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碧血瑶光


  •   宸随云并没有阻拦,他只是微笑看着独孤剑,目光中带着一丝亮色。伍清薇听不明白,有些意兴阑珊地道:“既然不打了,那我们回去吧。你结交敌人,回去仔细跟你算帐。”
      宸随云道:“你们不能走。”
      伍清薇叫道:“为什么?”
      宸随云拥着檀香兽尾,淡淡道:“既然任孤鸿与清溪老人走了,你们就不能走。”他注视着独孤剑:“等你什么时候想出破解我的办法,我就会放你走。”
      伍清薇抗议道:“你这么高的武功,他怎么可能破解得了?”
      宸随云的目光投向独孤剑,久久不能移开:“我以前,以为只有绝世的武功能够破坏我的计划,但我如今不这么想了。”
      他的手并没有动,甚至连脸上那淡淡的表情都没有分毫改变,然而伍清薇只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倏然降临她的身体,她惊呼一声,已被这股力量拉得横飞了出去。独孤剑大吃一惊,急忙抢前驰援,那力量分成两截,一截卷着伍清薇直飞到宸随云身后,而另一截挡在了独孤剑面前。独孤剑只觉猛地一窒,五官登时闭塞,慢说是发招伤敌,就连自保也几不能够。他急道:“我想到破解你的方法了!”
      宸随云摇头微笑道:“那么急做什么?你还不能,你需要我帮你一下。”
      他手中的折扇忽然飞出,漫天的鲜花艳色尚未消褪,依旧悬浮在淡淡的月华中。这柄折扇仿佛将月色全都拢了起来,清芬斜悒,向花树丛中挥去。飞红笑一声惊叫,被这团花卷起,劈空落了下来。他那无形无常的劲气源源不绝,又分出了一股,将飞红笑也控住。这三人本都有一身本领,但在宸随云这无常剑匪夷所思、无迹可循的攻击下,满身功夫都施展不出来,被他轻易缚住。
      宸随云对飞红笑微笑道:“你也该看得够了,那便做我的砝码吧。既然你是同他一起来的,大概在他的心中也有一定的地位。我以你们的生死相胁,想必他会认真考虑的。”
      宸随云并没有进一步逼迫,静静等着他们回答。
      飞红笑看了独孤剑一眼,笑道:“你拿我逼迫他是没有用的,只怕你还不知道,我是他的敌人,本是奉师命来杀他的!”
      宸随云哦了一声,飞红笑道:“你还认为他会为我而答应么?”
      宸随云道:“会。”
      飞红笑气结。她有七窍玲珑心,万般理由,但无奈宸随云什么理由都不听。
      伍清薇愤怒道:“你这可恶的家伙,我最受不了你这副表情了,你若是以为以死相迫本姑娘就会就范,那就大错特错了,不信你就试试!”
      她气咻咻地盯着宸随云,似乎被抓起来远没有被这个人看不起那么气愤。宸随云淡淡看着她,忽然一笑,道:“若是交换呢?”
      伍清薇一怔,道:“什么交换?”
      宸随云道:“你可看到我方才施展高山决与流水决的手法了么?若是我将这手法交给你,并且以内息导通你的任督二脉,让你顷刻之间修习成这大挪移功,你是否就可以帮我了呢?”
      伍清薇怦然心动!方才宸随云施展的手法,难道就是叫做大挪移功么?那可是能够胜过任孤鸿、清溪老人合施千古山河一羽毛的武功啊!她学成之后,说不定会成为峨嵋第一高手……不不,甚至是天下第一高手!
      伍清薇一言不发,走到独孤剑身后,呛的一声长剑出鞘,抵在了独孤剑肩上。她的回答很直接,所以宸随云很满意。他转头看着飞红笑。
      飞红笑忍不住道:“你……你又拿什么来跟我交换?我可不希罕什么武功!”
      她的父辈乃是大大有名的武学泰斗,本身武功浩如烟海,她学都学不过来,自然不希罕别人的了。但隐隐之中,对宸随云即将开出的条件,却也有些期待。宸随云没有说话,只是朝北面的房子指了指。那已是茶庵寺里唯一的房子,此时依旧静静的,仿佛外边的风云变幻,都不能影响它,它已超越了这所有的一切,也被这一切遗弃。
      飞红笑也不再说话,那正是她哥哥被囚的所在。于是她架起了独孤剑的另一只肩膀。
      独孤剑大叫道:“就这么点好处,便将你们买了?”
      飞红笑与伍清薇齐声道:“你闭嘴!”
      她们忽然发现彼此的举动是如此和谐,忍不住相视一笑,敌意大减。独孤剑也只有苦笑,因为这两个女人他每个都打不过,也每个都不能打。他只有被二女押着,押进了北方雪芽精舍。
      精舍中空无一人,飞红笑怔了怔,道:“我哥哥呢?”
      宸随云淡淡道:“刚被我的人带走,有了你们,他已不配住这间精舍。”
      飞红笑心中一紧:“你,你把他怎样了?”
      宸随云看着她,唇际缓缓浮出一抹微笑,似乎在欣赏她的惊恐:“你若不答应,明天这里就会多一具死尸,你若答应,我就传令先放了他。”他从袖中拿出一枚传信烟花,向飞红笑晃了晃。
      飞红笑想也不想,立即点了点头。虽然他以后还会找她哥哥的麻烦,但多一刻生机,总是好的。
      宸随云轻轻一弹,那枚烟花顿时冲天而起,在天空中爆出一团蓝光。
      他微笑道:“若你有幸从这里走出去,就能和他重见了。”
      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飞红笑不禁有些犹疑:“我怎么相信你?”
      宸随云将手中的灰烬拂开,悠然道:“我不必骗你,因为,要再抓他易如反掌,随时都可以。”
      飞红笑说不出话来,因为宸随云的每一句话,她不仅无法反驳,而且连置疑的权力都没有。
      宸随云环视了一下精舍,道:“只要能打败我,一切方法都可使用。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后……”
      他不再说话,转身向外走去。伍清薇叫道:“慢着!”
      宸随云闻声住步,伍清薇道:“据说你有个习惯,喜欢在比斗之前竭力使对手的武功达到颠峰,以求一战之酣快,是也不是?”
      宸随云望着他,淡淡笑道:“前半句是对的,后半句却是错的。”
      伍清薇道:“那好!他需要一些东西,才能让武功施展的淋漓尽致,你都拿来吧!”
      宸随云等着她说下去,伍清薇双眼放光道:“他需要三柄名剑,还需要峨嵋派所有的秘籍,记住,是所有的!”
      宸随云微微一笑,道:“我当年行走江湖时,曾用过一把剑,另外还有几把朋友送的名剑,颇为不恶,正可送给你们。没有别的了?”
      伍清薇满意地叹了口气,道:“没有了,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
      
      剑与秘籍都送了来,没有片刻的延误。随之送来的有美酒,佳肴,都盛放在极为精致的玉器中,甚至连烛台都极为考究,房中不知什么时候腾起了一点幽微的麝熏清香,将这蜗居小室变成了温柔乡。伍清薇眉花眼笑地握着三把剑,翻着十几本泛黄的秘籍,连饭都顾不得吃了。
      三柄剑她全都死劲地握着,别说给别人一把,就连让独孤剑与飞红笑看一眼,那都绝无可能。要说伍清薇本意就是如此,那是绝对错误的。但从第一眼看到这三柄剑时,她的本意就无影无踪了。因为她实在舍不得其中的任意一把。所有的都是她的最爱,包括这一桌的秘籍。她满足地叹了口气,大有意思永远在雪芽精舍中住下去。
      飞红笑看着她,忍不住道:“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么?”
      伍清薇满不在乎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宸随云找的又不是我!”
      独孤剑微笑道:“可是若是我赢了,你就会得到大挪移功的心法哦。”
      伍清薇的眼睛立即从剑与秘籍上抬起了。大挪移功!能够打败万古山河一羽毛的心法!这无疑比什么都让伍清薇心动,她望着她的秘籍,最后发现,峨嵋派的武功统统不能打败万古山河一羽毛,因为任孤鸿、清溪老人本就与峨嵋掌门齐名,他们两人合力,胜过禅门第一高手佛骨大师,自然非峨嵋心法所能克制。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伍清薇立即把所有的秘籍打了个包,连同那些剑都背在了身上,使劲一跃,跃到了独孤剑身边,笑道:“你赶快想个法子,打败他!”
      她加上一句:“我看着他那股自以为是的表情就恨,你打败了后,再教教我,我也打败他一次!”
      飞红笑道:“那个是自然的。其实我很感激你的,宸随云能将峨嵋派的心法施展得如此出神入化,多少也跟峨嵋派有些关系,你要来了所有的秘籍,正好在这三天内好好参详参详。”
      说着,她从伍清薇的包裹里掏出了一本《高山决》。伍清薇叫道:“那是我的!”
      飞红笑道:“那你想不想要《大挪移功》?”
      伍清薇陷入了艰难的天人交战中,良久,她方恨恨道:“好!给你!”
      飞红笑淡淡一笑,又拿出了一本《普渡众生》来。她的手还要再掏,伍清薇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她的手,叫道:“不……不能再拿了!”
      飞红笑依旧淡淡道:“你想不想要《大挪移功》?”
      抉择总是如此艰难,需要撕心裂肺的代价。伍清薇一口银牙几乎咬碎,终于大叫道:“给你!都给你!”
      终于,所有的剑与书都摆在了独孤剑面前的桌上,伍清薇的双目似欲喷出火来。她干脆看都不看,报复一般使劲咬着刚烤好的小牛腰肉,一面忿忿不平地想:本来是三人的事,为何总是让我付出?她的眼中涨满了晶莹的泪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独孤剑从书堆中抬起惺忪的双眼,怅然道:“没有办法,完全没有办法!到现在为止,我们就只见他出过两次手,第一次杀了南宫放,第二次将任孤鸿与清溪老人毕生所修的千古山河一羽毛破得干干净净。他所会的绝不止这一招两招,我们纵算能够破他这两招,又如何再破他其余之招?何况……就算他那招大挪移功,我思来想去,都无招可破!”
      伍清薇见他们愁眉苦脸的,书剑被夺的郁闷稍减了些,笑道:“多谢你们称赞。”
      独孤剑皱眉道:“我们又没说你,你谢什么?”
      伍清薇道:“多谢你们称赞大挪移功啊,等我学成之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飞红笑冷笑道:“那可多谢了。不过你忘了我们是宸随云的赌注,如果独孤剑击败不了他,那我们两个便会先死的!”
      伍清薇脸上掠过了一阵阴影,她这才想起了此点!于是立即着急起来,一个劲地催促独孤剑想办法。独孤剑早已殚精竭虑,但仓促之间,又如何能想起比万古山河一羽毛更好的招数来?
      伍清薇突然眼睛一亮,道:“我去搬救兵!”
      独孤剑也是一喜,道:“对了,师父见多识广,龙八兄武功高强,他们两人若是在此,只怕能够一战!”
      飞红笑冷冷道:“不知你们的师父、龙八比之孤鸿清溪如何?”
      两人顿时哑然。飞红笑道:“实话告诉你们,我哥哥的武功也不在孤鸿清溪之下,但在宸随云手中,还不是要杀就杀,要放就放?老老实实快点想个方法出来最好!”
      独孤剑默然,良久叹道:“还能有什么好方法?只能拼了!”
      二女也是心情沉重,是啊,还能有什么好方法?
      
      三柄剑都是百年名剑,一柄长三尺三寸,上布细纹,宛如松针,沉甸甸的,透出隐隐的绿气来。剑柄上用暗色金丝镂出两个小字:“松纹”。另两柄稍细稍长,一柄做蓝色,映光视之,一道深蓝的纹路从剑尖一直透到剑柄处,隐约做龙形,稍稍挥动,蓝龙宛如活转一般,爪鬣四张,鲜活欲动,也在剑柄上刻着两个字:“瑶光”。一柄通体火红,剑刃也铸成火焰之形,上面飞列着无数血色金星,摸之微温。篆字曰:“碧血”。飞红笑苦笑道:“他所赠之剑分明是一男二女,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显然已有了足够的把握,而我们胜机更小。”
      虽然明知如此,但三人也无可奈何,只好分配了宝剑,各自凝思苦练,预备两日后的大战。伍清薇眨着眼睛,不住地想出了稀奇古怪的方法来,但没有一件被采纳。伍清薇赌气不再想,全心全意修炼自己的如意心法,再也不管他们两人的死活。
      
      三日转瞬即至,精舍响起了扣门声。伍清薇扬声道:“进来!”
      忽然轰的一声,整个精舍塌倒。宸随云的手才伸出,想要推开房门,却没想到突然出了此等变故,也不禁有了一丝讶然。只见独孤剑、飞红笑、伍清薇面含微笑,整齐坐在精舍中,悠然道:“这就是我们对付你的第一招,出其不意。你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将精舍先拆个七八,等你敲门时再用力震倒吧?”
      伍清薇笑道:“三个臭皮匠,赶个诸葛亮,我们这三日,毕竟不是白过的。”
      宸随云微笑着点头,道:“果然没有白过,我的确没想到。我更加期待你们接下来的对策了。”
      他的笑容犹在,但身上杀气陡升,显然,他已将三人当成了对手。
      伍清薇连忙摇手,道:“先不要急,你想不想看看我们还准备了什么?”
      她眼睛闪了闪,一副很神秘很得意的样子。宸随云看着她的眼睛,将肩上的檀香兽尾扶了扶,悠然道:“好,我看看。”他身上的杀气已如流风泻水一般消失了。
      伍清薇笑道:“你想不想做个游戏?”她也不等宸随云回答,抢着道:“这个游戏很简单,只要你猜准我哪只手中有东西就可以了!”
      说着,她伸出了两只手,两只攥紧了的手,满脸殷切地望着宸随云。宸随云盯着她的手,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伍清薇竟然要跟他做游戏。他本是来杀人的,但现在,他却要做游戏。
      他做还是不做?
      伍清薇很得意,这是她想出来的绝招,无论如何,宸随云的心绪都会受这游戏的影响,只要有影响,便有可乘之机,那时,独孤剑就有机会了!
      宸随云望着她,忽然道:“我猜你两只手中都没有东西。”
      伍清薇大笑道:“那你可就错了!”她自然知道自己左手中握着一枚花种,她得意之极,至少宸随云已先输了一局!她得意地张开手,花种子慢慢从她的纤指下显出,但就在她手掌放开的一瞬,那枚花种子凭空不见了!
      就在众人眼睁睁的注目下,花种子秘魔般消失!伍清薇惊愕地张大了眼,望着两只空空如也的手,猛然抬头,道:“你卑鄙!分明是你抢了我的花种!”
      宸随云悠然道:“我只看到,你的手里什么都没有。”
      伍清薇只觉怒气都要把她的胸口冲炸了,她恶狠狠地盯着宸随云,宸随云脸色却丝毫不变,若不是早就商量好了计策,伍清薇真想冲上去把这个人狠狠揍一顿。她使劲跺了跺脚,再也说不出话来。
      飞红笑悠然道:“我也要跟宸公子比一比。”
      她取过一杯水来,耀雪寒辉掌力运处,杯中清水慢慢凝结成冰。飞红笑轻轻一用力,冰块连杯子都碎裂,坠地。她笑道:“宸随云公子若是也能同样做一次,那么我甘拜下风。”
      她笑嘻嘻地看着宸随云,心中得意,因为她知道耀雪寒辉掌乃是她门中秘传,绝非别人能够习得!何况她早就将所有的杯盘碗盏都砸了个稀烂,宸随云纵然能够凝气成冰,难道用手掬水不成?飞红笑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她极为得意自己这个釜底抽薪之计!
      宸随云看着满地的碎冰,忽然道:“不知这个行不行?”他指的,是那泓清泉——地脉灵泉。
      飞红笑吓了一跳,这地脉灵泉如此宏大,宸随云就算精通寒冰真气,又岂能将如此大的一潭水全都冰住?难道他的修为真的如此高,竟能够一法通万法通,无所不能了么?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宸随云微微一笑,一手探入清泉中。水浪激天而起,飞花落下,竟被他尽皆控在掌间,晶莹闪烁的宛如盛在了极为通透的玉碗中一般。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全然想不到竟然有此等通玄功力!
      宸随云笑道:“我只见你用过一次,也只能做到如此了。”他掌力分扬,那巨大的水浪忽然分成一片一片,冲天而起,组成一连串的银龙,昂首摆尾落了下来。宸随云掌力不住鼓动,水浪激天,银光匝地,碗大的冰块不住飞出,片刻功夫,居然将地脉灵泉完全封住,成为一潭巨大的冰雕。三人目瞪口呆,骇然之极。
      宸随云袍袖轻拂,身周飞扬的缨络顿时沉落下来,气定神闲,他微笑道:“现在可以让我看你们的杀手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