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官逼民反

  •   大军初退,郢城稍稍复苏了些生机。百姓匆忙地奔走着,大多数人在收拾行李,准备搬到远离战火的地方。炊烟相继升起,人们的脸上仍残留着惊惧与恐慌,却已没了绝望。
      伍清薇与独孤剑相扶着走过街道,并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也没人将他们当作救命的恩人,但独孤剑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能够看到这些人生活的样子。
      孩子们不知道恐惧,仍然三三两两地在街上玩耍,大叫大闹地冲来冲去,玩着游戏。独孤剑一不小心,就被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重重撞在了身上。他急忙扶起孩子,温声道:“慢些。”
      那孩子顾不得理他,追着自己的伙伴跑了。独孤剑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这就是他戮力保护的啊。
      伍清薇也被他的愉悦感染,两人轻快地穿过长街,走进王老爹的家。这家里还笼罩着一丝愁容,王老爹一见到独孤剑,大喜道:“独孤公子,你可回来了!”
      任长风闻声,急忙纵了出来,长笑道:“想不到你的命竟这样长,两万金兵都杀不死你!”
      他一掌击在独孤剑的肩头,独孤剑呲牙咧嘴的,心下却甚喜任长风的豪爽。他与任长风携手入屋,降龙还是一动都不能动,见到他后,双眉轩了几轩,是跟他打招呼。龙八双手双足皆伤,却不肯躺下,端坐椅上,微笑道:“独孤兄弟,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独孤剑冲上前来,泪水不禁淌下。无论降龙还是龙八,都几乎将性命捐给了郢城黎民。他们求的是什么?龙八的双目更显沧桑,豪气虽在,却显然老了很多。连鬓角处也染了星星白发。
      一夕白头啊。
      龙八见独孤剑沉默,不愿大家为他难过,笑道:“任兄,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任长风道:“有话只说就是,可不要叫什么任兄。”
      龙八道:“俪大将军的军队,何以就对你这么服从?你说让他们来郢城就来郢城,说让他们戮力杀敌就戮力杀敌。”
      任长风笑道:“我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
      大家都不由好奇起来,什么话居然有这般威力?任长风道:“我问他们:你们想不想加入岳家军?”
      岳家军?龙八心头一震,法纪如山,从未一败的岳家军?新任清远军节度使岳飞所率的岳家军?
      宋高宗绍兴四年,岳飞攻克邓州城,克服襄汉六郡,高宗传旨,将岳飞由正四品的正任镇南军承宣使超升为从二品的清远军节度使,其实职差遣改为湖北路、荆、襄、潭州制置使,依前神武后军统制。“荆”乃荆南府,“襄”乃襄阳府,宋廷命岳飞“制置”荆湖南、北路的首府潭州和荆南府,以及荆湖北路。
      是时金宋两国交战,唯有岳家军长胜不败,军人皆以身在岳家军为荣,此地正属岳飞制置之地,难怪俪琼之军毫不反抗,而且踊跃遵命。
      任长风笑道:“岳帅虽然节度荆襄,但羽节初建,法令未明,致生今日之事。独孤公子虽然以一人之力让金军退兵三十里,但金军重整旗鼓再来,也费不了多少时日。这座城是没法再守了,我会带领他们迁徙到岳帅驻地,独孤公子只管放心就是了。此时正是用人之时,独孤公子不妨留在军中,岳帅定然很喜欢诸位这样的英才。”
      独孤剑沉默不答,有了俪将军前车之鉴,他实是对行伍有些不太信任。
      龙八看了看他的脸色,道:“我乃江湖魔头,纵然有心效劳,却是力又未逮。咱们就此别过,此城日后还要多劳任先生。”
      他强撑着从椅上站起来,向外走去。任长风皱眉道:“你就算不肯留下,何必现在就走?看你伤得这么重。”
      龙八惨然道:“我现在武功全失,江湖仇家甚多,寄身于此,只怕活不过三日。任先生若是为我考虑,就早些放我走吧。”
      独孤剑听他说武功全失,心中不禁一紧,忙抢上去扶住,道:“还是我们送龙兄一程吧。”
      床上躺着的降龙立时发出一阵咿咿呜呜的叫声,独孤剑回头笑道:“你放心,一定落不下你的!”
      任长风见他们执意要走,叹息道:“那好,我备马车送你们。”
      他遣人将龙八跟降龙安置到了一辆马车上,提了个包袱道:“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送你们,你们不要嫌弃才是。”他拉着缰绳,依依不舍地将他们送出去好远。
      独孤剑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任先生回去吧!”
      伍清薇钻进马车里照顾着降龙、龙八两人,任长风叹道:“你们若是多住几日,就会发觉岳帅与其他军人截然不同……人各有志,我也不能相强。只是此去洞庭,千万要小心些!”
      他有意无意地看了龙八一眼,跟着摆摆手,大踏步回去。
      独孤剑并没有太在意,手握缰绳,信马向洞庭方向行去。
      就听伍清薇忽然惊叫道:“这么多?”
      独孤剑探头进马车,就见伍清薇面前摊开了任长风所送的包袱,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玉瓶,赫然是各派秘传的伤药。有些丹药一颗便价值连城,想不到任长风随便相送的,却是如此贵重的礼物!
      独孤剑道:“收起来吧,这位任先生是个好人。”
      龙八挣扎着倚窗而坐,他的目光凝注在郢城北门,目中渐渐蓄满了泪光。独孤剑与伍清薇都别过头去,留给龙八一个独自悲伤的空间。
      良久,龙八长长叹了口气,道:“当年我出石门山,又加入了几只部队,打算再行抗金,还大宋山河。哪知天下乌鸦一般黑,每只军队都一样,说是抗金,但只管保存实力,壮大力量,哪里管什么山河破碎?我心灰意冷,便独自杀入洞庭魔窟,想凭一己勇力,为天下人做点事。哪知我去之时,正碰上杨幺大战伪齐十二高手,在正道眼中为外道邪魔的洞庭魔窟,竟然深知民族大义,宁愿战死也绝不投敌卖国。我震惊之下,助杨幺击退齐兵,便留了下来。住得越久,便越发现洞庭中人多数都是贫民出身,均是对大宋军队心冷之人,心向百姓,宁愿自己不吃饭也要开仓赈民,比之江湖正道好了百倍。杨幺更是立志宏大,愿天下百姓都自食其力,永不受官府辖制。嘿嘿,不要官管,可不就成了大家嘴里的魔头了么?我寄身其中,为天下百姓效死力,可江湖传言却越来越恶,九音始终不肯谅解,到最后,我也没能跟她解释清楚。”
      他紧紧握住了拳头,独孤剑跟伍清薇对望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伍清薇强笑道:“龙大哥,宫姐姐到了天上,想必已明白了你的苦心了。”
      龙八一阵哽咽,泪下如雨,他用力抹着眼泪,大笑道:“我平生以豪杰自许,却也免不了婆婆妈妈!”
      独孤剑肃然道:“无情未必真豪杰,龙兄乃性情中人,岂能说是婆婆妈妈?”
      马车外一人笑道:“我这徒弟说的有道理。大丈夫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何必非要自己拘束自己呢?”
      独孤剑大喜,道:“师父!”
      一阵马蹄声响起,归隐子骑在红儿身上,满面笑容道:“好徒儿,乖徒儿,正是为师啊。”
      独孤剑急道:“师父,你跑哪里去了?没有受伤吧?”
      归隐子还未回答,伍清薇撇嘴道:“你这位师父大人还能受伤?我看早就跑的没影了,待到战事平息才跑回来呢!”
      归隐子嘿嘿一笑,一捋长须,道:“跑?没有我老人家,你们能赢得了这场战争?”
      伍清薇道:“那是,都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好,才保住了一城百姓呢。”
      归隐子眯着眼睛点头道:“你这话也有道理。不过你真的以为任长风与宸随云只是恰好出现在俪琼军中的么?”
      龙八一惊,道:“难道是你……”宸随云等的出现的确有些巧合,事后龙八也不无疑惑,此时听归隐子一提,不由对这老者起了些敬佩之心。
      归隐子高深莫测地轩了轩长眉,不答他话,从身上掣出两柄剑,递给独孤剑道:“我送你的虽然不是什么好剑,但终归是长者所赐,怎会随手就丢了呢?幸好给师父瞧见了,又拣了回来。这次可要好好保管,再也不许丢了。”
      那正是秋水与松纹。归隐子喃喃道:“秋水松纹本是一对,没想到在这战场上它们倒自行凑到了一起。便宜了我这徒儿。”
      他盯着伍清薇道:“宸随云这等人,天下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会跟你这毛丫头谈条件?”
      伍清薇也不由心弦一震,归隐子悠悠道:“这世界有太多的秘密,是你们所不知道的。千万不要小觑了我老人家!”
      他打马前行,红儿又长得壮硕了一些,归隐子长髯飘飘,身在上古火麒麟上,当真如同神仙中人。他吟鞭前指:“我今不乐思岳阳,身欲奋飞病在床……洞庭,岂不我待乎?”
      众人一时尽莫测高深,唯有仰望高贤,亦步亦趋。
      马行嘚嘚,洞庭烟雨,已快洒在了身上。
      
      降龙与龙八伤势极重,马车行得便不甚快。走了半个多月,才到了潭州。有了任长风所送的一包袱丹药,两人伤势恢复得甚快。降龙的真气更强厚了些,再度施展出疯魔杖法时虎虎生风,武功更加精进。龙八除了右掌断掉,寻不回来之外,别的伤势一平如初。只是他的真气却一点都没有复原的迹象,看来真的武功尽废了。
      独孤剑心下叹惋,却也无法可想。龙八性情极为豁达,试了几次无功,也就不再挂怀。马行悠闲,他跟几人说起洞庭杨幺的种种事迹,众人都是悠然神往。
      杨幺幼年曾受过钟相大恩,钟相起兵作乱时,杨幺虽然心不以为然,却忠心事之,为之立下汗马功劳。等钟相兵败,杨幺领导部分队伍,转移到龙阳县,团聚多支余部,形成较大的势力,推举钟相独子钟子义为太子。
      建炎四年六月,宋廷任程昌禹为鼎、澧州镇抚使兼鼎州知州,讨伐杨幺。他带领随从兵马,分水陆两路前往鼎州赴任,水路船队满载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陆路随从在沿途施展淫威,索酒食,逮猪羊,抢鸡鸭,激起村民们的公愤。被杨幺率领部众将整个船队一网打尽,程昌禹仅以身免。杨幺将所抢到的资财散给周围百姓,而水寨太子钟子义一见程昌禹自开封得来的爱妾小心奴,便色授魂与,杨幺苦劝,钟子义执意夺之为妾。程昌禹恼羞成怒,誓与杨幺为敌。
      杨幺军在鼎州和澧州山区,砍伐了几万棵松、杉、樟、楠等木材,打造海鳅、棹橹等船,很快建立一支水军。程昌禹的部兵都是北方人,不谙水性,眼看敌方的轻船快舰出没重湖,恣行攻掠,也无可奈何。杨幺军占据了鼎州的龙阳和沅江两县,设有三十多所水寨离州城,“止三二十里,远者不过五六十里”。
      绍兴元年正月,程昌禹得到“木匠都料”高宣进献的车船图样,如获至宝,以为可凭藉车船,置杨幺军于死地。他求胜心切,立即将两艘八车船投入战斗,攻打夏诚的水寨。结果车船不能在浅水中航行,搁浅于址江,被杨幺军缴获,都料匠高宣也当了俘虏。程昌禹懊悔莫及。
      杨幺军缴获官军车船以后,也大造车船。总计造了十多艘车楼船,大的可载兵一干多人。后来更增加到二十九艘。他们在车船上装配拍竿,长十多宋丈,上置巨石,下设辘轳,遇着官军的战船,可用拍竿击碎。几百艘轻快的海鳅战船,如众星拱月,簇拥和协同大车船作战。于是兵势愈大,纵横洞庭,恣肆湖汉,声势壮大。
      宋廷又派来王燮为荆南府、潭、鼎、澧、岳、鄂等州制置使,统一指挥各支人马,共计五万几千兵员,围剿杨幺叛军。此人怯懦无谋,爱钱如命,积聚的财宝,“可富数世”。由于他恣意克扣军俸,“士食半菽”,军纪格外败坏,部下“剽掠杀伤,莫知其数”。荆湖百姓对王燮恨之入骨,“愿食其肉而不可得”,而洞庭义军常赈济百姓,不事掠夺,所以百姓心向之,王燮多次用兵,无不惨败,而杨幺声势更壮。
      杨幺所学与龙八一样,也是丐帮武功,精擅的也是掌法。他生性简朴,平时不事装扮,对人亲和,在洞庭中极有威望。杨幺掌法沉猛,杂入了洞庭烟波之浩淼,出掌宛如天风海雨,功力更在龙八之上。程昌禹、王燮多次派人暗杀,无不死在杨幺双掌之下。是以洞庭义军都以杨幺为首,而杨幺不忘旧恩,坚持拜钟子义为太子,自己臣事之。
      独孤剑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言道:“杨幺为何不报效国家,建功立业呢?”
      龙八摇首道:“杨幺早年也任过小吏,上面催逼赋税,命他杀一儆百,打死几名抗不缴税的无赖。他知道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无赖,只不过穷到了底,无钱缴税而已,就偷偷将他们放了。哪知朝廷办了他个重罪,发兵将逃走几人抓回,要将他们吊死在武陵城内。钟相见他生相奇特,就拿钱买通官员,将他释放。他心灰意冷,发誓再不为朝廷效力,避入洞庭湖内,做了个无牵无挂的渔翁。后来钟相起兵,将他寻了出来。他感念钟相恩情,誓力效忠。这些年虽名为造反,除了杀过几名贪官,却是一点恶事都没做过,乃是一条肝胆雄烈的铮铮铁汉。”
      独孤剑想起郢城之时,点头道:“乱世官匪一家,倒真是由不得他。不过啸聚江湖,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攻破的。现在国家有难,怎不起兵勤王,共抗大难呢?”
      龙八道:“杨幺曾言,若是降我,除非岳帅亲临。宋廷猛将虽多,要破洞庭,也就只有百胜将军岳飞一人了。杨幺也曾动过招安的念头,但一想到招安之后此地百姓重入官府的虎狼之口,杨幺就不禁犹豫。但他于大节上极为坚定,伪齐刘豫几次派人拉拢,都被他严辞斥退。”
      几人谈谈说说,非止一日,来到了洞庭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