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百丈楼船

  •   猛然一声炮响,自君山方向驶来两艘大船。那船纵有十几丈长,宽可四五丈,高约三四丈,就宛如两座小山矗在水中。大船两侧各有八个巨大的车轮,飞快地旋转着,激水成浪,其势如飞,直向洞庭水寨撞了过来。船身上包了厚厚的铁皮,船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官兵,船头迎风挥舞着一只大纛,上绣火红的“王”字。
      独孤剑大喜,对降龙道:“看来是官兵来剿匪了,咱们混在其中,等一会战到火热,就可重回水寨,再慢慢去找龙八大哥去。”
      降龙道:“你的主意总错不了,咱们就这么办!”
      当下两人奋力划桨,向大船冲了过去。突地船舷边水声大响,一人从水下直跃了起来,水淋淋地落在了船上。独孤剑大吃一惊,一剑刺出。那人大声道:“独孤兄弟,是我!”
      独孤剑认得是龙八的声音,急忙收剑。
      龙八笑道:“我见黄诚追出,便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因此悄悄潜入水中,攀住了船舷。黄诚自以为将我们分开,好施展瓮中捉鳖之计,全力来搜捕我,哪知却正好让我逃掉。咱们不必再去理会大船,赶紧逃出去,千万不要让舍利落在钟子义的手上!”
      降龙忍不住赞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这条龙可没有你这条龙这么多花花肠子。”
      龙八一抹眼前的水迹,打量着那两只硕大之极的巨船,道:“王燮也不知如何造了这两只巨船,看来是想与洞庭水寨拼一死活了。我们正好趁着他们交战之时逃走。”
      龙八豪然一笑,冲着岸上抱拳道:“多谢黄兄弟网开一面,异日咱们再图再会了!”
      黄诚见到他,不由得一愕,暴跳如雷,掣着两柄巨锤就待涉水来追。洞庭烟波何等宏阔?龙八与降龙大笑声中,小船激飞而出。
      
      钟子义脸色大变,怒叫道:“都怪你,什么狗屁计策,这不,反为龙八所用。一会打起仗来,谁还知道他们在哪里?”
      金先生丝毫不以为意,道:“他们跑不了的。他想趁战乱逃走,咱们就以战围之。”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乱虽更易逃走,却也更不容易逃走,存乎一心,就看如何应用了!”
      他抓起面前案上的杏黄旗,放在钟子义的手中,道:“起兵。”
      钟子义看着那两艘无比巨大的楼舰,心中有些畏惧,犹豫道:“这船一个足有咱们最大的船的八个大,我看撞也能将水寨撞碎。咱们不如赶紧逃走吧,一会怕不被它撞死!”
      金先生微笑道:“太子不必怕,听我的,管教舍利与这两艘大船全都成我囊中之物。”
      钟子义大喜,道:“那么我就出兵了!”
      他抓起杏黄旗,犹豫了一下,道:“不急,先等杨幺跟官兵拼一阵子,死伤的差不多了我再出手。虽然我是寨中首领,但兄弟们都听杨幺的不听我的,以为我不知道么?我要先看他的笑话,然后再出手!”
      他得意地笑了起来,笑的脖子都缩进了颈腔中,声音更尖更锐。
      金先生微笑着,眼中却有一丝嘲讽。他悠悠道:“太子想要将杨幺一军,在下自然明白,但时机稍纵即逝,等杨幺吃亏之后,舍利只怕也就跑了。”
      钟子义一愕,急忙道:“那可万万不可!”他急忙举起杏黄旗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布兵,犹豫了良久,将旗交到金先生手中,道:“还是你来指挥吧。”
      金先生微微一笑,也不推辞,接过杏黄旗,挥舞起来。这杏黄旗乃是洞庭水寨水军的总号令,随着旗帜挥舞,队队水军从大寨中鱼贯而出,向巨船包抄了过去。金先生胸中大有丘壑,一挥一舞之间,将军队指挥得井井有条。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似是早有胜券在握。
      这洞庭的每一草一木,一兵一船,无论是钟子义的亲卫军,还是杨幺的水魔师,迟早尽皆为他所有,他岂能任由钟子义糟蹋?
      
      独孤剑几人驱舟疾行,猛然就听水寨中也是几声炮响,大小船只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将他们围在中间。
      夕阳融金,辽阔的洞庭湖面上尽皆是帆旗点点,在阳光下宛如绽开了无数金色莲花。那些水师并不急于进攻,缓缓布阵,将四周围了个风雨不透。
      独孤剑心越来越沉,这围困越来越密,他们逃出去的希望也越来越小!他只好控制着小船,向那两艘巨大的船舰靠去。猛地就听大船上一阵鼓声响起,速度猛然加快,向围攻的水寨水军冲了过来。
      那船实在太过巨大,这猛力一冲,水浪顿时滔天涌起,山呼海啸一般向四周压下。独孤剑所在的小舟一下被抛起几丈高,跟着狠狠摔了下来。幸好几人都是武功高手,一齐施展千斤坠,方才勉强将小舟稳住。但见那巨舟宛如小山崩塌,咯嚓一声大响,已将他们乘坐的小船船头压了个粉碎。
      独孤剑在武当山上长大,不谙水性,被船势激起的浪头呛了一口,登时就觉天旋地转,几乎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望出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心中惊惶之极。
      突然,一双手伸了过来,抓住他的衣领,游鱼般拽着他游了出去。
      独孤剑稍稍定了定神,才看清楚抓住他的是伍清薇。这小姑娘的水性倒是好得不可思议,一手抓着独孤剑,一手抓着降龙,双脚随意摆动,真比鱼儿还要灵活。
      独孤剑叫道:“攀住大船船舷!”
      那大船上包着的铁皮鼓起一个个大包,刚可容人。独孤剑三人飞身而起,窜在了大铁包上,才松了口气。龙八久居洞庭,水性颇好,也游了过来与他们会合。
      独孤剑才喘息了两口,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大船船身一阵剧烈的晃动。四人急忙望时,就见洞庭水寨的一艘战舰被官兵的这艘巨船撞了个正着,顿时碎木四溅,裂成了十七八片,片片横飞。船上的水军们各各精通水性,纷纷跳水逃跑。巨船稍稍转了个弯,又朝另一艘战舰撞了过去。
      三人近在船侧,看得清清楚楚。那巨船两边的轮子上都贯着巨轴,伸入船身中。巨轴上嵌着一只只踏板,数十宋兵轮转不休地踏着踏板,于是铁轮飞转,去势迅疾,比用桨快了许多。不多时,巨船便追上了战舰,包满铁皮的船头狠狠撞在战舰舰身上,战舰立即瓦解。
      龙八脸上显出一丝不忍之色,独孤剑知道他不愿眼见昔日同僚被杀而不出手。但他们身怀重责,岂能出手?
      独孤剑强笑道:“看来咱们附在这艘巨船之上,便可脱出重围了。没想到此船威力如此之大,水寨将士多了三倍有余,却还挡不住。”
      龙八默然,长叹道:“宋廷造出如此巨船,看来是洞庭水寨的劫难到了!”
      四人叹惋着,只见水寨水军似是抵挡不住,发一声喊,向址江方向逃去。宋军尽皆大喜,轰叫道:“水匪逃了!水匪逃了!”
      只见一只大纛,上书黄色的“钟”字,也杂在乱军之中,仓惶逃窜,旗帜半横,可见逃的有多匆忙。宋军更是狂喜,蹬踏力气更大,巨船如飞般追了过去。
      独孤剑眉毛紧蹙,道:“有些不对,洞庭水军经营这大寨已几年了,怎会才遭小败就弃营而逃?有些奇怪。”
      降龙笑道:“有什么奇怪的?你见了这么大的巨无霸不怕?”
      伍清薇却也蹙起了眉毛:“若是逃,为何要向这里逃?这水越来越浅!”
      独孤剑心中一动,猛地就听轰地一声大响,巨船一阵摇晃,几乎栽倒。船侧大轮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登时转得慢了。宋军脸上的狂喜顿转惊骇,奋力踏踩,但大轮却越转越慢,一串紫泥随着轮势冲了出来,宋军脸色登时惨变!
      洞庭水军却同时欢声雷动,转头杀了过来。他们所乘的舟船远较宋军巨船为小,吃水较浅,在这浅水中还能行驶。顷刻之间形势大变,宋军的优势尽成劣势,水军运舟如飞,登时黑压压地将两艘行不动的巨船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水军中较为悍勇的洞庭义军口衔利刃,飞般登船,见人就杀!
      独孤剑四人这才从惊骇中醒来,独孤剑叫道:“我们去救救他们吧!”
      龙八森然道:“救这些宋军么?你可知道王燮爱钱如命,恣意克扣军俸,搞得军纪格外败坏,部下剽掠杀伤,莫知其数。荆湖百姓无不恨之入骨,愿食其肉而不得?”
      独孤剑黯然,看着宋军被砍瓜切菜一般杀戮,他心中很不是滋味。救,还是不救?他沉吟着,犹豫着,猛听一阵狂声大笑:“你们以为能逃的了么?”
      几人脸色剧变,黄诚两柄斗大的铁锤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四人急忙飞起躲闪,黄诚双锤轰然砸在船舷上,两指多厚的铁皮几乎被砸裂!后面一人高声道:“金先生吩咐,不可伤了此船!”
      黄诚大笑道:“杨钦,你不要拿金先生的命令来压我,咱们两人比一比,看谁先杀了他们四个!”
      后面那人高声道:“你要不要我让你一招?”
      黄诚怒道:“你才多大的娃子?我要你让?”
      后面那人杨钦道:“那我就有僭了!”他突然踏上一步,手中分水峨嵋刺迅捷无伦地刺出,身子更如一阵旋风般冲上,顿时将独孤剑困在了中间。
      黄诚只顾着斗口,反而被他抢在了先头,心中郁闷,双锤展动,向降龙砸了下。
      降龙大喝一声,疯魔杖摆动,硬撼黄诚的两柄大锤。双锤撞上了禅杖,降龙手腕发麻,几乎握不住禅杖,但黄诚却被震了回去。
      降龙大笑道:“怎样?一旦我用了真功夫,你小子就吃不住了!”
      黄诚冷笑道:“你以为你活得了多久?十二水鸦,出来!”
      随着他这声令下,船舷周围猛地冲起十二朵水花,每朵水花中都是一个人,全身黑衣,手中拿着一柄极短的利刃,向降龙等人扑来。
      这一下出其不意,降龙一声大叫,手臂被利刃划破,血流如注。水花溅落,十二水鸦隐入水中,顿时不见了行迹。在这辽阔的湖面上,水性极强的水鸦们就宛如身具隐身之术一般,行踪诡秘,难测之极。
      降龙脸上第一次浮起了惊恐之色——那是对于未知之物的恐惧。
      伍清薇冷笑道:“水下杀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手提长剑,身子一划,紧贴着船舷没入了水中。黄诚见她入水之势,不由心下暗惊。
      降龙大叫道:“清薇,你不要去,你一个人怎打得过他们十二人?”
      大叫声中,伍清薇的影子已不见了。降龙臂上鲜血点点滴在湖面上,溅起朵朵细小的水花。那水花猛地变大,一朵血红轰然自水底翻上来,降龙不由一阵恐惧。
      在这片刻,他心中兴起一股莫名的念头,他宁愿自己粉身碎骨,也不愿这个女子受到丝毫的损伤!血红瞬息扩大,充满他的眼睛,浓冽的腥气让降龙仿佛又回到了郢城城门口那地狱般的战场中,他惨叫道:“清薇若是有半点闪失,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怒啸声中,降龙身子高高跃起,疯魔杖法威力施展到最极处,带着满腔悲愤,凌空向黄诚轰了下来。
      黄诚脸色一变,双锤盘空迎上。只听咯嚓一声巨响,大船甲板抵不住两人怒击的大力,从中分开一道巨大裂痕。
      猛地湖面水花高舞,伍清薇仿佛湖底水仙般纵舞而出,身上竟无半点血花!降龙大喜,叫道:“清薇!”他一口气松下来,疯魔杖法中的那股狂意顿减,威力也跟着大为衰败,反而被黄诚一锤砸得倒退数步,差点就栽入了水中。
      黄诚大喜,跟着又是一锤击出。突然一只手伸出,抓住了他的锤头。龙八淡淡道:“念在咱们多年同僚的份上,我不杀你,你快走吧!”
      黄诚心中一紧,他自然知道自己与龙八究竟差了多少。他苦笑道:“八兄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只有走了。”
      龙八点了点头,身子突然后退,一掌向杨钦挥去,冷冷道:“杨十三,你难道真要我出手么?”
      黄诚、杨钦两人都是龙八的晚辈,武功乃由龙八教授,平素对龙八极为敬畏。龙八见他们缠住独孤剑、降龙,不敢招惹自己,知道自己的余威犹在。眼见洞庭水军越来越占上风,只怕等宋军全歼之后,几人都插翅难逃,不如侥幸一试,若他们不知道自己武功已去了大半,便绝不敢向自己出手,那么就可以尽快脱身,觅地将舍利藏起。
      果然,他一出手,杨钦的脸色立即剧变,他本刺向独孤剑,此时急忙变招自保,身形登时大为狼狈。龙八心中暗喜,脸上却沉如铁水,绝无半点表情,一掌向杨钦击去。他这一掌只是做做样子,等杨钦闪避时,便立即拉着独孤剑会同降龙伍清薇逃出去。
      哪知杨钦峨嵋刺突然毒蛇般一翻,迅捷无伦地向龙八刺了过来。龙八心一惊,背后风声猛恶,黄诚的双锤直逼了过来!
      这一下变生顷刻,降龙与独孤剑都不及驰援!就听龙八一声大喝,右掌断掉的腕骨硬生生地架住黄诚的双锤,而左手手掌已被杨钦的峨嵋刺洞穿!
      一阵令人耳酸的骨骼碎裂声传来,龙八的身形摇摇欲坠。独孤剑、降龙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冲过来救。黄诚、杨钦同时撤招,一退就是两丈。
      杨钦叹息着,轻轻道:“八兄,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武功大损,所以不揭破,就是在等这最佳一击。现在你该将传功舍利拿出来了么?”
      龙八只觉一阵阵痛楚自骨髓中传了出来,咬噬着自己的神髓。他怒目看着这两个人,这两曾是他肝胆相照的兄弟。
      剧痛使他的目光朦胧,看不清人影,但仍心中仍是一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