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侠之大者

  •   郢城并不远,独孤剑却觉这段路程是如此的长,似乎走尽了他的一生。沿路物华变换,都引不起他的兴致。他攀上了郢山,突然,他的身形怔住了。
      郢城北门紧闭,门前黑压压地列着一片大军。
      金国的大军。
      上书着金国女真文字的大旗猎猎作响,卷起万里长风,黑云般摧压着脆弱的郢城,整个郢城都仿佛在颤栗着。
      独孤剑大吃一惊,他被困茶庵寺三日,难道金军竟然已追到了此地么?俪大将军一定等着他回去开战呢!独孤剑惊骇过后,战意顿起。王老爹跟虎子的泪眼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他一定不能辜负他们,他要保护他们!
      幸好现在作战的不只是他,不只是降龙、伍清薇、龙八,而有俪大将军所率领的五千钢铁雄师。敌人看去虽多,但独孤剑仍有必胜的信心!
      他眼见金军将士在紧闭的城门前耀武扬威,不住叫骂叫阵,胸中豪气顿生,身子掠起,轻烟般向金军投去。
      一声长啸裂空响起,独孤剑手中长剑耀日生辉,身与剑合起,宛如一道青锋,疾插而下。那些金军将士立即觉察,顿时大声鼓噪起来,十余骑兵快速上马,手挺长枪,向独孤剑冲了过来。
      独孤剑长啸曳空,闪电般从骑兵中冲过,身后鲜血暴起,那十余骑兵尽皆负伤。独孤剑身子不停,双脚用力顿在地上,铲起了好大一片灰土,用力向后扬出。尘烟冲天而起,瞬间将整个金营罩满。那些金军目不见物,不由有些惊惶。独孤剑将杀气缩到最小,剑剑刺出,不带一点风声,瞬间又是刺伤了十几人。
      猛听一声冷笑,一道锐风向他袭来。独孤剑回手一剑,“当”的一声脆响,一股大力从剑锋上狂涌而至,独孤剑竟立身不住,踉跄前行了几步,才勉强站住。
      独孤剑骇然,在如此重的尘土中,此人竟然能精确地找到他,并能毫厘不差地攻他要穴,难道真有所谓天眼通么?他反手一剑撩出,运足了劲力,与飞来之物一触,砰的一声闷响,独孤剑的胸口如受大锤猛击,气血翻涌,心神一阵激荡。他脚下一滑,趁着金国将士还没有发现他,急忙躲入了尘埃深处。迷蒙之中,只见金国将士仿佛受了这急风的指引,尽皆向这边奔了过来。
      独孤剑心中惊骇之情尤重,此人劲力竟然精妙到了如此境地,他又岂能胜之?他信念一动,默念尘土起前金军帅旗的位置,贴地疾窜而去。他唯恐急风再度袭来,轻功运到极处,不住在金军将士身侧穿行,拿他们做挡箭牌。那偷袭者似乎一时拿不定他的方位,急风便没再出现。独孤剑晃了几晃,已然窜到了帅旗之下,松纹剑清光闪烁,一剑向旗杆砍了下去。旗杆顿时崩开好大一个缺口。劲风吹了过来,旗杆一阵摇晃。他立即收剑,全力向郢城北门奔去。
      帅旗倒地,金军一片混乱,独孤剑见自己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之计已经成功,心下暗喜,更为谨慎地运转轻功,不一时,已经奔出了金营,烟雾渐淡,看到了大门黑沉沉的轮廓。
      大门紧闭,独孤剑跃身向城头掠去。突然,就听身后风声劲急,向他后背急袭而来。独孤剑猛然一声长啸,施展师父所授武当派的独门轻功梯云纵,身子更拔高了三尺。那急风几乎是贴着他的脚底掠过,独孤剑百忙中看了一眼,心下更惊,却只是一个普通的石块!正惊心之间,急风更响,更迅捷地袭来!独孤剑劲力已到了尽头,却哪里还能躲开?电光石火之际,他突地劲力一撤,身子直坠了下去。急风紧贴着自己的头皮掠过,独孤剑全身都冒出了一阵冷汗。
      还不待他定神,身后冰寒之意滔天升起,他不须看,都知道那位隐藏在金军里的绝顶高手,已然欺到了身侧,只要他身子落地,只怕就再也无法脱得了他的毒手了!
      独孤剑心中忧急,但事到如此,人力已然尽了,却又能如何?他握紧了手中的松纹剑,大不了一拼!
      突地城头上响起一声大喝:“独孤兄弟,接住了!”
      独孤剑急忙抬头,就见龙八当头扑了下来。半空中龙八大手用力挥出,独孤剑身子借力腾云驾雾般直飞而上,半空中轻巧的一个盘旋,稳稳落在了城头上。而龙八则轰然坠地。
      龙八双脚一接触到地面,立即死死立住,再也不动分毫。他的身子慢慢站直,宛如铁塔一般,双目中燃烧着无尽的战火,炽烈地盯着对面。
      独孤剑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心中不禁又是一惊。
      漫天尘土渐渐息下,一袭黑衣静静地站在风尘之前,晴明的日光落在他身上,也变得幽暗起来。他就仿佛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吸尽一切光明与温暖,只将荒凉与恐惧留下来。
      黑衣人!
      急风袭他的,居然是黑衣人!独孤剑不禁有些后怕,黑衣人的修为高妙诡秘,适才只怕没有瞧得起他,未曾全力出手,才让他这围魏救赵的计策奏效,逃了出来。若是他有三分重视,只怕独孤剑已然葬身金营中了。
      黑衣人似乎注意到独孤剑的目光,冰寒的眸子缓缓抬起,注目在独孤剑身上,冷冷笑了笑。他的笑也宛如万年玄冰一般,笑得独孤剑心中一寒。跟着他的目光垂下,望向龙八。
      万千金军这才发现龙八,立时一齐咆哮,驱马向郢城北门冲了过来。
      轰然战尘中,龙八傲然不动。他缓缓抬掌,仿佛手掌中握着的是千军万马。他沉声道:“日前我有伤在身,未能全力一战,现在,我的伤已好了!”
      他突然一掌推出,狂飚般的内息轰然卷发,夹杂着尖锐的嘶啸声怒潮勃发,疾冲向前。龙八掌势倏然一停,那奔涌的内息失去了控制,登时散成了一大片暴杂的劲气。龙八另一只手掌跟着推出,大喝声中,两股劲气一放一收,劈空撞在一起,立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烟尘暴起,怒冲九天,瞬间高可达十数丈!
      金军骑兵方驱马冲了过来,这一掌宛如天崩地裂一般,座下战马尽皆受惊,嘶啸狂退,不少骑兵从马背上跌了下来,摔得人仰马翻。其余金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恐惧地停住了脚步。龙八缓缓收掌,宛如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稳稳守在了郢城北门之前。烟尘缓缓跌落,大风吹激,黄浪滚滚,打得金营一片狼藉。
      龙八沉声道:“是今日一战,还是战场上见?”
      黑衣人冷冷一笑,袍袖忽然无风而动,冲天烟尘并无一点沾到了他的黑衣上。
      突然,金营中仿佛响起了一阵沙哑的嘶啸,龙八心头一震,想起了黑衣人所豢的金尸,不由心下暗惊。但他此时内伤尽复,大风云掌已可发挥十成的威力,却还怕谁?迎着黑衣人逼来的杀气一脚踏出,身子卷动风云,反将杀气向黑衣人压了过来。
      黑衣人阴沉的目光一寒,身上的黑衣聚气鼓发,也是一步踏出!两人交替一步步踏出,相距越来越近,那杀气、内力相斗也越来越激烈!
      黑衣人撮唇长啸,金营中响起了一阵嘶哑的应答声,几道人影冲天而起!
      那些人影身上仿佛都带着极大的一团阴影,身形遍空,那么炽烈的阳光也不由得一暗,嘶哑的啸声更如铺天盖地般疾冲而来,龙八就觉心中一阵晕眩,似乎啸声有着勾魂夺命之能,连他那么强的守息,居然都无法完全阻挡!
      龙八脸色一变,忍不住冲口道:“通天道尸!”
      黑衣人咝咝一笑,道:“想不到你见识挺高,居然认得出通天道尸!”
      龙八脸色变化,阴晴不定道:“你居然能练出通天道尸?”
      那几条人影落下,恭敬地伏在黑衣人身后,一动不动。大团的暗色掩映在他们周围,虽在白日,他们的面目犹然隐隐约约的,看不太清楚。但却绝不是金尸显露的那种死灰色,肤色淡淡的,还透出一抹嫣红的韵致。其中有一位女子,面容甚为妖娆,风致动人。唯一与生人不同的是,他们的眼珠都呈灰色,没有一点眼白,看上去极为妖异。
      黑衣人道:“通天道尸,道行通天,龙八,我今日并不杀你,明日战场上见!记住,你的性命是我的!”
      龙八哈哈大笑,傲然道:“我龙八的性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你若想要,只管来取!”说着,转身昂然向城门走去。万千金兵甲兵森然,他视若无物。既然黑衣人不言战,他就再也不看一眼,连背心要害都放给对方。黑衣人凝视着他的背影,身上黑衣缓缓息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城门嘶叫着挤开一条缝,龙八踏了进去。独孤剑急忙迎上,皱眉道:“想不到金军来的居然这么快,咱们赶紧去寻俪大将军,商量对策!”
      龙八面沉如水,缓缓道:“俪大将军?已经没有俪大将军了!”
      独孤剑一惊,道:“怎么?难道已经交战过,俪大将军殉难了?”
      龙八道:“不是,他与他那五千士兵携着搜刮来的十万两银子,跑了!”
      跑了?这消息宛如轰雷炸顶,独孤剑一时只觉得灵魂都仿佛被炸出了窍,脑袋里嗡嗡响着,思想一片空白。
      跑了?这个要饮马黄河的大将军,这个有着豪情壮志的军人,这个怀着一颗报国之心的勇士,居然在金军压城之时,跑了?
      难道他所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他的么?独孤剑只觉得一颗心宛如被拧紧了,痛得无法忍受。他随着龙八向前走着,脑袋里空空的,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想起任何事情来。
      他们穿过街道,那是嘈杂的,被恐慌笼罩的街道,每个人都在奔跑着,但却不知道该奔到何处。所有的士兵都逃走了,他们宛如赤裸婴儿般呈现在金军面前,没有一点屏障。他们拿自己一生的积蓄来供养着自己的军队,但这只军队却舍他们而去。他们怒骂着,诅咒着,却无能为力,有的人甚至幻想着这只是一场梦,赶紧跑回家,蒙着头睡觉,只求醒来后一切照旧。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独孤剑费力地穿过这些人群,走进了他们驻足的那个院落。才一进门,就听到王老爹那伤痛的声音:“孩子,没想到你这么小,就活不下去了,爹对不起你,爹不该相信该死的税官,爹该带你走的!”
      虎子不明白爹爹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懂事地掂起脚,用自己的袖口给爹爹擦泪,一面道:“爹爹不哭。”
      王老爹的泪水却落得更多,虎子见到独孤剑回来了,大喜,抓住他的衣襟,道:“大哥哥,你劝劝爹爹,爹爹只管哭。”
      独孤剑无言。王老爹见到他们,猛然站起,大喝道:“你们这群畜生,骗光了我的钱,居然就这么一走了之,我跟你们拼了!”
      他掳起袖子,向独孤剑冲了过来。但才冲到半路,对苦难的想象就立即击倒了这个饱经沧桑的老人,他哭着蹲下身来,陷入了绝望的嚎痛中。
      独孤剑紧紧咬住牙,虎子看着他,道:“大哥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也要离开我们,所以爹爹才这么伤心?好多大哥哥离开我们了。”
      独孤剑抚着他苹果一般的小脸,柔和而坚决地道:“大哥哥绝不会走,大哥哥会留下来,保护你们!”
      他说的很轻,说给虎子,更多的却是说给自己。他咬牙转身,默默走了出去。
      这个陷入恐惧中的城池显得那么喧闹,一些年轻人握着简陋的武器,在街道上四处奔走,仿佛想要与敌人拼死一博,但眼中却全是惶惶如丧的神情;几个少妇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呆坐在家门口,不时低下头掩面哭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儒生长衫,在门口升起一堆火,将多年收藏的书籍、字画一一焚烧……
      更多的,却是一片濒死的沉寂。
      独孤剑的心沉的宛如石头,他走上了城头,望着万千金军。
      旌旗飘扬,金营虽经方才之乱,却迅速恢复得井井有条。显然这次统军的将领极有韬略。独孤剑心中忧愁更甚。
      城头上站着另一个人,降龙。他竟然还能笑出来:“我一直等着你回来,怎么,够朋友吧?清薇呢?”
      独孤剑心中烦乱,随口道:“清薇自己跑了,没有回来。”
      降龙讶道:“怎么,她没跟你在一起么?不行,我得去找她,万一不小心撞进了金军中,她可就脱不了身了。找到她后,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他转身向外走去。走了几步,见独孤剑不动,回身讶道:“怎么,你不去么?”
      独孤剑摇摇头,道:“我要留下来。”
      降龙吃惊道:“留下来?你疯了!金军没有三万,也有两万,你留下来能做的了什么?乱世人不如狗,我们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算不错了!”
      独孤剑抬头,望着天际那枯黄的云朵:“降龙,你还记得在灵宝山上,我们救龙八大哥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们要做大侠,现在放弃满城生灵,独自苟活,还算是侠义么?”
      降龙搔了搔头,道:“虽然不算,但我们留下来,也不过陪着他们死而已,于事无补啊。”
      独孤剑摇头道:“不,起码我该试试。”
      他踏上城头的石墙,道:“我们的热血撒在这片土地上,天下会记得,黎民会记得,山河会记得,我并未辜负侠义二字。”
      降龙热血冲动,大声道:“好!咱二人的血就送给了这座城,你不走,我也不走。咱二人若是有一人能活下来,再找清薇去!”
      独孤剑笑道:“也去找我的师父。”
      降龙道:“你不用担心他,他早就跑的没影了!”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本来惊惧的心立即涌起了豪情万丈。满城黎民,要靠他们来守护,他们守护的,还有侠义!
      不管这世上有没有大侠,他们就要做两个,用自己的热血,用自己的生命!
      夜色,渐渐笼罩而下,这座城池中,已没有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