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尽忠报国


  •   降龙再也坐不住,不停地唉声叹气,不时跑到营帐前张望。直到日影西斜时分,还不见归隐子回来。降龙忿忿道:“还不知吃什么好东西呢,到现在还不回来!我的荣誉啊,那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名誉啊,就全都给他抢走了!”
      猛地帐外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谁抢你的啦?”
      扑通一声,一人跌了进来。独孤剑慌忙抢前扶住,就见那人双腿上鲜血淋漓,痛得呲牙咧嘴的,赫然竟是他的师父归隐子!
      独孤剑惊道:“师父,你怎会被打成这样!”
      归隐子唉声叹气道:“就不要提了!师父本想你们打赢了这场军威战,大将军召见,怎么都应该奖点名马绶带,至不济也该吃顿好的。那知道去了军帐,大将军二话不说,立即喝命将我拖倒在地,打了五十军威棍!可怜师父这一把老骨头,都快被打散了!”
      降龙又惊又笑:“我们不是赢了么?为什么还要打你?”
      归隐子苦着脸道:“我也挣扎着问,大将军说军令如山,不奉军令私自出战,就是抗命。打五十军威棍尚是轻罚,若是下次再犯,一定斩首示众!”
      降龙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归隐子怒道:“我老头子被打成这样,你还笑,你有没有良心啊?”
      独孤剑也怒目相视,降龙使劲捂住嘴巴,勉强将笑声憋住,道:“您老人家若是有良心,也不至于自己偷偷过去领赏,不管我们了。”
      归隐子给他气得一阵乱喘,说不出话,独孤剑忙将掌心贴到他的背心,一股内息度了过去。伍清薇急忙取出金疮药,细细地敷在归隐子伤处。笑过之后,几人心情都有些沉重,谁也想不到,他们拼命赢来的一场胜利,换来的竟是五十军威棍。
      慢慢地,降龙的肚子咕噜响了声,该到了吃饭时候,但谁都无心去吃那宛如猪食一样的晚饭。
      突地一阵香味传来,降龙第一个站了起来,用力猛嗅,喃喃道:“好香!”
      帐门被人推开,几个小兵流水般走入帐中,他们手中都托着个极大的食盒。打开盒盖,里面是各种珍馐美味,小兵们将酒菜摆好,躬身道:“这是大将军赏给各位的。”纷纷退了出去。
      几人都有些愕然,不知道大将军为何打了军威棒之后再赏赐美食。归隐子闻到香味,一骨碌爬了起来,一眼看到这么多美味,登时双目放光,大叫道:“这是我挨打换来的,你们都不能吃!”
      说着,一头扑在桌子上,大嚼起来。降龙盯着那些珍馐,双眼都直了,喃喃道:“我们不能吃……我们不能吃……”
      他抓起一盘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面吃,一面还喃喃道:“我们不能吃……我们不能吃……”独孤剑三人当然也不怠慢,一人取过一盘,大快朵颐。几十盘菜,连同一坛酒,一大钵饭,全都吃得干干净净,降龙动都不能动了,躺在地上,兀自喃喃道:“我们不能吃……”
      归隐子屁股疼痛,只能趴在桌子上,捧着最后一盘菜。他已经吃不下去了,只能凑在鼻子上闻着。闻一下,就喃喃道:“既然赏这些东西来,为什么还要打我呢?”
      他始终觉得自己挨打十分委屈,既然吃饭的是他们五个,为什么罚的却只是他一个呢?
      帐外有人道:“你觉得很委屈,是不是?”
      帐帘掀开,一人走了进来,金盔金甲,看上去威武之极。归隐子一惊,急忙站了起来,叫道:“大将军!”
      众人齐惊,肃然站立。想到这副贪吃狼狈模样被俪琼俪大将军看在眼里,若是军法处置,只怕每个人都要挨上五十大板。一念及此,众人都是忐忑不安。
      俪大将军微笑对众人点了点头,道:“你们一定疑惑我打了你们师父,却要赏你们庆功宴。”
      众人都不敢回话,心中却不由都有这个疑问。俪大将军叹道:“军威战乃大军会战之前激励士气的战中之战,虽然只是几十、几百人相搏,但胜者士气大涨,败者则情绪沮落,几乎可左右战局的胜负。这也就是何以金军强如我们几倍,却在军威战之后仓惶逃窜,反而被我们打了个大败的原因了。”
      降龙忍不住道:“如此说来,我们是立了大功了,为何还要责罚?”
      俪大将军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若是这一战败了呢?一败气沮,兵力又差了这么许多,岂有我们的活路?”
      几人面面相觑,回想起来,都是有些后怕。俪大将军叹了口气,道:“当时众人也不是怕死,只是熟知金国死士擅长连阵野战,没有抵御之法,因此只求全身脱逃,保住元气,徐图来日决战。好勇斗狠,乃匹夫之勇,非行军用兵之道。当你们踊跃而出的时候,你们又安知自己定能胜?这胜利中又有多少侥幸?你可知道,一旦败了,这五千人只怕全都要随你们葬身金军铁戈之下。”
      一席话说得众人冷汗涔涔而下。俪将军见他们如此,笑了笑,道:“不过你们总算是赢了,大长咱们大宋国的声势。也让金军畏惧不敢逼迫太前,为我军赢得了时间。咱们能平安退到郢城,你们居首功。有功就当赏,本座不但赏你们庆功宴,而且擢升你们为从七品武经郎,暂挂虚名,等凯旋后奏明皇上,下旨封赏。”
      独孤剑自幼居住深山之中,不知道从七品武经郎是多大的官。降龙与伍清薇就有些瞧不上。
      将军颔首微笑,道:“此后尽忠报效朝廷,本座必不会亏待你们。”说着,辞别众人,出帐而去。
      归隐子这才将那盘菜放下,喜道:“徒儿啊,你现在也是官了!”
      降龙不屑道:“这点小官,连垫脚底都不够,难为你还这么在意!”
      归隐子悠然道:“官虽然小,但总与兵有别,此后黑衣人若再想找到我们,想必没那么容易了!你以为我有官瘾么?”
      五人吃饱喝足,又做了官,除了龙八神色夷然外,别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高兴。第二天,就有小兵过来,接几位武经郎去官邸安歇。此时军队已经开进郢城,武经郎的官邸,就是征用了一家富户的偏房。那富户颇为怕官,急忙好酒好菜地伺候着。归隐子至为满意这种生活,就想常住在郢城,哪里都不去了。
      那富户有个胖小子,叫做虎子,人如其名,长得胖乎乎的。见家里住进了这么多人,先是有些害怕,终究是耐不住好奇心,在独孤剑习武时,试探着走出来,问道:“大哥哥,你在做什么?”
      独孤剑笑道:“我在习武啊。”
      虎子眨着大眼睛,道:“习武?习武做什么啊?”
      独孤剑道:“习武可以强身报国,坏人来了可以打坏人。”
      虎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我也要习武,我也要打坏人!”
      独孤剑给他逗得笑了,道:“好啊,我正好有一套金童剑法,可以教给你。”
      虎子大喜,道:“大哥哥等会,我去拿我的剑来!”
      独孤剑倒有些讶异,这孩子看去只有七八岁,难道他也有剑么?想到此处,心中不禁一沉,乱世人不如狗,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舞刀弄剑了。虎子一溜烟地跑去,又一溜烟地跑了回来,独孤剑忍不住笑了。
      ——他手中拿着的是剑,不过却是一柄桃木剑,上面还画了几道稀奇古怪的符,剑尖一片黝黑,似乎被火燎过。虎子见出了独孤剑轻蔑之意,有些不乐意,噘着嘴道:“这可是我从张道士那里偷出来的七星剑,连妖魔鬼怪都能砍的!”
      独孤剑笑道:“妖魔鬼怪都能砍?那金国的鬼子们一定见了望风而逃了。”
      说着,拣一些粗浅的剑法教给他。虎子极为聪慧,一学就会。他身子壮实,练起剑来极为刻苦,一会子就喘嘘嘘的了,但仍不肯休息,一有不明白之处,就拉着独孤剑非要问个明白,倒闹得独孤剑练不成了。两人正玩闹之间,突听一个粗声道:“收税了!王老爹,快些出来缴税!”
      王老爹便是虎子的父亲,闻言急忙从房中跑出,陪着笑脸道:“前日刚收了战马税,昨日收的是战甲税,怎么今天又收税啊?”
      税官冷笑道:“今天收的是战刀税!兵老爷们不买齐了兵刃甲马,可怎么替你们打仗?可怎么保卫百姓?你要怨,就怨生在乱世吧。战刀税,三两银子!”
      王老爹愁眉苦脸道:“不是我不想交,一天一度税,一次比一次多,老朽可实在掏不起了。”
      税官叹道:“你以为我愿意逼迫你们么?俪大将军可是发下话了,金军已经杀到了襄阳府,本已追至本城,是他们奋勇杀敌,才将追兵杀退的。但他们损失也极大,军需辎重几乎全空,若是补不上,就只能从郢城撤走,到下座城去了。王老爹,你可知道!金兵七日内就要杀回来了!若是不赶紧凑足了留住俪将军,他们一走,金国大军来到,还有我们的活路么?破钱消灾,今日不是人家抢咱们的钱,是咱们送钱过去,要留人家保命!王老爹,你还是想开些吧。”
      王老爹两只眉毛几乎聚在了一起,叹道:“姚大哥,你说的都在理。可是三两银子……三两银子啊!那几乎是我全部的家当了啊!”
      税官讶然道:“你老哥虽然不是巨富,但一向衣食无忧,何以连三两银子都拿不出?”
      王老爹愁眉苦脸道:“短短两三天内,我交出的各种名目的税款足有两百余两,却哪里……哪里……”
      他唉声叹气地进屋,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布囊。虎子扑过来,抓住布囊大叫道:“不!爹爹,这是我买衣服的钱,不要给他!”
      王老爹道:“虎子乖,咱们到新年再买衣服。”
      虎子哭道:“不行!这是我的钱!”
      王老爹怒道:“虎子再不听话,爹爹就不喜欢了!”他抓住布囊使劲一夺,将虎子摔脱,脸上肌肉一阵扭曲,终于将布囊交在了税官手中。虎子伤心极了,坐在地上一阵大哭。税官脸上也尽是不忍之色,却只能叹息一声,摇着头走了。
      独孤剑咬了咬牙,突然转身走了出去。他奔向的是城中最大的宅院,此时已被征为俪大将军的帅府。
      独孤剑到了门前,拱手道:“末将独孤剑,有要事拜见俪大将军。”
      那守卫士兵挡住道:“大将军正在安歇,请明日再来吧。”
      独孤剑道:“烦请兄台通报一声,末将实在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守卫冷笑道:“你一个武经郎,还能有多重要的事情?快快走开,免得军法伺候!”
      独孤剑涨红了脸,忍不住跟守卫争吵起来。帅府中走出一位师爷,厉声喝道:“谁在喧哗,不想活了么?”
      那守卫急忙堆出笑脸道:“郝师爷,是一个不开眼的小子,我们马上赶他走。”
      郝师爷斜眼看了看,脸色一变,拱手道:“原来是阵前立威的独孤大侠!在下失迎,还望大侠恕罪。”
      他转向守卫,立时换了一副脸面,厉声道:“连独孤大侠都不认识,你们还想不想活了?”那些守卫登时噤若寒蝉,郝师爷的脸再转过来时,立时温煦如春风,笑道:“独孤大侠要拜见大帅么?这边请!”
      独孤剑倒有些过意不去,想说什么,被郝师爷一阵风拉进了大厅。就见俪大将军站在厅中心,厅中摆满了大箱,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见独孤剑进来,俪大将军轻叹道:“你来的正好,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
      独孤剑心中正有些不快,顺口道:“这些都是民脂民膏!”
      俪大将军哈哈大笑道:“说的好!这些正是俪某从本城搜刮来的财物,你若说是民脂民膏也极有道理。”他面容一肃,道:“你可知道,我看着这些东西,看到的又是什么?”
      独孤剑不答,他不知道俪大将军想说什么。大将军目中精光暴射,沉声道:“我看到的是十万兵刃,五千铁马,是我们装备精良、蓄养丰锐的精兵,是郢城一战的胜利,是我们乘胜追击,收复万里河山的盛况!”
      他目中腾起一阵狂热:“你可知道,我的军队本连胜大捷,将金军击退了五十里。但由于后勤匮乏,物资希缺,反而被金军打了个大败,二万人只剩下了五千!伤痕累累的五千!但这五千人都是以一挡百的精兵,你想想,若是这五千人修养好之后,换上锋利的兵刃,肥壮的战马,天下又有谁能挡?那时我将亲率子弟,饮马黄河。”
      他须发俱张,豪气冲天。独孤剑的热血也不禁沸腾起来。
      大将军握住他的手,道:“所以你一定要留下来,替我打出军威来!”
      独孤剑急忙点了点头,他实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恢复河山,那是何等快意!
      俪大将军道:“好了,现在你说说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独孤剑看了看满地金银,迟疑道:“我本想请大将军减轻赋税的……”
      大将军道:“你知道乱世最重要的是什么么?”
      独孤剑摇了摇头,大将军的声音有些沉重:“是活下去。我征他们这么重的税,便是想尽力保证他们能活下去。金军声威你也看到了,那不是孤弱之旅能够抵抗的。他们人数多我们几倍,若是装备再不精良,我军便只有覆灭一途。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那时他们要金银又有何用?你须记住,战争只有两个字,那便是铁血。妇人之仁能得一时快意,却必将招致巨大的祸患。”
      独孤剑低下头,深深为自己短浅的见解而羞愧。他低声道:“我知道了,是我误会了大将军的深意。”
      俪大将军宽容地笑道:“误会我没什么,尽忠报国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