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通天道尸

  •   咯嚓嚓一连串的暴响,白虎的双爪被龙八硬生生折断,跟着他的双掌从白虎的胸前击进去,从后背透了出来,龙八满身都是白虎溅出来的腥血,带着白虎半截残尸,向黑衣人怒冲而来!
      黑衣人吓了个心胆俱裂,哪里敢招架,急忙扯住朱雀道尸,锐啸连连,朱雀道尸身躯凌风飞舞,带着他疾窜遁逃!龙八大吼一声,白虎残尸飞出,凌空打在朱雀身上。他的双掌,也闪电般印在了黑衣人的背上!
      黑衣人一声大叫,只觉背上剧痛,他心胆俱裂,全力逃命,只听背后一声轰响,他百忙中偷眼看了看,却见龙八倒在地上,已经昏迷过。他愕了一愕,慢慢停住脚步。
      龙八的右掌齐根折断,看来与白虎的对决也绝没有讨到好处。
      黑衣人方才感觉到的剧痛,是龙八的腕骨刺在他背上的结果。龙八极力摧动血魔搜魂术,内耗过大,剧痛攻心,在击中他之后,也晕死过去。
      黑衣人大大喘了口气,他也是血魔搜魂术的修习者之一,知道龙八这次全力施展血魔,就算侥幸不武功全失,也必定深受极重内伤。暗暗庆幸之下,却也不由甚感晦气,自己是如何惹上这两个拼命煞星的呢?他越想越怒,此次连折两具道尸,回去老头子还不知怎么责罚他,如何不又恼又恨?闪电般欺上,咯咯两声,将龙八的双脚踢断!
      龙八痛得醒转过来,怒吼连连,再度向他猛扑。但他双足都已折断,名震天下的大风云掌又能施展出几成来?空自虎吼,却连黑衣人的衣缘也沾不到!
      黑衣人狞笑道:“你这畜生,害的我连损两名神将,我不教你受尽天下至苦,再将你炼制成通天神将,永远受那无尽的辛苦!”他越想越觉得高兴,龙八根骨资质极佳,若是能练成道尸,只怕尚在老头子秘藏的大罗三仙之上,那么连折两将的罪过,只怕也就抵过去了。他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
      龙八连击几下不中,仰天怆然怒吼起来。他的吼声是那么苍凉,闻者无不有着落泪的冲动。独孤剑奋力将身边几名金军挑开,鼓足剩余的真气,向黑衣人冲了过去。他一定要救下龙八,从见到龙八再度回到战场的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误解了龙八。他深深为此感到羞愧,他不能让龙八受着如此的痛苦而不管!
      剑光闪烁,直袭黑衣人的面门。独孤剑不愿偷袭,清啸声随着剑势响起,向黑衣人急攻而来。黑衣人目中阴冷的光芒暴起,双袖无风自动,独孤剑忽然就觉两道真气左右袭来,他急忙变招,但苦战多时,劲力已尽,却哪里还能躲得开?一声闷响,被击了个正中,凌空向下摔落。
      黑衣人冷冷道:“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你都想杀我?”
      他使劲一脚,踩在独孤剑的身上。独孤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黑衣人似嫌污秽,袍袖拂动,闪了开来。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独孤剑跌得虽然狼狈,但他的手中却始终紧紧握着那柄剑!
      电光石火之间,那柄剑毒蛇般窜起,一剑就刺入了黑衣人腿中!剑锋才入体,独孤剑的真气就全部汹涌鼓入,完全不留分毫!
      黑衣人一招失算,急忙鼓息与抗,却哪里还来得及?独孤剑剑势拖动,在他腿上拉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怒涌。
      独孤剑立即弃剑,身子一阵翻滚,抱住了龙八,残余的真气一丝不留地运转开,向外狂奔。千军万马中,他只想救这一人!
      黑衣人一时大意,便受重伤,心头大怒,几指闪电般点出,将伤口封住,口中一声怒啸,驱动着朱雀,一起向独孤剑猛扑过来!
      他这含怒一击何等凌厉?独孤剑全力奔逃,但那抹黑影迅速就将他吞没,冷彻的杀意铺天盖地潮涌而来!
      独孤剑心中暗暗叹息,难道他不但救不了郢城百姓,就连龙八也救不了么?但他决不肯放弃,负着龙八,仍然全力奔逃。
      突然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我来助你!”
      独孤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柄剑,一柄黑黝黝的剑。这柄剑平拙无齐,只是极为巨大,在空中划了个半弧,倏然掠过独孤剑,向他身后袭去。这柄剑看去极为沉重,但在此人手下施展出来,却举重若轻,十分灵动。
      黑衣人的双掌几乎已碰到了独孤剑的衣缘,却被这剑生生顿住。
      剑如山,将他涌流的真气完全封印。黑衣人怒啸一声,袍袖挥舞,向剑身击去。他真正的杀招,是隐藏在袍袖下的双刀,这如虚如实的一招,已助他杀了数位高手!
      那柄剑凌空挥舞,一剑直斩下来。黑衣人忽然发现自己虚实相生的一招完全无用,因为这柄剑太过巨大,剑风裹绕,威势横达一丈,将他全身都围裹在重剑的剑风中,无论是袍袖还是双刀,都被这一剑压下!
      这一剑之威,已不可挡!
      黑衣人武功走阴诡一路,见不能招架,立即闪身便退,阴风四溢,血魔搜魂术摧动,地上的尸体都发出一阵沙哑的嘶叫,突然晃动着站了起来。
      这场战争虽然短暂,但极为惨烈。这些尸体身上都布满了血迹伤痕,此刻被黑衣人硬生生地摧起,尚未凝结的鲜血从他们七窍中汩汩流出,在地上组成妖艳的图案。他们极力扭动着残缺的身躯,向任长风围了过来。
      一时战场如化修罗地狱,拼命交战的金军宋军双方,都不由自主地退开好远,生恐被这些从地狱中逃出的妖尸沾上!
      任长风豪然一笑,道:“你这控鬼御神之术吓唬别人还行,我却知道其真相,吓不倒我!”
      他的左手伸出,手中托了一个小小的香炉,任长风真气透入炉内,立即一股浓香飘了出去。他重剑挥动,这股浓香向四周飘开。那些嘶哑啸叫着的僵尸一闻到香味,立即身形呆滞,慢慢软倒在地!
      黑衣人厉啸道:“你……你这香炉中是什么东西?”
      任长风大笑道:“没有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在任何江湖游医那里都能买到的驱虫散!”
      黑衣人脸色登时变了:“你……你如何知道?”他黑发在风中狂舞,双目张得极大,黑袍下的双刀都在微微颤抖,仿佛随时要冲上去将任长风撕成碎片。
      任长风冷冷道:“有法就有破,你驱使噬魂软蛊钻入尸体内,使尸体仿佛活了过来,于是便有了神怪妖魔之相,在我眼中,却是一钱不值。”
      他不住将香气挥出,那些尸体僵倒在地上,突然从他们的口鼻中蜿蜒爬出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毒虫来。
      它们的身躯极软,苍白色,没有头,也没有尾,更无论口鼻耳眼。身子又细又长,仿佛一条白色的带子。只是他们刚爬出来,便被那股浓香围裹,扭曲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任长风笑道:“没了噬魂软蛊,看你还能驱使尸体么?”
      黑衣人面沉似水,冷冷道:“没有金尸,我仍可杀你!”
      他也不甚知悉通天道尸的奥妙,唯恐这股异香对道尸也有伤害,厉啸声中,吩咐朱雀道尸躲开。他的身形盘旋,起在了空中。
      他大喝道:“金国勇士们,随我一举夺下郢城!”
      随着喝声,他精擅的控鬼御神之术再度发动,不同的是,这次摧动的对象,是那些金国士兵。
      控鬼御神之术本就有阴阳两面,控鬼为阴,御神为阳。御神之术,则是夺取生人魂魄,使之完全听命于行法之人。虽然控制如此多的人几无可能,但借着他在金军中无上的威望,仍能一举影响全军的心神,将酣烈的杀戮欲望贯进他们的骨髓中去。
      他挥刀之际,通天玄功怒发,大片的沙石被揭了起来,凌空向任长风砸了下去。沙石中灌满了真气,无异真刀真枪,任长风无法强行招架,脚步错动,向后躲去。金国士兵精神都是炽涨,狂呼大喊中,士气大旺,向宋军这边滚涌冲了过来!
      杀气散做阵云。
      这两万余人一齐冲击,顿时声势震天动地。黑衣人控鬼御神之术反运,将这股杀阵之气与自身修为融合为一,身上黑衣蔽天张开,宛如一朵黑云,卷在杀阵的最前缘,向郢城横冲直撞而来!
      任长风身上一重,心知不好,玄铁重剑带着全身真气挥出。但此时黑衣人功力陡长一倍,双刀闪电般劈在了剑脊上,只见一股黑烟腾起,剑身忽然出现了一片黑影!那黑色宛如有生命一般,迅速向剑柄蔓延而来。
      任长风大吃一惊,急忙放手,黑衣人双刀将重剑勾转,剑柄直指任长风咽喉!
      他身后,金国士兵精神大振,呼喝声震耳欲聋,刀剑砍出威力大增,将宋军杀了个落花流水。任长风知道自己不能退,再退,郢城就真的不保了!他身形陡然顿住,双掌重新抓住了玄铁重剑的剑柄!
      那剑柄已然变成了漆黑,任长风全然不顾,真气一丝不留,全部灌入了剑身中,向黑衣人悍然刺出。
      就算是拼了性命,他也要重创黑衣人!
      这股大力撞出,黑衣人的身形骤然停住,他冷笑一声,全力摧动真气,慢慢地,剑柄上的黑气向任长风手臂上蔓延而去。黑气每多一分,任长风的功力便削弱一分,而黑衣人则增强一分。此消彼长,再有片刻功夫,任长风就会被他一举击毙!
      黑衣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龙八重伤,任长风死,将再无人能改变郢城的命运!
      他渴望着杀戮的血,那肆意流淌的热血,那可以让血魔大幅增长功力的热血!
      龙八大喝道:“负我过去!”
      独孤剑叫道:“不行,你必须要赶紧疗伤!”
      龙八嗔目道:“快负我过去,晚些就来不及了!”
      独孤剑犹豫着,他也知道任长风已支撑不住,他很想放下龙八,前去与黑衣人一拼,但他深深知道,自己这样做绝改变不了什么。他并没有犹豫太久,一咬牙,负着龙八冲了过去。
      龙八却等不及,断了的腿在独孤剑的身上使劲一撑,刺骨的剧痛中,他身子凌空窜起,落向任长风的背后。那烧灼般的痛苦刺激着他的心神,竟让他无比清醒。他双臂探出,裸露的腕骨直插入任长风的背后。
      他的劲气毫无保留地贯注到任长风的体内,这是血魔反噬后,他最后仅存的本命元气,是与他的生命息息相关的精元。
      九音既然死了,还留它做什么?龙八毫无保留,尽皆输送给了任长风。
      从此,他就是个不会武功的废人了。
      任长风精神大增,虎吼一声,满掌黑气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身上腾起一股无比丰沛的力量,潮水般怒卷,向剑身上冲去。黑衣人猝不及防,鲜血飞溅,被击得飞跌而出。
      但被杀戮的欲望摧动的金国士兵,此时已忘记了一切,怒潮般冲向郢城。任长风功力再高,也挡不住这么多人,独孤剑剑法再精,也杀不光这么多勇士!他们迅速冲过两人,硬撼郢城城门。
      城门口,仍然飞扬着冲天杖影,降龙当门而立,宛如洪荒时的神衹,竟将这些怒潮全都挡住。他面前,是如山般的尸体。他的双目睁得大大的,但却什么都看不见,他就只剩下了本能,舞动禅杖的本能!
      乱世人不如狗,战场上,人更不如一粒尘埃,一只飞蝇。
      独孤剑痛苦地望着那茫茫不见边的人潮,从朝阳初升杀到现在,已是夕阳将斜,这场血战,已夺去了几千人的性命,有宋军的,也有金军的。战争之后,也许还要添上更多无辜百姓的生命。
      为何要战得这么残忍?独孤剑一剑剑刺出,他心中充满了痛苦。
      但他毫无选择,甚至他只要有丝毫的松懈,他的性命就会被这无边的人流淹没,再也留不下丝毫的痕迹。就算是对着金国人,独孤剑也不想多杀戮。这也是如他一样的生命啊,为何却一定要兵戈相向?难道他们没有兄弟姊妹,难道他们愿意让亲人在战刀下战栗?
      独孤剑想嘶吼,想制止这些杀戮,但他却只能挺起手中的剑,刺破扑过来的每个人的咽喉。晚风带来的浓重血腥气让他忍不住一阵阵想吐。每杀一个人,他的心就感受到一分无法平息的痛苦。
      他扬起头,穿透汹涌的人流,盯在那金甲主将的身上。他心中涌起了一阵怒火,为何你不下令停止这杀戮,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黑衣人双刀急速挥动,左控鬼,右御神,阴阳二气连举,顿时,他身周生人与死尸全都在他的驱动下,悍然向任长风等人冲了过来。而他将这些人的杀气尽皆吸纳到自己身上,攻势更是凌厉如电!
      而龙八贯注到任长风身上的内息,却在慢慢衰竭。这终不是他自身修习而得的,不能永驻己身。任长风心念电转,突然扬声对独孤剑道:“就靠你了!”
      他一把抓起独孤剑,用力掷了出去。同时身子前扑,迎向黑衣人。他要缠住这个邪诡的对手,好让独孤剑能抓住这瞬息之间的战机——因为独孤剑冲向的,是那名金盔金甲的金军统帅!
      俪大将军并没有说谎,这五千士兵尽是精锐,但金军也无一弱手。人数悬殊,战争的天平已完全向金军倾斜。
      擒贼先擒王,这几乎是宋军唯一的机会!
      长久的杀戮让独孤剑的思维几乎停滞,只剩下了本能,但他还是能了解到任长风的苦心,身在空中,多年苦练的轻功立即全力展开,同时长剑挥动,大喝声中,一道剑气勃然而发,向前席卷而去。他就随着这剑气闪电般纵身而上,向金军统帅扑去!
      黑衣人大吃一惊,顾不得再伤任长风,凄厉地啸叫着,向独孤剑追去。但他离得实在太远,却哪里来得及?乌木恒轰然怒啸,铁塔般的身子撞向独孤剑。自与独孤剑军威战后,他就再也没离开统帅半步。
      独孤剑身子突然潜下,重重一剑砍在乌木恒的脚踝上。
      乌木恒发出一声天惊地动的狂啸,轰然向后倒去。独孤剑身子闪电般窜起,一脚踏在他的额头,连人带剑扑到了金军统帅面前!
      剑光霍霍如电,这一剑,已然凝聚了他武功中的所有精华,这一剑,志在必得!
      金军统帅战刀举起,却仿佛受惊过度,招数慢了半分,哪里能够挡得住独孤剑这闪电一击?独孤剑一剑斩在他的金盔上,大叫道:“传令!快传令收兵!”
      当啷一声,金盔落地。独孤剑的嘶吼猛然顿住,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正惊讶而又哀婉地看着他。
      飞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