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万古山河


  •   清溪老人望向任孤鸿,笑道:“人家已说的很明白了,我们就破例一次?”
      任孤鸿盯着宸随云,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热力。自从当年一战击毙少林佛骨神僧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联手过。身具绝世武功却不能施展,不能以之克敌制胜,这是怎样的寂寞?眼见宸随云如此淡定却又如此风云在握,睥睨天下,任孤鸿忽然强烈地想要再出一次剑。
      万花飞舞,鸟啼破空中,与清流同涌的那一剑,那本就高绝天下的一剑,是否能够击碎眼前这雪衣男子淡淡的自信?
      任孤鸿的战意悍然飙升,双指伸出,缓慢地抚过剑刃,他的手仿佛含有秘魔般的力量,双指过处,古剑又湮没在那拙朴的淡然中,只因全部的光华,都凝结在他身上。清溪老人双手散在身周,他脚下的清流忽然不再涌动,寂静中,他就是唯一的光华,唯一的灵动。
      风漫漫卷过,万花都被搅起,翔舞在两人身周,将两人隔在迷离的彩晕中。杀气随着花影层层搅动,越攀越高,皓月似乎也禁不住这凌厉杀气,渐渐隐退入云层深处去了。
      宸随云却还是笑着,他的脸上仍旧残留着失望:“孤鸿、清溪,难道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出第二招的机会么?若还不施展出万古山河一羽毛,死的就是你们!”
      他陡然一声清啸,空中忽然嗡然大响,他这一啸竟会擦起了一阵锐响,宛如一柄无形的利剑,直刺进花丛中,清溪、孤鸿同时变色,失声道:“无常剑?”
      宸随云目光渐冷,也渐渐深邃宛如夜空,再也看不到底,他的声音也变得冷漠:“现在我可以接你们最强一剑了么?”
      清溪叹了口气,道:“你能施展出无常剑,则天下万物,无不可为你剑,无不在你剑中,我们就算施展出了万古山河一羽毛,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身为武者,面对一个绝世的高手,又岂能不战?”
      他对着任孤鸿道:“我们再顽一次?”
      任孤鸿笑了笑,将剑交到了清溪老人的手中。清溪老人剑诀引动,十八只珍禽异翎一齐鸣动,带着漫天鲜花,翔转在他身侧。但这重重颜色,都无法掩盖住清溪老人的光芒,他的人仿佛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彩团,一动就可飞纵天地间。而任孤鸿十指层层挑动,就仿佛是十只活泼的精灵,在他身周飞舞。而那股地脉灵泉就被他的指舞挑动,化作万千细流,将他迭压包围住。
      任孤鸿施展的是清溪老人最强的指剑山河,而孤鸿老人施展的是他的看家秘术孤鸿天地,他们一出手,赫然都是对方的绝招。
      飞红笑皱眉道:“怎么这么乱七八糟的?”
      但宸随云的脸色却凝重起来,风大,杀气重,他如雪的衣衫本纹丝不动,但现在却缨络飞扬,仿佛身处之处,是个巨大的风眼。
      独孤剑若有所悟,道:“我有些明白了!”
      飞红笑斜睨了他一眼,道:“你明白什么了?”
      独孤剑一面思索,一面道:“天下武功不外乎攻守二字,攻虽能破敌致胜,但若是守都守不住,那攻再强又有何用?所以守为攻先,攻不如守。所谓以攻为守,只不过是压住对手,让对方无法进攻而已。但狂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对手一旦守住了,迟早会露出破绽,被对手一招得手。是以高手讲究后发制人,这个后发,就是先守住,待对手攻时露出破绽,再行击破。像宸随云淡然不动,不动而身上毫无破绽,便是在等着清溪孤鸿两人出招时的破绽。他武功太强,于瞬息之机就可致胜,所以不必抢先出手。”
      飞红笑皱眉道:“这个谁又不懂,要你来絮叨教训?拣要紧的说!”
      独孤剑道:“一个人在施展自己的绝招时,注意力便不免过于集中,所思所想无非是如何让这一招更快更强;而若施展的是别人的招数,心中不免要谨慎些,加倍注意不让自己出错。而若此时有另一人施展自己的绝招,他自然知道这一招有何弱点强处,下意识地就会配合着此人,将招数中的弱点弥补上,强处增长。所以,交换施展绝招,反而更助于将各自的弱点掩住,使两招都趋于完美。”
      飞红笑沉思道:“你所说的也不无道理,不如我教你耀雪寒辉掌,你传我太乙三清剑,我们出去斗宸随云吧!”
      独孤剑大惊道:“他们多年交好,互相传授绝学,只怕修习了没有十年,也有八载,虽说不是自己本修的武功,但威力施展出来,只怕也已得十之八九,哪里是我们这样的野狐禅所能比?”
      飞红笑道:“你并不是野狐禅,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独孤剑一呆,道:“什么?”
      飞红笑嘻嘻一笑,不再多说。独孤剑有心问她,飞红笑俏脸一板,不再跟他说话。独孤剑满心疑惑,却也无法再问。
      突然,就听一个清丽的声音娇喝道:“慢着,这场仗由我来打!”
      独孤剑一惊,就见宛如一朵飞花落下,竟是伍清薇飘到了宸随云与清溪、孤鸿两人中间!
      独孤剑骇然,急忙冲了出来,惶然叫道:“你……你跑过来做什么?”
      他唯恐伍清薇有失,闪电般窜出,抢到她身边。忽然胳膊上一阵剧痛,却是伍清薇狠狠拧了他一下,冷笑道:“就许你偷偷跟别人出来,不许我出来么?”
      她再也不理独孤剑,狠狠瞪着宸随云道:“你不要太霸道,本姑娘偏偏看你不顺眼,赶紧过来让我揍你一顿。”
      独孤剑大惊失色,她岂敢如此跟宸随云说话?
      宸随云脸色仍旧淡淡的,丝毫不以为忤:“是你。”
      伍清薇道:“不要假装很熟的样子,套近乎也是没用的!”
      宸随云抬起眸子,凝视着她:“你不记得我了么?”
      伍清薇看着他,宸随云的眸子仿佛有种致命的吸引力,深深将她的视线锁住,她竟一时摆脱不开这两点寒微的光芒。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抱住头道:“我不记得!不记得!”
      她面上显出痛苦之容,仿佛一段极其重要的记忆被锁住了。
      宸随云轻叹道:“大觉上人太过多事!”他的眸子轻轻移开,伍清薇颤栗的肩头上的压力似忽然消退,那段记忆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起来,她的心头却升起一阵空虚感,似乎这段回忆虽然痛苦,却极为珍贵,而一旦它变得不重要起来,她的人生也就轻飘飘的宛如羽毛了。
      但她的心性活泼,立即将这些她不能理解的事抛到脑后,紧紧盯住宸随云,道:“来吧,我替他们打一架!”
      宸随云笑了,他一笑起来,温煦的光芒立刻在他的脸上散开,使他看起来宛如明月般动人:“你?”
      伍清薇骄傲地挺起胸来,道:“峨嵋派弟子伍清薇,难道不值得你出手么?”
      宸随云道:“峨嵋有两招,一名高山,一名流水,你可知道?”
      伍清薇不屑道:“怎会不知道?这两招乃是取钟子期遇俞伯牙之故事,取高山流水,知音唱和之意,高山之招,使人如高山,高不可攀,险不可越,防守稳固,坚不可破;流水之招,御气飘身,使身轻如燕,配合峨嵋轻功,一跃十丈,迅若流水。此二招不过是峨嵋派的粗浅功夫,我岂能不知?”
      宸随云道:“很好,那我便以高山、流水二招,来接清溪孤鸿二位的万古山河一羽毛。”
      此言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伍清薇、独孤剑、清溪老人、任孤鸿一齐动容,伍清薇道:“高山流水并非克敌制胜的招数,你……”
      宸随云淡淡道:“天下招数,求其异则存同,求其同则存异,精妙冠绝天下的万古山河一羽毛是无上的绝招,普普通通的高山流水,也一样是不破的招数。”
      伍清薇撇嘴摇头道:“谬论!谬论!”她口没遮拦,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宸随云也不以为忤,只因他全部的精神,都放到了清溪孤鸿的身上。
      清溪老人终于收起了他散漫的笑容,沉声道:“阁下高论极有见解,我们兄弟若是还能再活二十年,仔细想想阁下此话,也许能够创出比万古山河一羽毛更高的武功来。但现在……”
      他不再说话,因为他的人已经化成了一柄剑,一柄出鞘的,彩光四射的剑。已没有人能挡住的剑!
      任孤鸿身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粼粼的波光,似乎他的人也化成了一片水,一片汪洋。眨眼之间,水雾为他内息摧动,漫天升腾,都笼罩在他掌力御控之下。点点飞花不断掠过清溪老人的长剑,镶嵌在这片雾气上,雾气与花便化为一个整体,而鸟鸣之声在这深沉的雾气中,显得那么悦耳,那么清晰。
      所有人的脸色都郑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旷绝天下的万古山河一羽毛,就要出手了!
      独孤剑忽然就觉嗓子干涩沙哑,这一剑还未出,剑气已然布散而出,刺伤了他的肌肤。
      宸随云缓缓抬手,一道真气从他手心鼓涌而出,立即散放成万瓣莲花,再度卷涌而来。这正是峨嵋派的高山决,但宸随云并未让这些莲瓣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而是层层绽放陨落,收束在手中的纸扇上。他的右手立即端凝不动,宛如高山,但左手却迅捷无伦地变幻着,流水般的真气不停地从他的指尖涌出,一丝丝地缠绕在纸扇上,他身上的杀气忽然消退,因为所有的杀气,都集中在了这柄折扇上。
      月色昏黄中,茶庵寺里突然暗了一暗,繁花,鸟鸣,雾气,水声,纸扇,杀气,在这一瞬间仿佛都消失了,所有的光芒都被剥离了这个世界,经过千世百年的淬炼,再度轰然出现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
      所有的颜色都集中在一点上,化作一滴无比璀璨的艳色,随着任孤鸿与清溪老人用生命凝结的一剑,刺破苍穹,倏然就射到了宸随云的面前。宸随云手一抖,他的折扇忽然张开,高山决之凝厚,流水决之清灵,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紧紧涌合在一起,瞬间就将这点浓艳包围住。但这点艳色却不是任何力量所能包围的,一触之后,立即爆发出一声厉啸,艳色更转浓烈!
      一鼓息之间,艳色倏忽涨大,带着蓬勃的光芒,忽然冲溅而出!如果说前面的剑招是片羽飞越,那此时这片羽已化作万里山河,猛压而下!
      但就在这瞬息之间,宸随云的内息忽变。高山决忽然变成了流水决,流水决忽然变成了高山决,本来的凝厚变成了清灵,本来的清灵却化为凝厚。
      这虽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但高山决与流水决本杂糅在一起,两股力量忽然倾倒,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稍微偏移了一点点。
      万古山河一羽毛乃呕心沥血,千锤百炼之作,纵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未必能撼动,但恰恰是这微小的偏移,却让它也跟着稍稍偏了一点。
      这一偏移,将大力凝锁在微小中,已不可抗。偏移虽小,但本是蓬勃涨发的剑气,却不由得一缩,跟后续涌发而至的勃然大力撞在了一起,艳色立即轰然散开!十八珍禽一齐哀鸣,碎羽满空中,高山决与流水决倏忽交错变化了十余度!
      满空鲜花倏地一窒,宸随云轻轻一指点在了剑尖上,忽然响起了狂暴的风,将漫天水雾冲散。宸随云轻轻将手指放开,那柄剑忽然就散了,散成十丈红尘。
      任孤鸿与清溪老人满脸萧索,完全不管滔天水浪落下,将他们浇得透湿,喃喃道:“败了……我们败了……”
      胜败为兵家常事,但多少人能看穿这个“败”字?
      宸随云的脸色也有些萧索:“应该算是我败了,我用的虽是高山流水决,但手法却是万古山河一羽毛。此招威力太大,除了以己破己之外,无法可破!”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掌心也显出一道淡淡的血痕,他的声音有些寂寞:“你们将血魔搜魂术运用为此招,以花鸟清泉之风雅,化解血魔的戾气,以花为血,以水为血,妙就妙在让这本来血腥无比的法术,变得如此从容优雅,其中境界,实在远出其他修行者之上。所以你们的招数可谓称绝天下,并没有丝毫破绽,纵然赢了,也不是我的本事。”
      清溪老人苦涩笑道:“不是又怎样?血魔搜魂术一出,我们的武功就将完全散去,这所谓万古河山一羽毛,也不过一场梦幻而已。”
      伍清薇、飞红笑禁不住一怔,血魔搜魂术?清溪、孤鸿那称绝天下的一招,竟然是从这种武功中化出的,那么为什么她们从未听说过世上存在这种武功?而一旦施展之后,武功就将全部消散,这又是何等邪术?
      两人正在犹疑,独孤剑似乎从方才那惊天一剑醒来,突然插口道:“我觉得万古山河一羽毛是有破绽的!”
      清溪老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心中稍觉蕴怒,难道一败之后,什么下三滥的家伙都可以对他指手画脚了么?就连宸随云也说此招只有以此招才能挡住,又会有什么破绽?
      宸随云却微笑道:“你说说看。”
      独孤剑一面凝思一面道:“我觉得互用绝招,补为完美虽然是很好的想法,但却有个缺点,就是太没有信心!”
      他很诚恳地看着清溪孤鸿二人:“若不是觉得自己的招数不够完美,威力不足够大,又怎会挖空心思去想这种途径?所以万古山河一羽毛施展出来时,虽然招数完美了,但你们的心却并不完美,只因你们的信心已瓦解在了这完美中,纵有完美的力量,却也缚手缚脚,所以才败在了宸随云手上。因为他虽用的是万古山河一羽毛的手法,但只是用其手法,信心不降反增,力量更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清溪老人心中忽然动了动,这少年的胡说八道似乎也有些道理,若不是当初在寇青天手下连败三次,他又怎会去练这万古山河一羽毛?他本极为厌恶剑的!何况还要弄些花啊鸟啊的在身上。每次他啼鸟舞剑,都生怕斩伤了这些漂亮的鸟。任孤鸿急急道:“那你有什么建议?”
      独孤剑道:“既然你擅长的是剑,他精通的是水,为何不用剑的就用剑,用水的就用水?难道剑用不好,用水就一定能好了?”
      任孤鸿登时呆住,是啊,他何必要用水?他本被许为剑术奇才,是剑中少数的几个真正的高手的!他又何必用水?万古山河一羽毛的每一个细节都迅捷地在他心中流过,最后杂迭成一滴艳色——如果用剑的是他,凝水的是清溪,那这一招的威力又如何?
      他的心忽然清明无比,这滴艳色忽然放得无比巨大,充满了整个世界!他不禁爆发出一阵大笑,这笑声也同样从清溪老人口中发出,他们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满脸都是喜气。
      因为他们忽然悟了,就在他们武功全失之时,他们顿悟了;就在这少年也不知有心还是无心的胡说八道中,他们悟了。他们本就徘徊在剑道的瓶颈处,所差的,只是那一线而已。
      而今,一旦越过去,回头看来,便是一片光风霁月。
      武功虽已失去,但武学之道本身就是一场无言大美,只要妙参天道,就算永远不能使出,就算从此绝响,那又如何?
      任孤鸿与清溪老人笑声音越来越大,这两个已然失去武功的老人,相携走进了茫茫月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