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茶庵精舍


  •   独孤剑走出帅府后,他的心已不再迷惑,甚至连生命都感受到了光彩。他决定留在军中,为国家效力,为包围郢城而战。
      “喂”的一声,却是伍清薇叫住他,轻声道:“你不打算走了,是不是?”
      独孤剑默然点了点头。伍清薇道:“那我们就须考虑一件大事了。”
      大事?独孤剑疑惑地看着伍清薇。伍清薇道:“龙八伤势基本上已痊愈,是留是放,也该有个结果。”
      独孤剑的心沉了沉,虽然宫九音与大颠口口声声说龙八是魔头,但一路行来,他们共同对抗黑衣人,再在军威战中联手对敌,龙八豪迈威猛,实无半点魔相,跟传言动辄杀人、六亲不认的形象大相径庭。该杀还是该放,独孤剑不禁大为踌躇。他长出一口气,道:“等退了金军再说吧!眼前也顾不上个人恩怨。”
      伍清薇道:“我们真能退得了金军么?”
      独孤剑默然,若是再打一场军威战,就凭他们几个人,还能再胜么?他心中殊无半点把握,良久,长叹道:“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伍清薇点点头,低头慢慢数着地上的石块,向前走着。就仿佛是不经意般,她轻声道:“那个飞红笑,也没来找过你了吧?”
      独孤剑一怔,道:“她找我做什么?我们是敌人!”
      伍清薇哦了一声,转过了外墙去。独孤剑有些疑惑,她问这些做什么?被她这么一提,飞红笑的影子倏然又在心头展现,那又冷又媚的眼神看去是那么的清晰,莫名地,独孤剑心中有些恍惚,这个女子,究竟是友是敌,她究竟是怀着什么心思呢?独孤剑陷入了茫然中。
      
      夜晚独孤剑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心事。俪将军的军中并没有高手,若是金军迫到郢城下,军威战必须他们几人出战。而面对着几倍于己的金军,军威战是宋军唯一的胜机。所以这一战必须得胜,否则,只怕要付出满城的代价。金军败了一次后,再来必定胸有成竹,这一战的艰难,必将十倍于前日。将如何备战才可期于必胜,独孤剑可实在没有半点把握。
      突然,他的窗上轻轻响了一声,一个女子的声音轻道:“出来。”
      独孤剑皱了皱眉,这伍清薇,白天说话没头没脑,晚上又不知要玩什么花样。遥见一个婀娜的身影闪了闪,越墙而出。独孤剑叹了口气,这丫头不知又想起了什么好玩的,可千万不要闹大了才好。他跟着跃出墙外,一面道:“这么晚了,你还到哪里去?”
      那女子身子停住,轻笑道:“怎么,难道我就只能到你这里么?”
      那声音绝不是伍清薇,映着淡淡的月色,依稀能看出女子身上火红的衣色。赫然竟是飞红笑。
      独孤剑一呆,心中忽然泛起一阵冲动,说不上是惊讶还是欣喜,讷讷道:“怎么是你?”
      飞红笑微微偏着头,盯着他道:“你还以为是谁?是偷偷给你做饭的田螺姑娘么?”
      独孤剑脸上红了红,急忙一整面容,道:“姑娘寻我何事?”
      飞红笑叹了口气,道:“我想要你帮我个忙。”
      独孤剑笑道:“你这么大的本事,还有什么事须要我帮?”
      飞红笑俏脸一板,道:“你不帮就算了!”说着,转身走去。
      独孤剑急忙道:“我帮!姑娘曾帮过我这么多忙,我岂能不帮?”
      飞红笑住步道:“算你有一点良心!”说着,噗哧一笑。丽色映人,独孤剑心中微微一热,不敢看她,道:“姑娘但请吩咐。”
      飞红笑道:“姑娘、姑娘的听着真别扭。我名字中有个‘琳’字,你叫我琳儿好了。”
      她说完话,面上忽然红了红,面容一肃,道:“我来是请你死的!”
      独孤剑吓了一跳,道:“请我死?为什么?”
      飞红笑道:“因为我想你帮我救个人,但此事太过凶险,与寻死无异。但我又没有别的人好求,只好向你开口了。你若是觉得咱们交浅言深,那我就自己送死好了。”
      她笑晏晏地看着独孤剑,虽然说得如此轻松,但似笃定了独孤剑一定会随她前去,言语之间浑没放在心上。
      独孤剑踌躇了一下,虽然初见飞红笑的时候她想杀他,但随即救过他两次,此次求他,料想必定是无奈之举,他以侠义为范,连龙八都不愿负,又岂肯眼睁睁看着救命恩人前去送死?凝思片刻,心下便有了决断:“会不会离得很远,要去很久呢?”
      飞红笑笑道:“知道你升了武经郎,已经是做官的人了,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就在郢城外茶庵寺内。若是顺利,今晚就可返回;若不顺利……只怕我们一辈子都要留在那里了!”
      她脸上露出一丝忧虑,冷艳的眼神中也掺杂了一丝茫然。独孤剑还是首次见到她如此担心,可见对手必定非同凡响,也随之郑重起来。他本寂居大山,武功只与红儿切磋,再也没实战过。此次下山虽然迭遭挫折,但却让他对以前所学的武功有了新的认识,这些天在军旅中无事,便静思自己武功中的有余与不足,自谓大有长进。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些想印证一下的意思。但他生性沉静持重,凝思片刻,道:“要不要叫上龙八他们?既然对手如此可怕,人多总好一些。八少爷的大风云掌修为极高,有了他,救人的成算就更高了。”
      飞红笑忙道:“千万不要叫他!他去了就更回不来了!”
      独孤剑有些疑惑,为何龙八去了就更回不来了?他正沉吟着,咀嚼飞红笑这句话的意思,就见飞红笑跺了跺脚,娇嗔道:“你若是怕了,就不要跟来好了!”说着飞身向外纵去。独孤剑见他生气,不敢多说,急忙跟了上去。
      
      茶庵寺很小,小到几乎就不能叫做寺,几片瓦堆在一起,就比它要大。这么小的寺院,居然也有个小小的院子,几所房子拥挤地堆在院子周围,在月下显得柔静而恬和。寺内并没有灯光,静静地一点声息都没有,仿佛无人居住。但他们行到寺边七百步远处,飞红笑就不敢前进了,盯着静默的寺院,悄悄道:“你看出什么来了么?”
      相隔实在太远,月光柔和,独孤剑运尽了目力,仍只能看到一团黑影,苦笑摇头,道:“什么都看不出来。”
      飞红笑道:“茶庵寺里有四座房子。”
      独孤剑点头道:“这我倒看出来了。”
      飞红笑道:“茶庵寺的主持极为风雅,这三座房子都是以茶事为名,东方的叫清泉,南方的叫石火,西方的叫云末,北方的叫雪芽。你虽看不到什么,但我若告诉你这四所房子中住的人物,你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都名动天下,都是名副其实的一方霸主。现在你可看出些什么来了?”
      独孤剑不禁动容,他加倍地细心地观察着茶庵寺,突道:“似乎有些奇怪之处,我在寺中听到了鸟鸣,好像还不少!”
      飞红笑露出了赞许的笑容,道:“这寺院如此宁静,而且又是夜晚,为何却有这么多鸟鸣?而且有些鸟显然绝非此地所有!”
      独孤剑细细辨识着那些鸟鸣声,果然有长有短,有的如鸣琴清脆,有的如流水婉转,有的如金玉相振,有的却如老人轻咳。他心中忽然一动,想起师父当日评点天下英雄,曾提及一个人,据说是以鸟为剑,孤绝天下。
      他不禁脱口道:“难道是孤鸿一剑?传说他剑法之高,连天外飞鸿都能斩下来!只是他生性孤僻,不喜与人交游,以鸟练剑,到后来索性以鸟为伴,养了十八只各色各样的珍禽异翎,创出了飞鸿十八斩,冠绝天下。连凤头鹫、金翎彩雀、百心鸾、八趾神鹰都为他降服,受其驱使。他曾与平生唯一的好友清溪老人打赌,说他这十八只鸟比少林寺十八罗汉还要厉害,于是独上少林,果然凭着十八只鸟与手中一柄剑破了名震天下的十八罗汉阵,从此他那十八只鸟就以十八罗汉而名,被少林寺视为奇耻大辱。难道……难道竟然就是他?”
      飞红笑目中显出一丝讶然,道:“不错,正是他!想不到你初入江湖,竟然知道这么多武林秘辛,我倒是小看你了。”
      独孤剑道:“都是师父说给我听的。”
      飞红笑道:“那你不妨再看看,还有什么高手?”
      独孤剑初试牛刀,信心登时增了许多。他仔细察看着,除了悠悠鸟鸣,回荡在月光中之外,那茶庵寺确实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了。要是勉强说的话,也许就是那条绕着寺边的小溪,引出了一条,从南边石火精舍中流过。独孤剑若有所得,道:“难道……难道清溪老人也来了么?”
      飞红笑道:“何所见而言此?”
      独孤剑皱着眉头道:“孤鸿一剑与清溪老人能结成知交,不仅因为他们都是武功绝顶的世外高人,两人都生性孤僻,各有奇特的嗜好,也是惺惺相惜的原因。这清溪老人据说专喜水居,最喜欢的一句诗就是屈大夫的‘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他的武功,也多由水而来,洪崖十三拍,据说可以击水为剑,百步杀人,同任孤鸿的飞鸿十八斩名擅一时,不相上下。若是石火精舍中住的是他,只怕就大大不妙了。”
      飞红笑显然没料到他居然知道这么多武林掌故,听他如此说,问道:“为何他若在这里就不妙了呢?”
      独孤剑道:“当日我师父跟我谈论天下英雄,说他的惊天一剑破任孤鸿的飞鸿十八斩不成问题,破清溪老人的洪崖十三拍也不在话下,但任孤鸿跟清溪老人这两个孤僻乖戾之人竟偏偏就能特别投缘,两人精研多年,竟将飞鸿十八斩与洪崖十三拍糅合在一起,创出了一招前无古人的功夫来。分开施展,仍旧是飞鸿斩与洪崖拍,但一旦两人同使,便立即成为一套天下无敌的武功,就算我师父称绝江湖的惊天一剑,也未必能撄其锋芒,只好得退避三舍。”
      飞红笑撇了撇嘴,道:“我看你师父是在胡吹大气,明着在赞扬任孤鸿与清溪老人,其实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独孤剑摇摇头,道:“我师父说的话都是很有道理的,你不要小看了。他说正是因为这两人性情乖戾,所以能特别深入武学之中,将两种旁门功夫合在一起,反而成了再正不过的大道,不可小觑。而且任孤鸿所豢之鸟善天视,清溪老人所居之水能地听,要从这两人看守之下将人救走,实在太过艰难,简直就非你我之力所能够,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飞红笑道:“谁说我们要从他们手中救人?”
      独孤剑讶道:“难道不是么?”
      飞红笑叹了口气,道:“难道你现在还没看出来,任孤鸿与清溪老人都是被人囚禁于此的么?”
      独孤剑一惊:“此事绝不可能!这两人联手几乎天下无敌了,怎么可能被别人囚住?”
      飞红笑仿佛为他的蠢笨感到无可奈何:“任、清二人都喜欢山居索然,最恶人烟繁华之处,你师父既然向你详细讲解二人武功习性,想必不会不提到这一点。以此二人之脾气,岂肯在闹市边居住?茶庵寺这点幽静,万万入不了二人法眼。那只能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不得不住在这里!”
      独孤剑思量着飞红笑的话,脸上慢慢变色:“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同时囚禁住此二人?”
      飞红笑叹道:“这也就是我请你来的原因,我要救的人,也被他囚在此处。”她纤手指处,正是北面的精舍,雪芽。
      独孤剑不答,凝思道:“想必你早就来过此地多处,你可见过囚他们之人么?”
      飞红笑摇摇头,道:“虽然见过背影,但却从未见过面目,因为我一见到他,就本能地不敢靠太近,似乎心里知道,一靠近了,必定会被他发现!”
      她仿佛心中仍有余悸,提起此人,忍不住面上变色。独孤剑点了点头,眉头皱得更紧:“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里?是不是西边的云末精舍?”
      飞红笑道:“西边住的是一拳断天南宫放夫妇,不是他。”
      独孤剑失声道:“南宫放!难道是崆峒派最后一个弟子的南宫放?”
      飞红笑道:“不错,他的妻子荀如意,乃是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南宫放号称是崆峒派最后一个弟子,只因他疑心妻子与派中之人勾搭成奸,所以出手将自己师父师叔师兄师弟杀了个干干净净。此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四处宣扬自己为崆峒派最后弟子,当真可恶之极。”
      飞红笑顿了顿,又道:“我只知道哪间屋里若是亮起了红灯,这囚笼的主人,就会出现在其中。这四间屋里的客人已经被困了十天,无一人逃得了!”
      仿佛是被她这句话所激,西面云末精舍中忽然升起了一盏幽幽的红灯。灯光迷蒙,照在两个错愕的人脸上。男的长得极为俊秀,满脸英气,竟是位翩翩公子,而女人则娇柔美丽,身上每一分,每一寸都散发着诱惑。两人相合,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在淡淡的灯光下,两人目光都映出了一丝狠辣之意,看去颇为诡异。
      两人倏然转身,就见一人高卧在他们的牙床上,就连此人是什么时候登堂入室的,他们都不知道!
      一眼望见此人,独孤剑禁不住咦了一声,飞红笑道:“怎么了?”
      独孤剑道:“我见过他!”
      只见此人散漫侧卧着,一臂曲于枕下,另一手却轻轻拉起胸前那袭散开的麻衣,目光中带上些慵懒,似乎刚刚醒来。
      麻衣白如霜雪,随意地滑落到胸前。他肩上卧着一只紫色小兽,蓬松的巨尾散垂在那人赤裸的肩头,就如一件极大的披肩,围裹在他身上——赫然便是无忧林中逼问大觉上人因缘的宸随云。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独孤剑的印象却极为深刻,此时一见,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飞红笑道:“你要是跟他很熟,就求个情,让他放了我哥哥吧。”
      独孤剑苦笑道:“熟?他不杀我就谢天谢地了。怎么,你哥哥被他囚了起来?”
      飞红笑道:“要是别人,我早就溜了!”
      独孤剑点点头,他知道飞红笑的感受,身带檀香兽之人绝非常人,如非逼不得已,他绝不愿意与此人对面。
      只见那人缓缓坐直身子,将散叠在床上的银色散发挥开,微笑道:“贤伉俪想必还不知道我是谁,贱名宸随云,山野之人,贤伉俪必未听说过。”
      南宫放与荀如意对望一眼,都是脸色茫然,果然想不起武林高手中,有谁叫这个名字。南宫放究竟是老江湖,一愕之下,立即抱拳笑道:“原来是宸兄,久仰久仰。”
      宸随云淡淡一笑,道:“南宫放本非崆峒派最得意的弟子,一手参合神拳也绝非崆峒派练得最好之人,可在妒火中烧之下,竟能尽杀崆峒一百三十七人,灭了这个三百余年的大派。在下实在敬仰的很,因此,将阁下请来,便是想领教一下你这妒火的厉害。”
      说着,他手一招,荀如意一声惊叫,破空向宸随云飞去。荀如意绝非弱者,但此时却绝无半分还手之力,被宸随云一把抱住,横放在了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