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金鼓连营


  •   宋军一片死寂,每个人都紧紧闭着嘴巴,仿佛此人的话中含有极恐怖的诅咒,一不小心应了一声,就会立即死于非命。
      独孤剑有些迷惑,他不知道“军威战”是什么,但见宋军人人脸上惊恐,想来不会是什么好事。那人又连问了三声,见宋军无人回答,哈哈狂笑道:“宋人每个都是懦夫!看我们金国的勇士们将你们杀个落花流水!”
      他背后,金军士兵们一齐鼓噪起来,声威震天,宋军脸上惧意更重。那人纵马横驰,大叫道:“宋人是不是个个都是懦夫?”金军轰然应答,拿起兵刃在盔甲、盾牌上一阵猛敲。那人又大声道:“金国是不是个个都是好男儿?”金军应答声裂天响起,宋军却是一片沉默,连一声衰微的反抗都没有。
      降龙忽然爆出了一声大喝,目眦欲裂:“他奶奶的,我来参战!”
      他越众而出,大声道:“谁说我们宋国没有好汉?我就是!”
      禅杖轰然击在大地上,降龙魁伟的身材就宛如一座铁塔,矗立在两军阵前。霎时欢呼轰闹声陡然停住,所有的目光都聚在了降龙身上。
      降龙傲然而立,山风凌厉而下,吹在他的脸上,仿佛满空夕阳的余光都凝聚在眼前,他很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但他更感受到了压力与责任,他必须要站出来,他必须要赢!
      冥冥中,也许他就是那注定的,要为宋廷争取荣誉的唯一的人。因此,他全无半点惧意。金军的目光中有些惊讶,也有些欢喜,宋军目光却尽是恐惧,有人大声道:“快……快些回来!”
      降龙禅杖轰然顿地,声音宛如雷霆怒震:“懦夫们闭嘴!老子就是受不得别人的鸟气!兀那金狗,要打就快些过来!”
      伍清薇粗声道:“说得好!我们大宋国尽有好男儿!”说着,与独孤剑并肩而出,站在了降龙的身后。
      龙八沉声道:“好汉子,我龙八不枉被你们救了两次!”也站在三人身边。
      那人有些骇异地瞧着他们,道:“还有没有人?”
      宋军的喧哗声登时止息,那人游目四顾,无人回应。孤零零地站在阵前的四人,看去孤独而傲兀。那人盯了最后一眼,淡淡道:“我们金国的武士也将出战了!”
      他轻轻一鞭,打马而回。轰然长枪顿地声中,一排肌肉虬结的战士从金国阵队中越出,向四人逼了过来。降龙脸色微变,他想不到金国居然派出了这么多人,足足有两百多个!
      这些战士一出,金军与宋军的大队各自退后三丈,空旷的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这两股力量,遥遥相对的。
      一股是两百名身经百战,身怀异国绝艺的勇士,而另一股,则是四个或重伤未愈,或初出茅庐的乌合之众。
      战意,在他们之间急速地蔓延攀升,已不容任何人退缩!
      隆隆的战鼓在金军阵中敲响,那两百余人一齐举步,向前跨出。整齐的阵列立即蜿蜒成一条威严长龙,带着喧天凌厉杀气,直压了过来。战鼓声渐响渐急,金军武士突然呼嗬大叫,声如震雷,长龙首尾卷起,将几人包在了正中!
      归隐子一声大叫,在宋军中钻了几钻,连影子都找不到了。龙八脸色凝重,身子一动不动。
      大片烟尘升腾而起,宛如一只暴戾的洪荒巨兽,凶扑而至。
      降龙猛地将禅杖一摆,大声道:“怕他作甚?今日大不了一死而已!”
      他嗔眉大呼,禅杖哗愣愣一阵响,就待冲上前去。
      龙八豪笑道:“这位兄弟说的不错!报国就在今日!”
      他同金军武士曾数度交手,知道这般人功夫独出一格,威猛沉重,适合几十人协同作战,千军万马之中,威力更著,那是他们几人就能抵挡的?只是降龙的热血不由自主地传染了他,这位江湖汉子豪气陡生,禁不住就要冲上去厮杀一番,哪里还管什么伤轻伤重,是死是活?
      说话之间,龙八大踏步跨出去,跟降龙一齐迎向敌军。
      降龙笑道:“今日咱们双龙会战群凶,也是一大佳话。只是你是个魔头,未免有些煞风景!”
      龙八泛起一丝苦笑,但他生性旷达,随即豪迈道:“魔头又怎样?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魔头的手段!”
      两人说的高兴,一齐冲了上去。独孤剑急忙将两人拉住,叫道:“不可如此鲁莽!现在他们声势正足,我们应该避其锋芒,等其气势衰了之后,再行痛击。”
      降龙大笑道:“痛击?迎头打才叫痛击!你要我躲着他们,我是坚决不干的!”
      龙八却摆手道:“我觉得这位小兄弟的话很有道理,小兄弟有什么计策只管吩咐,能多杀几个敌人,江山便少沦丧一分!”
      伍清薇随声附和道:“不要听降龙的,他是个浑人,什么都不懂!”
      降龙叫道:“我是浑人?你都不看看方才我多么有英雄气概!那是浑人做的出的么?”
      伍清薇见他大吼大叫,恐怕吵了独孤剑的思绪,恶狠狠地盯了降龙一眼。降龙虽心有不甘,但见众人没有一个听他的,也就只好闭嘴了。
      独孤剑四下打量了一下,道:“一会咱们施展轻功,逃向斜侧的这个小山坡。我看金国武士身形魁猛,想必都走威猛一路,轻身功夫便不行。而且他们盔甲兵刃都极为沉重,只怕还未爬到山顶,就已力尽,我们正可杀他们一个回马枪。”
      龙八赞道:“这是个好主意!”
      降龙也道:“果然不错,咱们赶紧跑吧!”
      独孤剑摇头道:“不能跑得太早,太早了他们兵力还未合围,兵力分散,反而容易围追堵截我们。我们不妨故作惊惶,好引他们上当。”
      几人都点了点头,各自将兵刃握紧。几百人奔逃呼哨,尘烟蔽天中,声震天地。巨大的包围圈渐渐缩紧,几人虽是胸有成竹,但如此多的狰狞面孔逼近,不由都是口干舌燥,心中紧张无比。独孤剑微感到伍清薇身子颤抖,转头对她笑了笑,道:“不要怕,他们都是些浑人,跟降龙差不多。”
      伍清薇嗤的一笑,心下紧张稍减。那乌铜锤带着风声奔到了面前。独孤剑一声清啸:“走!”他带着众人拔身而起,闪电般向斜刺里的那座小山奔去。金国武士出其不意,都是一愕,跟着大声鼓噪起来。这在他们看来,无疑是临阵脱逃,完全没有身为士兵的纪律与尊严。
      伍清薇秀眉微蹙,娇叱道:“叫什么叫?”凌空中手一抖,几道雪亮的剑光射下,几名金国武士错愕下躲闪不及,登时剑光破体,划出几道深深的剑痕。武士们登时大怒,呼嗬声连绵响起,向四人疾冲而来。
      四人不敢怠慢,全力运起轻功,向山顶奔行。那座山并不很高,也不很陡峭,只见四人身子宛如四道淡烟,袅袅在山上腾跃着,四人身后便是百余金国武士,踏起漫天烟雾,轰然冲来。
      奔了半个多时辰,遥遥望见了山顶。独孤剑回头望时,就见武士们眼中杀气有些涣散,速度也大为减慢。他知道这一番猛奔已消耗了他们太多的力气,清啸道:“我们一齐来杀他个回马枪!”
      三人精神一振,齐齐答应一声,都是穿空而起,脚尖在树梢上聚力一点,古树猛然摆动中,他们的身子就宛如强弓硬弩,轰然射了出去!
      那些金国武士猝不及防,登时被四人刺倒了几个。降龙奋起神威,禅杖舞成一团金芒,直贯入人群最密集处。那些武士跑得气喘嘘嘘,身上精良的盔甲早就成了累赘,眼见禅杖宛如泰山压顶般敲了下来,有心躲闪,却哪里还有原先的敏捷?被降龙打了个落花流水。降龙乘胜追击,只觉身上每一分每一寸都涌流着用不尽的力量,大叫道:“快意!真是快意!”
      一名武士头领见情势不对,大叫道:“布阵!布阵!”
      一道黑影当头落下,凌厉的风声卷起了整座山,向他当头压下。
      龙八冷笑道:“布阵?”
      他的双掌用力一挫,粘住武士头领的双掌。那武士头领眼中闪过一阵悍然之色,厉啸声中,内息汹涌冲出。龙八有心扬威,不避不闪,刚猛的内力也是一丝不留地泻出。只听咯咯响声不断,龙八身形巍然挺立,一动不动,血水、碎肉不断从头领手腕、手肘、肩部爆出,一直连绵到他的胸口。那首领连哼都没哼出一声,就被龙八那无俦的内息震断经脉。要知龙八的大风云掌称绝天下,虽然伤势未愈,但这全力一击,又有几人能挡住?
      那些武士听了首领的话,这才猛然惊醒,立时八个一组,组成了个小小的阵势。果然立即防御之力陡增,降龙的禅杖泼风般击出,多半都被挡住,再也不能随意伤人。那阵势极为简单,守的就专管守,攻的就专管攻,但就是因为这简单,所以一时很难攻破。百余人一齐摆出这样的阵势,立时便成了一个巨大的整体,四人压力陡增。
      伍清薇连连吃了几锤,接得手都麻了,叫道:“快想个法子!”
      独孤剑皱眉思量,却哪里能够想的出什么办法来?
      龙八左右看了几眼,道:“不须惊惶,看我的!”
      他身子猛地拔起,落到了一块巨石上。双掌聚力,重重击在石身。这一掌击下,那大石立即一阵摇晃。龙八猛地一声大喝,凌空跃起,全身力量再也不留分毫,全都送入了大石中!
      轰然怒响冲天而起,那大石离地跃起一尺,向山下滚去。金国武士都是脸色大变,那巨石怕不有千余斤,只要挨上分毫,都是手断筋折。武士们先是追奔上山几乎耗尽了力气,被四人一顿冲撞,死伤极多,此时一看大石撞过来,再没有一丝战意,发一声惊呼,一齐向山下逃去。那山道并不甚宽,大石轰隆隆下滚,去势也不怎么快,但金国武士一败之下,都生恐逃命不及,互相拥挤,立时有些人被踏在脚下,大石碾上来,死于非命,惨叫声凄然不绝。
      山光碧气中,就见无数小灰点蜂拥向山下窜去,身后跟着一个稍大的灰点,便是那块大石。独孤剑四人喜气洋洋地跟在大石后面,龙八不时拍出一掌,调整其去向。山虽不陡,大石也越滚越快,越来越多的武士死在石下,等到了山下,那些武士见到自己的队伍,立时大喜,蜂拥冲入了队中。
      金国将领满拟两百武士去追四个人,杀鸡用牛刀,自然手到擒来。不想被四人杀了个溃不成军,心中恼怒之极。见那些武士争命般逃亡,心头怒发,厉声道:“弓箭手!”
      一阵利箭应声射出,将那些武士钉在地上。死在大石及山顶上的武士只有一小半,倒有一大半是死在自己人的箭下的。
      金将脸沉如水,缓缓抬头,脸色突然大变!
      那块巨石从山上冲下,冲势已然快极,加之上面粘着无数血肉碎屑,更是恐怖惊骇之极,正对着金军冲了过来!金将这才大吃一惊,知道如此巨石非人力所抗,大声道:“撤!快撤!”
      金军也都看到了巨石,先还慑于军威不敢稍动,一听到这个“撤”字,都是发一声喊,没命地往后跑去。宋军将领眼见如此好事,岂有不拣便宜之理?大旗挥动,宋军虎啸声中,掩杀了过去。
      金军仓惶逃命,待要接战,却哪里还来得及?是役,宋军以五千敌金两万,大获全胜,杀敌六千,自损五百。尴尬的是,这五百中至少有三百是被那抢功争先的战友踩踏而死的。
      宋军获了如此巨大的胜利,抢了无数辎重,高唱凯歌,向郢州行去。独孤剑生性不愿张扬,一路有人致以仰慕之情,都是降龙纳受。把降龙高兴得不知所以,说话走路完全是英雄派头,跟三人说话也都趾高气昂,恨得伍清薇不停拿剑刺他。
      行近郢州,忽然外面报道:“大将军俪琼,有请抗金的英雄!”
      降龙正躺在行军床上,回想着一路上的威风。听到这话,一骨碌爬了起来,大叫道:“我去!”
      伍清薇横了他一眼,道:“你也不害臊!计策是你出的?巨石是你推的!”
      降龙得意洋洋道:“我杀的人最多!”
      伍清薇撇嘴道:“你的脸皮也最厚!要说当日的功劳,首推独孤大哥,其次是龙八少爷,你还排在我后面!”
      龙八摇手道:“我乃魔头,还是让独孤剑去吧。”
      独孤剑急忙道:“我是出家人……我不去!”
      降龙悠然道:“既然我还排在你后头,要不你去?”
      伍清薇愤然道:“我去就我去!”
      降龙笑道:“你去是没什么,但要是给他们看出你是女儿身……”
      伍清薇脸色顿时变了变。降龙微笑盯着她:“那是不是就只剩下本少爷了?”
      伍清薇盯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降龙故意在她身前走了一圈,道:“那我就去了?”大笑声中,他扬长出门而去。
      伍清薇气得直跺脚,数落独孤剑这么懦弱,居然连大将军都不敢见。骂声未已,就见降龙灰溜溜地钻了进来。
      伍清薇气鼓鼓地道:“你回来做什么?”
      降龙长叹一声,道:“我们在这里争来争去,被别人抢先了!”
      独孤剑奇道:“还有谁能抢先?”
      降龙道:“你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