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传功舍利

  •   杨幺一出手,王嵩的目中立即掠过一阵惊异,但他却一动不动,连嘴角的微笑都未变分毫,悠然看着这晴空裂电般的一掌。
      杨幺重重哼了一声,还没有人敢如此蔑视他!他不禁又在掌中加了两分力气,要将这个痛恨之极的人物一击毙于掌下!
      倏然面前金光翻动,一动便如金的海洋般,将杨幺的这只手吞没。杨幺掌中所蕴的乾坤浩瀚功一受冲击,立即便化生出风、雨、雷、电四种变相,一起轰发,但那片金光却宛如真正的海洋一般,浩然澹荡,四种威力无匹的掌劲全被吞没,杨幺禁不住一退、再退!
      他忍不住脸上变色,急道:“大师,你们怎会护着这个败类?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丧节辱国,投靠了伪齐,为金人卖命?”
      大颠与十八金身罗汉缓缓收掌,默然无语。但他们的身形却挡在王嵩面前,寸步不肯让。杨幺的眉峰渐渐竖起,他脸上的惊讶也慢慢平复,点头道:“我知道了,原来少林寺也投靠了伪齐,难怪刘豫占了河南,少林寺却依旧还是武林至尊。”
      在对宋政策而言,金朝意见也非统一,大略分为主战派与主和派。左副元帅完颜粘罕和完颜兀术为主战派,而元帅左监军完颜挞懒为主和派。金朝有所谓“以和议佐攻战,以僭逆诱叛党”的传统策略,随着完颜挞懒的权势日益膨胀,他的主张渐渐得到贯彻,女真贵族酝酿在黄河以南建立傀儡政权。完颜粘罕眼看金太宗已倾向于完颜挞懒的挑选,准备立原宋朝济南知府刘豫作为傀儡政府的皇帝,便抢先下手,命心腹渤海人高庆裔到大河以南,导演了一出“万姓”“推戴”刘豫的丑剧兼闹剧。建炎四年九月,金朝册封刘豫为“子皇帝”,国号“齐”,定都原宋北京大名府,最后徙开封府,将京东、京西等地划归伪齐管辖。
      而少林寺所在的嵩山正在开封近侧,地属刘豫之伪齐。杨幺看着护在王嵩面前的十八少林僧人,脸上神情越来越沉重,他并不想与少林寺开战,但当前形势,实在不由他不战!
      杨幺扬声道:“此地被称为洞庭魔窟,我们被诬为魔头,但尚知民族大节,不肯降金狗、事伪齐,何以正道首领少林寺,却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他目中精芒四射,炯炯盯在大颠脸上,杀气大盛。
      大颠目中闪过一丝愧意,但瞬即又恢复了古朴的神情,似是恍然无闻。
      王嵩笑道:“杨兄此言差矣!”
      杨幺重重一掌击在椅子上,大怒道:“谁跟你称兄道弟!”
      王嵩也不以为忤,笑嘻嘻地道:“杨兄又何以在此据湖为王,杀官造反?”
      杨幺冷冷道:“我乃官逼民反,与你这等卖国求荣,认贼作父之辈天差地远,岂能相提并论!”
      王嵩笑道:“说来说去,都是因为宋廷君昏臣暴,上贪下婪;抗击外侮,狼狈逃窜,搜刮民财,不遗余力。民脂民膏,检寻殆尽,清政良吏,不见一人。而法政务以宽,刑不上大夫,使朝纲废弛,民不聊生。这样的朝廷,已是风烛残年,行将倒毙。杨兄天纵之才,以一旅而横行江湖,保襄汉百姓不受宋廷荼毒。但两湖、两广、四川、云南、山西、山东呢?纵无金军入侵,天下百姓岂安居乐业乎?有杨兄这等高才而不能用,宋廷之惘闭,可知一二。天下为天下之天下,非一家之天下。王德不胜,礼求于野。汉、宋之帝,谁不起于贫贱,商、周之兴,孰不因乎征讨?楚霸王见嬴政,尚言可取而代,杨将军据洞庭,何吝不起而兴?吾皇践大位,居至尊,起大名,徙开封,节俭为务,戮力朝政,不过是欲天下人知宋廷之运数已衰,岂为了一己荣辱?是起兵之缘由与杨兄无异,若是南北联合,夹击宋廷,杨兄来年火急收刈早稻,于七月先攻取岳州,然后出洞庭湖,顺江占据鄂州、汉阳、蕲州、黄州等地,接应我大军渡江。两军水陆并进,顺江东下,去浙中会合,消灭宋廷,双方建国通和,瓜分天下,裂土封侯,永为天下主,岂不是好?”
      他一连串说完,望着杨幺,目露兴奋之色,热切盼着杨幺作答。杨幺哈哈大笑,道:“杨某占据洞庭,为的是一湖百姓,并不是为什么裂土封侯。你们说的天花乱坠,但认贼作父,投降金国总是昭然之心,我岂不知?杨某顶天立地,岂与你等同流合污!”
      他陡然大声道:“滚!”
      这一喝舌绽春雷,含怒而发,一如钧天雷裂,在厅中震开。王嵩禁不住面上变色,退后一步。杨幺目光凛然,望之有如天神。
      王嵩强笑道:“咱们今日来,主要是送礼的,闻听三日后乃是钟子义钟大王的寿辰,在下特地寻来这颗稀世珍宝,想要送给钟大王。”
      杨幺冷冷道:“不义之财,人共弃之。我今日不杀你,报你这送礼的一片赤心。你快些走吧!”
      王嵩淡淡道:“闻听钟大王身子一向不好,在下特寻来的这颗传功舍利,乃是少林寺方丈心灯大师以毕身修为所凝,闻说可去除百病,返老还童,令人陡获三十年功力,乃是武林中第一至宝。心灯大师慈悲心怀,为天下苍生计,不惜化身舍利,以求说服杨兄,放下个人恩怨,共抗宋廷,还百姓安康之境。杨兄何不为天下百姓稍作考虑?”
      杨幺哈哈大笑,道:“凭你也配说什么天下百姓?”
      王嵩道:“杨兄若是信不过我,可看一看这颗舍利!”
      他挥手示意,大颠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捧出一个很小的木盒,那木盒极为简朴,上面粗略地绘着佛光、灵草、菩提枝以及嘉陵频伽鸟。但木盒中透出一种清净醇和,浩浩慈悲之意,宛如高僧静坐,大德讲法,令人不由不拜服。
      杨幺忍不住面上变色,只因他已确定,这盒中所藏,的确是武林至宝的传功舍利!
      而且很有可能真的是少林方丈毕生功力所凝的舍利!
      难道少林寺真的效忠伪齐?
      杨幺心中有些苦涩,他挥了挥衣袖,道:“传功舍利又怎样?快些拿走!”
      王嵩脸色终于有些变了,忽听一人尖声道:“为什么要拿走?我要这东西!”
      杨幺急忙站了起来,道:“太子,您怎么过来了?”
      旁边洞庭群魔一齐跪倒,大声呼道:“恭迎太子!”
      独孤剑与降龙等人没奈何,也跟着一齐跪迎。伍清薇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偷眼看去,就见一人裹在满身绫罗绸缎中,一步一摇地走了过来。他身边簇拥着一大群男男女女,却仰头朝天,谁都不看一眼。众星捧月中,也看不清来人形貌,影影绰绰的似乎是个极胖的人,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喘一口气。
      他毫不客气地坐在杨幺的位子上,那么宽大的太师椅竟显得有些挤,将他满身肥肉一圈圈挤出来,卡在椅子的间隙上。旁边有人急忙送上洁白的绢巾,他拿起来随意在脸上抹了几抹,丢了开。他的脸倒是又白又嫩,比伍清薇的肤色还要好一些。
      他叹了口气,幽幽道:“孤常觉身子一日弱似一日,恐怕天年不永,行将大归了。”
      杨幺慌忙道:“太子春秋正盛,何出此言?”
      钟子义冷哼道:“有好东西你都不给我,我还不死么?”
      杨幺惶恐道:“太子为洞庭之主,洞庭之人之物无不为太子所有,杨幺岂有隐匿的权力?”
      钟子义道:“谁说没有?这件东西你不就不想给我么?”他伸手一指,指向的正是王嵩手中的传功舍利!
      杨幺脸色变了变,道:“这不过是一颗丹药,能济得了什么事?太子若想要,杨幺多寻几颗给太子。”
      那传功舍利乃是禅功修行过五十年之人恍悟大道之后,以毕生之精血、修为所凝结成的内丹,可以说千载难逢。杨幺如此说,只不过想先稳住钟子义,日后徐图弥补。
      他这心思,王嵩岂能不知?当即扬声道:“太子且莫听他言!天下再无第二颗传功舍利,只要太子服下此舍利,便立即获得三十年的精纯内力,一跃而为当世一流高手,此后寒暑不侵,百病不犯,遐龄可期,天年永嘉!”
      钟子义大喜,双手忍不住扶住椅背,身子前倾,几乎站了起来,颤声道:“你是说……孤也可以像他们那样,武功高强?孤再也不用吃药,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
      王嵩哈哈大笑道:“只要服食此丹,太子此后凤舞九天,龙翔四海,再没有任何约束!”
      钟子义自幼体弱,半点武功也修习不得,中年酒色淘空了身体,更是三天两病,虽然锦衣玉食,却也苦恼异常。见龙八、杨幺等人叱咤风云,龙行虎步,心中艳羡之极。此时听说自己也能身怀绝顶武功,当真大喜过望,一叠声道:“快些献上来!”
      王嵩身子不动,笑道:“太子若想真逍遥,可起兵湖汉,与我军南北互应,联合金军,共图天下。等宋廷灭后,践九五之尊,之后率土之滨,莫非太子之臣。那时想要什么便得什么,太子岂愿意?”
      钟子义被王嵩说的心痒难搔,加上垂涎舍利,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叫道:“快些献上来,我答应你!”
      王嵩哈哈大笑中,大颠手指一弹,木盒向钟子义飞了过去。
      杨幺脸上变色,但他乃是钟子义的属下,不好强行劝阻。王嵩满脸得意,他已看清楚钟子义的为人,有钟子义在,就不怕洞庭不出兵帮助伪齐!
      木盒片刻已飞到了钟子义的面前。钟子义喜笑颜开,整张脸都扭在了一起,开始幻想自己武功盖世时的威风。突然,木盒凌空翻了个筋斗,斜刺里飞了出去。钟子义大怒,就见龙八脸色沉重,那只木盒正握在他手中。
      钟子义怒极,锐声尖叫道:“龙八,你敢逆我?”
      龙八拜倒道:“龙八不敢,但此丹不能要!”
      钟子义尖声道:“怎么不能要?你们就见不得我一点好!”
      龙八道:“武功强健不足恃,家国大义才是根本。咱们不能学伪齐认贼作父,丧德败身!”
      钟子义道:“我不管,我只要这颗舍利!快些给我拿来!”
      龙八苦笑,摇了摇头:“龙八宁愿做个犯上作乱的匪徒,也不愿做卖国荣身的逆贼。太子,再见了!”
      他转身,对独孤剑道:“兄弟,再助我一次!”说着,身子飞起,穿窗而去。
      钟子义怒发如狂,大叫道:“快给我追上,杀了他!抢回舍利!”杨幺默然不语,钟子义更加狂怒,吼道:“你们想气死我么?”
      杨幺叹了口气,厅中几名义军身子纵横跃起,向龙八追了过来。
      突然之间剑光闪烁,这些义军面前倏然显出了一道凌厉的剑墙,剑光压下,冷芒森森,直逼了下来。义军一齐大惊,急忙住步。
      秋水隐然,独孤剑横剑而立,傲然道:“诸位请回吧,此路不通!”
      危境之中龙八虽求他相助,但语气中却没有半点低三下四,那自然是肝胆相照的豪气。独孤剑心中一团火热,暗暗下决心,纵然生命不要了,也要助龙八脱困!郢城一战虽然艰辛,但数度死里逃生,独孤剑对剑道的领悟更上一层楼,配合茶庵寺所悟出的后发制人的诀窍,运起玄武剑阵,然将众人一齐挡住。
      他虽不甚明王嵩与杨幺的过节,但也知道,若洞庭水寨与伪齐及金国勾结,只怕会是宋廷大患。
      乱世飘摇,正是男儿戮力之时,独孤剑心中充满了豪气!
      这或许就是他学剑的缘由吧!
      杨幺的眉头皱起,但心却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以龙八的武功,只要不被人围攻,便没有人能截住他。这颗舍利,绝不能落在钟子义的手上!
      钟子义毕竟是洞庭水寨名义上的首领,他若受了伪齐礼物,答允了两下联兵,纵然杨幺极力反对,恐怕也会有很多人追随。
      宋廷对洞庭水寨数度镇压,杀了不少义军,许多人对宋廷极为反感,平时谈起水寨的未来,就有北联伪齐,交攻灭宋的建议。幸好钟子义蒙蒙昧昧,义军又多慑服自己,方才被强行压制住。若是这颗舍利到了钟子义的手中……
      会有什么后果,杨幺连想都不敢想!国家大义,恐怕将会毁之一旦。
      就听钟子义尖声道:“快给我追!夺回舍利,杀了他们两个!”
      一个声音豪笑道:“可不是两个,至少会有四个,如果那个老滑头不逃的话,就会是五个!”降龙倒拖着禅杖,昂然站到了独孤剑的身边,傲然大笑道:“郢城一战,老子几乎战死,除了救了满城百姓,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施展‘千山魔乱’直到死!你们这些魔头,不怕死的就都过来试试我的疯魔杖法!”
      伍清薇笑晏晏地道:“我们峨嵋派最讲究的就是超度魔头,可不能让你们两人专美于前。”
      降龙皱了皱眉,道:“不对。”他转头四顾,气得哇哇大叫:“独孤剑!你师父果然又跑了!”
      独孤剑微笑不答,钟子义见他们一唱一和的,全没将他放在眼里,不由气了个半死,白胖的手指点出,指着降龙与独孤剑:“你……你们……杀了他们!”
      他身后轰然一阵答应,转出几位义军,都是钟子义的亲信。
      王嵩摇头微笑道:“太子不要动怒,金丹的事,就交在下官身上了。十八罗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