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兵临城下

  •   独孤剑与降龙胸中豪情万丈,少年心性,觉得万千金军又算得了什么。两人大声谈笑,回到王老爹的院落,龙八却已不在了。
      独孤剑灿烂的笑脸暗了暗,降龙大笑道:“没有他又怎样?我们照样抵抗金军!该走的,始终是要走的!来来来,咱们剧饮三大杯,出去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独孤剑的一腔热情却被浇熄了大半。他清晰地知道,金军之中隐藏着什么样的人物,如果龙八在,凭着他的大风云掌,还有一战之可能,但现在……以他们两人的本领,只怕连黑衣人手下的通天道尸都打不过!却又如何奢谈对抗二万金军?他沉默地叹了口气,四处搜寻着。
      潜意识告诉他,龙八已经走了,但他却有些不愿相信。那个虽被叫做魔头,但却如此豪迈,那个以一双肉掌孤对大军的龙八,就在此危急关头逃走了么?独孤剑心中满是苦涩,心情沉重之极。
      
      这一晚总算过去,黎明的光辉尚未照耀满郢城,金军那喧天的战鼓已然惊起了所有人。郢城每个角落里都张满了惊恐的眼睛,人们惶急地抱在一起,那战鼓已然震慑了他们所有的希冀,瓦解了他们所有的斗志。当灾难来临时,人们能够选择的,唯有等待。
      等待他们生命被夺取。
      独孤剑皱着眉站在郢城城头,城下旌旗摩云挥舞,金军将士在号角的指挥下,整齐地列出阵势,缓缓向郢城北门逼了过来。晨风吹得旌旗猎猎作响,合着战鼓低沉的咚咚声,压得城墙几欲坍塌。独孤剑甚至能感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急,几乎被这种无形的压力挤出了胸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对降龙道:“你千万沉住气,我去去就来。”
      降龙答应一声,道:“你若是也跑了,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朋友!”
      独孤剑大笑道:“咱们还要共同杀敌的,岂能先跑?”
      他跨上一匹马,出东门绝尘而去。
      金国军队已然列好了阵势,林立的旌旗中,军队肃然站立,黑压压的望不到头。当先的帅旗麾动,一道黑流鼓涌而出,顿时杀气宛如海潮浪打,直迫郢城北门!
      黑衣人仍旧笼罩在那袭沉沉黑衣中,只是身上气势更为隐秘,杀气更寒。他身后紧紧簇拥了三名通天道尸,呈扇形翼护着他。黑衣人所修武功善于御使他人之力,此时背倚两万金兵,那浩浩莽莽的军阵之气被他借势而来,身上黑袍就宛如无边黑夜,侵侵然凌压过郢城北门。
      黑云压城城欲摧!
      黑衣人手抬处,干枯的声音啸叫道:“龙八,还不出来?”
      他的声音中灌满了独门真气,凌厉宛如强箭,咯嚓一声响,啸声中隐含的劲气正中郢城头的战旗,战旗从中折断,飘飘落了下来。
      降龙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目睹黑衣人如此威势,却也不禁暗暗心惊,禁不住犹豫道:“独孤剑这小子,不会真的跑了吧?”
      
      独孤剑打马狂奔出三里许,下马轻轻一掌拍在马臀上,道:“马儿马儿,我若能逃得性命,再来寻你。”
      马儿一声柔嘶,小踏着步奔入了林中,觅草吃去了。这是一片寂静的小丛林,蜿蜒绕着一条小河,在朝阳的清光中,显得格外静谧。
      独孤剑忽然想到了武当,那时,他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他却要为一城的百姓而战。
      所谓侠义,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朦朦胧胧的概念,但他知道,如果他不奋剑抵抗,虎子这么可爱的孩子便会夭折在金军铁蹄之下。郢城的百姓们他十九不识,但他知道,这里面有许许多多像虎子这样的孩子,也许还有许多像降龙这样豪迈的壮汉,像伍清薇这样俏皮的少女,只要他抵御住了金军铁蹄,他们就都能回归安稳的生活,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战火,本就不应该烧到他们身上。
      独孤剑握紧了手中的剑,深深吸了口气,他的目光中充满了绝决。为此,他不妨血溅五步,头颅摧,肝胆裂。
      他展开轻功,向郢城北门掠了过去。
      大军摧城,黑衣人宛如上古神魔,带着无上的威严,紧紧逼压在郢城之前。旌旗摩麾,金军眼见宋军避不敢战,斗志汹涌怒发,一齐随着战鼓高呼起来。每呼一声,便齐唰唰地前进一步;每前进一步,战意气势便增强一分;战意气势每增强一分,郢城便脆弱一分,直到如危石悬卵,摇摇欲坠!
      独孤剑大呼道:“战书到!”
      黑衣人阴冷的目光倏然射到了他面前,两万金军的目光也跟着一齐转过来,独孤剑便觉心神一窒,那股庞大的战意仿佛化作实体一般,轰然怒压在他心头,巨大的压力几乎让他的身体分崩离析!他强提一口气,双手托着那柄松纹剑,一步步,并不快,但却无比坚定地向黑衣人走去。
      烈风盘卷,黑衣人长发飞舞,目光如斧如凿,紧紧盯住独孤剑。那目光是如此灼烈,仿佛其中蕴涵着勾魂夺魄的秘魔之力,以独孤剑多年修为,竟然都有些抵受不住,他稍微抬了抬双手,松纹剑的绿意在日光映射下宛如一丛松花,稍稍隔断了这两道锁命目光。
      黑衣人一眼见到他手中的长剑,心神不禁一震,他惊道:“你是谁?”他的声音尖锐,倏然直划上苍穹!
      独孤剑一直很仔细地留意着他每一点细小的变化,见他如此惊惶,便对自己的计策更多了几分信心。他不答话,脚步更不停留,一直走到黑衣人面前,将松纹剑递了过去。
      独孤剑初涉江湖,也知道这柄剑绝非凡品。但如此名贵的宝剑,黑衣人竟不敢接,反而后退了一步,似乎这柄剑乃是极为可怕的诅咒,绝不敢沾身一般。
      他厉声道:“他已放了我,为何又来找我?”
      独孤剑心念一动,原来锁在茶庵寺雪芽精舍中的,飞红笑的哥哥,竟然是他!
      独孤剑思绪转动,但面上却连一丝一毫都不显露出来,缓缓道:“茶庵寺一会,却没有领略阁下的高妙武功。”
      黑衣人见他手持宸随云的松纹剑,又知道茶庵寺之事,哪里还有半点怀疑?他师从黄泉老人,自艺成之后未尝一败,此次随从大军南下,本想建功立业,一争天下雄长。但在宸随云手下未走一招,便被擒下,对此人实是畏惧之极,此时见松纹剑再现,心中恐惧之极,忍不住连手都抖了起来。
      独孤剑心花怒放,将松纹剑轻轻放在他手中,淡淡道:“郢城西门三十里外,枯竹寺中,故人正在等你。他说过,来与不来,都只由你。”
      说完,转身循来路走去。两万金军肃然而立,全都双目喷火望着他,独孤剑昂首阔步走出,脸上神色丝毫不动。但他的心却跳的极为剧烈,只要黑衣人瞧出丝毫蛛丝马迹,不用亲自出手,一声令下,这么多人挤也挤死了他!
      但黑衣人握着松纹剑,双手颤抖得越来越剧烈,终于大叫道:“我有通天三尸,未必就接不住你一招!”身子急跃而起,向西掠去。三具通天道尸如影附形般跟着他,瞬间消失在连绵的群山中。
      独孤剑心下一宽,急步窜了出去。
      大将突遁,金军将士都是一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都一齐望向帅旗。帅旗之下,金军统帅全身裹在金盔金甲,看不清面目,他沉吟着,长鞭一指,进攻的号角声呜呜吹起,向郢城逼了过来!
      独孤剑耳听号角声,心下焦急之极,也顾不得再去寻他的马匹,全力展开轻功,从东门掠进城中。降龙正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眼见到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叫道:“你可回来了,这可怎生是好?”
      面对着如此众多的金兵,他的满腔豪情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若说以他们两人之力对抗如此众多的金军,那无疑是以卵击石,连想一想都无比的疯狂!
      独孤剑面容坚决:“大开城门,我们出城迎敌。”
      降龙道:“可是就只有我们两人啊!”
      独孤剑声音坚决之极:“就是我们两人!”
      降龙跳了起来:“你疯了?”
      
      龙八展开轻功,在茫茫平原上狂奔。
      他知道,郢城满城百姓的生命,都凝结在他身上,系于他是否能追上俪大将军,并说服他挥军回师。
      救孤城。
      他的劲力已提聚到了尽头,几乎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也许就只差了一刻,郢城便会变成修罗地狱。龙八见过太多的金军烧掠过的城镇,他不敢想象被金军攻破之后,郢城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不能只是等待这一结局的到来,所以他不惜燃烧生命。
      他能感受到真气在急剧地流失着,有些甚至是他的根本元气,永远无法弥补。就在这些本命元气亦将垂尽之时,他终于看到了俪大将军的军旗。
      龙八舒了口气,身子闪电般飘入。
      俪大将军正执了一本书,在帐中读着。见龙八飘入,他放下手中书卷,淡淡道:“是你。”
      龙八沉声道:“你知道我要来?”
      俪大将军笑了笑,道:“若你还是当年石门山上的龙八,你就一定会来的。”
      龙八怒道:“但你却不是我所认识的敢在脸上刺下‘赤心报国,誓杀金贼’的俪琼!你将郢城百姓的血汗榨干之后,竟就这么溜了!”
      俪大将军摇头道:“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留下也没有用。我只有五千人,我相信我的士兵每一人都是精英,但就算是精英又如何?敌得了两万金军,还会有五万、十万,既然金军挥师南下,郢城便守不住。我又何须抵抗?郢城破后,这些百姓血汗反正保不住,倒不如落入我手中,以后我会为他们报仇的。”
      龙八只觉一股火辣辣的怒气从丹田中升起,就宛如一盆火炭在胸口踢翻,火烧火燎地难受。他忍不住大喝道:“你……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歪理邪说?”
      俪大将军的手在书上扣着,他脸上挂着微笑,浑然不受龙八的怒气影响:“什么时候?就是我一连四个月与金军血战,几乎拼尽了最后一人一枪,却没有人来救我,全都在拥兵自重,保存实力的时候!”
      他的手轻轻抚着左脸,那脸上隐约还能看出些当年所刺八字的痕迹,却被金盔遮住,几乎显不出来。俪大将军脸上透出一丝红潮,也激动了起来:“当年你追随岳飞,两战皆胜,攻新乡县,擒阿里孛,败王索,何等威风了得?王彦将军苦心守城,却被你们视为怯懦,一意求战,终于引得金国大军集结,攻破了石门山,孤军溃散,几乎全军覆灭。你凭着绝世武功,见战事不成即遁走,但我们呢?我率着残部,转战百余里,数十次险死还生。但没有援救,没有一个人来援救我们!我们为百姓、为社稷、为热血、为德、为功抗金,但却只能自生自灭,得不到半点支撑。那种满身浴血、几乎绝望的心情,你这种武林高手能够体会么?那种从死尸堆里爬出来,周围满是同伴的尸体,却深深庆幸自己还活着的感觉,你曾经有过么?”
      他说得激动了,身子倏然站了起来,目中精光暴射,盯住龙八。龙八竟然不能面对这眸子!是的,凭借着威力无伦的大风云掌,他是可以轻松地从这炼狱般的战场上逃脱,不必承受这些苦痛。
      俪大将军重重跌坐在帅椅上,冷冷道:“从那时起,我就对自己说,最重要的就是自己活下去。我可以抗金,我可以杀敌,但我首先要保证自己能活下去!”
      龙八紧紧握住拳头,是的,乱世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只有五千人的俪军,挥师救郢城的后果,只怕就是全军覆没,再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龙八无言,自古艰难唯一死,慷慨就义者,又有几人?
      但这无疑是郢城黎民唯一的生机,俪大将军所说的都对,但人活着就为了这些道理么?就因为有人负过我,我就要负天下人么?龙八咬住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俪大将军:“你究竟怎样才肯救郢城?”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只要俪大将军一摇头,他马上就走。金国大兵迫城,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从容说服俪大将军。
      俪大将军沉默着,他缓缓从案下拿出了一只酒壶,道:“我已经背弃了侠义,不再相信这世上还有侠义。如果你能向我证明侠义的存在,那我就算拼了这条命又如何?”
      他指着酒壶,道:“这是鹤顶红,喝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不用我多说。你只能选择一样,是郢城黎民的生命,还是你的。”
      龙八瞳孔骤然收缩!鹤顶红,毒中之毒的鹤顶红。一滴就可杀人,就算如他这样的绝世高手,也绝无法承受如此多的剂量。
      壶是玉壶,淡青的玉色稍稍透明,朦胧地显出中间那沉如凝血的液体来。鹤顶红毒到极处,却也艳到极处。
      这是绚烂的自毁,惨烈的解脱。
      龙八凝视着玉壶,他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个永远做不完的梦。
      他背弃了苦恋十一年的情侣,甘被人骂作是魔头,为的是什么?若他死在此处,那他所有的苦衷都化为流水,他将生生世世背负着魔头的骂名,再没有翻身之机。他的豪情,他的壮志,全都深埋在骂声中,化为尘埃。
      只为了一城百姓,值得么?龙八脑海中忽然闪过独孤剑、降龙那稍带稚气的脸,灵宝山上,他们为了固守心中侠义的理念,救下了他,不惜对抗自己的长辈。
      侠义,难道只是个梦么?还是本身就如鹤顶红一样,是如此艳丽的毒药?
      龙八突然伸手,抓过那只玉壶。他心头不禁泛起一丝苦涩,是该结束自己的生命了么?让那些豪情壮志都付诸流水么?他笑了笑,举壶一饮而尽。
      鹤顶红的味道并不坏,可惜并没有几个人能品尝到。龙八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一股炽烈的火力已然从腹中腾起,瞬间瓦解了他所有的内息。他的眼神变得朦胧起来,俪大将军仿佛想不到他这个决定会做得如此迅速,惊讶地看着他。这惊讶也变得朦胧起来,龙八的意识渐渐混沌,他只想沉睡,再也不要醒来。
      这人生,太苦了。
      却有一个淡淡的影子宛如水中之花,渐渐在他的眼前清晰,纤手轻柔无比地托住了他的脸。
      九音、九音!是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