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桃仙小镇


  •   一直追下去了四五里路,就见归隐子躺在路边上,红儿早就不见了踪影。独孤剑大惊,急忙抢过去扶起归隐子,大声道:“师父,你怎么了?”
      归隐子有气无力地道:“没什么,师父只是……只是饿得快死了。”
      伍清薇没好气地道:“你不用饿死的,我们方才看到了,黑衣人正向这边追来,再有片刻就到了!”
      归隐子脸上的表情立即全部消失,他的身子突然弹起,连红儿都顾不上召唤,一溜烟跑了。三人相对苦笑,跟着追下去。他们知道黑衣人的厉害,哪敢停留?连吃饭都是匆匆几口,归隐子也只好仍旧过着跟红儿麒麟口夺食的生活。
      但黑衣人却越迫越近,他们能够感受到背上那股尖锐的寒意!
      龙八真气浑厚无比,虽在逃跑中,仍迅速地恢复着,功力已足了三成,与黑衣人相抗仍不能,却不用降龙等人负携了。几人一路奔逃,来到了一个小镇上。这个小镇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桃仙镇。
      归隐子闻到酒菜的香味,再也走不动了,大叫道:“今日就算是被黑衣人杀了,我也不走了!”
      他径直向镇上最大的酒肆走去,挑了个最大的桌子坐下,一叠声地叫酒叫菜,叫鱼叫肉。那桌子正当窗,从里往外一览无余,从外往里也是一览无余。独孤剑等人吓得够戗,急忙要拉着归隐子走,龙八笑道:“此处甚好,那黑衣人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未必便肯在闹市中显身。所以,这里也是最安全的。而且此处敞亮,黑衣人固然容易发现我们,但我们也容易发现黑衣人。一有不对,我们破窗逃走,倒也未必就被擒住。老师父果然眼光独到,龙八甚是佩服。”
      归隐子嘿嘿一笑,店小二将酒端上。
      龙八赞道:“举杯谈笑,正叫做示敌以虚。黑衣人被你师父震慑住,虽然意识到受骗,但终究摸不透底细,这些天虽一直追逼,却也不敢遽下杀手。这时我们越是从容,他就越是疑神疑鬼。好比是诸葛武侯的空城计,说不定能吓退司马懿的十万大军。”
      归隐子一扬脖,将一壶酒全都喝了个精光。这次不用龙八称赞,降龙就抢着大声道:“好酒量!如此好的酒量,想必武功也高到出奇!黑衣人不来便罢,若是来了,光老师父一人,就能让他有来无回!”
      只听咚的一声响,归隐子一头栽倒在桌子上,呼隆呼隆的鼾声大起,归隐子四肢直挺,口角流涎,这片刻功夫,已经睡得人事不知,酒气熏人。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伍清薇悄悄道:“什么运筹帷幄、空城计的,我看是得过且过,混吃等死。”
      龙八苦笑道:“只怕你是说对了。”
      独孤剑急道:“我们该怎么办?黑衣人不一定什么时候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龙八叹了口气,道:“走不了啦!”
      独孤剑惊道:“何出此言?”
      龙八道:“你看!”
      独孤剑不敢探头出去,隔着窗帘向外望了望,道:“没看到什么啊。”
      的确没有什么异常的,门外依旧热闹之极,店小二甩着手中的湿毛巾,正在热情地招呼客人。街上人群依旧熙熙攘攘,阔少爷们提笼架鸟,招摇过市,一个小姑娘被他们推倒在路边,正在哇哇大哭。酒楼旁边的绸缎庄、钱庄、米庄生意很兴隆,连乞丐们都格外卖力,深深磕着头,祈求来往的大爷们多赏几个钱。
      这一切,全都再正常不过,就跟他们来时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
      独孤剑眉头皱起,龙八绝不是个随便胡说的人。他说走不了,那他们就一定已陷身绝境,再没有脱逃的余地。降龙也凑过来看了看,摇头道:“没什么啊。”
      独孤剑眉头深锁,苦苦思索着。突然,他的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
      龙八淡淡道:“你看出来了。”
      独孤剑吐出一口气,眉心中也有了沉重:“是乞丐!”
      这条街是桃仙镇最繁华的街道,自然也是乞丐最大的聚居地。从窗子望出去,就有六七名乞丐在伏地乞讨着。他们卑微的姿态与这大街的繁华格格不入,但正是这卑微,却最好地映衬了这无边的繁华。
      独孤剑一眼望过去,就感觉微有些异样,这时,他才发觉,异样的正是这些乞丐。
      因为他们乞讨的姿势,竟然完全一样,都是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这繁华已化成了巨山,压在他们卑微的身上,让他们喘不过气,直不起腰。
      龙八的声音凝重,缓缓响起:“他们已经全死了!”
      独孤剑一惊,龙八道:“你看到没有?他们身上都隐浮着一层金光。”
      独孤剑仔细看去,果然,那些乞丐的身上都闪烁着一丝极为细小的光芒,若不细看,必定会以为只不过是太阳的余晖,但仔细端详,那光芒竟然带了种阴沉沉的死气,越看越是诡异。
      龙八道:“那是金尸的尸芒,他们已被黑衣人炼为金尸,威力比寻常死尸高了十倍,恐怕他已下了杀心!”
      伍清薇叫道:“这是闹市,你不是说他不敢在闹市显身么?”
      龙八叹道:“他的确是不敢显身,显身的只是金尸而已。这些乞丐本就是此地最卑贱的人,你看他们已被杀害,尚无人多看一眼。一会这些金尸蜂拥扑上,只怕官府百姓也只会当是乞丐斗殴,管都不管,他就可以暗中下手杀我们了。”
      独孤剑默然,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龙八摇了摇头,道:“这条街上的乞丐怕不有二三十,若是尽被他化为金尸,那我们就只有……”
      他缓缓坐下,脸色一时变得极为萧索:“就只有等死了!”
      降龙笑了:“等死?就几个金尸你就说等死?尸体有什么可怕的?我佛门金刚般若禅咒专超度亡灵死尸!”
      龙八摇头道:“对一般死尸自然如此,但金尸就不同了。金尸全身都是金波若花的剧毒,不但不能碰,而且刀枪不入,就算用大锤砸,急切间都砸不碎。何况金尸并不是真的死尸,中了金尸之毒者神智迷糊,近似于生与死的边缘,但自身潜力却被完全激发出来,力大无穷,以你的身手,对付一个可以自保,对付两个就极为艰难,对付三个,就必败无疑。金波旬花毒霸道无比,只要沾身些许,连你都要化身金尸,纵然集尽天下灵药,也无法解救。”
      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周身剧毒,沾之即死。这金尸竟然如此厉害?降龙虽然天不怕地不怕,此时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惧意。这样的怪物,打又打不得,却如何对付?
      独孤剑凝思道:“既然金尸如此厉害,为何黑衣人不多造一些,恃之横行天下呢?”
      龙八道:“因为金波旬花毒不能持久,中人一个时辰之后,便即失效。失效时金尸爆体而亡,往往连控御之人也受波及。由于金波若花毒极为猛恶,使用时也须极为谨慎,只要有些微的失误,便反噬己身。所以黄泉老人虽然知道金波若花毒威力极大,却也不敢轻易使用。黑衣人如此明目张胆,不是找到了金波若花毒的控御之法,就是破釜沉舟,力图一博了。这一博于他或有小损,但我们的命只怕会留在这里了!”
      降龙大笑道:“那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撑过去一个时辰,那些金尸就会自行爆亡吧?凭我们几人的身手,全力抵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龙八深深叹了口气,道:“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些人恐怕会遭受连累。”他看着窗外,这是一条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尽是人群。阔少爷们提笼架鸟,吆五喝六而行,怯弱的小姑娘被挤到了一边,惊恐地捂住手中的篮子。酒楼旁边的绸缎庄、钱庄、米庄生意很兴隆,在浩世大劫中,桃仙镇仿佛最后的乐土,忘我地繁荣着。但这一切,将要在二十余金尸出动时,尽皆化为乌有。
      他们打斗中将会使金波若花毒溅射开,零星沾到的镇民将会生一种奇异的病,周身的肌肉慢慢僵硬,骨骼、关节渐渐失去控制,最后水米难进,生生地将自己饿死渴死。就算没有沾到,花毒渗入土地后,剧毒腐蚀,四周寸草不生,桃仙镇也将化为绝地。
      龙八看着这拥挤而繁华的人流,他的拳头握紧。降龙跟独孤剑对望一眼,都呆住了。他们实想不到,金尸不但沾不得,简直连动都动不得。他们只觉心中升起了一阵愤怒,那是对黑衣人的愤怒。他们可以容忍杀戮,但却无法容忍对平民百姓的杀戮!两人指节发白,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伍清薇突然惊叫道:“不好!”
      随着她的手指处,那些乞丐金尸赫然全都站起,缓缓向酒肆逼了过来。他们身上淡淡的金光一闪一隐,看上去极为诡秘。
      龙八沉声道:“看来黑衣人已决心取我们的性命了!”
      独孤剑道:“绝不能让他伤及无辜!”
      龙八默然片刻,道:“好!”
      他突然出手,一掌将送菜的跑堂打倒在地。那跑堂一点武功都不会,挨了龙八一掌,立即血流满脸,杀猪般叫了起来。
      独孤剑呆了一呆,大怒道:“你……你做什么!”就要拔剑。
      龙八低声道:“小兄弟且等一等,我不会伤他的!”
      他目光清澄,不带有丝毫的暴戾之气。独孤剑一呆,长剑便刺不出去。龙八大踏步向前,一把将老板从柜台后提了过来,大声道:“今日咱们兄弟走到贵店,手头上紧,想借十万两雪花银子,就请老板施舍施舍吧!”
      那老板肥墩墩的,被龙八夹手提过来,满身的肥肉仿佛都挤在了一起,龙八每说一个字,他身上的肥肉就哆嗦一下,听到“十万两”这几个字,全身肥肉几乎缩成了一团,尖声道:“你……你还是要了我的命吧!我……我哪有那么多钱?”
      龙八哈哈大笑,道:“却原来是个没钱的!”他转身对着店中吓呆了的食客,飞扬跋扈地道:“来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老板既然没有,就着落在诸位身上了!”他扬了扬蒲扇一般的手掌,砰的一声,将面前的一张桌子击得粉碎,厉声道:“今日爷爷要是拿不到银子,就打开杀戒,将你们杀个干干净净!”
      那些食客都胆小之极,越是富态的胆子越小,听到龙八如此凶恶的言语,立时就吓晕了几个。剩下的人哭爹喊娘的,挣扎着向外逃去。龙八大声道:“休得跑!”做势欲追,又吓昏了几个。龙八哈哈大笑,提起那些吓昏的,全都扔了出去。跟着闯入厨房里、仓房里,将所有的厨师下人都赶了出去。胖胖的酒肆老板不肯走,死命要守住这座祖产,龙八一顿拳脚下去,他登时就忘了祖产,溜得比谁都快。
      龙八游目四顾,清净无人,他那飞扬的神情立即黯淡下来,道:“现在可以迎接这些金尸了!”
      独孤剑这才明白龙八的想法,不禁有些惭愧。
      龙八却毫不在意,道:“大家将店里所有的酒坛都打开,一会我们火烧金尸!”
      伍清薇眼睛一亮,拍手笑道:“火烧金尸,这个主意不错!一会你们泼好了酒,我来烧!”
      独孤剑却有一丝忧愁:“火起来了,我们怎么办?”
      龙八苦笑了笑,道:“那时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独孤剑沉吟着,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缓慢、沉重,但极有规律的脚步声。龙八面容一肃,道:“大家快取些大蒜挂在身上!”他解释道:“这些金尸全靠气味辨识生人,大蒜气味浓重,可以掩蔽身上的气息,金尸就很难找到我们了。”说着,他将从仓房里拿出的大蒜分发给众人,将仍在酣睡的归隐子脖子上也挂了长长的一串。
      龙八低声道:“我们赶紧躲起来,金尸找不到我们,必定会呼朋引伴,等到它们全部进店之后,我们就将店门锁上,推翻酒坛,点火烧死他们。若是放走了一尸,对桃仙镇就是无穷的劫难。”
      众人知道他说的有道理,纷纷点头,拖起归隐子,藏了起来。伍清薇嫌归隐子的鼾声太重,生怕惊动金尸,拿了两瓣剥开的大蒜将他的鼻孔塞住。
      酒肆悄然,五人悄悄藏好了,都不敢弄出丝毫声息。突然,那店门吱呀打开,几个乞丐窜了进来。仔细看时,除了身上那层几不可见的金芒之外,它们就与生人无异,唯一的区别,就是双眼尽皆化为金黄色,亮澄澄的发着极亮的光芒。而它们的脸色极白,宛如涂了一层白灰,一丝表情都没有,一入店中,立即将头四处转着,用力闻嗅,口中不时有黄浊的液汁滴下,看得伍清薇一阵恶心。
      它们嗅来嗅去,仿佛找寻不到,登时脸上显出一股焦急之色,张口大叫起来。叫声尖锐悠长,就仿佛是脖子被砍了一刀后冒出的咝咝冷气。门外阳光虽然强烈,但这啸音一出,登时店内阴气森森,众人都觉心头一寒。
      随着啸声传出,门外又涌进一群金尸,也是用力狂嗅。嗅了一阵,嗅不出结果来,都是脸色焦灼,突然仿佛蛤蟆一般呱呱大叫起来。它们缓缓走入酒肆,四下寻找起来。
      独孤剑仔细看时,它们的力气果然巨大,木桌轻轻一抓,便木屑纷飞,实是劲敌,不由心下忧虑。龙八却动也不动,只是紧紧盯住金尸们。金尸呱呱叫着,却再没有新的金尸涌入。
      他们身上都披了大蒜,躲藏得又很隐蔽,酒肆终究是酒肆,气味混杂,那些金尸虽然灵警,一时也找不出他们来,在酒肆里胡乱冲撞着。见到金尸这样慌乱,伍清薇心中的恐惧之心渐减,觉得它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低声道:“我去关门,你们放火!”
      也不待其余的人答应,她纵身而起,向店门落去。龙八大惊,一下没有拉住,伍清薇身子已起在空中。那些金尸的目光齐刷刷地抬起,盯在了伍清薇的身上!
      伍清薇没有料到金尸居然灵捷如此,身子既然腾出,一时也收不住,她衣袖缓引,将长剑抽了出来。那些金尸突然纵身而起,向她扑了过来!金尸看似行动拙缓,但一纵之势,竟然高可丈余,刹那间遍空金影闪动,向伍清薇逼了过来!
      伍清薇大吃一惊,长剑闪烁,点点剑芒激射而出。她身在空中,功力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峨嵋功夫,重在防而不在攻,这一招刺出,剑芒没入金尸体内,那些金尸竟然停也不停,恍如没事一般,急速窜至。
      降龙跟独孤剑霍然失色,但两人相隔甚远,却如何来得及救援?降龙扳住独孤剑的肩头,大叫道:“英雄豪杰,就看你的了!”
      他一把将独孤剑提了起来,轰天般的一声大喝,聚起全身的力气,将独孤剑向伍清薇掷了过去。他这一身蛮劲发挥得淋漓尽致,独孤剑宛如强弓射出的利箭,闪电般窜上,竟然抢在金尸触到伍清薇的前一瞬,将她一把抱住,两人迅捷无伦地撞到了墙壁上。独孤剑只觉一阵剧痛传来,被撞了个七荤八素。那些金尸失去了目标,轰然撞在了一起,晕天晕地跌了下来,紧接着又向独孤剑蜂拥而至。
      独孤剑剑光脱手飞出,射在那些金尸身上,只觉如中木石,竟然刺不进去。他惊愕之间,那些金尸已然扑了过来。独孤剑不敢放开伍清薇,聚力拔身而起,脚尖点在酒肆横梁上,身子再度腾空,就见金尸连环跃起,向他猛恶扑至。这些金尸力气绝大,一扑就是一丈多高。只是神智并不清晰,往往几只金尸同时跃起,还未抓到独孤剑,就互相碰撞,一齐跌落。
      独孤剑心念一动,展开轻功,向一名金尸头顶上落去。他脚尖在金尸头顶使劲一点,那金尸吃痛,登时暴怒,双手扬起,向独孤剑抓了过来。独孤剑轻功展开,瞬息之间已然窜到了另一名金尸眼前,跟着也是用力一脚踩下。这么几次后,那些金尸全被他惹得呱呱狂叫,一窝蜂地追了过来。独孤剑突然身子腾空,窜到了横梁上。那些金尸全都聚在他身下,不住上扑。独孤剑剑芒洒下,将这些金尸一一击下。
      伍清薇笑道:“这下好了,将他们拢在一块,烧将起来,一个都跑不了!”
      独孤剑横了她一眼,道:“还说呢!我的背撞得疼死了,都怪你莽撞!”
      伍清薇叫道:“你还说我?你这么用力抱着我,简直都快将我的腰扭断了!”
      独孤剑这才惊醒,自己竟然还一直抱着她。伍清薇又叫道:“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独孤剑脸一红,急忙放开。他放得急了些,那横梁又实在太窄,伍清薇站立不稳,身子一斜,向下跌去。独孤剑急忙将她抱住,一面叫道:“我……我是为了救你!”
      脚下金尸们一阵涌动,更加疯狂地上扑。伍清薇脸色煞白,紧紧抱住独孤剑,却是怎么都不肯放开了。
      龙八见金尸全都聚在了一起,心中大喜,一掌将酒坛封泥击破,向金尸泼了过去。
      但他的行动嘎然止住,屋顶上一丝微光透了下来,但却没有日光的明亮,只是漆黑。
      浓重的黑暗宛如阴云般将一切亮光全都罩住,所以独孤剑并没有发觉屋顶的异样。但龙八却看得清楚。他的心收缩起来。他知道黑衣人必定会显身,但他却料不到显身得这么快,而且就在独孤剑的身边!他张口欲叫,但随即发现,就算独孤剑察觉了,也一样逃不了!黑衣人的武功强于他太多,举手投足之际就能杀了他!
      独孤剑有些讶异,他好不容易将金尸们聚在一起,正好一鼓作气烧成灰烬,为何龙八却迟迟不肯动手?他不解地向龙八望去,立即就望见了他眼中的惊恐。他心神一震,几乎连思量的余裕都没有,身子立即纵下!
      但那团黑暗却仿佛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就在独孤剑身形才展之际,一股阴柔之极的掌力散下,将独孤剑一切动作全都封死。独孤剑随着方才一动的惯势,向下跌落。而下面,是几十只狂怒噬人的金尸!
      龙八方寸大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降龙突然一声大吼,一把将他手中的酒坛抢过,全都浇在了自己身上。火折一闪,轰然怒响中,他的身子化成一个火团,向黑衣人飙射而去。黑衣人想不到他如此拼命,一愕之际,降龙已然扑到了身前,手脚挥舞,一股炽烈之气恶扑而来,黑衣人匆忙举掌,阴寒之气陡生,但降龙满身火焰,这玄冰掌力恰好让这些火焰顿熄,却伤不了他。
      一团黑影扑面而来,黑衣人掌力再度腾出,黑影顿裂,却原来是个巨大的酒坛,烈酒淋了他一身!
      降龙手中火光一闪,黑衣人发出一声尖啸,周身火焰腾起。降龙生恐他发出掌力扑灭,啸叫连连,禅杖舞成了一团风,发狂一般向黑衣人击来。
      黑衣人被降龙一番猛攻,手忙脚乱,那身上的烈火却熊熊燃烧起来。他又惊又怒,突然双掌盘旋,冲天而起,带着那团烈火,向西北奔去。
      降龙大大喘了口气,这才觉出身上火烧火燎的痛楚。他站在店梁上,身子一阵摇晃,将火扑灭。
      冲天火光燃起,龙八已将烈酒浇到了金尸身上,烧了起来。金尸失去了黑衣人的控御,行动立即大为迟缓,左冲右突,却始终脱不了火焰的包围,转眼之间被烧成了一具具焦尸。只是随着它们的冲撞,整座酒肆也烧了起来。
      龙八大声道:“快些冲出去!”
      几人拉起归隐子仓惶窜出了酒肆,却见整个大街上都没了人影,街上的店铺也纷纷关门,看来酒肆遭了强盗的传言,在这一瞬之间就传遍了桃仙镇。龙八极目望去,却不见黑衣人的踪影。只是那狞戾的眼神始终缠绕在他的心头,令他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恶寒。
      天地苍茫,他竟然觉得没有去路。黑衣人不明不白地被他们烧了一顿,想必心中恨毒更深,潜在暗处,只怕会有更毒更恶的计谋在等着他们。
      金尸之后,又将是什么?龙八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猛地,一阵马蹄奔跑之声轰隆隆传来。龙八呆了呆,就见一队士兵黑压压地从桃仙镇的北面涌了进来,迅速向镇南奔去。这些士兵盔斜甲横,脸色匆忙,显然是吃了败仗,正在逃窜。
      龙八眼睛一亮,道:“混进他们中去!”
      归隐子这才睡醒,迷迷蒙蒙地道:“参军去么?我要做个大将军!”
      降龙不理他的妄想,拉着他融入了这个巨大的人流中。这些士兵逃得匆忙,根本就不管多了人还是少了人。而且士兵都是风尘仆仆的,尘灰蒙面,彼此也认不出来。五个人钻进去,连个小小的惊诧都没激起。
      在偌大的队伍中,黑衣人再要一一找出他们来,那就困难之极了。何况军营中盘查严密,黑衣人也无法妄入,十分的性命,只怕是保住了七分。众人都是心神一宽,大军行进迅速,转瞬之间就奔出了桃仙镇。
      这连绵殃及整个宋国的战火,终于烧到了这片宁静的土地上。
      此后,世间再无乐土。