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洞庭秋波

  •   所谓三百里洞庭,烟波浩淼,上接于天,下极于地,穷目远望,天水一线。独孤剑等人哪里见过如此大水?都觉胸襟一阔,精神为之一振。杨幺等人虽控制了洞庭,却不禁舟船往来,遥见白日丽辉,远帆点点,罗于湖上,似是只只白鹦鹉憩在绿琉璃上,观之令人心旷神怡。
      伍清薇先忍不住赞道:“这地方真好,比峨嵋的碧清池大多了。”
      降龙哈哈大笑道:“你们的碧清池才多大点地?要跟这片大水相比?”
      伍清薇横了他一眼,道:“那你说能跟什么比?”
      降龙挠着头,道:“怎么也跟少林寺的八宝功德池差不多吧!”
      这次轮到伍清薇哈哈大笑了:“功德池?那里面连雷爻灵龟都养不下了,害得它天天爬出来喘气,还被你拿出来说,也不怕羞死人!”
      降龙脸红了红,抗辩道:“灵龟哪里是养不下?它那是出来晒太阳!”
      两人争辩不已,龙八走到湖畔绿柳边,在柳树中走来走去,忽然伸手将一片树皮撕下,里面露出四寸见方的一个小铁片来。龙八拿起旁边挂着的铁槌,在铁片上短短长长地敲了七八下。
      不多时,从绿柳之中摇出一条船来,船老大光着膀子,看上去极为雄健。他一眼看到龙八,喜道:“八哥,你可回来了!俺们兄弟天天想你!”
      龙八微微一笑,袖子垂下,遮住那只断手,依旧将铁槌挂好,树皮掩上,招呼独孤剑等人登上了小船。那船看上去不大,众人全都上船,加上红儿,却仍绰绰有余。船老大打了声号子,长橹轻轻点了点,小船划出一道柔柔的波纹,向碧波深处行去。
      杨幺水寨在洞庭深处,并不难寻。只是一路行来,不多远就是一个哨所,戒备森严之极。那些哨所有些是架在湖面上的,有些伪装成来往的船只,有些却是设在水下,监看来往人、舟。
      每到一个哨所,众人见到龙八,都是欢声雷动。龙八微笑跟他们打着招呼,眼中也有故友重逢的兴奋。小船一路曲曲弯弯地走来,船老大全神贯注地盯着湖面,双臂肌肉坟起,显然这看似平静的湖面上也多藏机关,一步走错,只怕就有杀身之祸。独孤剑心中暗自警惕,忽见面前一座大寨连绵延伸开,上面挑了个大大的旗帜:“钟”。这面旗帜下面,是一面小一些的旗子,上绣“杨”字。几人弃舟入寨,就听一声大喝:“龙兄弟,你可回来了!”
      一行人自水寨中鱼贯而出,当先一人相貌粗豪,跟龙八一样,也是魁梧身材,身着一袭布衣,大踏步走了过来,一把握住龙八双手,虎目中隐现泪光:“龙兄弟,你这一趟去受苦了。”
      他见龙八形容憔悴,知道此去遭遇必然大不寻常。握着龙八双手,一股内息就透了过去。本意是助龙八一臂之力,但内息才入,他不禁一惊,龙八体内空空荡荡的,竟然连丝毫内息都没有!杨幺心中震骇,他乃持重之人,面容不变,那股内息却突然增厚,便将自身辛苦修行的本命元息度了过来。
      人之修为分内息与本命元息两种,施展武功时费的是内息,可通过修行、疗养补充恢复,而本命元息与人的本命息息相关,随着其人修行的增长,会缓慢增厚,但一旦亏损,却是永远补不回来了。
      龙八武功全失,也是因为郢城一战,动用血魔搜魂术,将本命元息消耗殆尽。内息渡于别人之身,可暂时助长其人功力,而渡入的若是本命元息,则大有可能永驻其人之身,使其功力大长。龙八与杨幺修习的都是丐帮掌法,虽然一是大风云掌,一是乾坤浩瀚功,但法本一缘,杨幺的本命元息渡入龙八体内,便可保留八成。而龙八的元息渡入任长风体内,却只可保留二、三成。
      杨幺内息鼓动,本命元息竟如长河奔流般,毫不保留地涌向龙八体内。龙八大吃一惊,叫道:“不可!”他急速抽掌,杨幺内息奔发,将他的双掌吸住,本命元息涌流不断。龙八只觉一股暖流从他掌心汇入自身丹田中,那股沉死的内息被暖流冲动,竟然缓缓流动起来。四肢百骸中再度被力量充满,他的身躯重又浩然立在这片天地间!
      他身体快意,心中却大是惊恐,奋力一推,此时功力恢复了两三成,这一推之势,登时百里洞庭烟波仿佛全都纳入他这两掌之间,随着手掌展动,风色山峦之气勃然而发,一举将杨幺震开一步!
      杨幺脸上涌起一片淡金,笑道:“好!好,龙兄弟的功力又有精进,老哥哥已经挡不住了。”他携着龙八之手,笑道:“这些好朋友是谁,快给老哥哥介绍介绍!”
      龙八心中激动之意稍稍平复,他知道杨幺不愿让自己心怀感念,指着独孤剑道:“这位独孤兄弟当真是英雄少年,兄弟这条贱命,累他救过两次。”跟着指着降龙道:“这位降龙大师更是豪杰,以一人之力独当两万金军,救下了郢城满城百姓的性命。兄弟也自命是条豪杰,但跟这两位少年英雄比起来,可真是惭愧死了。”
      杨幺脸露欢喜之容,抱拳道:“能得龙兄弟如此赞赏,想必真是当世豪杰。杨某也没有别的敬意,今日当谋一大醉才是。”
      降龙正色道:“你这句话就不对了。”
      杨幺愕然道:“杨某可说错了什么?”
      降龙道:“俺乃出家之人,如何能够饮酒?”
      杨幺道:“这个倒是杨某错了,还请大师恕罪。”他豁达之极,错了就认,抱拳向龙八拜了下去。降龙大吼道:“不过遇到了你们这伙爽快之人,我降龙也要开戒啦!”
      洞庭群魔都是一怔,跟着尽皆哄堂大笑起来。
      降龙道:“这位是峨嵋派第一女侠伍清薇,你们可不要得罪了她,否则,有你们的苦头吃。”
      伍清薇横了他一眼,道:“一会多让你饮几杯,你就知道厉害了!”
      杨幺又是一抱拳,丝毫不肯失了对伍清薇的礼数。他目注归隐子,等着龙八介绍。归隐子笑道:“既然有酒,还不快拿出来,主人敬客之意,却也平平。”
      独孤剑笑道:“师父,我们岂能自己要酒喝?”
      杨幺听说归隐子乃是独孤剑的师父,更是加倍尊敬,道:“咱们前次所劫程昌禹的大船,财宝金银都分给了兄弟百姓们,只有三大缸美酒留了下来,正好嘉宾远来,大伙儿徐图一醉。请、请!”
      他率领着一干兄弟,前呼后拥的,将独孤剑一行人簇拥进了水寨。独孤剑留心细看,那水寨果然庞大,占地几有百亩,以巨木为桩,打进浅水中,再覆以草木泥石,坚牢之极。里面人来人往的,看似毫无戒备,但稍一留心,就会发现大多数人都只在一丈之内走动,精神炯炯,显是正在巡逻。杨幺延客之意十分恭谨,一直将众人让到了水寨正中偏东的大厅中,才吩咐属下将大酒缸抬了上来。
      那酒缸果然巨大,六位壮硕水民拿大木棒抬着,兀自累得气喘吁吁。杨幺亲手将缸上的泥封揭开,顿时一股馥郁之气腾出,瞬间将整个大厅充满。众人都是刀头歃血之辈,哪个不爱这杯中物?闻到如此芳菲之香,不由都是精神一畅。有人陆续送了些小菜进来,杨幺笑道:“兄弟们粗野惯了,没有待客之道,还望各位贵宾见谅。”
      独孤剑急忙道:“杨大哥太过客气,反而让我们局促不安了。”
      降龙大叫道:“有酒就赶紧喝,可馋杀我了。”
      龙八笑道:“你这个花和尚,亏方才还一本正经呢!”
      杨幺见大家都是肝胆性情中人,心中甚是欢喜,拿大瓢舀了满满一瓢酒液,自己先喝了一大口。但见那酒泛着微淡的金黄色,入口尚不太酣,但醇味十足,齿颊流香。杨幺赞道:“真是好酒!”将大瓢递给了龙八。
      龙八也是满饮一口,他的酒量甚豪,战前战后常常剧饮,却从未尝过如此好酒,心神畅快,递给了独孤剑。独孤剑还未饮,降龙伸手抢过,痛饮三大口,大叫道:“真是好酒,今日不谋一大醉,不是男儿!”
      满堂轰然大笑,气氛登时活跃起来。降龙饮过,是独孤剑,连伍清薇都浅浅喝了一口,红晕上脸,娇艳欲流。她笑吟吟地看着满堂豪饮,也觉甚是快意。
      归隐子自恃身份,却是不肯跟他们如此牛饮。他命人寻了个干净的碗来,仔细擦过之后,舀了一碗方欲喝,红儿咚的一头扎了进去,将这碗酒吸了个涓滴不留。归隐子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红儿尝到酒味,欢喜地长嘶起来,围着归隐子不住转着圈,要归隐子再舀给它喝。归隐子赌气将碗收起来,红儿找了一阵子找不到,气急败坏,一头扎进酒缸里,什么人都拉不住,片刻之间将整缸酒都喝了个底朝天。
      降龙正饮到兴头上,正掳着袖子要跟杨幺、龙八比腕力,一见酒被红儿喝干,不由大是扫兴,暴脾气上来,不住数落归隐子不该跟红儿一般见识,害得大家都没有酒喝。他已有半醉,哪里看得出来归隐子的脸色越来越沉?突然,就觉身上一麻,便再也动不了了。
      归隐子嘿嘿冷笑,领着红儿,对着桌上的菜肴每盘都喷了一口火,立时全成了焦炭,大家谁都吃不了,然后才将降龙的穴道解开。降龙咬牙切齿,却不敢对着归隐子发火。伍清薇不住地抱怨降龙不该不住地抱怨归隐子,说了一阵子,降龙怒火上来,疯魔禅杖掣出,将桌子椅子凳子瓢子砸了个稀巴烂。独孤剑又开始不住地抱怨伍清薇不该不住地抱怨降龙……
      喝酒真是误事啊。
      杨幺满腹的话想要问龙八,碍着这么多人,不好出口。突然,一个小兵跑了进来,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杨幺脸色一变,身子不由得站了起来。他双目顿时变得极为清澈,再无半点醉酒之态。众人都感受到他的郑重,停止饮酒,注目于他。
      杨幺淡淡道:“少林罗汉堂掌院带领十八罗汉,前来拜访!”
      龙八一惊,道:“咱们洞庭与正派水火不相容,少林寺为正派执牛耳者,怎会到洞庭大寨来?”
      杨幺目光缓缓阖上,这片刻之间,他已由一个宽仁好客的长者变成了叱咤风云的武林豪杰,沉声道:“兵来将当,水来土掩,既然少林寺敢到洞庭来,咱们就当待以礼数。传令,放他们进来!”
      众人轰然答应一声,尽皆忙碌起来。片刻将大厅内收拾得干干净净,大众罗列两边,森然待敌。独孤剑有心躲开,杨幺笑道:“不妨,洞庭虽然被人称作魔窟,却是无事不可对人言。少林寺这次来的诡异,也请独孤少侠帮我们参谋参谋。”
      不多会,只见灰影闪烁,一行人进了大厅。只见他们都是一袭黑衣,连面目都遮住了。杨幺淡淡道:“少林寺向来号称第一正派,怎么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
      他知道少林寺此来定然不怀好意,言语之间也就不再客气。那一行人齐齐抬手,将斗篷击落,众人眼前猛然一片金光闪耀,却见一行人都是脸灿金光,绝不似血肉之躯!洞庭群魔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不由得心下惊骇,杨幺心下也是微惊,从容道:“少林神功果然无双无对,让杨某大开眼界。”
      当先一人涩然道:“我们在入洞庭之前,全身都涂满了金盏曼荼罗花之毒。”
      他一开口,独孤剑立即认得他便是灵宝山上见过的大颠和尚。只是不知道他何时已升为少林罗汉堂的掌院。大颠眉目本就威猛,此时灿金从肌肤深处泛出,更宛如金刚怒目,狠霸之极。
      杨幺脸色大变,也只有他,才知道金盏曼荼罗花毒性凶猛诡异,其毒沾人之后,便立即深入心脏,再也无法驱除。中毒之人,功力在短期内可大幅增长,但七日之后,便会死于非命,纵然天下无双的国手医士,也救治不得。
      少林群僧,却又怎会中金盏曼荼罗之毒,而且是自行甘愿中的?洞庭群豪面面相觑,一时都难以索解。
      却听一人笑道:“只因他们要送礼,而且这礼物一定要送到。”
      从一十九人身后飘然转出一人,脸上堆着悠然微笑,站在了十八罗汉身前。他不出声,几乎没人注意到他,但此时往人前一站,顿觉其人形神萧然,落落清湛,实是一时俊杰。他手中执着一柄折扇,未曾说话,先对着众人团团一揖。
      杨幺拱手道:“阁下又是谁?”
      那人微笑道:“在下王嵩。”
      杨幺眉头挑了挑,道:“河朔王嵩?”
      那人笑道:“贱名有累清听,正是在下。”
      杨幺冷冷道:“你可知道我发了天下通缉令,要杀你么?”
      他双手扶椅,杀气陡然暴涨。他的本命元息虽有四成灌输给了龙八,但杨幺所修习的乾坤浩瀚功向以气势为胜,这时动了杀心,气势登时翻卷有如狂风吹云,凶暴裂涨,轰然充满了整个大厅,激扬电卷,向王嵩压了下来。
      王嵩折扇轻摇,杀气凌厉中,他却宛如丝毫不觉,悠然道:“我若不知道,又怎会来此?”
      杨幺道:“既然来此,我便杀你!”
      他身子一动,本就凝蓄的乾坤浩瀚功立即自双掌中潮涌而出,宛如雷霆电云般,托着他向王嵩疾冲而去。他一出掌,附近三丈之内便都被他的掌力笼罩住,这一掌不是从他手上而发,而是从天上,从地下,从五湖,从四海,从一切生命呼吸,大象开阖中勃发啸聚,而目标只有一个:王嵩!
      这一招,王嵩避无可避,闪无可闪,挡无可挡,躲无可躲!
      这一招,一出手已生死攸关。
      独孤剑与降龙惊讶地对望一眼,他们实未料到,杨幺的武功高到如此程度,动静之间竟似有天地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