已不是佛了!”
      大颠怒道:“少林寺是不是佛,又岂是你所妄言的?方丈以毕生功力凝成舍利,希图救天下苍生的慈悲,你能感悟到么?”
      金光大盛,大颠凛然望着龙八,两股目光撞在一起,彼此都绝不退缩。一时夕阳余晖顿时黯了一层,然而满湖龙蛇窜动,跃出一阵耀眼金光——两人虽未出手,但虚空意念中的战斗,竟比掌击剑刺还要凶险!
      良久,龙八缓缓道:“我并不明白这慈悲何来。”
      他不再与大颠对视,缓缓盘膝坐下,平静地道:“我想你是坚信这慈悲的,否则也不会身涂金盏曼荼罗花。若这慈悲已可让你身入地狱,那就一掌打死我,取回传功舍利吧。”
      他双目闭上,竟完全不做抵抗。
      大颠身躯剧震,厉啸道:“龙八!就算没有今日之事,我也必将杀你的,你不要以为我会念旧留情!”
      龙八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的。自我与九音诀别之后,你就决心杀我。今日正是最好的机会……但你杀我时,一定要以天下慈悲之名。”
      他不再说话,被分水刺与亢天锤击得粉碎的双手盘在身前,鲜血将他的胸口染得殷红,脸上却显出了一片恬然,似乎面对的并不是死亡,而是阔别已久的故乡。
      大颠心中并没有太多的迷惑,因为他相信这慈悲。
      那是他的方丈在静室中坦然面对死亡的慈悲,是他们甘愿背负天下骂名,自嵩山而至洞庭的慈悲。那是整个江湖,乃至整个社稷的慈悲,他绝没有一丝怀疑。他跨出一步,满身金光全都凝聚在手掌上。这一掌轰下去,已带了小半金刚涅槃的威力,龙八纵使全力出手,也未必能挡得住!
      但这一掌却没法击下去。他可以面对血战到底的龙八,他也可以面对宛如天神不可战胜的龙八,但就是无法直面这个坦然求死的龙八。
      慈悲,真的要以这个人的死亡为带价么?
      大颠怒吼道:“站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跟我堂堂正正一决生死!”
      龙八淡淡微笑,并不做答。死,有什么可怕的呢?
      突听一个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师若是不忍下手,那就退下吧!”
      旌旗招展,钟子义得意的大笑声中,十几艘战舰包围过来,将湖面密密麻麻地围住了。独孤剑忍不住脸上变色,他游目四顾,赫然发现夕阳已只剩下最后一丝红影,如血的残霞沉沉压在湖面,与湖中黯淡的血花融为一体,再难分别。
      宋兵已几乎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剩下那巨船也被洞庭水军俘获,欢呼着驶向水寨中。所有的水军都围向这里,连向来龟缩在寨中不肯出来的钟子义,也端坐在最大的一艘战船上破浪驶来,那自然是胜券在握,再也没有任何变数了。
      龙八的眉头也蹙了起来,显然,他也感受到了周围那凌厉的杀气。他四顾左右,并没有望见杨幺,但每一位洞庭高手都在。就算他功力丝毫未损,也绝无可能在这么多人围攻下杀出去。他叹息一声,手指捏住了木盒。
      当此之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纵使捏碎舍利,也决不让它落在钟子义的手上,促进洞庭水寨与伪齐勾结。
      钟子义的笑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刺耳:“龙八,若是你将舍利献出来,我便放了你和这几位兄弟,若是你拼个鱼死网破,将舍利毁坏,你这几位兄弟就会落个千刀万剐,求死不能的下场,你可考虑清楚了!”
      龙八身子震了震,他可以死,但他能放任独孤剑三人死么?他知道独孤剑、降龙等人的潜力,假以时日,不难成大器,成就还在他与杨幺之上。这样的少年才俊,竟夭折于此地么?龙八心颤了颤。他可以为义而死,但独孤剑几人又何辜?
      他略一犹豫,大船已驶近。龙八心下忧急,却全无半点办法可想。洞庭诸人掣出兵刃,就待扑上。猛地咯嚓一声,早已裂开的甲板被彻底洞穿,几人猝不及防,全都沉入水下!
      龙八一惊,就见水波浩淼中,伍清薇一闪而至,对他做了个手势,将一团东西递到他面前。龙八认识那正是黄诚手下十二水鸦身着的潜水宝甲南海鳄衣。这南海鳄衣乃是取南海铁鳄的皮制成,通体连头带脚包住,不留丝毫露在外面。人在其中,仍能呼吸,潜在水下一日一夜无虞。十二水鸦纵横洞庭,为黄诚立下了无数功劳,便是仰仗这十二套海鳄衣。
      龙八大喜,急忙套上宝甲。鳄甲身上靠近眼睛的位置,嵌着两片磨得极薄的水晶片,水下景况看得一清二楚。但见独孤剑与降龙也套上了海鳄衣,手臂摆动,急速地划水遁走。
      四人身着宝衣,在水下如鱼得水,满湖水军便不再是威胁。龙八知道洞庭水军极擅水战,就算他们藏身湖中,也未必就能安全逃走。他领着四人向洞庭深处潜去。
      水下极暗,目力所及,不过两尺。又潜得深了些,便眼前也难看清楚。水底堆了许多沉船的残骸,他们在水底潜了两个多时辰,所幸并无意外。约摸天色已晚,龙八循着水底,引着他们潜入了洞庭君山。一轮明月刚吐露清辉,将大地照得一如白昼。君山上树木葱郁,倒也不虞别人发现。几人登高眺望,就见水寨中灯火通明,还遥遥听见湖风送来的喧呼嘈杂之声,显见水军大胜后正在尽情庆贺。
      龙八叹了口气,想到少林寺与伪齐勾结,心下颇为不快。钟子义心中全无家国之念,只怕会被伪齐使者说动,答应与之合兵也未尝不知。他劫夺舍利,便是想消灭这一可能。
      因为若洞庭义军投向了伪齐,只怕整个南方都将沦入金军铁骑之下!
      他目送归鸿,凝望良久,道:“前面有个亭子,咱们上休息片刻,等伤势稍复,我须想办法去见杨幺一面。”
      独孤剑惊道:“他们正在四处寻你,你还要回去?”
      龙八道:“形势紧急,个人安危岂容多虑?你们放心,杨幺不会杀我的。”
      其余三人默默,他们眼见洞庭群魔受了钟子义的驱使,全力击杀龙八,又怎会相信他的话?独孤剑与降龙对望了一眼,均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暗中保护龙八的安全。
      龙八的伤口受湖水浸泡,一时肿胀起来。几人扶着他向亭子走去,待坐定了替他上些药。哪知龙八才踏入亭子,身形便立即顿住。
      黑影中,一人静静地端坐在亭子的正中央。月色斜照下来,隐约可以看清他的脸。
      龙八惊叫道:“大颠?你如何寻到此处?”
      大颠淡淡道:“传功舍利在哪里,我便能寻到哪里。只因此丹实在太过重要,我绝不能让它落入别人手中。”
      龙八怒道:“到现在你的贼心还不改?你可知道舍利送到钟子义手中后,伪齐便与洞庭勾结,再会合金国强虏,大宋灭亡,就在旦夕之间!你整日讲慈悲,可知什么才是慈悲?”
      大颠的目光倏然激烈起来:“舍利送到钟子义手中,大宋绝不会灭亡!”
      他拔身站起:“此地并无第六人,跟你说与跟杨幺说也是一样,只盼我将舍利的秘密说出之后,你会讲与杨幺听,息了这场浩劫。”
      众人都不禁一怔,这舍利中难道还隐藏着别的秘密?
      大颠道:“少林寺虽然不肖,但还不至于不识家国大义!若不是因为舍利中隐藏着天大的秘密,我又怎会以身试金盏曼荼罗花之毒?”
      “江湖中极少有人知道,杨幺乃是少林方丈心灯大师的侄子。去年心灯大师曾暗入洞庭,劝杨幺接受宋廷招安,不要再为祸乡里。杨幺请心灯大师留了三日,亲眼见官府欺压百姓,而洞庭群豪却以百姓为亲人,劫富济贫,保一乡百姓平安的事实。心灯大师不禁动容,决意要助杨幺一臂之力。适逢高宗皇帝大谯,召大师入宫建礼,心灯大师趁着高宗皇帝在勤心殿单独召见之时,痛陈洞庭之况,并言钟子义杨幺无心造反,只是被逼无奈而已。说起洞庭百姓的种种苦状,高宗恻然,御口许诺,钟子义杨幺等人只要归降,便立即建节为荆湖节度使,辖制洞庭,虽为宋制,但不受官府制约。高宗特意开恩,将太祖皇帝留下的三面金牌赐了一面给心灯大师,命他晓谕杨幺,只要接受招安,永不问罪。”
      他看着众人满脸惊骇,顿了顿,又道:“太祖的这三面金牌乃专为辖制后世皇帝所设,身怀金牌,连皇命都可不受。高宗皇帝颁下一枚金牌,招安之心是极为赤诚了。心灯大师感激涕零,星夜赶回少林后,便想再入洞庭。但不料开封随即陷入敌手,金军伪齐胁迫少林寺归降,并逼迫少林武僧为之效力。方丈大师身怀金牌,日夜忧急,深恐金牌落入敌人手中,反为祸害。不得已假意屈服,谎称愿身化舍利,使洞庭与伪齐南北合运,共取宋廷。刘豫数次游说杨幺,均无功而反,闻计大喜。他知道钟子义聚敛极丰,只是从小疾病连连,身虚心弱,又最好炼丹导气服引,进献舍利正是投其所好,于是立即应允。但要炼制这颗舍利金丹,方丈不但身死,而且还需承受烈火焚身之苦。阖寺苦劝三日三夜,方丈大师仍执意就义,合掌连宣九声佛号,投身菩提木火中,化身为这颗大慈大悲的传功舍利。而那枚金牌就藏在木盒壁里,方丈特命我交付杨幺之后,便将这秘密告诉于他,玉成此事。哪知却被你们夺了去。你说,你们该不该死?”
      龙八一时都忘了双臂上的伤痛。他实料不到舍利中还藏着如此重大的秘密!他更料不到这秘密竟然如此惊天动地,竟关系到一面太祖金牌。
      要知道宋制极为尊古,尤其是太祖皇帝的遗训,更被奉为圭臬,后世皇帝绝不敢违背半分。宋朝乃是文官政治,文官对于先帝遗训更是尤为看重,就算皇帝欲不遵行,也架不住这些文官们誓死谏议。遗训尚且如此,何况太祖金牌。
      太祖当年登基之后,观古为鉴,生恐后世皇权太大,无人制衡,于是制了三面金牌,召集文武官员,共同祷告天地,约定此三面金牌如太祖本人,金牌所命,就算皇帝也要凛遵。金牌正面为金龙飞舞,背后分别镂刻着三句铭文:“听谏”、“正意”、“不妄杀大臣”。
      自太宗而至高宗,无不对这三面金牌极为恭敬,宋朝文官政治也才如此鼎盛。这金牌虽只是小小一块,却无疑是宋朝国宝,关系到国体尊严,社稷兴衰。
      而三块金牌中的一块,就藏在这小小的木盒中。金牌之价值,甚至远在传功舍利之上!龙八慢慢从怀中拿出了那个木盒,入手沉重,他本也没有在意,此时细想起来,那自然是因为木盒中暗嵌金牌之因。
      这块金牌若是落到了杨幺手中,自然会令杨幺虔心归顺,洞庭水军之力为朝廷所用。但若是落在伪齐或金军手中,只怕将会为祸天下。轻则朝廷声威大受损伤,先帝遗训传为笑柄,重则大军叛逃,金国势如破竹,亡国灭宗。无论那种后果,都对宋廷大为不利。
      龙八忽然发觉,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愚蠢。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怀疑少林寺的。
      他抬起头,看着大颠,大颠的身子突然晃了晃。
      一股血箭从他的口中喷出,他的身子摇摇欲坠!龙八忙扶住他,大叫道:“你怎么了?”
      大颠含笑道:“我方才被人伏击,已受了重伤,强自支撑着奔到这里,就是想将这个秘密说给你听。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他的双目突然大睁开,厉声道:“你一定要将木盒送到杨幺手中,一定!”
      他紧紧抓住龙八几乎裂断的手,手指深深扣进了龙八的断骨中。他的目光炽烈如火,却蕴含着无穷的不甘与希望,他眼中腾起的最后一丝金光渐渐熄灭,双目却犹自死劲盯着龙八。
      龙八心中一阵悸动,他知道,大颠死不瞑目。他咬牙道:“你放心去吧,我一定完成你的遗愿!”
      突然,一道诡异的红光从半空透下,瞬息没入了大颠正在僵硬的体内,随即,大颠死灰般的双眼中爆出了一丝亮光,他的双手突然诡异地探出,一把将木盒夺了过来!
      龙八一惊,断骨剧痛难忍,尚未来得及动作,大颠身子突然一弹,平平后退了一丈。他的姿势极为怪异,手臂双脚僵直,动作呆滞非常。
      独孤剑厉喝道:“什么人?”
      一个尖厉的声音洒下:“果然还是你的眼睛尖些,我隐藏得如此机密都被你发觉了。”
      白玉一般的月光倏地一暗,满天黑暗忽然撒开,凌空压下,一个黑影浮空站立,傲岸宛如夜之神魔,黑衣乱舞,杀气冲天而起,逼向四人!
      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