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春冰乍破

  •   独孤剑苦笑,他们设计出了这三招,分散宸随云的杀气,消耗他的内力,却就是没有杀手锏。
      宸随云的力量太神秘,太强大,他们完全想不到击败他的方法!
      宸随云看着独孤剑,笑道:“你不必怕,我方才不约束真力,便是想耗尽内息,直至与你相若。……如今,我已不能催动无常剑。”
      独孤剑默然,他手持松纹剑,缓缓走了出来,站到宸随云面前。忽然,整个世界仿佛离他而去,他的人被剥离出来,赤裸裸地站在宸随云面前。
      他只看得到宸随云,他也只能看得到宸随云,因为,此外的世界再无意义。
      剑,宸随云,一战!
      这便是他生命的意义,似乎,他注定了就该死在此地,化为灰烬增长面前这人的辉煌。
      那注定辉煌的,以及这注定毁灭的,终于走到了一起。
      于是,一战再也无法避免。
      他能够感觉到宸随云身上的真气的确黯淡了许多,甚至并不比他强。但他的气势仍然完美,没有一丝杂质。武功不外乎两个字,攻、守,而武者的内息,也就分为两层,攻息、守息。攻息外强,动若脱兔,静若处子。守息内敛,不破不败,无泄无漏。攻守相合,内外兼生,便囊括了天下所有武学。但百年之前,有位绝顶高手简春水却加入了另一层的真气,叫做“循”。
      循息如其名,乃是将真气化为极细的气丝,周游于身体四侧,宛如军阵哨马般,一旦探测到外力跃动,便立即引起心神警兆。绝顶高手的循息甚至可以远放到十几丈外,无论风吹草动,虫鸣兽脱都无不在其笼罩之下。更有一些奇人异士更能通过循息上达天听,感受到虚无中的危机。
      独孤剑的循息是从太乙三清剑中所得,循息乃是三道无形的真气丝带,相环相生,围绕在他身侧,不时分出一股,快速扫过周围。等他功行完足之后,循息便会由三生九,进而化为万万千千,将一切气机笼罩住。面对宸随云这样的高手,他自然丝毫不敢怠慢,循息谨慎地放出,探察对手的循息。
      一个人的修为高低,往往就表现在循息上。循息乃是攻息、守息的引子,循息越强大越灵捷,攻守也就越迅越猛,反应的时间就越短。而且循息往往远放于体外,两人对战之时,最先接触的,往往就是循息。
      哪知独孤剑的三清循息探出后,几乎触到了宸随云的身上,却仍然没有感受到宸随云丝毫的循息!他大吃一惊,急忙将三道循息一齐弹出去,围绕着宸随云上下左右扫了一遍,脸色跟着变了——宸随云竟似从未修炼过循息一般!
      这怎么可能?要知内息乃是习武人的生命,无论目视还是耳听都绝没有内息感应迅捷。所谓天视地听、天眼通天耳通,也不过是循息修到极处的神通而已,如何宸随云偏偏没有呢?
      独孤剑心中征兆忽生,他闪电般收回了三道循息,全力摧发守息!
      一道隐晦的力量随着他的循息探来,在他有所反应之前,狠狠撞在了三道循息上。独孤剑就觉胸口一痛,丹田气息不由得一浊,三道循息同时脱离了掌控,竟被这道力量同化,化作对方的攻息,倏忽之间暴凌而起,火辣辣地抽在了他的胸口!
      独孤剑身子踉跄后退,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二女一齐大惊,她们实在没有料想到,两人连动都未动,独孤剑已遭重创!缓缓地,宸随云踏上了一步。杀气从他的体内宣泄而出,宛如有形有质一般,潮水般向独孤剑卷了过来。瞬间冰寒的恐惧感针一般刺着独孤剑的心房,他几乎忍不住要再向后退!
      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再退一步,这崩溃退缩之势就再也挽回不了,他便会被宸随云的杀气完全压制住,直到他真气完全消耗殆尽!他猛地一咬牙,全力摧运守息,但却不敢外放,只盘旋在自己身侧半尺处,只听咯咯一阵响,宸随云的内力随着杀气隔空压了过来,几乎将他的身躯挤碎。独孤剑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血色紫黑,乃是他方才受击的淤血。
      但他终于停住了身子。只不过这样的攻击,他还能承受几次?
      宸随云秋辰般的目光从几人脸上扫过,冷冷道:“三天的时间,难道你就只想出了这点东西?若是还没有一点让我动心的,我就只好杀了她们,看是否仇恨之心能让你认真思考。”
      他当真是说到做到,身子一转,向伍清薇飘去。独孤剑就觉身上压力一轻,心神不由一畅,看着宸随云的身影,他心中忽然莫名地一动,似乎把握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跨出一步。
      这一步就在宸随云刚刚转身,身子才动之时。一步跨出,宸随云的身子立即停住!逼迫的压力轰然爆发,丝丝缕缕,掺杂在他那无形无敌的杀气中,海啸汹涌般向四下怒卷而来。独孤剑身子倏停,内息全都化为守势,镇住了身子。
      慢慢地,宸随云转身,他的双眼中,笑意中流露出一丝嘉许。“很好,看来你已经有些心得了。”
      独孤剑费力地思索着宸随云话中含义,无疑,他方才踏出的一步,已给宸随云带来了足够的压迫。但郁闷的是,他自己并不明白这压迫是如何而来的!他苦苦思索着,忽然,心中电光石火地想起了宸随云与孤鸿清溪一战!
      是的,他从那一战中悟出了后发制人,不露破绽的道理,但却为何一直不学以致用呢?他方才踏出的这一步,正踩在宸随云旧力将竭,新力未生的空隙里,立即引发了宸随云的震惊,这不正是后发制人么?一想到此点,独孤剑不禁心中大为高兴,攻息、守息、循息同时一提,精神一振,目光炯炯地盯着宸随云。
      他这时突然体会到了后发制人的妙处,宛如窥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全副精神都放在宸随云身上,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同时极力约束着自己的三清之息,唯恐露出半点破绽来。
      有绽就有破,这后发制人的诀窍,就是先让自己没有破绽。独孤剑有些明白宸随云为何不放循息了。
      慢慢地,宸随云露出了一丝微笑。
      压力凭空消失,宸随云的笑容渐渐扩大,使他整个人如沐朝阳,雪衣银发在日色下飞扬,宛如一只出尘羽鹤,都随时会凌风而去。
      渐渐的,他点头道:“很好,你悟的很快。那么我也就不再保留了,只要你有片刻的懈怠,我便杀你。”
      他随意而立,仿佛全身都是破绽,但他那闲定的气势,却让这些破绽全都消亡殆尽,整个人仿佛进入了禅家的“空”之境界,再没有半点破绽。他的人也仿佛跟这片天地融为一体,流水鼓风便是他的呼吸,落花飞羽便是他的行动。独孤剑面对的是一个人,他却有种被千军万马包围之感。
      宸随云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守不攻,岂为王道?”
      独孤剑心沉了沉,他未尝没想到这一点,只是光守就竭尽了全力,他又如何攻?
      宸随云目中的笑意被散垂而下的银发遮盖,他轻轻叹息道:“也许我本就不应对你抱太大的希望……”
      他的杀气陡然一寒,独孤剑猛然心惊,知道他将下杀手了!他的心不由自主地紊乱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绝挡不住他的一击!
      突地,飞红笑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要杀他,先杀我好了!”
      她站在独孤剑身后,身上的气息猛转凌厉,那是席卷一切,斩杀一切的凌厉,让宸随云也不禁动容:“玉石俱焚?”
      飞红笑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见识广博,想必知道此功之威力!”
      宸随云揽起檀香兽尾,他的声音在茶庵寺寂静的空气中显得有些幽然:“玉石俱焚一旦施展之后,纵然能胜,也必夭寿十年。为了这个男子,值得么?”
      飞红笑没有回答,只是那气息更加凌厉,盘旋过两人的头顶,化为杀伐之云,笼罩而下。
      夭寿十年?独孤剑心中一阵惊愕,跟着便是一阵感动,他猛然挺直了身躯。
      他的功力并未有分毫的增长,但他的心忽然坚强起来。他不能眼看着一个女子为自己这样付出还无动于衷。他猛然发出一声大喝,全身功力都灌注进了松纹剑中。立时那些旁逸斜出的松针尽皆染上了一层碧绿,鲜活欲滴,从剑身上绽开,将一柄剑盛开成一枝横斜的苍松。什么后发制人,什么绝无破绽,都再也不须理会,长啸之声不绝,他劲力鼓动宛如狂风,蓄势已满,护在了飞红笑的身前。他一定要护住这个女子,绝不能让她为自己而受伤,就算拼上性命也一样。
      宸随云盯着他们,他忽然叹了口气,转身向寺外行去。他的声音飘飘渺渺地传了过来:“我虽有绝世武功,却也没有把握杀两个拼命之人。”
      他的人影没入了茶庵寺外的绿意中。
      “你并没有让我失望,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独孤剑松了一口气,急忙转身,就见飞红笑满脸殷红,身子已然摇摇欲坠。他急忙扶住她,急声道:“你……你怎么样?”
      飞红笑淡淡一笑,道:“我没有事。”
      独孤剑急道:“怎会没有事?你为什么要施展玉石俱焚?你怎么会这么傻!”
      飞红笑看着独孤剑,独孤剑满脸焦灼,扶住她的手微微发抖,显然关心已乱。飞红笑轻轻道:“傻瓜,我是骗他的,我哪里会施展什么玉石俱焚?那只不过是我们派中最粗浅的功夫,叫做春冰乍破。”
      独孤剑心情激荡,突然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大声道:“宸随云怎会看错?”
      飞红笑轻轻闭上眼睛,那抹殷红仍然停驻在她的脸上,仿佛被晚霞染红了一般。她轻叹了一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柔。
      这温柔又能多久?
      突然,“哇”的一声,响起了一阵啼哭。独孤剑吃了一惊,急忙放手,就见伍清薇双眼含泪看着他们两,脸上又是伤心,又是委屈。独孤剑不明白她为何哭,讷讷道:“清薇……”
      伍清薇哭道:“独孤大哥,若是你有什么事,我也一定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来救你的!可我为什么晚了一步?”
      她掩面哭泣,突然飞身奔出。独孤剑大急,道:“清薇!你去哪里?”伍清薇不答,转瞬也没入了这片碧色中。
      独孤剑急忙追出,只听飞红笑一声娇哼,昏倒在地。独孤剑望望伍清薇奔走的方向,又望望飞红笑,叹了口气,将飞红笑扶了起来。
      他抱着她走到茶庵寺残存的一张石桌前,抱着她坐下。飞红笑似乎在昏眩中感受到什么痛苦,紧紧皱起了眉头。独孤剑心中升起一股感激与爱怜,轻轻伸手,将她垂散的乱发拂开,看着她清丽的脸,呆呆地沉思着。
      他并不知晓飞红笑的根底,甚至可以说,飞红笑本是他的敌人,但在他初入江湖之际,就与这个女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此次共抗强敌,舍命相救,更是深印心底,永无法相忘。他心中不由兴起了一个念头,若是飞红笑也如伍清薇一般,是正派弟子该多好。
      但他知道,这始终只是个梦想,总有一天,他们将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带着彼此的血与泪。
      他沉思着,甚至忘了世间万事万物,直到耳边一声娇咳将他惊醒。他急忙抬头,飞红笑不知何时已经坐起,手扶在石桌上,低眉沉吟着。
      独孤剑忙站起,道:“琳儿……”
      飞红笑面容一板,已恢复了原来那副冰冷的姿态,一时宛如冰山流丽,虽有万般艳色,却无法亲近。独孤剑的心沉了沉,飞红笑道:“我方才施展玉石俱焚,只是不想自己作为筹码死掉而已,你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是救你。”
      独孤剑脸上变色,他实在想不到飞红笑会这么说!飞红笑看了他一眼,目中满是轻蔑:“说起来你也够丢脸的,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要靠女人来救。赶紧去找你的小师妹去吧,你们倒才真的是难兄难弟!”
      说着,她冷冷一笑,转身而去。独孤剑一伸手,扯住她的衣襟。飞红笑眉头皱了皱,道:“放手!”闪电般一掌击出,独孤剑不及躲闪,这一掌正中右腮。耀雪寒辉的劲气立即发作,脸登时涨肿了起来。独孤剑惊愕之极,缓缓放手,飞红笑呆了呆,凌空飞纵,已如飞鸿渺渺。
      独孤剑缓缓坐倒,缓缓垂头,一时也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难道这就是各为其主么?他想不通。他的心好闷,好闷。
      他抬起头,良久,方才叹出一口气。回去吧。但飞红笑的影子却兜上心头,无论如何都拂拭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